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第2537章 像一個人!
    九重龍霄,人類疆域北域!

    這是一座叫做北元城的龐大城池,由于這是一座和北妖界離得最近的城池,因此比起一些內域的城池都還要熱鬧幾分。

    越過北元城,再往北行千里之地,就是和北妖界交界之處的北妖山脈了,那是人類疆域和北妖界的交界山脈,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吧。

    嘩啦!

    熱鬧的北元城中心廣場,突然之間傳來一道破碎之聲,當眾人將目光轉向那破碎之聲發出的地方時,身形都不由狠狠一顫,仿佛是見到了什么極度不可思議之事一般。

    “帝后雕像……碎了?!”

    其中一名只有化玄境初期的修者喃喃出聲,仿佛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呈現在他眼中的,就是那已然破碎的蒼龍帝后雕像。

    由于北元城乃是和脈妖交界的一座大城,因此蒼龍帝宮對這座城池也是相當重視。

    不僅是矗立的帝后雕像更加高大幾分,連這北元城帝宮所所司的修為,也達到了洞幽境后期。

    洞幽境后期強者,要比當初死在云笑手中的云雷子都要強上數倍了,不僅是那些不聽話的人類修者,很多想從北妖界過來的脈妖強者,也逃不過北元城帝宮所所司的法眼。

    可是就在今日此時,北元城矗立數十年的蒼龍帝后雕像,竟然被人直接毀去了,這簡直是要發生大事的節奏啊。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膽?”

    所有人都是愣愣地看著那碎了一地的雕像碎石,心中瘋狂猜測,暗道在如今的九重龍霄人類疆域之中,還有如此膽大包天之人嗎?

    北元城雖然地處偏僻,但至少也是蒼龍帝宮正式設立過帝宮所的城池,膽敢損毀帝后雕像,那就是在正面挑釁蒼龍這宮的威嚴啊。

    “我覺得吧,還是碎掉的雕像更好看,你覺得呢?”

    就當所有人都在心中瘋狂猜測的時候,一道輕聲突然從天空之上傳來,讓得他們的目光盡都轉了過去。

    只見在那處的天空之上,不知何時已是多了兩道年輕的身影,看身形乃是一男一女,剛才說話的那位,正是其中一個粗衣青年。

    粗衣青年臉上噙著一抹淡淡的笑容,手臂抬起,指向下方碎了一地的雕像碎片,口中輕問出聲,讓得北元城的諸多修者們,第一時間就猜到了一個可能。

    “是他們干的?”

    其中一名修者驚呼出口,將所有心中的猜測都化為了事實,一些想要巴結蒼龍帝宮或者說帝宮所的修者,更是對那一男一女怒目而視。

    “你這小子好大的膽子,難道就不怕……”

    其中一個化玄境中期的修者,根本沒有感應到那兩者的脈氣修為,其眼角余光看著帝宮所大門已開,當即第一個跳了出來,聲音極其洪亮。

    然而此人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有說完,便感覺到天空上那個粗衣青年將視線轉到了自己身上,再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呈現在那些旁觀修者眼中的,就是那天空上的粗衣青年看了剛才說話的那人一眼,此人就再也沒有聲息,似乎連那靈魂,都在頃刻之間被湮滅殆盡了一般。

    “真的是靈魂湮滅!”

    其中一名圣階低級的煉脈師靈魂感應能力頗強,在下一刻已是感應到了那名修者的真實狀況,當下臉現赫然地驚呼出聲,口氣之中,蘊含著一種深深的恐懼。

    這看人一眼就能讓其靈魂湮滅的手段,簡直是太詭異可怖了,當此一刻,有著剛才那已死之人的前車之鑒,沒有人敢再出聲指責。

    “怎么?你們覺得我說得不對嗎?”

    天空上的粗衣青年,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見得他看都沒有看那靈魂湮滅的修者一眼,而是再問出了一個問題。

    如果說這粗衣青年剛才所問之言,乃是針對身旁女子的話,那此刻的問話,卻是針對所有圍觀修者了,讓得這些人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這要回答對吧,等于是得罪了帝宮所,甚至是得罪了蒼龍帝宮;但要回答不對吧,要是那粗衣青年再看自己一眼,也讓自己靈魂湮滅可怎么辦?

    因此良久之后,諸多修者都選擇了沉默,所謂禍從口出,應該就是這個道理了,自己不作任何回答,那粗衣青年應該不會直接將自己靈魂滅殺吧?

