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職場小說 > 全職巨星 > 第0039章:拒絕
    “吳總,你今天要不給我一個準話,明天來的就是聯合執法的工作人員。一天上千萬的營業額,若是關上幾十天,巨額的損失,恐怕吳總也不愿意看到吧?“

    走道里響起了公鴨嗓,似乎吃定了吳廣謙,話語之間無比的盛氣凌人,把他當成了下屬一般。

    吳廣謙說話了:“李主任,您看這樣行不行,我們一家再商量商量,下午給您回話。”

    李主任語氣緩和了許多:“要得就是你這句話,童少身后站著幾尊大神,有他們的照拂,皇御公司會發展的更快,到時候一上市,福布斯排行榜上必然有你吳總的名字。這可是難得機會,還希望吳總把握住,我等你的電話。“

    唐磊從窗戶看到腦滿腸肥的李主任邁著八字步離去,吳廣謙嘆了口氣,進了辦公室。

    “小磊,你回來了?”

    煥發了第二春的吳廣謙仿佛年輕了二十歲,精氣神十足,根本就不像是將近五十歲的中年人。

    唐磊點點頭:“吳叔,我中午到的,你還沒吃飯吧?”

    “沒心情吃飯。”吳廣謙坐到沙發上,搓了搓臉,滿面紅光中夾雜著絲絲陰霾,心思很重。

    “沒有翻不過去的山,你這樣不珍惜身體,不是讓嬸兒和小為擔心嗎?”唐磊頓了頓,摸著鼻子說道:“事情的經過,小為和我說了,我的想法是……”

    吳廣謙和吳為聞言精神一震,死死的盯著唐磊。這些日子,爺倆兒被那幫家伙折騰的夠嗆。唐磊心里有底,他們也就放心了。

    乘坐著一輛低調的大眾帕薩特,李主任來到了一處高檔會所,撇開了殷勤的領班,急匆匆的朝著包間走去。

    浪蹄子,老子早晚吃了你。李主任瞥了眼退去的身材火爆的領班,敲了敲門,瞬間變臉,之前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老腰微微彎著,臉上堆滿了狗腿子般謙卑的笑容。

    “童少,好消息,好消息啊……”

    巨大的嗓門響徹百十平方的的包間,驚醒了躺在真皮沙發上睡著的胖子。猛地一激靈,掀起了層層肉浪,全身仿佛達到了一種奇妙的共振頻率。

    昏暗的包間里,此人就像一座山上放了個足球,嗯,就是腦袋。胖,巨胖,比起唐磊打死的野豬頭領還要胖上一圈。

    雖然胖,動作卻很敏捷。一骨碌坐了起來,努力的睜開一道縫,抄起茶幾上的九五之尊,丟到嘴里一顆。

    李主任很有眼色的把火遞了上去,請功的笑道:“童少,幸不辱命,那個姓吳的終于吐口了。”

    “哦!此時若是能成,記你一功,到時候少不了你的好處。”巨肥的童少,聲音卻很稚嫩,就像沒有變聲的少男。

    李主任興奮的都不知道手往哪放了,恭維道:“我沒有功勞,就是個跑腿的。主要是您的名頭震住了吳廣謙,不然,還不知道會被拖多久呢?”

    不得不說,李主任生錯了時代。若是把他送到明朝去,必然能和魏忠賢一較長短。卑躬屈膝的勁,也是沒誰了。

    童少親手給李主任倒了杯酒,細聲細氣的說道:“李主任,你的功勞誰都不能抹殺。這杯酒,小弟敬你,李哥,走一個。”

    一聲李哥叫得李主任全身骨頭都酥了,身位平旦市市政府大主管,廳局級干部(省會城市提半級),迎來送往別說哥了,都有叫李爺的。那也沒有童少這一句好聽,簡直就是天籟之音。

    更何況,還有童少親自倒得酒,李主任雙手舉杯,沒有忘記自己的位置,站了起來,自己的杯口碰到了童少隨意舉起的杯壁,仍猶如喝瓊漿玉液一般。

    “李主任,我這身體你也看到了,實在不方便站起來。你坐,坐...坐……”

    “童少,看您這話說的,我小李哪能讓您敬酒,折煞我了。童少,我干了,您隨意。”

    童少客氣了一句,酒杯沾了沾嘴邊順手放到了茶幾上,問道:“吳廣謙怎么說的?”

