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 第253章 柿子要挑軟的捏
    長城發生著一堆狗屁倒灶破事的同時,冰火世界的其它地方并沒有停止運轉。

    頸澤以南的維斯特洛,凜冬尚未降臨,坐上鐵王座的史坦尼斯與王位覬覦者的戰爭仍未停歇。

    叛軍一方:連吃敗仗的河灣地縱然家底殷實,但掌握著大部分資源的城主伯爵們掏家底追隨封君造反的決心意志卻已近乎消磨殆盡;而打著真龍旗幟的黃金團,雖然占據維斯特洛有名的堅城之一,可風息堡畢竟不是君臨,風暴地諸侯更不是歷來就效忠坦格利安家的王領貴族,“小伊耿”及其背后的勢力徒占領著對手的老巢,卻完全控制不了這片世世代代就效忠拜拉席恩家的土地;至于最后一個潛在盟友多恩,雖明面上已經出兵助陣,實際卻未與史坦尼斯真動過一刀一槍,外交上更是時至今日仍未公開扯起叛旗,解除風息堡之圍的目的一達到,便立刻泥鰍一般縮回骨路,來了個出工不出力,坐看兩虎相斗。

    形勢貌似對鐵王座的主人一片大好,奈何史坦尼斯此刻拿不出趁機一統七國的兵力:經歷公義者同盟的兵變、詹姆弒君后與西境的一番交鋒、與弟弟藍禮的王位之爭后,王領、谷地、河間都已實力大損。唯一保留元氣的北境,還在退出風息堡戰場后掉頭北上,準備去救家……更要命的是,鐵金庫拒絕再向鐵王座批發新貸款,維斯特洛的國王,此刻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資金周轉困難。

    ……

    以上情況,艾格在黑城堡就已得知,但守夜人對此不能也沒法干預什么。他在后冠鎮整頓好兩千贈地民后,帶著他們浩浩蕩蕩地沿國王大道南下。

    曾幾何時,他還天真地設想過:仿照近現代模式訓練新軍,然后走精兵路線,靠一支戰無不勝的鐵軍打遍天下橫掃世界……可惜,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他此生第一次真正帶兵,率領的卻是一群僅比農民略強的打手。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原先在君臨城外產業園中訓練的精銳士兵,眼下能拿出來當基層軍官用,也算沒白費當初一番謀劃。

    戰斗力先不提,有著一批職業軍人充當骨架的贈地軍,至少在隊列整齊和令行禁止程度上不遜于維斯特洛任何一國的軍隊……當然,這其中“規模小”的功勞還占了大半。

    由于出兵名義為“前往北境運糧”,艾格只給山地氏族民們發放了武器,對新贈地民們……他不僅打亂其部族所屬徹底重新編隊,還把給他們準備的簡易武器放在車廂里,讓他們徒手跟隊,偽裝成了民夫模樣。

    北境諸侯對守夜人放野人通過長城的態度相當消極,所以,當這支贈地軍隊趕至最后壁爐城外時,理所當然地被安柏家拒之門外。

    對此,艾格早有心理準備。實際上,就算安柏家愿意接納野人,一座城堡也容不下幾千人;而在莫爾蒙司令遇襲的事情發生后,說實話……他也不敢把一切都寄托在野人能安分守己上,放心大膽地讓他們進入任何一座北境的城堡。

    好在……不管怎樣,至少安柏家沒讓自己這守夜人也吃閉門羹。

    在最后壁爐城的大廳內,艾格見到了此刻正臨時當家做主的霍瑟·安柏,一個高大粗壯的典型北方漢子,并從他口中得知了長城那邊暫未得到較新消息。

    ***

    由于時代局限和信息傳遞方式的落后,很多訊息的傳播都具有極大的滯后性,再加上某些領主或學士沒有與守夜人打交道的習慣……所以,身處長城,只能等著君臨的下屬偶爾給他送點消息過來的艾格,其實消息頗為閉塞。

    “巴隆·葛雷喬伊死了?”一個算不上意外的新聞,“什么時候的事情?”

    妓魘霍瑟·安柏開口回答:“好幾周前的事了,聽說老海怪失蹤多年的弟弟攸倫·葛雷喬伊回到了鐵群島,被推選為新的鐵群島之王……他上臺第一件事,就是聯絡君臨,表示有談和乃至稱臣效忠的意向。”

    “向史坦尼斯國王效忠,就攸倫這瘋子?”這可真是意外了,艾格追問道:“那為什么鐵民還沒退出北境?”

