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歷史小說 > 還是地球人狠 > 第八百一十七章 是果斷劃水還是靜靜圍觀?這是個問題
    “黃金圣斗士果然名不虛傳,竟然能夠擋住我的一拳!”余軒一本正經的說著讓人聽了很嘲諷的話。

    重吾卡爾兩人苦笑著對視一眼,只覺得今天真是無妄之災了,早知道還不如假裝沒有下線就貓在游戲倉中躺著呢。至少游戲倉的質量很好,對于各種攻擊都有強大的防御作用。都怪那個在戰場上到處砍人的瘋子!

    噗!

    與重吾卡爾半真半假的癱倒不同,卡薩似乎是真的傷重了,那血噴的是一口接一口。

    不過余軒似乎也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好像自從見過女兒國主之后,這貨就變得有點佛系,也許是沒有了奮斗目標,所以身上的殺氣也少了。這倒也不奇怪,人們常說溫柔鄉是英雄冢,還真挺有道理。

    相比之下,索蘭倒是依舊保持著過去的精氣神,你要說他沒有美女相伴倒也不是,畢竟現實中一幫收養的妹妹們都欽慕他,而在游戲中也跟曉潔的關系不錯。

    只能說同為精英,出身不同確實會讓對待生活的態度有所不同,余軒畢竟生長于和平國度,當一個目標達成之后必然會有短暫的佛系時間,就像攀上高峰之后的索然無味。

    而索蘭生長在戰亂國家,哪怕得到了想要的,可那種今天不知明天能否活著的緊迫感卻依舊環繞。這種不安全感,深扎在內心除非哪一天他真的到達了一個絕對安全的環境,否則那根神經會一直緊繃下去。

    轟轟轟!

    “差不多了,應該不會有人再來找事了。”索蘭又往負責安保的群體中傾瀉了一輪彈藥之后,才淡淡的轉頭說道。

    煎餅叔瞥了眼遠處的一大灘碎肢爛肉訕笑道“連人都沒了靠什么找事?”

    “你們做了什么!”

    煎餅叔等人第三次轉頭要走,又第三次被人叫住,這一次聽到個頗為尖利的聲音,讓眾人彼此對視間有些哭笑不得。話說我們不就是想要悄悄的來悄悄的走嘛,這是招誰惹誰了?非要逼著我們大開殺戒!

    再次回頭,只見從游戲倉中坐起了一個相當漂亮的美女,余軒和索蘭打量了這美女片刻望向煎餅叔。后者聳聳肩,“這一架沒法避免,這妹紙是神奇女俠的死忠粉!”

    余軒無奈上前一步,“我大概知道你是誰,但還是要奉勸一句,為你自己好,別動手。”

    卡特琳娜秀眉緊鎖,從那身上的強大氣息她就能知道自己不是對手,再看看躺倒在旁邊的卡爾等人,也知道自己大概率是沒有辦法阻止的。只是猶豫僅僅一秒,她還是從游戲倉中站了起來。

    嗡!吟!

    金芒閃過,光澤似乎比余軒的金色身影還要刺眼,但她的精神屏障卻與余軒是兩碼事。只見一件處女座的黃金圣衣栩栩如生的就那么套在了她的身上。

    這一下余軒等人徹底無奈了,怪不得說她是死忠粉呢,別人的精神屏障都與自己在游戲中的能力有關,就她的精神屏障竟然是具現化的黃金圣衣!若是對神奇女俠沒有絕對的信任和忠誠,是絕對做不到這點的。

    不是誰都有資格跟余軒這種級別的高手交手的,在玩家群體中有一個共識,所謂高端玩家分為三個層次。

    一種是艾倫、拉莫斯和黃金間諜團這些人,他們屬于第三階梯,這個階梯的強度只要有機緣夠努力還是有機會觸及的。

    一種就是余軒,獨立成為第二個階梯,那是玩家們仰望的巔峰,人們直到怎么到達那個頂點但是卻做不到。有點類似于當年張怡寧在乒乓球壇的地位。

    最后一種就是黑白,那是一種根本無法理解的強大,玩家們會下意識的忽略,不去探討黑白到底怎么走到今天的。

    如今卡特琳娜面對余軒根本沒有什么其它選擇,就是全力以赴,甚至是拼命!

    纖纖玉指緩緩伸出,不見任何鋒銳觸及指尖,一滴鮮紅就緩緩滴落在地上。那滴血刺眼的紅,落在地面卻像是滴入了一個波光蕩漾的湖面。緊接著天地為之一暗,清澈的湖面眨眼消失了所有彼岸,好似湖進化成了海,一抹蘊紅迅速隨著海水蕩漾擴散。

    波光蕩漾間,血色的海水已經上漲到了余軒的膝蓋,刺鼻的腥氣直沖腦門。天地間仿佛只剩下了卡特琳娜、余軒以及無邊血海!

    “血池地獄?掌中佛國!”

    卡特琳娜傾吐蓮花,一個個字音像是化作漫天的符文構建了一個完整的世界。接著原本黑洞洞一片虛無的天際顯出了一個佛陀身影。

    這佛陀金光閃閃寶相莊嚴,可瞪目獠牙無比猙獰,抬手就是一掌按下,整個天地都好似隨之傾覆!

