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圣者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各方 3
    弗羅已經死了,葛蘭是這么對自己說的,也是這樣對梅蜜說的,只是他們心底深處仍然隱藏著一絲不確定,但不久之后,一個愉快的消息就沖散了盤旋在他們心頭的陰云梅蜜有了他們的孩子,他還很小,小到梅蜜的腹部仍然是那樣平坦光滑,但梅蜜能夠感覺到那里正藏著一個新的生命,他的心跳就像潮汐那樣席卷了她的神智,這就是幸福的滋味嗎?她想,嘗起來就像是蜂蜜,那樣的甜蜜又是那樣的純粹。

    她沒有繼續拒絕葛蘭的求婚,他們必須要締結婚約,才能保證這個孩子生下來的時候不會是非婚生子,葛蘭和梅蜜一樣,都不是在正統的婚姻下誕生的,他們的出生罪惡與多余,但他們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孩子淪落到這個地步他們考慮了很久,弗羅曾經有過婚姻的神職,但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選擇這位已經被人們鄙夷厭棄的女神,而且弗羅已經不復存在,她不可能為他們的婚姻祝福,即便在,更多的也只會是憤怒的詛咒;那么,可以考慮的大概就只有大地之神查緹,以及“生育與婚姻”之神格瑞第,但其他人或許不知道,葛蘭和梅蜜還能不清楚其中的奧妙嗎?他們是想要向寬和的查緹祈禱與獻祭的,但尖顎港的格瑞第牧師們早就注意著他們。

    “首先我要恭喜你。”德雷克說,他給葛蘭倒了一杯血酒,不知何時,就連亞速爾島也開始流行起這種腥臭的飲料了,葛蘭蹙著眉毛,將酒杯推開:“你盡可以說你想說的,德雷克。”他說。

    “我知道你現在非常強大,”德雷克說:“但基于一個朋友的立場,我想我還是要提醒你,有關于你的一些想法,格瑞第的紅袍牧師們很不高興,親愛的,她們甚至有些惱怒。”

    “只是一個小小的婚姻盟約而已。”

    “正是如此,”德雷克苦口婆心地說:“那么為什么不把你們的雙手放在格瑞第的祭臺上呢?那些赤紅色的娼婦會感到喜悅的,她們可不是查緹圣所里那些如同農奴般的牧師,她們是力量,是財富,是情報,葛蘭,失去了她們的歡心,我親愛的朋友,即便你能夠擊敗法師,術士或是一整個軍隊,你仍然會覺得舉步維艱,但如果有了她們的幫助,你會發現你做任何事情都像是用燒紅的刀子切開牛油一樣容易,而她們并沒有要你的靈魂或是未出生的孩子,只是一個儀式,弄點懷崽子的母羊或是母鹿就行,馬匹也可以,她們不挑剔你知道亞速爾島上有多少女人因為那位尊敬的女神面前得到了一個或是更多的孩子嗎?別和我說你不想要,我知道你愛著你的妻子,那么你就該知道所有向格瑞第獻祭過的母親都不會難產或是生下殘疾或是死去的嬰兒?”

    葛蘭的心猛地悸動了一下,如果要說他和梅蜜有什么需要擔憂的,大概就是這個了。梅蜜和其他的弗羅牧師一樣,有著一具不適合懷孕和生產的身體,她纖細過度的腰肢與狹窄的盆骨注定了她很難如同那些粗壯的農婦那樣輕松地分娩梅蜜在沒有被驅趕出弗羅神殿之前,就曾經看到過好幾個不幸的弗羅牧師因為生產而死去,有時候她們的孩子可以活下來,有時候就死在了它們母親的肚子里。

    “我需要考慮一下。”葛蘭說。

    “別這樣,”德雷克說,“你知道我在為誰說話,她們沒有直接面對你可不是想要得到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的她們只是想讓你知道格瑞第的耐心從來就是十分脆弱的,而你的妻子,將來的妻子,現在不過是個孕婦,你不該讓她面對不應有的危險。”

    葛蘭的屈服在德雷克的預料之中,說實話,黃金夫人號的船長不明白葛蘭為什么會如此顧慮重重,就他來看,格瑞第的力量顯然要強于其他的神祗,女性想要孩子的時候固然可以求助滋養萬物的查緹,但那個過程是十分緩慢和悠長的,許多可憐的婦人在沒有得到結果的時候就死去或是被拋棄了,但格瑞第不是,只要你獻上的祭品足夠多,足夠好,獻祭的過程足夠殘忍譬如說,母羊的功效要低于母鹿,母鹿的功效又要低于母牛,但如果是個懷孕的婦人,那么她的功效要大于前三者之和;你可以請牧師用刀子直接割斷祭品的脖子,但如果你能夠自己挖出它們的心臟獻祭就更好一些,或者你可以先將母親的孩子挖出來,捏出它的眼睛,連著母親的一起放在盤子里,這種絕妙的場景無疑會極大地取悅這位形容美艷的大腹女神。