    天空上的這一男一女,自然就是從癸水城一路而來的云笑和雪棄了,值得一提的是,這一路之上,云笑固然是在躲避著陸絕天的追殺,卻也順手再滅了兩大城池帝宮所。

    對于這些,已經身中劇毒被云笑控制的雪棄,自然是阻止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云笑耀武揚威,期待著陸絕天有一天能追上將自己救出去。

    只不過自癸水城一別之后,也不知為何,陸絕天的身影一次都未出現過,就算云笑連滅兩大城池帝宮所,陸絕天也沒有出手阻止。

    這讓雪棄心頭越來越是絕望,現在她已經能猜到云笑的打算了,也清楚一旦讓后者越過北妖山脈,去往北妖界,蒼龍帝宮的手,可就伸不了那么長了。

    只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沒有了陸絕天的相助,就算雪棄沒有身中劇毒,她也不可能是云笑的對手,只能是被動接受了。

    “何方鼠輩,竟敢毀我帝后大人的雕像?”

    就在雪棄一言不發,諸多圍觀修者不敢說話的時候,一道威嚴的聲音突然從帝宮所大殿之中傳來,讓得不少人都是精神一振。

    “是韋所司!”

    這些常年混跡在北元城的修者們,對于那道身影的形貌半點也不會陌生,當下都第一時間認出了那正是北元城帝宮所的所司韋常青!

    說起來韋常青的一身修為,早已經突破到了洞幽境后期的層次,比起其他城池的帝宮所所司來都要高上一籌,或許是因為這北元城地理位置的特殊吧。

    但作為洞幽境后期的強者,韋常青絕不想一直呆在這偏遠之地的北元城,和那些越界而來的脈妖打交道,他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去往蒼龍帝宮總部。

    只可惜一直沒有這個機會,這幾年時間以來,韋常青都頗為煩躁,一則是沒有找到調到帝宮總部的機會,二來則是實力數年沒有寸進了。

    今日韋常青正在試圖沖擊更高的一個層次,卻沒有想到竟然出現這么一男一女,將蒼龍帝后的雕像都給損毀掉了,這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自北元城設立帝宮所,廣場之上矗立帝后雕像以來,所有修者在路過帝宮所廣場的時候,對那兩座無聲無息的雕像,都得恭恭敬敬的。

    這以往連半點褻瀆都不可能有的帝后雕像,此刻赫然是被人打碎變成一地碎石,可想而知韋常青心頭到底是有多憤怒。

    仿佛這些年來的怨氣和不甘,都在此刻被引發了出來,以至于韋常青連天空上那一男一女的形貌都沒有仔細看,更不知道那粗衣青年其實是一尊煞神。

    “咦?你不認識我?”

    聽得那帝宮所所司韋常青之言,云笑臉上浮現出一抹疑惑,同時朝著旁邊的雪棄輕問出聲,讓得身旁的女人不由撇了撇嘴。

    事實上云笑自從圣醫盟出來之后,根本就沒有再掩藏自己的身份,連滅數城帝宮所,都是用的自己本來面目,按理說這一副樣子應該很好認啊。

    只是云笑沒有想過,他一路躲避陸絕天的追殺,從前一座城池過來的速度相當之快,場中大多數人,可都還沒有得到那些情報呢。

    “不管你是誰,今日都不可能活著離開北元城!”

    正值怒氣升騰的韋常青,依舊沒有意識到那個粗衣青年的身份,當其口中沉喝聲發出之后,身上已是冒出了濃郁的洞幽境后期脈氣。

    “喲,洞幽境后期,倒是比之前幾個帝宮所所司要強上不少!”

    感應著韋常青的脈氣氣息,云笑夸張地笑了一聲,更讓雪棄心頭煩悶,連白眼都懶得翻了,因為她知道,像韋常青這樣的貨色,根本就不可能是云笑一合之敵。

    “所司大人,你有沒有覺得,那小子有點像一個人啊?”

    就在韋常青下一刻就要動手之時,原本在大殿頂上觀戰的大長老忽然渾身一顫,緊接著飛掠上前,來到所司大人的身旁輕聲說了一句。

    “像一個人?像誰?”

    此刻的韋常青正值氣頭之上,很有些聽不進別人的話,而且對于大長老擋了自己的氣勢頗為不滿,當下粗聲粗氣地反問出聲。

    “云笑!”

    大長老心中先入為主,又是這北元城帝宮所掌管情報的職司,因此對于某些消息,他知道得比所司韋常青還要多,當下神色凝重地吐出兩個字。

    “什么云笑云哭,今日他敢損毀帝后雕像,就得有被碎尸萬段的覺悟!”

    一時之間,韋常青并沒有意識到云笑這個名字帶來的震懾,聽得他冷哼聲出口,完全沒有半點的懼意,反倒是愈發威風了幾分。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