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末日同調奧秘
    顧青山看著手中的光團,漸漸慎重起來。

    想不到竟然是這種級別的東西。

    “為什么要給我?”他再一次問道。

    幕笑了笑,低沉的道“小薇是幫我從過去噩夢中醒來的人,無關任何情感,我欠她的,必須去救她。”

    顧青山看著他,等著他后面的話。

    幕抬起手,牽起一道光輝在虛空中連點六次。

    六枚封印之章似是有所感應,頓時發出輕微的共鳴聲。

    幕說道“昔日我預感自己會被末日打敗,無法再守護冰封之尸,所以提前鑄造了封印之章,并毀滅了自己的那一段記憶。”

    “多虧你取回了這六枚封印之章,沒有讓蕾妮朵爾解放那冰封之尸。”

    “現在,我們終于能解開封印,獲知當初我到底把冰封之尸藏到哪里去了。”

    幕的身上出現了一抹血線。

    血線漸漸充滿了光輝,又夾雜著黑暗的火焰,劇烈的沸騰起來。

    幕的身軀開始崩散。

    顧青山慌忙喝道“喂,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了?”

    幕說道“現在還剩最后一個問題。”

    “往日我與冰封之尸合而為一,只能靠著封印的力量簡單操控它,用極其笨拙的方式利用它的力量。”

    七根觸手般的長發浮現在他身周。

    ——這是干掉蕾妮朵爾之后,物歸原主的七根頭發!

    “你到底在干什么?”

    顧青山忍不住抽出了天劍,隨時準備救他。

    幕搖頭道“不用擔心,自從亙古時代敗給末日之后,我想了無數年,究竟要怎樣才可以徹底激發那具尸體的力量,戰勝末日。”

    “最后我領悟了一個奧秘。”

    顧青山問道“奧秘?什么奧秘?”

    “這種奧秘與一般的法則無關,只跟那具冰封之尸有關,我將之命名為末日同調奧秘。”幕說道。

    他的身形徹底散去,唯有聲音還留在虛空中

    “一旦我激發這種奧秘,我就會陷入與冰封之尸一樣的封印與死亡狀態,再加上我本就是封印它的力量,當我再次把冰封之尸拼湊完整,就可順勢融入其中,成為它的一部分,從此徹底掌控冰封之尸,激發它的潛力,爆發出比往日更強大的力量。”

    “所以你現在要把自己封印起來?”顧青山問。

    “對,我將處于死亡與封印的狀態,不再具備任何意識,只能給你指引那具尸體的埋藏之處——”

    “直到我獲得封印中的所有尸體部件,我才會再次醒來,徹底化身為冰封之尸。”

    “在那種狀態下,也許我能對抗不可知的末日!”

    顧青山聽到這里,也激動起來。

    如果幕能戰勝不可知的末日,試問整個虛空亂流之中,還有什么能毀滅眾生?

    “需要我做什么?”顧青山問。

    幕的聲音從虛空傳來“你帶著我所具現之物——我也不清楚會是什么,總之那是我的死亡具現之物,它會汲取六枚封印的力量,幫你去找到其他的尸體部件,并將其解除封印。”

    顧青山道“如果我把六枚封印之章所埋藏的尸體都找出來——”

    幕接話道“那我就會徹底蘇醒,徹底成為冰封之尸。”

    “明白了。”顧青山道。

    “記住,我的死亡具現之物就是我,你需要將其隨身佩戴,它將依靠你的死亡法則之力而存在,否則我就會徹底煙消云散。”幕慎重的道。

    “好!”顧青山道。

    “接下來……靠你了……”幕斷斷續續的說。

    光芒大盛。

    七根觸手一般的長發裹住光芒,和六枚封印之章融合為一體,漸漸具現為一物。

    顧青山嘆息一聲。

    想不到幕為了戰勝不可知的末日,竟然付出這樣的代價。

    他的具現之物,自己一定要隨身佩戴,絕不能出問題。

    光芒散去,那具現之物徹底清晰起來。

    那是——

    一顆狗頭。

    狗頭懸浮在半空,神情嚴肅的與顧青山對望。

    它看上去就像在預備拯救世界。

    顧青山接住狗頭細細一看,這才發現這并不是一個真正的狗頭,而是一頂狗頭帽子。

    絲絲縷縷的死亡之力從他身上逸散,融入到狗頭帽子之中。

    ——通過這種方式,幕才可以保持存在,否則會死!