    余軒面對無邊血海感覺行動困難,粘稠的感覺縈繞全身,抬頭面對滔天佛掌卻不見慌亂,只是好奇的眨眨眼。

    精神屏障是對一個人內心最真實的反饋,這一點哪怕隨著玩家變強已經能夠掌控精神屏障時也不例外。

    生于阿三國的經歷對卡特琳娜有著深遠的影響,再加上處女座黃金圣斗士傳承的那些絕技原因,所以才讓卡特琳娜有使用出這種招式的機會。只不過那段不堪痛苦的記憶又讓她心里對所謂信仰有著另類而偏激的認識,所以她所化的佛陀都是這種擰眉怒目的扭曲樣子。

    其實事實就像余軒看出來的那樣,只不過卡特琳娜能夠使出這種招數也不光是她本身原因,更是上一次與血魔大戰時看到血海有所領悟。那是一種佛宗慈悲與邪魔惡意的混淆產物。

    真要形容的話,有點像是今人用現代觀點去解讀古籍后的再創作,殺心觀音!惡念如來!

    “可憐的小姑娘!”

    如此重壓之下,余軒卻發出了這樣一番感慨,而這一句似乎直刺卡特琳娜的內心,讓她的嬌軀跟頭頂的巨大佛陀同時顫了顫。

    余軒搖搖頭,終究是心里破綻太大的老毛病,簡單一句話就能夠造成影響。不過他是有感而發卻非刻意針對,所以余軒沒有趁著這短暫的破綻動手,而是在身旁凝聚出一道金色人影,靜靜等待佛掌落下,要正面應對。

    那金色人影擁有一個發際線感人的光亮腦門,滿臉的絡腮胡子,一襲看起來有些舊卻仍舊筆挺的燕尾服。滄桑的眼神仿佛一眼就讓你感懷到種種不可名狀的沉重。

    “嘶!你這是具現化出的什么大佬?咋感覺肩上沉重起來了,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啊!”煎餅叔打了個寒顫有些懵逼的問道。

    余軒還沒有回答他,那巨大佛掌已經轟然拍下,卻見那金色人影不像游戲中那些武道強者般擺出什么了不起的架勢,也沒有一聲大喝壯壯聲勢。他只是輕輕舉起雙手,接著無數金光擴散開來化作漫天的金色書頁紙張翻飛飄舞。

    書頁飄舞很快,上面還有著密密麻麻的文字,一行行一頁頁,以眾人的眼力竟然有種不可直視的刺痛感。接著書頁凝聚化作沖天的光柱知道天際云海,轟的一下正面擊中佛陀掌心。

    下一秒,天地仿佛靜止,佛陀的表情僵在臉上,血海不再翻騰,緊接著一切化為虛無,獨留那金色人影傲然獨立于世間!

    噗!啊!

    卡特琳娜慘叫一聲,雙手捂著腦袋跌到在地,原本的美目中盡是迷茫,嘴唇煞白像是受到了什么打擊似的。不過她哪怕已經敗到如此境地卻依舊想要勉力站起。

    余軒輕輕感嘆的搖搖頭,抬頭看看天色,他已經在這里耽誤了太多的時間,這個時候他應該是重新上線去幫黑白的。想著眼神中多了一絲冷意。

    “呃!”

    就在這時,原本好似癱倒不動的重吾突然出現在卡特琳娜身后,一記手刀直接將其砍暈。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余軒都愣了一下,然后就見重吾抱起卡特琳娜就跑掉了,連頭都不帶回一下的,速度飛快。

    一旁的卡爾和卡薩見狀對視一眼,也顧不得再裝了,起身就跑,一個個腿腳靈活的幾個跳躍就不見了。那份果決看得眾人一陣哭笑不得。

    “我們走吧,嗯,話說你那到底是哪個人杰,為啥我感覺好像認識卻想不起來呢?而且那進攻方式有點怪!”桑優雅牽著兒子手向島外走去,同時問道。

    眾人聞言也同時好奇的望向余軒,就是平時不怎么關心的索蘭也來了興趣。

    余軒聳了聳肩一臉無奈道“我發現在游戲中和現實中還是有很多不同之處。就拿我具現的金色戰魂來說吧。這種守護靈似的存在其實與你本身的能力息息相關,在游戲中我會軍道殺拳也會各種格斗術和武功,所以我具象古今中外無數武將絲毫問題沒有!但在現實不行,因為我沒有系統輔助,沒有時間去學習各個流派的功夫,因此沒法具現那么多武將。不過我發現似乎思想不在其列,所以我在游戲中不光拜訪過各個年代的武將,還特意為了現實中的具現而去拜訪了很多思想家、革命家!”