    “哈,一個失蹤了這么多年的海怪,忽然跑回來,一頂替哥哥的位置就向個連王位都坐得不太安穩的國王示好?鬼才信!他不過是找個由頭,好名正言順地洗劫西境和河灣地沿海岸罷了……他那侄女阿莎·葛雷喬伊眼下正占據著深林堡和海龍角,打算建立另一個鐵民國度與叔叔分庭抗禮。鴉眼要真想為鐵王座著想,就該先把自己家那臭丫頭收拾一頓領回家,好讓北境軍隊能無后顧之憂地跟史坦尼斯南征北戰……而不是拍拍屁股,就開始造船去南方燒殺搶奪。”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攸倫假裝有與史坦尼斯談和的意向,不僅留了后路,還能打著勤王和平叛的名號正大光明地恢復鐵民劫掠的古道,“打擊”不向鐵王座效忠的“敵人”,當真是一箭雙雕。這招實際上與艾格授意詹姆和他的人投票給卡特·派克有異曲同工之妙——幫助扶持相爭兩方中較弱者,好讓他們彼此互斗僵持得更久,以確保自己作為第三者,能更輕松地坐收漁翁之利。

    史坦尼斯這等人物,不可能看不出攸倫的把戲,他多半是騎虎難下,在這關頭上實在需要外來力量對河灣地的牽制罷了,就算心知肚明,也只能看破不說破。

    說起來,艾格此刻竟有些后悔早早把拉姆斯·雪諾吊死在后冠鎮外了——他忍不住好奇,假如“小剝皮”和“鴉眼”攸倫這兩個同樣殘忍又瘋狂的反派對上碰到一塊,會摩擦出什么火花來。

    當然,兩者之一已經被燒成灰埋在了后冠鎮外的荒野中,艾格的腦洞,也永遠只能停留在想象階段了。

    如果對付攸倫,也能像對付拉姆斯一般輕松就好了。

    ……

    艾格飛快地將新獲取的信息在腦中做了一遍梳理,發覺局勢的變化對自己的計劃還算有利:“也就是說,現在,入侵北境的鐵民已經和鐵群島的鐵民們斷開了聯系,前者已經無法獲取來自老巢的支援了?”

    “沒錯,他們現在只能龜縮在狼林內靠西海岸的區域,不敢再隨便竄到國王大道以東來了,你現在帶人來對付他們,未免遲了些。”

    “是么,請原諒。”艾格倒覺得來得正是時候,他毫無帶兵經驗和能力,如今有這軟柿子捏,還不完美?“無妨,不是深林堡還在他們手里么,就讓我們先拿這一處開刀吧。”

    “哼……你去深林堡,還不如直接南下卡林灣。咱們新的史塔克大人帶兵北返救援,結果被鐵民們擋在了這道扼守頸澤的門戶外,我們只消稍微派點人過去南北夾擊,敲破這扇門,讓我北境兩萬男兒回到家里,掃平海怪之女帶領的那些土雞瓦狗,甚至攻上鐵群島再次降服葛雷喬伊,還不是兵鋒所指的事。”

    卡林灣本是北境的“血門”,坐落在通過頸澤的必經之路堤道上,數千年來都是北境面對南方侵略的最有利防御屏障,現如今遭到來自背后的偷襲被占領,反倒把自己人擋在門外,也真是夠諷刺的。

    霍瑟·安柏的建議本身沒有問題,但艾格另有打算:“唔……話是這么說,但深林堡畢竟比較近么。再說,不先把北方的敵人解決掉,就南下到頸澤去,萬一被對面從屁股后面包抄,以山地氏族民的訓練水平,可不一定能穩住陣腳。”

    “隨你,反正人是你帶來的,怎么用關我屁事。”霍瑟·安柏哼了一聲,盯著艾格瞧了一會后,忽然拍了下桌子:“娘的,我明白你這小子在想什么了——你怕羅柏·史塔克回來追究守夜人擅自放野人入關的責任,所以想先帶他們給北境立點功,好讓少狼主欠下人情,進而無話可說,是吧!”

    嗬,這“妓魘”看起來糙漢一個,竟這么快就能看穿了自己的打算之一,當真是人不可貌相。不過,艾格并不打算否認……這又沒什么見不得人的:“有這部分原因在內吧,但更主要的,還是想還北境一個安寧,好更安全地采購你們的糧食,以幫助長城撐過這個冬天罷了。大人,山地氏族民和新贈地民都不熟悉狼林地形,您可愿為我們派出向導……帶領我們前去收復此處?”

    ……

    “是哪個小兔崽子,把一窩野人領到了我家門口來!”沒等霍瑟回答,另一個更粗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