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職場小說 > 全職巨星 > 第0040章:被放棄的俠義報
    吳為的老家。

    “小磊,咱們是痛快了,可是誰跟錢有仇啊!那個李主任說的沒錯,耽誤一天,就是無數的小錢錢離我們遠去了。”

    吳為端著茶杯,很是惋惜的說著:“就讓那些大少掛著股東的名頭,大不了在財務報表上做些文章,他們也拿我們沒辦法不是。”

    不愧是腹黑的吳某人,深坑挖的不要問了。

    吳廣謙笑罵道:“在財務上動手,那是下策。你小子還是太年輕了,學學你二哥,眼界開闊點。”

    吳為撇撇嘴:“學他?得了吧!把大門一關,銷售團隊就地解散,這還用我去學?這手段還用學,哄小孩子的把戲,誰不會?”

    吳廣謙氣的都快跳腳了,平日里這孩子都很聰明,遇到事就這么糊涂。“你懂什么,釜底抽薪這一招恰到好處,緊跟著就是逼宮。不要忘了,養顏丹的配方就在我們的手里,放棄了北安省,全華夏任何地方都能東山再起。”

    仔細思索良久,吳為深深的吐了口氣:“二哥,我是服了。難怪你能寫出陰詭秘布的劇本,感情你是有生活啊!”

    “不過,得罪了那些太子黨,你所說的公司如何創辦?”

    唐磊笑笑,說道:“不一定公司就在平旦市,也有可能在別的地方,目前這都不是問題。主要的是,如何渡過這一次的難關,打了童書記兒子的臉,那可是個硬茬。”

    “那你準備怎么辦?”

    在場的人很是關心這個問題,省里巨頭的兒子的臉是好打的嗎?

    王雯更是憂心,她自幼生長在官宦家庭,官場上的是是非非見得太多了。可不想,入眼的唐磊就此栽倒泥潭里,爬不起來。

    唐磊吊足了大家伙的胃口,輕輕的啜了口茶水,輕聲道:“再打一次!把背后隱藏的家伙的臉面依次的扇一遍。”

    “啊!”

    “什么?你瘋了嗎?”

    “我靠!要不要玩的這么大?”

    李炳生醒來的時候,口干舌燥,腦袋昏昏沉沉的。左右看了看,回到了熟悉的家里,媳婦遞過來一杯濃茶。

    咕嘟咕嘟灌了一氣,李炳生問道:“幾點了?”

    媳婦沒好氣的說道:“你看你喝的還有人樣嗎?也不怕左右鄰居笑話。醒醒神,趕緊去報社開會吧!”

    開會?李炳生心里一咯噔。北安日報正常運轉,難道是俠義報?

    媳婦絮絮叨叨:“都五點多了,還要去開會。天天開會,有什么說不清楚的。一個快關門的報紙,還有什么好交代的。實在不行,停掉算了……”

    果然如此,李炳生猛地下床,踉蹌了幾步,晃晃頭,打電話叫人來接。自己目前的狀況,是無法開車了。

    下了樓,報社早就安排了車子等著呢!李炳生心里產生了一中不妙的預感,急忙拉開了車門,坐了進去。

    司機是跟著自己很久的小王,李炳生急切的問道:“小王,什么事這么著急,還需要臨時加班開會?”

    小王熟練的倒車、起步,低聲道:“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和俠義報有關吧!聽說領導想砍掉最后一期,說什么不想浪費資源……”

    小王的話李炳生聽不進去了,腦中回蕩著砍掉最后一期的字眼,怒道:“欺人太甚,他憑什么說砍就砍,老子不同意。”

    北安省報集團總部。

    小李是俠義報的資深主編,中午的場合也有他。看到李炳生怒氣沖沖的進來,心道壞了,誰給這主子通風報信了?