    顧青山嘆口氣,喃喃自語道“你都處于死亡狀態了,還不忘具現成狗?”

    戰神界面上飛快刷新出來一行螢火小字

    “報終之犬的戰帽。”

    “末日同調的產物,處于假死狀態,具備以下能力”

    “冰封之嗅融合了六枚封印之章,可以感受到冰封之尸的埋骨之地。”

    “末日同調奧秘佩戴此物,你不會被冰封之尸的氣息碾碎,也不會它的殘骸攻擊,一般的末日也不會攻擊你。

    “臨時具現每當獲得一件冰封之尸的部件,你立刻就可以使用該部件的力量,具體情況未知。”

    “蘇醒當你獲得六枚封印之章所埋藏的冰封之尸部件,它們將與幕一同蘇醒,成為新的秘密末日。”

    “寄生之力它需要被你佩戴或拿在手中,才可以從你身上汲取死亡之力,以此保持自身的存在。”

    顧青山很快看完。

    他托著狗頭帽,想了很久才將其掛在肩膀上。

    ——戴頭上實在太傻了,戰斗中會直接把敵人笑死的。

    “咦?”

    顧青山訝聲道。

    剛把狗頭掛好,他立刻產生了一種感應。

    似乎在不算遙遠的某處,有著一個什么東西正在與自己產生共鳴。

    ——看來那就是第一處埋骨之地。

    自己必須去那里,發掘出冰封之尸的殘骸!

    可是自己手上還有幾件迫在眉睫的事。

    追光者指環耗盡了力量,自己要想辦法找到科技側的設備,給它充能,看看它到底還有什么秘密。

    除此之外——

    顧青山目光移動,望向桌子上。

    劍匣中,定界神劍的碎片一動不動。

    ——需要魂力催動,才可以跟劍靈對話。

    很好。

    劍器、指環、尸體都需要自己去想辦法。

    他隨手撤掉房間里的法陣,外面的喧囂聲頓時涌了進來。

    他慢慢想著,聽著外面的動靜。

    現在。

    他又是一個人了。

    一個人戰斗,沒有同伴。

    為了生存和守護,他不得不忙碌起來。

    ——盡管多了一個狗頭,但沒有任何人能站在他身邊,與他并肩作戰。

    當顧青山意識到這一點,不禁嘆了口氣。

    自己必須加倍謹慎了。

    ——所以是先尋冰封之尸的埋骨地,還是想辦法積攢魂力,又或者去為追光者指環充能?

    這里靠近末日墳場,是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顧青山沉思片刻,從懷里摸出了一件東西。

    彩色公雞雕像。

    在陌生的環境下,它總是能搞到一點情報。

    顧青山看著雕像,搖搖頭,又把它放了回去。

    ‘篡改’花起魂力來實在太恐怖了,自己現在已經沒有魂力,根本請不起公雞來說事。

    顧青山嘆了口氣,隨手從指環里取出一瓶酒,擰開酒瓶,慢慢喝了起來。

    這酒十分清冽爽口,安娜果然知道自己的口味,預備的酒都很好。

    顧青山目光轉動,落在自己的手掌上。

    追光者指環安靜的呆在食指。

    貯藏烈酒的指環戴在無名指。

    等等——

    難道安娜是看到追光者指環,這才也弄了個戒指給自己?

    顧青山搖搖頭。

    其實自己也不算一個人戰斗。

    幕正在為自己指引方向,一旦獲得冰封之尸的殘骸,自己還能用殘骸的力量。

    安娜予自己以美酒,戰斗中保持心情的愉悅。

    蘇雪兒也盡了全力來幫助自己。

    除此之外——

    還有一枚指環,安靜的呆在中指。

    顧青山目光落在中指上。

    隨著顧青山的注視,那枚指環閃動了一下。

    一行螢火小字出現在中指旁

    “荊棘之王的指環察覺到了你的情緒。”

    “它正在告訴你一件事”

    “在當前情況下,它可以幫你對任何事情豎中指。”

    “——而你只需要享受花錢的快樂。”

    顧青山呆了呆,忍不住笑出聲。

    怎么能忘記我們偉大而可愛的蘿拉女王呢?

    是的。

    她也在與自己并肩戰斗——用她那讓世人憧憬的力量。

    自己從來都不孤單!

    顧青山仰頭一飲而盡,放下酒瓶,推門走出去。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