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都市小說 > 近戰狂兵 > 第1526章 啟程黑暗世界(一)
    呼!

    一架國際航班的客機沖天而起,就此離開了京城。

    頭等艙位置上,葉軍浪、葉老頭、狼孩、杜煙、黑鳳凰等人坐著,就此飛往墨西哥。

    即便是上了飛機,葉軍浪的心境也未曾平靜下來,他將黑鳳凰跟她說的那番話也告訴了葉老頭,葉老頭得知后也是臉色震驚。

    血月之殤,帝落之戰!

    百年前黑暗古族中所發生的這一戰必然是血海漂櫓、尸體滿地,無數帝級強者倒下,大帝隕落,天地為之哀鳴,那股血染古族的恐怖氣息經久不散。

    然而,更為慘絕人寰的是,一些古族趁著黑暗凰族的大帝戰死之際,卻是聯手襲殺黑暗凰族所在的圣地,想要將黑暗凰族一脈給徹底殲滅。

    此舉的用意想來也是為了提防日后來自于黑暗凰族的報復,但這種血腥殘忍的手段,足以讓人頭皮發麻,讓人不寒而栗。

    聽著黑鳳凰之話,如今黑暗凰族一脈所剩下的族人已經不多,甚至已經沒落到了只能隱姓埋名才能繼續活下去的地步。

    這可曾經是一大古族啊,帝者云集,大帝坐鎮的古族,如今卻是淪為這樣慘烈的地步,為了延續這一族的血脈人丁,只能東躲西藏,小心翼翼的活著。

    這前后的反差真的是太大了。

    隨后,葉軍浪想起了末日之城一戰中,黑鳳凰的主動投降;想起了他得到的資料顯示,黑鳳凰此前在賞金聯盟的時候一次次的接下極為危險的任務,只為了賺取巨額的賞金。

    至此,葉軍浪一切都明白了。

    黑鳳凰她不是怕死,而是她根本不能死,因為在她背后,還有著她的族人在依靠著她;她需要錢,需要很多的錢,她要養活她的族人,想要盡自己的努力,讓自己那些還茍活的族人得到更好的生活。

    黑鳳凰覺醒了黑暗凰族一脈的黑暗鳳凰血脈,并且還極為的純正至強,那是直追黑暗本源的力量。倘若是在黑暗凰族鼎盛時期,那黑鳳凰就是黑暗凰族當之無愧的圣女,她的潛質、地位完全就是跟龍族的龍女等人一樣。

    但現在,黑暗凰族已經沒落,就連生存下去都顯得極為不易,想來已經是無法去栽培黑鳳凰,不可避免的黑鳳凰自身覺醒的黑暗鳳凰血脈也就得不到全面的激發,這的確是一個遺憾。

    想到這,葉軍浪朝著前面坐著的黑鳳凰看了眼,眼中有同情,但更多的是敬重。

    她多年前就在黑暗世界中開始闖蕩,開始廝殺,但這一切不僅是為了她自己,更多的是為了她身后的族人。

    這樣的女人自然是值得去敬重。

    在生存面前無對錯。

    也沒有人能夠有權利去剝奪他人的生存空間。

    因此,她為了她還有她族人的生存所做的一切,從她的角度來說,都是對的。

    “帝落之戰?不曾想這黑暗古族中卻也有如此慘烈大戰,當真是讓人感慨萬千。看來世界任何一處地方都是這個道理,弱肉強食,強者恒強!”

    葉老頭說道。

    “只是可惜了黑鳳凰。她本該是黑暗凰族的圣女,自身又是覺醒了黑暗凰族最強的黑暗鳳凰血脈,但如今卻是不得不隱藏自身身份,隱藏自身血脈,免得被一些古族得知后引來殺身之禍。”葉軍浪說道。

    葉老頭一雙老眼瞥向了葉軍浪,說道:“你小子同情這個黑姑娘?”

    “多少也會有點吧。畢竟,我親眼看到黑暗古族的強大,若非她所在的古族遭到這樣的血腥鎮殺,又豈會淪為在黑暗世界廝殺,只為了給族人換取更好生存空間的地步?”葉軍浪說道。

    “在弱肉強食的黑暗世界中,所奉行的是森林法則。你的同情并不能幫助到她。并且,她能夠一時瞞得住自身的血脈,不可能一世都瞞得住。老夫既然能夠感應得到她自身血脈的非凡,那古族中那些大帝境強者同樣能夠做到。”葉老頭說道。

    葉軍浪臉色微變,他說道:“你意思是倘若當年與黑暗凰族敵對的古族大帝一旦看到黑鳳凰,就知道她所隱藏的血脈?”

    “差不多。”葉老頭點頭。

    “真要如此,那她就危險了。”葉軍浪說道。

    “所以老頭子才說你對她的同情有個卵用。要想幫她,唯有讓她強大起來,強大能夠不懼帝級強者,甚至在大帝境強者面前也有逃生手段的實力。”葉老頭慢悠悠的說道。

    葉軍浪面露難色,說道:“問題是,黑暗凰族已經徹底沒落,拿什么資源去把她培養強大起來?”

    “黑姑娘自身的黑暗鳳凰血脈并未徹底激發出來。老頭子看她武道境界,差不多類似于古武界中武祖境高階境界。這個修為也不算是拉下太多。倘若有機會將自身的黑暗鳳凰血脈全面激發而出,那還是能夠將自身的武道境界迅速提升上去的。只要她順利的突破到圣級境,也就是黑暗古族這邊的帝級境,那她能夠生存保命的空間就很大了。”葉老頭說道。

    “可是,怎么去全面激發出她自身的血脈?”葉軍浪問道。

    葉老頭看了葉軍浪一眼,問道:“葉小子你可還記得當初在鬼醫谷看到紫凰圣地的圣女也來了?那會兒,凰主帶著紫凰圣女去求助鬼老頭,讓鬼老頭激發出紫凰圣女自身的真凰血脈。既然鬼老頭有辦法激發出真凰血脈,自然也能激發出黑暗鳳凰血脈。”

    葉軍浪眼前一亮,他說道:“對啊。可以求助鬼醫前輩。那回頭我帶黑鳳凰去找鬼醫前輩一趟。”

    “你小子算個球啊?你就算是帶過去了,當真以為鬼老頭就會給你面子?激發這種強大血脈所需要的天材地寶尚且不說,更是需要鬼老頭親自行針激發,對鬼老頭的耗損也是極大,憑啥要幫你?”葉老頭朝著葉軍浪翻了個白眼。

    葉軍浪立馬明白過來了,他笑了笑,說道:“對對對,不過倘若老頭子你出面,鬼醫前輩肯定是要給面子的。老頭子你堂堂一代武圣,圣威浩蕩,威風八面,鬼醫前輩一直都是敬畏有加的。”

    “老夫親自出面,鬼老頭自然是會給這個面子。不過你小子拍老夫馬屁也沒用。老頭子跟黑姑娘非親非故的,為何要親自跑一趟?”葉老頭說道。

    “這個”

    葉軍浪真是不知該說什么好了,這個老頭子到底是個什么意思?

    這時,只見葉老頭沖著葉軍浪咧嘴一笑,又露出了他那標志性的缺門牙笑意,他正兒八經的說道

    “不過,倘若是老頭子孫媳婦的事情,那老頭子必然是要幫一把的。所以啊,葉小子你把這黑姑娘給征服了,給你當媳婦,老頭子又豈能看著自己的孫媳婦落難不幫呢?”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