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 第13章 臨冬城與求援
    臨冬城并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一個城堡。它存在的目的就像君臨城中的紅堡一樣,只是為領主提供住處和保護,并不承擔雜七雜八的城市功能,更沒有“市民”這種生物存在。相傳它由“筑城者”布蘭登在巨人的幫助下建成,作為一個貴族家堡,臨冬城算得上是氣派,但和同一人建造的另一個建筑——絕境長城相比,無論是從占地規模還是雄偉程度上都不值一提。

    不計周圍村莊和夏天暫時廢棄的避冬市鎮,臨冬城由高墻圍住的面積不足百畝,里面還有一小半是神木林。常住于墻內的居民除了為史塔克家服務的隨從、下屬、仆人及這些人的家屬外,便只有一支為數幾百,除開守夜人外北境規模最大的常備軍。

    作為一名絕境長城上站過崗、鬼影森林里殺過異鬼的游騎兵,這世上實在沒多少東西能唬到艾格。他第一眼見到臨冬城的的內心想法并不是震撼或贊嘆,而是有些小吃驚:北方的政治中心,冰火多少重要角色的家,居然這么小。怪不得連接待個國王都能弄得手忙腳亂!

    不過后來想想,自己潛意識里把所見和絕境長城做比較,恐怕這世上也沒有稱得上“大”的建筑了。

    天色已晚,滿懷著心思,艾格跟著班揚通過了臨冬城大門,進入其中。

    “歡迎回家,班揚大人。”追隨史塔克家多年的守衛當然認識自家領主的弟弟,他殷勤地接過了首席游騎兵的馬韁繩,“我馬上叫人安排您的住處和洗浴。”

    “不用了,我兄弟人呢?”

    “大人剛剛接待完國王,現在估計在主堡里忙呢……我不清楚。”

    “國王已經到了?”班揚皺了皺眉,“該死,我明明已經提前了兩天了的……還好沒錯過晚宴,忙你的去吧,我自己去見他。”

    “是,大人。”

    臨冬城里此刻擠滿了人,原本寬敞的校場上滿是馬匹、車輛、箱子以及忙碌的仆從下人。勞勃·拜拉席恩北巡帶來了數百的隨從護衛,而王后和公主又帶來了更多行李物事……大量人員在臨冬城內根本安置不下,必須得分流部分到城外的市鎮中去才能妥善解決,此刻城堡大門口人來人往忙得不像樣,班揚帶著艾格熟門熟路地穿梭于城堡的高低走廊小道間,很快來到了作為史塔克家庭成員住處的主堡……打過招呼后進入,不過片刻就找到了正躲在書房內忙里偷閑的臨冬城公爵。

    “班揚!”艾德·史塔克正在給下人吩咐待客安排,見到弟弟臉上綻出毫不作偽的笑容,他站起來,揮手讓仆人離開,走向兄弟給了后者一個大大的擁抱:“怎么樣,長城生活……依舊是那般艱苦?”

    “習慣了。”班揚拍拍兄弟的臂膀,放開了對方:“但最近長城以北出現了些情況,我認為有必要告知北境守護。”

    “嗯,野人的事……我從信中已有所耳聞。但你不會知道我今天應付勞勃那家伙費了多少力氣,那家伙現在肥得跟豬一樣。”臨冬城公爵苦笑著向兄弟抱怨,他有著黑褐色的頭發和與班揚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長臉,表情即使帶著笑意也有股不怒自威的氣勢,算是艾格穿越過來后見到的第一個真有點統治者風范的家伙:“先等今天的迎接晚宴過了再提可好?”

    “不,就現在。我馬上要和你談的事,比迎接晚宴、國王、王后,世上一切其它事情都更重要。”班揚·史塔克嚴肅地搖搖頭,回頭向站在門邊的艾格招招手:“這是我手下的游騎兵,他會告訴你發生了什么。”

    見弟弟表情鄭重,艾德也收起了笑容,轉頭看向艾格:“你好……朋友,怎么稱呼?”

    一個小兵能得到身為一地公爵的貴族如此客氣的對待,這情況也只有在北境可能發生了。穿越者知道,對方的友善多半還是針對自己身披的黑衣:“大人可以叫我艾格,我并非維斯特洛人,沒有七國人通常意義上的姓氏。”

    “并非維斯特洛人?”艾德也是第一回聽說有外籍守夜人的存在,帶著好奇的目光打量了艾格一番,又用詢問眼神看向班揚。

    “艾格來自維斯特洛西面某個沒聽說過的大陸。”另一名史塔克聳聳肩向他介紹:“他在跟威瑪·羅伊斯出墻巡邏時遭遇了異鬼,逃回長城向我們發出警報。”

    “異鬼?”

    ……

    艾德臉色一沉,再次看向艾格的眼神中帶上了懷疑。

    他不相信異鬼存在,在他看來,威瑪·羅伊斯失蹤十有是遭遇了野人埋伏。而失蹤者的父親約恩·羅伊斯作為自己養父兼連襟瓊恩·艾林的最重要封臣,在送兒子北上加入黑衫軍途中曾做客臨冬城,行為話語間無不透露出希望自己這個北方之主能給他兒子多多關照的意思……雖然一名守夜人游騎兵的失蹤怎么也怪罪不到自己這臨冬城公爵身上來,卻依然給艾德帶來了不適感,他總有一種“沒法向孩子父親交代”的錯覺。

    “請等一等,如果我沒搞錯的話,你就是威瑪·羅伊斯帶出墻的三個游騎兵之一,如果異鬼殺死了你們的長官,為什么要放你和另一個人回來?”艾德的態度很快發生轉變,變得咄咄逼人:“按守夜人的規章制度,逃兵該如何處理?”