    俠義報,李炳生是從一個實習編輯爬升到了一把手的位置,感情不可謂不深。如今效益不好,砍掉也就砍掉了,只要不影響他現如今的地位就行了。

    從一個附屬部門調到總部的高管,背后紅了多少雙眼睛。一個蘿卜一個坑,李老大擋了別人的升遷道路。

    俗話說的好,阻人錢財,猶如殺人父母。

    這就是個殺局,您老人家還眼睜睜的往里跳,死的也太冤了。

    有心阻攔,小李卻被一旁的兩個人給架到了一邊,無奈的看著酒氣沖天的李炳生就像個愣頭青沖進了會議室,不由得搖頭苦笑不已。

    “誰他媽要砍掉俠義報,老子第一個不同意。”

    李炳生還沒醒酒,酒勁之下嗓門大了點,驚呆了里面兩個團隊。

    其中一個帶頭的是三十左右非常干練的女人,一身黑色的職業裝,包裹著玲瓏有致的身材。不施粉黛卻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更是冷冽了三分,一雙風目眨都沒眨,依然清冷的說道:“趙總,這位耍酒瘋的恐怕就是俠義報的李總,真是一往情深啊!”

    北安報業集團的趙明干笑著:“那是李總的心血……”

    女人打斷了趙明的話:“能讓日報變成周刊,最后成為月刊,李總的心血太不值錢了。”

    趙明竟然無言以對,一張笑臉緩緩的沉了下來。

    這個女人的嘴巴鑲嵌刀片了嗎?再怎么樣,也是我們內部的事情,用的你去調侃嗎?老子和你很熟么?

    不過,憤怒歸憤怒,世故的趙明內心還在提醒自己,這個嘴巴極損的女人是來接盤的,俠義報的最后價值就要看她,能體現多少了。

    笑容還沒堆積起,那個女人冷冰冰的丟下一句話:“我看李總還不舍得他的心血,恐怕你們內部還沒調節好,至于收購俠義報,這事從長再議,行么,趙總?”

    很顯然,這女人對自己的報價不滿意,準備晾著再說。趙明心中了然,含笑頷首。

    女人帶著自己的團隊非常有禮貌的告辭離去,臨走前看向李炳生的眼神飽含深意。

    整個會議室沉寂的幾分鐘,趙明爆發出來和他身材不符的暴喝聲響起:“老李,你喝多了就在家里睡覺,誰讓你到公司來的?”

    李炳生發蒙了:“公司通知,砍掉俠義報,讓我來開會嗎?”

    “不對,我怎么感覺集團想要賣掉俠義報這一塊。我老李放話在這,俠義報在,我就在。”

    李炳生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沒有酒勁發作,也沒有故作高深,純粹的就是順從自己的本心。

    “俠義報成立十五年,有巔峰,也有低谷,你們不能看她一時不振就拋棄了這個反哺的報刊。別說賣掉,就是砍掉她,你們于心何忍。我相信,只要尋得好的稿子,總能重振起來。趙總,實在不行,給我點時間,我親自構思一部長篇小說出來,不要埋葬她,行么?”

    趙總被李炳生動情的話語打動了,嘴巴動了動沒有說話。他手邊一個衣著光鮮的中年人,捋了捋敗頂的頭發,面無表情的說道:“五年下來,也沒見李主編寫出一篇令俠義報起死回生的巨著。這些年,俠義報浪費了集團多少的資源。現在,少兒報業愿意接手,我們有什么理由不放棄這個拖油瓶呢?”

    “放屁,簡直就是放臭屁,臭不可聞。”李炳生就像一只被激怒的雄獅,張牙舞爪,表情猙獰,簡直就是要吃人。“姓周的,你可是錢老總一手培養出來的,還是從俠義報升上來的。這會你覺得俠義報不行了,為了高位力主砍掉她。周方坤,你這不是落井下石,就是喪良心啊!你就是一條白眼狼,還有你們,那個沒受過俠義報的福利待遇……”

    地圖炮開的也是沒誰了,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臉色都不好看,特別是首座的趙明,本來不太白的臉蛋更加的黑了,復雜的眼神堅定了下來。

    他覺得俠義報諸人仗著資格老,有功之臣肆無忌憚,該是徹底了斷的時候了。

    根本就不該猶豫,直截了當,干脆利落,也不會被李炳生指著鼻子狂罵。

    趙明當初也是錢老的助手,一步步的爬到了集團的高位。

    領導的威嚴不容侵犯,面子上也過不去啊!因為李炳生的一番話,造就了俠義報徹底的落寞還是輝煌,沒人知道。反正,俠義報這一個拖油瓶趙明賣定了。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