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職場小說 > 全職巨星 > 第0019章:紅樓夢征曲
    看到張鎏玉扭曲的面容,唐磊覺得很冤枉。

    老子來到這個世界除了昏迷,就剩下比賽的日子了,哪有時間了解各大勢力。

    看到張鎏玉和方嘉瑩對四叔尊敬的表情不是作假,唐磊才愿意把吳老爺子的珍藏拿出來招待。摔了那個杯子,并不是對李順發不滿,而是覺得有些怠慢了。

    這讓張鎏玉自覺抓住了唐磊的小尾巴,才有了打臉的一幕。

    李順發有些無語。這個小子看人下碟的那一套玩的太溜了,小小年紀,跟誰學的如此亂七八糟的東西。

    方嘉瑩一雙妙目神采爍爍的望著唐磊,這帥哥吊炸天了,人長得帥不說,泡茶的技藝更是出神入化,一毫一秒把握的絲毫不差,讓人很難相信是從大山里出來的窮孩子。

    李順發驚訝的看到唐磊捻茶、注水、晃茶、濾茶、燃茶,整個過程如同粗鄙不堪,磕磕碰碰,卻夾雜了一絲自然的韻味。就像猴兒酒釀造的過程,不忍目睹,最后造出了傳說中的佳釀。

    李順發的鼻翼顫了顫,嗅到了亙古未有的茶香。他也算是行家了,華夏各種珍稀的茶種喝過不少,就是沒有遇到如此的山茶。

    他卻不知,唐磊在泡茶的同時侵入了八極拳的意境,猴猿的靈性,讓的李順發這位茶道大家喝到了與眾不同的茶水。

    丟臉的張鎏玉自然想找回這個場子,耐住了性子,待得唐磊泡好了茶水,冷冷的說道:“你真把四叔當成粗鄙不堪的鄉村漢子嗎?讓他對著茶壺喝么?茶杯呢?你,用何居心?如此傳出去,掉損了四叔和他背后央視的形象,你擔得起嗎?”

    唐磊和李順發共同從那種茶道中的意境中清醒過來,唐磊還好,李順發怒了。

    “你給我閉嘴!”就像深度文藝病的遇到了煮鶴焚琴的二貨,那種恨不得把他活活撕碎的念頭一直沖擊著李順發的理智,怒視張鎏玉,恨其不爭:老張怎么生出個如此不堪的貨色!敗壞門風啊!

    張鎏玉嚇得一激靈,怨毒的看了眼唐磊,低下了頭。

    聽到煮茶器發出的聲音,唐磊笑道:“朋友來了有好茶,豺狼來了有獵槍。李叔少待,茶盞這就上來。”

    “段老大,景德鎮的瓷器也不經得起長期清洗。不然,把馳名商標洗掉可就得不償失了。”

    李順發和方嘉瑩以及身后的助理淺笑起來,沒看出來,他還很幽默啊!

    輕輕的笑聲,沖淡了場中尷尬的氣氛。

    張鎏玉臉色更加陰沉起來。

    電話響起,從助理手里接過電話,聽了一會,狐疑的看了眼李順發,接著,張鎏玉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方嘉瑩也接聽了電話,片刻后,擔憂的望著李順發。

    倒是李四叔神情不變,叫嚷著:“還讓不讓人喝茶了,如此辛苦泡的茶,不給我喝,豈不是浪費了。”