    “不是異鬼放我們回來,而是我們歷經千辛萬苦逃了出來。”艾格努力無視北境守護者眼中懾人的質疑光芒,明白此刻稍稍露怯都可能造成糟糕的后果,“此外,在接近長城的時候,我和另一名游騎兵互相配合,殺死了一只追來的異鬼。”

    “尸體呢?”

    “異鬼死后身軀蒸發,沒有留下遺骸。”艾格解釋道,明白這很像是狡辯,于是沒等對方接話便飛快地補充:“但我有其它證據。”

    “哦?”北境最高領主睨了眼自己的兄弟,用微不可察的力道輕輕鼻孔出了口氣,轉身走向自己處理政務用的桌子,在另一面的椅子里坐下:“拿出來給我看看吧。”

    ……

    班揚站在一邊不再說話,艾格則如早就排練好的一般飛快地提起包放在艾德·史塔克對面椅上,開始他的表演。

    他將所有斷劍和黑曜石匕首都帶來了臨冬城,其中三把斷劍分別用三個結實的防刺皮囊裝著。艾格依次取出,將它們擺到桌上并一一拼成原狀……威瑪·羅伊斯的劍碎得實在太厲害,拼它花了穿越者一點時間,臨冬城的主人雖然皺眉卻依舊耐心地等他把一切做完,才開口發問:“三把斷劍,還有一把黑乎乎的匕首,這有什么含義?”

    “三把斷劍,來自三名曾與異鬼正面交戰的游騎兵。其中,威瑪·羅伊斯英勇地戰斗到死;蓋瑞身受重傷仍在黑城堡慢慢恢復,只有我,僥幸仍能活蹦亂跳。”艾格語速平穩、如數家珍地為北方第一領主介紹著拿上桌的證物:“而這把黑乎乎的小東西,是最終殺死異鬼的黑曜石匕首。”

    “所以,三個與‘異鬼’交手的人,劍全都斷了?”艾德抱拳支著下巴,他了解自己弟弟,班揚不是個好糊弄的人,如果眼前這名守夜人只是一個單純的逃兵,他絕不會將其帶到自己面前來,于是決定聽完對方的講解:“但我怎么知道這幾把劍不是你弄斷的?”

    “請大人看這些劍的斷裂的破口。”艾格用手指給史塔克公爵觀察:“您能否發現,這三把劍遭受的破壞,與正常情況下有些不同?”

    “我從沒見過劍會碎成這樣,怎么辦到的?”艾德·史塔克花了一會才發現問題所在,他身經百戰,斷劍當然見過不少,但從未見過武器會碎。疑惑地從桌上揀起威瑪碎劍上的一小塊,放在手中觀察片刻,還敲了一敲,他最終確定這是真正的鋼。

    “凍裂的。”艾格吐出了一個頗吸引注意力的詞:“更具體些,我認為是異鬼武器上存在的冰魔法讓鋼劍碎裂。它們使用的武器看上去像是寒冰凝結成,但守夜人的制式鋼劍無不在交手瞬間一擊即斷。”

    隨后,艾格便把之前面對莫爾蒙司令和伊蒙學士時曾經用過的那套說辭加以完善后復述了一遍。這次,休息足夠又吃好喝好的他體力和精神都已回滿,無論是敘述內容的平實易懂程度、還是語速腔調的適中和說服力,都遠超前次。

    解釋完鋼劍的碎裂原因,他又簡單地將逃離異鬼大隊和機緣巧合下反殺追擊者的過程稍作修改后告知了對方。艾德·史塔克全程都耐心聽講,直到穿越者將準備的發言全部結束,才放下支著下巴的手,若有所思地看著站于一旁的兄弟。

    ***

    班揚·史塔克與艾德目光相對,明白哥哥依舊不太相信異鬼的存在,對此他無可奈何,畢竟自己也只是憑推測判斷艾格所言屬實,不能昧著良心說自己親眼所見。

    “影子塔也提交了疑似異鬼的目擊報告,黑城堡和東海望的游騎兵則都聲稱發現數量巨大的野人進行集體遷徙,許多村莊空了出來,看樣子很像是在躲避什么東西……”首席游騎兵做著最后的努力:“一系列跡象表明,長城守軍正面對著前所未有的挑戰,而守夜人軍團如今是一副什么模樣,我不說你也清楚,我們現在需要援助。”

    “我會通知下面,稍后你可以去牢里挑人……”

    “守夜人現在需要的是物資和軍隊,不是幾個人渣或新兵!”班揚直截了當地打斷了哥哥的話,“讓一堆只受基本訓練的罪犯保衛七大王國?不出狀況都只是勉強支撐,更別提現下的危急形勢。這次我特意帶人過來,不只是為了和浪鴉干一樣的事!”

    屋里靜了下來,被一頓搶白的艾德公爵靜靜坐著,一邊擺弄艾格上交的黑曜石匕首,一邊低頭思索著。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