    于是,李主任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經過一點不落的說了一遍。

    “好,李主任干得不錯,咱們再走一杯。”

    一來二去,兩瓶水晶玻璃瓶的路易十三喝了個底朝天。喝的李主任肝都疼,兩瓶小十萬軟妹幣就灌到了肚子里。

    叮鈴鈴!

    電話響了,李主任慌忙掏出了一部老年手機,看了眼,急促的說道:“童少,是吳廣謙打來的?”

    童少沉吟了幾秒,說道:“第二遍再接。你這手機也不怕丟了你的身份,喏,用這個。”

    說著,從私人訂制的麋鹿皮的包里掏出一部珍藏版的華為天宮一號,放到了茶幾上。李主任自然是喜不自勝,童少出手,一向大方。

    要知道,珍藏版的天宮一號可不是外面的那些水果、七星能夠相提并論的,兩萬九千九的單價瞬間秒殺。

    欲擒故縱,李主任心里敞亮,同時也在為吳廣謙默哀,被童少他們看上的生意,恐怕連骨頭都沒有,只能喝點殘湯了。

    第二遍鈴聲緊接著響起,李主任猶疑的看了眼童少,后者吞云吐霧間說道:“打開免提。”

    依言接通電話,打開了免提,李主任把老年機放到了茶幾上。

    “李主任,您事務繁忙,我長話短說,童少他們入股的事情,我和大老板商量了一下,他的原話是:看在童少的面子上……”

    大老板?李主任偷偷的看了眼童少,雖然閉著眼睛,但是夾煙的手微微的顫抖著,顯然心情很緊張。看來數百億計的生意,背景深如童少等人也不能不在意啊!

    “五十億,給你們五個點的股份。否則,一切免談。”

    嘟嘟嘟……

    電話掛了,李主任傻眼了。

    麻痹的,什么意思?五十億,五個點的股份,你他娘的瘋了吧?

    砰的一聲巨響,李主任就看到童少一拳把面前的茶幾砸得粉碎,心尖子亂顫。姓吳的,你他娘的坑我!

    這分明就是打童少的臉啊!

    準備空手套白狼的,誰知道人家擺出了條件,讓童少有種活吞了一把綠頭蒼蠅的感覺。即便是以后接手了皇御公司,這種感覺會讓惡心一輩子。

    什么大老板?不過就是吳廣謙的一面之詞,無故推諉就是了。

    有種,真特么的有種。

    在北安省這一畝三分地上,童少第一次聽到了拒絕。這讓他怒不可竭,自己手里的聚寶盆,使用權還在他人手里,眼睜睜的看著無數的鈔票長著翅膀飛走了。就像死了爹媽的童少咆哮起來:“錢,我的錢,都是我的錢,我的錢……”

    慢慢的平息下來,內心仍然傳來陣陣的劇痛,痛到無法呼吸。“我不想看到皇御公司明天再開門,也不想看到養顏丹仍然擺放在商家的貨架上……”

    李主任嚇得差點沒跪下:“是是是,童少,我現在就去安排,查封皇御工廠和產品的事宜……”

    “如果再辦不好,政研室的主任位置還空著……”

    童少的話讓李主任如墜冰窖,涼氣由內而外的冒著,艱難的一步步挪動著,再也沒有之前的意氣風發。

    此主任非彼主任,職權簡直就是一天一地。

    李主任還以為討了個好差事,誰特么的知道對方不按套路出牌,根本不按自己的劇本發展。如今好差事也變成了燙手的芋頭,前途未卜,李主任恨起了吳廣謙,恨上了皇御公司。

    聯合執法隊動作很快,衛生、工商、稅務等多個部門十多輛車呼嘯著殺到了工廠,等著他們的是冷冰冰的鐵將軍。

    工廠關門了?

    李主任得到消息,立即吩咐另一組人馬紛紛殺向售賣養顏丹的店家。到地方才知道,早就斷貨兩天了。

    詭異,太特么的詭異了。

    李主任真真的察覺到,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朝著一個不可控制的方向開始發展了。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