    段浩都洗了八遍茶杯,小心翼翼的來到了葡萄架下。他知道在座的每一位,咳嗽一聲,華夏娛樂圈都得抖一抖的存在。

    更何況,他和吳為編撰的劇本,第一目標就是投給樂天娛樂。因為,樂天一直注重旗下藝人唱片單曲的成績,忽略了小熒屏和大熒幕的發展。

    反應過來,大肆的招募各方散勇游兵,努力在小熒幕打下一片天地。爭奪大唐娛樂的市場占有率,可惜,效果不佳。

    畢竟,大唐娛樂的古裝劇制全華夏,他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

    段浩和吳為認為自己苦心打造的劇本,必然能夠通過樂天審核組的審核,拍攝成劇。到時候,即便不能在電視臺播出,也能在網絡中嶄露頭角。

    樂天娛樂實力雄厚,自己等人創意無限,簡直就是珠聯璧合。

    對比起古裝劇制經驗豐富的大唐娛樂,段浩和吳為表示,寧做雞首不做鳳尾。

    好吧!其實他們怕通不過大唐編輯組的審核……

    段浩端個盤子,第一個把茶杯放到了張鎏玉的前面。這可是金主,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就要看張大少的決定了。

    張鎏玉沒有拒絕,笑吟吟的接受了。按照規矩,第一個茶杯他應該謙讓,放到李順發的跟前。

    可是,他沒有這么做。

    張鎏玉很是贊賞的看了眼段浩,這就讓后者有些誠惶誠恐了,笑著連連點頭示意。

    一個手臂伸出,張鎏玉和段浩的神情全都凝固了。

    拿起第一個茶杯,唐磊輕聲說道:“段老大,你洗茶杯洗糊涂了嗎?首先應該放在四叔的跟前,這是禮貌。千萬不要跟某個不要臉皮的家伙學,知道嗎?”

    段浩有些懵逼了。我草,那可是樂天的太子爺,他的一句話,咱們以后都不用愁了。你小子是不是病還沒好?在這關頭犯什么迷糊?

    段浩幸虧沒有聽到他們之前的聊天,不然,昏死過去外加吐血三升。

    啪的一聲!

    張鎏玉拍案而起,怒道:“麻痹的,你跟老子玩兒呢?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老子能親自過來簽你,是看得起你,可不要不識好歹,自誤前程。”

    “段浩是吧?你和吳為的劇本《宮廷女王》就在我的手里,雖然我們樂天想要插足小熒屏,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制作電視劇的。你要勸勸你的兄弟,認清現實,仗著過時的人能成多大氣候。”

    這就是赤果果的威脅了。

    接過電話后的張鎏玉點出了李順發已經過時了,對他再也沒有先前的尊敬,囂張的氣焰瞬間蒸騰起來。

    段浩緊張的看著唐磊,腦子里開始盤算著,如果唐磊和張鎏玉打了起來,幫誰?

    一邊是自己的兄弟,一邊是自己的前程,很糾結。

    最終段浩吐了口氣,不爽的看著張鎏玉。去他么的樂天,老子離了你還活不下去么?

    “狗日的,怎么說話呢?”

    張鎏玉氣極反笑,恨恨的指了指段浩,到嘴的話語沒說出來,心里打定了主意,封殺段浩。

    若是唐磊不識好歹,樂天娛樂一手封殺之。

    唐磊擺了擺手,仍舊淡然的布施茶道,先給李順發斟上了茶水。

    李順發淺淺的品嘗冒著熱氣的茶水,一股清靈氣息直沖大腦,臉色一變,驚道:“好茶,好茶,好茶。不受外界影響,一心一意的茶水才能夠如此的醇香濃郁,好像進入了清新茶園中,感受著茶樹散發出來的氣味,如此的自然。唐小哥,僅此一手,已經踏入大師境界,果然不凡。”

    大師?唐磊撇撇嘴,虛抬一下:“李叔謬贊了。”接著,他也把其他人的茶杯中倒上了茶水。

    張鎏玉猶如牛嚼牡丹,一飲而盡,根本沒有咂摸其中的滋味。

    倒是方嘉瑩伸出白皙纖手,端起茶杯,在鼻尖晃了晃,清香都溢了出來。淺淺的飲了一小口,忍不住嬌聲道:“好茶。”

    李順發過足了茶癮,贊賞的說道:“唐老師,我這次可是受了孫老之托,必須要到你授權那首《枉凝眉》,作為他新劇的主題曲。”

    孫老?

    這是哪位?

