8文庫 > 奇幻小說 > 骨傲天不需要妹妹 > 124 該走了
    聽到這話,帕卡爾僵了幾秒,淚水再次涌出,撲通跪在了安妮面前:“感謝您的寬恕……我為之前的所作所為懺悔……奎利奧……不不……我對您懺悔……啊!”

    他突然捂著頭環開始打滾,嘴里不斷念叨著經文。

    “怎么了?不用這么感謝我的。”安妮驚訝地上前要扶起他。

    “別碰我!別!給我幾分鐘。”帕卡爾痛苦地捂著腦袋,原地盤腿坐定,不斷地詠念聽不懂的語言,好一會兒才算冷靜下來。..

    再睜眼,面對安妮少了一分情感,多了一分糾結。

    安妮則始終在關注他的頭環,從能量波動來看,帕卡爾的痛苦正源于此,當他說出一些違逆信仰的話,或是產生了一些這樣想法的時候,他必須停止,然后通過念經的方式肅清這些危險的思想。

    帕卡爾長舒了一口氣,這次沒敢再坐回桌前,只遠遠躬身避開安妮的目光:“安妮小姐……我這樣……一個晚上了,也許還會有無數個晚上。”

    “太……太難熬了。”安妮掩面道。

    “這是奎利奧對我的考驗。”帕卡爾握著拳頭,盡力堅定地說道。

    “你說是,那就是吧。”安妮不忍多看,“傲天說的對,我不該管這件事……我接受你的歉意了,我也向你道歉,考核的時候我說的那些話都是騙人的,請不要為此困擾。”

    “謝謝您……您改變了我對亡靈的認知,您比世界上絕大多數人更加寬容無私,之前對您的誤會,僅僅是源于圣書中對亡靈的描述,我太過堅信那些內容……”帕卡爾說著再次眉頭緊蹙,“我知道您說的大多話并不屬實,但這引起了我的反思……”

    “別!別說了。”安妮緊張地起身道,“非說的話,摘掉頭環再說。”

    “……”帕卡爾痛苦地看著安妮,“我……做不到……出生的時候就戴上了……這是光榮與虔誠……啊!”

    他說著再次捂著腦袋在地上開始打滾兒。

    “我的天……”安妮上前安撫,但她并沒有掌握太多治療類法術,只好稍稍操動冰屬性能量,讓帕卡爾涼爽一些。

    又是一陣掙扎后,帕卡爾沉重地起身,滿臉都是冷掉的熱淚:“我不知道……安妮小姐……我不敢想……我不能質疑……”

    “別說了!”安妮捂住了帕卡爾的嘴,“抱歉,為我對你做的一切道歉,我不該那樣……忘記我,忘記這些事,繼續做你要做的可以么?”

    “我想那樣,安妮小姐,可我做不到……”帕卡爾絕望地看著安妮,“我認為……您說的……可能更對,太陽好像是火……好像并不是圣光……如果那樣的話,奎利奧該住在那里?啊!”

    這一次,尖叫很短,因為帕卡爾直接陷入暈厥了。

    “天吶……”安妮茫然失措,她這才想起了蜜蒂此前的話。

    不該蹂躪他人的信仰。

    當然,也只有安妮才會搞的這么復雜,如果是骨傲天來處理這個局面,會選擇直接抹殺掉這個人,他也就不用再為此煩惱了。

    此時,窗外傳來了一小聲驚嘆。

    循聲望去,只剩下圣光的尾跡。

    安妮飛一樣嫻熟地沖出窗子,但圣光已經被別人先攔截了,她跳窗雖然很快,但絕不是最快的。

    “詹妮對吧?某人早就注意到你了。”艾莉攔在準備逃跑的詹妮面前,“偷偷監視我們,某人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詹妮捂著臉連連擺手:“不不不……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哼。”艾莉搖了搖頭,“至少你提醒某人了,危險值在不斷攀升。”

    她說著,眼神穿過了詹妮,瞄向了安妮,聲音冷若冰霜——

    “該走了,姐姐。”

    安妮的心臟好像被什么擊中了。

    這也許就是宿命,一切注定短暫,在世界邊緣的漫長才是唯一的永恒。

    人類世界固然美好,但也確實復雜。

    詹妮回頭看到了安妮,連連躬身:“抱歉……我真的不是在監視你們……我只是想看看帕卡爾……看看他會怎樣……”

    安妮暫時揮去了悲傷,提了一口氣:“里面請,他需要你的幫助。”

    “姐姐!”艾莉有些氣急地跑到了安妮身前,“他們……他們是……最……最最最不該接近的人,你明白的。”

    “先處理好這件事,解決我引發的麻煩。”

    “可那會引出更多的麻煩。”雙馬尾已經氣得要繃直了。

    安妮點頭道:“那就一個個去解決。”

    “……”艾莉氣得一個跺腳,爬墻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抱歉……”詹妮再次鞠躬,“我知道,亡靈不會喜歡我……”

    “亡靈不喜歡圣光。但你是你,我是我。”安妮牽起了詹妮的手,“暗影與圣光的事我們決定不了,但我們能決定自己的事情。”

    詹妮聽到這話,莫名的低頭哽咽。

    安妮則十分費解:“我是不是……哪里不對勁……我怎么說什么別人都哭?”

    詹妮只是使勁搖著頭:“因為你說的很好……太好了……”

    ……

    骨傲天將夢達送還給達麗雅,接下來兩天達麗雅將對夢達進行康復訓練和基礎教育,在這之后,夢達將決定他的發展方向,也將決定他自己的世界觀,決定去亡靈世界或是留在這里,決定是否回家與父母相認。

    實際上,在這個階段,正是操控者精神上最弱小的階段,像一張白紙,染上什么便是什么。倘若夢達睜眼看到的不是骨傲天和達麗雅,而是一些真正邪惡的人,他們將非常容易操控夢達,因此達麗雅禁止夢達在這幾天與任何外人接觸,自己和骨傲天也只傳授最基礎的常識,不去灌輸任何主觀的東西。

    骨傲天雙手攥著石頭,叫著勁回到宿舍,卻看到了圣光大聯歡。

    客廳中刺眼的圣光讓他懷疑自己走錯宿舍了,確定聽到了安妮的聲音后才重新回來。

    他看著靜躺的帕卡爾,施法的詹妮,和正在嗨驅邪水的骨凌月,非常懷疑地撓了撓腦殼:“我是不是錯入平行宇宙了?”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