    這樣做的女性無一例外地在三個月內就會懷孕,并且生下一個男孩,這對于那些急切地需要一個繼承者來鞏固自己地位的女性是多么地重要啊,所以雖然即便羅薩達和泰爾的牧師們已經嚴正地拒絕承認格瑞第的神祗身份,但格瑞第的神殿祭臺上的血跡從未干涸過。最主要的是,葛蘭是什么人?他是一個惡毒陰險的盜賊,就連德雷克也曾經是他的獵物,現在也是,他有必要做出這種可笑的仁慈姿態嗎?別告訴我他突然異想天開想要成為伊爾摩特的信徒了,如果那樣德雷克一定會跑出去看看天地是否顛倒了。

    而葛蘭和梅蜜所不想的是和這位女神有所牽系,就算葛蘭現在正在和她的后裔建立起一個秘密的盟約關系,但就像是德雷克所說的,他既然已經選擇了尖顎港,就表明他的生活不可能平靜溫和,他的敵人已經太多了,不需要再加上格瑞第的牧師們,她們比任何一個刺客都要危險,而且格瑞第既然能夠保證其他女性順利的生下孩子,也很難說她會不會因為葛蘭和梅蜜的蔑視而勃然大怒,她們擔憂的不僅僅是孩子,還有梅蜜的性命。

    就在梅蜜與葛蘭在格瑞第的祭臺上合力殺死了第一頭母羊的時候,在另一個島嶼上,同樣承擔著孩子與自己性命的一位女性靜靜地坐在一個房間里,這個房間是高地諾曼人建造起來的,與龍火列島的房屋不同,它們的墻壁與頂都是用海沙與樹膠混合后做成的方磚砌筑而成的,這種建筑材料看上去極其粗陋,而且不太適應龍火列島的炎熱氣候,因為它的門窗都很狹窄,但它被建造出來的初衷就不是為了舒適,而是為了安全。

    姬兒閉著眼睛,像是在祈禱,但他們很早就不信仰任何一個神祗了,她只是在傾聽著外面的聲音,在最初的幾天里,她除了海浪拍擊巖石,昆蟲鳴叫,鳥兒振翅和仆從的腳步聲之外什么都無法聽到,但在她就著陽光的消失劃下第七條痕跡的時候,她聽到了一個不同的腳步聲,這個腳步聲要比男性的更輕盈,但穩定如同磐石,就像它主人的心與靈魂那樣門被打開了,高地諾曼的王女李奧娜站在門外,微弱的橘色霞光與星河淺淡的藍光糅合在一起,讓她的紅發呈現出瑰麗的紫色光暈。

    “你可以出來了,姬兒。”李奧娜說。

    “事情結束了嗎?”姬兒問。

    “結束了。”李奧娜說:“出來吧,這里對嬰兒和孕婦都不算是個好地方。”

    但它可以保護我們,姬兒在心里說,但她不會對李奧娜的話提出什么反對意見,鑒于她的身份是那么的敏感。

    “你想先回家,”李奧娜問:“還是……”

    “我的丈夫在哪兒呢?”

    “在戰廳。”李奧娜說:“伯德溫,還有你的兄長亞摩斯也在。”

    姬兒知道她為什么會這么說:“如果可以,我和你一起去,我不想從他人的嘴里聽到我兄長的最終結局。”

    “那對你的孩子不好。”李奧娜帶著輕微地譴責看了姬兒一眼,姬兒微笑了一下:“他是半個高地諾曼人,即便他還在母親的肚子里。”

    李奧娜搖搖頭,“如果你愿意,好吧。”她說。

    戰廳是高地諾曼人在側島上所建造的最大的建筑,就和諾曼王都的那座大殿一樣,只是要更粗糙與簡陋,沒有雕刻,沒有鎏金,沒有精美的燈具,柱子上甚至插著火把而不是點著蠟燭,但對于諾曼人,它是神圣而又莊嚴的在伯德溫不夠清醒的時候,他在本屬于克瑞瑪爾的湖中堡壘里處理事務,在那里他就像是一個瀕臨瘋狂的暴君,但他最終還是清醒了過來,他對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不敢置信并深感羞愧,他立刻離開了湖中堡壘,和諾曼人一起居住在潮熱的小屋里,在需要審判或是褒獎的時候,他就來到戰廳里,他讓李奧娜坐在戰廳里唯一的椅子上,而他和其他戰士一起站立與護衛著她。