    穿過來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唐磊也沒時間去了解華夏娛樂圈的狀況。至于那個能說動李順發的孫老,他非常好奇老人家的身份。

    接二連三的被無視,一般人別說掀桌子,早就罵人打人了。作為華夏的紈绔公子哥,張鎏玉整張臉都扭曲了。

    聽到孫老的名頭,張鎏玉不禁渾身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我草!李老四說的不會是那個固執的老孫頭吧?

    那個老家伙的性格又臭又硬,怎么能看上這個鄉巴佬的作品?

    李順發面色凝重說道:“孫老受央視和廣電總局邀請翻拍古典名著《紅樓夢》,已經拍攝結束,就是對主題曲和片尾曲一直不滿意。這不,聽了你的那首絕世笛曲,強烈要求你參與紅樓的主創團隊。”

    翻拍紅樓夢!

    當初可是轟動全國,這可是廣電總局主推的文化建設工程。畢竟,八十年代初的頭版經典是經典,當時的服飾和畫面感完全引不起現在九零、零零后的共鳴。

    作為獻給共和國建國七十五周年的節目,上上下下可謂是萬眾一心,共壤盛舉。

    只可惜,主題和片尾曲仍然未能徹底的敲定。這也讓華夏諸多的音樂人眼前一亮,各種曲風的原創猶如雪花般落到了孫老的案頭。開始他老人家還仔細的聆聽,到最后,就全部交給下面人審核了。

    姥姥的,搖滾也敢寄來。這可是古裝劇啊,你一搖滾風進來,大家都嗨起來嗎?

    太不靠譜了!直到孫老的一個老友推薦一個視頻,聽到了那首笛曲,渾身哆嗦起來,他家人還以為犯病了呢!

    最后,孫老一錘定音,主題曲就是那首笛曲的作者了。于是,就抓了平旦市出差的李順發的壯丁,嚴厲要求他無比讓那作者譜寫出主題曲來。

    孫老邀歌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娛樂圈,張鎏玉笑的雪茄都掉落在地,依舊停不下來。指著唐磊,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就他,能加入孫老的主創團隊?別開玩笑了,樂天集團聯合了港臺的數位詞曲大家研討了幾個月,創作出來的曲子,被孫老待定。四叔,你不會真以為這個鄉巴佬能完成孫老的要求吧?”

    不只是他,百度的朱建,企鵝的方嘉瑩也不相信,如此一個三流影視學院出來的家伙,能夠做出年度巨制的主題曲。

    唐磊摸了摸鼻子,說道:“新版紅樓?要我去參加紅樓劇組,創作主題和片尾曲?我恐怕資歷淺薄,不能擔此重任啊!“

    他想起了地球各種翻拍,紛紛叫好不叫座,收視率很可觀,最后留給觀眾印象最深的能有多少。

    例如射雕的黃大大和故世的那個牙尖嘴利的俏黃蓉,誰能超越?

    很多翻拍者叫囂著,超越前者,得意洋洋到最后被觀眾罵的抬不起頭。

    類似的經歷,地球發生的可不要太多。

    看著他們言語間,對孫老推崇備至,非常的尊敬。

    關我吊事!

    我和孫老又不熟。

    再說了,連拍攝的毛片都沒看到,他的名頭再響,萬一拍出來的是爛片,老子跟著挨罵啊?

    翻拍經典,哪一部不都是鬧得全國皆知,話題值滿槽。

    這個風險,唐磊身子骨單薄,不敢去冒。

    李順發也是被那首樂曲征服了,認為主題曲非唐磊不可。聽了張鎏玉的話,樂天集團在內地的音樂界的確是首屈一指,加上港臺的詞曲大家都沒能入得了孫老的眼。

    唐磊還只是一個初出校園的毛頭小子,頓時,對他的期待降低了許多。

    如此的恢弘巨制,他可能真的擔不起劇中的音樂創作。

    忠人所托,而且還是頂頭老大的父親,李順發強打起笑顏,說道:“小磊,既然李叔我來了,你起碼給我個作品好讓我回去能交差不是?”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