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古代言情 > 喪尸不修仙 >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竹子的致命三連(二更)
    夜溪拍拍手“好啦,送走了。”

    三人皆有些反應不來。

    “魔界?就這樣?”

    夜溪一叉腰“是啊,我牛吧。”

    都知道不是她本事的三人“”

    無歸“咱們來研究這所謂的空間之心吧。”

    小石頭說的沒錯,這玩意兒,不過是糊弄下頭人的,只要把東西放大幾萬倍,就看得很清楚了,分明是人工的痕跡。

    且從這痕跡上還能看出其主人的漫不經心。

    所以,她挖的那私庫,真的只是一筆零花錢。

    但只是為了一筆零花錢——

    夜溪皺眉,問他們“改造了一個種族呢,且改造后的浮掠引起大亂,禍亂無數。這樣的事情,神不管的?你們看到了,浮掠前后差距多大,這跟創造一種新生靈又有什么區別?怎么神能肆意妄為,我連研究個丹人都不成?”

    就因為她是外來戶?

    無歸便踢鳳屠“快想,讓你爺爺來。”

    鳳屠無語“他來,你跟他回去配種。”

    反正咱倆親兄弟,我不介意把你兒子當親兒子養。

    刎這是正常人嗎?不!

    鳳屠回踢他“該你了,輪到你爺爺來了。”

    刎翻了個白眼兒,敢情這是召喚術呢,涼涼開口。

    “若是如此,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三人停下動作,看他。

    “那人身份夠高,所以無視他不干凈的手腳給下界造成大亂,他看不到眼里,別人也不能因此追究他。”

    那得是什么樣的身份?

    “呵,我的身份就可以。”

    一族之長,雖然沒當上但也差不多,地位夠,實力夠,便是下去捏爆幾個界,別人也只會奉承一句雅興。

    忽然之間,夜溪就想到了什么,心累的閉了閉眼。

    果然。

    刎把放大了的棗核吸過去,翻著看了下,意味不明的笑“手法似曾相識呀,你師傅的熟人吶,嘖嘖,這玩意兒你師傅讓你留著的?看來那家伙又藏起來了,這是想把他釣出來?可惜,沒露面吧。呵,估計又被他老婆丟虛空里禁閉去了。”

    信息量好大。

    夜溪都懶得問此人是敵是友。

    有懸念嗎?

    竹子那家伙有友?

    還給她,刎拍了拍手“留著吧,說不準真能找上你。”

    夜溪面無表情哈哈一聲“能說一說,是個什么人兒?”

    “哦,你師傅的對頭。”

    夜溪依舊面無表情,這說和沒說有什么兩樣?

    “一個怕老婆的可憐蟲。”

    已經知道了,藏私房錢藏到下界去,也是醉了。

    “皮糙肉厚你師傅好幾次都沒弄死的幸運兒。”

    夜溪嘆氣“姓名,種族,他老婆是誰。”

    刎便笑,搖搖頭“說出來就沒驚喜了。且等著吧。放心,那人心大得很,又有老婆,很難找上你,便是你師父那里,他也未必一直記著。”

    夜溪“唉,你這樣說,我對他——老婆更好奇了。”

    刎道“他老婆是禁忌,沒人愿意提她的名字,沒人敢說她的事。但他老婆也不會出現在外面,大家都當不知道,不存在。”

    更更好奇了有沒有?

    看無歸鳳屠,這樣神奇的存在,你們不知道?

    兩人聳肩,或許正因為如此家里人才不會提。

    夜溪將棗核收起,直接扔在大青竹底下,竹根輕輕一動,棗核便消失了,大約是送到竹子那里去了。

    是在給她消滅隱患嗎?

    夜溪喊吞天“你把鼎給我,我再研究研究。”

    吞天在屋里研究陣法呢,被喊出來好半天才思緒歸位,眨下眼反應來,大驚“你還沒死心呢?真要研究丹人?”

    夜溪要鼎,肯定不是煉丹,不然她會直接說吞天火寶,給我煉什么什么丹來。只要鼎,說明她是要自己折騰,她自己折騰——又要捅天了。

    “不是,你不是在研究新字符嗎?術業有專攻,學問要專心啊。”

    夜溪用奇怪的眼神看他“正因為研究字符累了,所以,我要研究下丹人歇歇腦子。”

    吞天不假思索拒絕“你可以彈彈琴。”

    這才是正常的消遣吧。

    夜溪瞪眼。

    吞天堅持“便是你真想研究,也要等我成神后。不然你就去找一個鼎神。”

    “那是你的想法,我想過了,用你,不過是煉個容器身體而已,重要的還是魂,靈智是關鍵。這個,我打算去地府觀摩下新魂司——”

    “但你去不了地府。”吞天無情的提醒她。

    “所以,我現在只研究怎么用丹成身體啊。”不然我找你呢?

    吞天覺得心虛氣短喘不上來,苦口婆心“溪啊,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你你你——不然你去下頭找個人殺殺。我很忙的,把鼎給你很影響我效率的。不然,你就去找別的器吧。我不是小氣獨霸你的人。”

    夜溪都氣笑了“總之你不同意是吧?”

    吞天無奈的樣子“不然你打我一頓?我真心覺得不到那個時候,若你有祖神的實力,不,接近祖神——你不覺得你差得有點兒遠?”

    夜溪瞪眼,吞天干脆閉眼。

    “滾回去吧。”

    嗖一下滾回去,重重緊緊的關上房門。

    氣得夜溪大喘氣,無歸鳳屠很不解,明明已經放棄了。

    刎笑道“怎么?想挑戰天地權威一把?”

    夜溪定定看著他,黑得能吸光的眸子,看得人直發毛。

    刎覺得自己可能走開比較好,但,晚了。

    “大叔,你長得這么好看,怎么沒老婆?還是個楚吧?還是說——你、不、行!”

    空氣一滯,萬物靜止,咔嚓咔嚓,那是空間被凍得破碎的聲音。

    三個男人驚呆,眼見的刎玉白的臉蹭的黑掉,一只手握拳,似無數風雷之力凝聚,緩緩抬過頭頂。

    無歸鳳屠一個激靈,唰的攔到夜溪身前。

    你、你別亂來!

    吞天火寶已經飛跑來,卻被刎的煞氣殺意壓得靠不得近前,死死支撐。

    我的祖宗,又怎么了?

    刎眼珠子通紅似要燒起,看著對面一黑一紅遮擋下堅強冒著頭的小腦袋,倔強的眸子里全是不怕死。

    我特么——

    手一動,被一只手架住。

    竹子突然出現,抓著了刎,青袍扇動,氣氛散去。

    噗通噗通,吞天火寶倒在地上,冷汗直流。

    無歸鳳屠松一口氣,腿肚子抽抽。

    手里的風雷仍在凝聚,刎暴怒“你問問,你問問,你家該死的小崽子說我什么?!”

    竹子用氣死人的眼神鄙視他“你也說我家小崽子,怎么?說你兩句怎么了?我說你的少了?”

    “你這個——”

    “她也沒亂說。”

    “你有老婆?”

    “你有孩子?”

    “你不是楚?”

    錚——最后的理智終于斷掉。

    “老子弄死你!”

    弄死你個老的,再弄死小的!

    轟——嘭——隆——

    五個傻子脖子仰斷,張著大嘴看天上的大洞。

    刎真生氣了,一出手,便是摧毀空間的力量,天嘩啦啦碎了一大片,兩人直接破開天幕打到虛空里去了。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