    他脫去了那件精美的秘銀鏈甲,去除了那柄精美的劍鞘(是侏儒們奉獻給他的),不再穿著絲綢的長內衣而改為亞麻,他也不再精心地修飾自己的外表,每餐都要餮足甜美的葡萄酒和精致的食物直至嘔吐,他回到了長桌前,身著皮甲,適量地取用清水、麥酒、烤肉與粗面包,和騎士們肆意地玩笑與比武,就像是在雷霆堡那樣,理智與沉穩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當他這樣做之后,距離他們較近的諾曼人無不松了一口氣,這才是他們所熟悉的領主之前的他幾乎陌生的讓他們認不出來。

    李奧娜回到戰廳,坐在她的座位上,伯德溫就站在她的右手邊,而姬兒畏懼地看著諾曼人們,直到她的丈夫法師蓋文向她伸出一只手。一些諾曼人對她的出現有所疑問,但還是讓出了通路,姬兒的腹部已經高高隆起,距離牧師預計的產期不到一個月,而這個孩子是屬于高地諾曼的。

    蓋文握住妻子冰冷的手,他不贊成姬兒出現在這個場合,但他也知道這是必須的姬兒與亞摩斯并不是普通的兄妹,他們在龍火列島相依為命,即便在那場可怕的海嘯中,他們也沒有放棄彼此,但是……

    所有人到齊之后,東冠名義上的主人,也就是姬兒的兄長亞摩斯被帶了進來,以一個囚犯的身份。

    “具體事情,”李奧娜抬了抬手,沒有強迫亞摩斯跪在她的面前,雖然這對于一個失敗者來說很合適:“我想大家都已經很清楚了。”能夠站在這里的諾曼人都有著一定的地位,他們也同樣深受王女與伯德溫的信任,當然知道之前究竟發生了些什么。

    誰都知道,側島的主人克瑞瑪爾已經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東冠的主人亞摩斯顯然有了新的想法他理所當然地厭惡著那些占據了側島的外人,尤其是看到那些士兵與騎士之后,雖然他也有著自己的軍隊,但那種由不守信諾,散漫放浪的傭兵構成的所謂軍隊難道還能夠與雷霆堡的堅墻相比嗎?這些高大強壯的士兵可是曾經與兇惡的獸人戰斗過的!

    亞摩斯瘋狂地想要他們,但他也知道他們是不會忠誠于自己的他確實用了很多心思,伯德溫的異樣自然也無法逃脫他的眼睛,在他知道伯德溫遭遇了一場叛亂,并且放逐了兩個據說曾經是他最信任的下屬的時候,他覺得這會是個好機會他派遣出自己的宦官試探伯德溫,就他來看,伯德溫這樣的男性絕對不會容忍一個女性,尤其是在叛亂中隱約有著主腦地位的女性,哪怕是王女,繼續凌駕于他頭上的。

    他認為自己給出的條件十分優厚,他支持伯德溫成為側島事實上的主人,甚至可以在確定那位黑發的施法者不會再次成為他們的威脅后,他會將整個側島冊封給伯德溫,讓他再一次成為名副其實的領主,而伯德溫所要付出的代價,也只不過是放棄對諾曼的王女李奧娜的保護亞摩斯甚至承諾在抓捕王女的過程中無需伯德溫出手,免得他受到諾曼人的指責,而伯德溫仍可以得到諾曼王給出懸賞的一半,他盡可以繼續招募諾曼人,打造軍隊,有著亞摩斯這個盟友,他可以成為領主,大公,說不定還能成為一個國王。

    而亞摩斯所需要的不過是在東冠與其他島嶼作戰的時候,伯德溫的軍隊能夠成為他的刀劍與盾牌,亞摩斯的想法很好,他失去了側島,但可以從另外三個群島上得回更多的利益,但他沒有想到的是,即便是處于狂亂不安中的伯德溫也不會背叛李奧娜,遑論是現在這個理智的他?而且,就在他確定了這個想法之后,他的大宦官就將整件事情告知了他的妹妹姬兒,而姬兒早在一年前就成為了法師蓋文的妻子。

    姬兒沒有想過自己還能夠擁有一個丈夫,一個孩子,一個家庭,以及就和她從吟游詩人的只字片語中幻想出來的那樣,幸福而美好的一切,她只不過考慮了一個夜晚,就將這個陰謀完整地呈現在了李奧娜的面前。()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