    眾人恍然,怪不得那個金色人影的攻擊方式如此奇怪,原來是思想理論形成的風暴,這些思想在現實中是有堅實基礎的,甚至有些改變了世界格局!可不是那光憑個人領悟和虛無信仰而凝聚的佛陀可比,卡特琳娜敗得不冤。

    ……

    另一邊,抱著卡特琳娜的重吾終于算是慢了下來,望著近在咫尺的海岸嘆了口氣,回頭見卡爾與卡薩也追了過來。無奈道“這地方不能待了,想法離開吧!”

    卡爾點點頭,旁邊卡薩卻是喘著氣問道“你干嘛跑的這么急?他們應該沒有什么殺意的吧!還是你被那金色人影嚇到了?”

    卡爾還沒說話,重吾卻是苦笑道“卡爾是德國人,你不是,所以不懂看到那個金色人影的感受。”

    卡薩好奇,“怎么個意思?”

    卡爾沒好氣的白了這貨一眼,“回去多讀點書吧,人家都把卡爾?馬克思召喚出來了,還打個屁啊!”

    卡薩嘴角猛的抽了抽,瞄了一眼昏迷的卡特琳娜,“這算不算是唯物主義破除封建迷信?為什么我現在覺得這妹紙怪可憐的!”

    卡爾往沙灘上一坐,搖搖頭,“她不可憐,還沒從游戲倉里出來的那些黃金圣斗士才可憐!”

    “什么意思?”

    重吾在一旁也臉色凝重的點點頭,“你沒發現嗎?游戲中那個忘憂在針對我們。為什么他在這個時候專門追殺黃金圣斗士?而我們一下線就遇到這事,我不相信巧合,一定是忘憂事先知道。”

    卡薩臉色陰沉,“也許他只是跟神奇女俠有仇,想要讓神奇女俠輸。”

    卡爾好笑,“別傻了,南極冰蓋附近埋伏了不少爭圣者,這場戰斗的勝負關鍵不是我們。那貨之所以針對我們,絕對是想要利用余軒等人做到借刀殺人的目的。所以,要想活著必須遠離,你沒看之前被打飛的安德烈一直都沒回來嗎,估計早特么跑了!”

    卡薩眼角跳了跳,有點別扭的道“那現在留在那的還有金城武、狄克絲以及修奈澤爾了吧!可這有什么意義?”

    卡爾與重吾齊齊沉默了一下,其實他們兩個當初與索蘭黑白都打過交道,對兩人有些了解。聯系一下剛剛的情景,他們隱隱覺得忘憂那貨的真正目標似乎就在最后這三人之中。

    ……

    “我就說應該早點下線的,現在被堵在了游戲倉里,怎么辦啊!”狄克絲著急,不停跟同樣堵在游戲倉中的金城武抱怨。

    兩人親眼目睹了忘憂在游戲中利用一招奪命第十四劍干掉了修奈澤爾然后下線,可沒想到剛睜開雙眼就通過觀察窗發現了外面劍拔弩張的兩人。

    修奈澤爾在游戲中很帥,這是有現實基礎的,他在現實里也毫無意外的是個帥哥,還是那種充滿了陽剛氣息身材修長勻稱的帥哥。

    而在修奈澤爾對面則是一名大美女,至少是能夠讓狄克絲和金城武一見就心動的美女。如果單論畫面不看雙方眼神氣勢的話,這兩人真有點天作之合的感覺。

    只可惜,那快要突破天際的殺意與兩人間眼神火花的綻放,都告訴他們一件事,真兩人今天是必有一個要死。

    “你就是他的女人?想不到會是你!”修奈澤爾雙眼微瞇,有一絲絲嫉妒隱藏不住,“我不明白,以我對他的了解,他不是隨意跟陌生人現實中面基的那種人!以你在游戲中的樣子,你們怎么會在一起?”

    美女輕輕捋了一下長發,仿佛在講述著什么真理一樣,緩緩說道“生活的磨難會讓人成熟,會讓你明白皮相只是人生中最膚淺的一件東西。當兩個人失去所有目標無欲無求時,彼此心靈的溫暖才是最可貴的!”

    修奈澤爾眼中的殺意再也隱藏不住,雙手十指張開,無數閃爍著寒光的兵器浮現在天空,“那看來你們沒有你想象中那么的相愛啊,否則他怎么會讓你獨自過來面對我?”

    美女微微偏頭,輕蔑一笑卻也美的人驚心動魄,“看來神奇女俠那個女表子將你們養歪了,還是說你們對自己的實力有什么誤解。”

    海風突然間狂暴起來,凜冽的殺意帶動旋風以兩人為中心向四周瘋狂擴散。

    金城武“咦?這兩人是為了那個忘憂才打起來的?等等,難道那個忘憂是……”

    狄克絲“很明顯啊,修奈澤爾那貨就坑了那么一個老爺們兒,話說這個大美女不會就是原來的那個瑟琳娜吧?那個游戲里的巨型丑貨?安東尼奧真夠重口味的!”

    金城武“人家那是眼光好,發現潛力股了!我要是知道瑟琳娜現實中這么靚,我也上啊!”

    狄克絲“哎呦,管她好不好看,也跟我們沒有關系。只是他們堵在這里,我們怎么逃啊!”

    “閉嘴!有如此勁爆的八卦看,不香嗎?”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