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仙俠小說 > 神武天帝 > 第2602章 情誼真假
    “開始吧。”

    陸宇和神如夢交換了一個眼色,下一瞬間兩人就遠離了冥心,來到了冥荒族與眾神聯盟交戰之處。

    馬靈月六識敏銳,對陸宇的一舉一動十分關注。

    “大家快閃……”

    無邊黑暗中一股恐怖的力量腐蝕心靈,籠罩在佛帝、魅魔、枯天劍尊、紀天等人身上,驚得他們一身冷汗,第一時間撐開防御。

    太古神帝發出了怒吼,他遭遇了神如夢的襲擊,不朽帝軀直接爆炸,魂光化作億萬碎片,九層以上都湮滅了。

    神如夢氣勢如虹,一擊轟爆太古神帝后,就把目標鎖定在了紫瞳天尊身上。

    感受到滅天弓的恐怖氣息,紫瞳天尊分身萬千,第一時間選擇了遠遁。

    作為第二葬神山最負盛名的神帝,紫瞳天尊的一雙紫瞳堪稱逆天,在交戰中可以洞悉敵人的攻擊,識破敵人招式中的漏洞,從而料敵先機,立足不敗。

    這是紫瞳天尊最大的特殊,他的一雙眼讓他占盡優勢,奈何這一次與冥荒族廝殺時紫瞳遭到了近乎毀滅性的傷害,這讓他變得謹慎小心了許多。

    當陸宇和神如夢擺脫萬法戰臺,紫瞳天尊就已經意識到了情況不妙,第一時間想到了遁走,打算返回第二葬神山。

    神如夢顯然是猜到了紫瞳天尊的意圖,竟對他緊追不舍。

    第二葬神山就位于冥荒域,在斷神河這面,當邪獸入侵爆發后,紫瞳天尊要想返回葬神山,相對于河對岸的第四葬神淵來說,明顯要更為方便。

    只是第二葬神山距離斷神河不遠,紫瞳天尊要想返回那兒,就必須朝著斷神河沖去,恰好與奔涌而出的邪獸迎面遇上。

    這就好比逆流而上,難度大大增加,風險也隨之放大。

    紫瞳天尊氣得怒嘯,不斷提升速度,朝著斷神河沖去,想要盡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神如夢有些舍近求遠,竟死盯著紫瞳天尊不放,跟著他一起沖向斷神河,迎面是數不盡的邪獸,正張牙舞爪。

    紫瞳天尊動用秘法,采用間隔時空跳躍之法,一次次避開邪獸,但越是靠近葬神山,那兒空間越是不穩定,這種方法在逐漸失效。

    神如夢直接催動混沌之星,那股氣息逼得邪獸紛紛避讓,給她讓出一條路來。

    看著紫瞳天尊如喪家之犬落荒而逃,佛帝、枯天劍尊、魅魔等人都有些懵了。

    神如夢追他干嘛?

    這是要干掉紫瞳天尊的節湊嗎?

    眼下,冥荒族遭遇邪獸入侵,神如夢不管冥荒族其他人的死活跑去追殺紫瞳天尊,這事怎么看都有些舍近求遠,本末倒置。

    然而此刻大家沒有心思顧這個,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陸宇身上。

    宋凌云、紀天、元太極都站在馬靈月身邊,在借助幽天塔之力防御。

    太古神帝遭到了重創,還在重組恢復中。

    佛帝、枯天劍尊、魅魔各據一方,眼神陰森的看著陸宇,繃緊了心弦。

    冥荒族的高手迅速匯聚在陸宇身邊,神色不安的看著那鋪天蓋地的邪獸,至多再有片刻邪獸就會殺過來。

    陸宇看著眼前的敵人,目光掃過魅魔、枯天劍尊,在佛帝與馬靈月身上稍作停留。

    紅云神帝來到陸宇身邊,略顯不安的道“陸宇,紫雪她們……”

    “我知道。”

    陸宇表情嚴肅,對于冥荒族九大高手之死他又豈能無動于衷?

    只是陸宇的臉上并沒有多少悲傷,這讓馬靈月、宋凌云、紀天與元太極感到很意外。

    作為死敵,馬靈月最想看到陸宇追悔莫及的模樣,哪想卻沒有看到,這讓她心有不甘。

    “陸宇,你不是說自己重情重義嗎?如今兄弟死了,朋友死了,女人也快死光了,怎不見你為她們悲傷?難道你所謂的重情重義都是騙人的?”

    “你閉嘴!”

    紅云神帝大怒,輪動右臂就是一拳,打的虛空爆炸,氣浪如花。

    陸宇神色漠然,那眼神讓馬靈月氣得快瘋了,陸宇這是無視自己,還是在藐視自己?

    催動幽天塔,馬靈月無視紅云神帝的那一拳,卻怒火中燒的盯著陸宇,恨不得把他咬來吃了。

    “怎么不說話,你不是標榜自己有多重情義,多正直,多公道嗎?現在啞巴了?還是你后悔了?或者你從來就不曾把他們放在心上,漠不關心他們的死活,只在意你的成敗?”

    馬靈月叫的有些撕心裂肺,這是她和陸宇糾纏多年后少有的正面碰撞。

    這些年馬靈月對陸宇恨之入骨,說到底有后悔的在里面。

    馬靈月不希望自己拋棄的男人名揚天下,更不希望陸宇壓在她頭上,她想看到陸宇悲傷絕望的模樣。

    紀天嘲諷道“就他那卑鄙無恥的模樣,他的話你豈能當真?”

    元太極罵道“陸宇若非這般陰險狡詐,依靠犧牲別人來保全自己,豈能活到現在?”

    宋凌云不說話,眼睛紅紅的看著陸宇,心里很糾結。

    “胡說八道!你們根本不了解陸宇的為人,只會惡意中傷!”

    紅云神帝在全力維護陸宇的名譽,恨不得把這些人的嘴給撕了。

    佛帝冷然道“陸宇要是在意其他人的死活,為什么不早點出手,非要等待別人都死的差不多了才出來。”

    枯天劍尊冷笑道“這叫做借敵人之手,鏟除身邊不想看到的人,那可比自己出手高明多了。”

    秋夢仙反駁道“你覺得這些鬼話有人信嗎?”

    枯天劍尊掃了夜蘿與桃若谷風一眼,哼道“快醒醒吧,不然你們也會與殷小溪一樣,為了冥荒族拼死拼活,最后卻什么也得不到。”

    夜蘿看著陸宇,眼神格外柔和。

    “這是我一生的賭注,如果輸了我也不會哭!”

    桃若谷風低吟道“這些年和他在一起,我才明白了原來有追求是多么幸福。不管那追求能否如愿,也不管會付出多大代價,我都會一如既往的去追逐他。”

    “蠢貨!”

    枯天劍尊大罵,可夜蘿與桃若谷風卻根本不理他,反而含情脈脈的看著陸宇。

    感受到兩女的深情,陸宇對她們笑了笑,注意力卻放在馬靈月與佛帝身上。

    “你們處心積慮針對冥荒族,不惜付出慘重代價,真的覺得會成功嗎?”

    佛帝反駁道“現在這樣不算成功嗎?冥荒族折損了九大高手,其中光是你的女人就有四個,兄弟兩個,朋友一個,同伴兩個,難道你就一點也不心痛?”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