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現代言情 > 良夫晚成 > 第217章:難得的溫馨
    一陣電話鈴聲急促地響起,打斷了杜澤明有些恍惚的思緒。他有些無奈地拿起手機,屏幕上顯示來電者是劉安霏。他才意識到自己還沒有告訴她已經找到杜霖的消息。

    “喂,你不用著急,我剛剛才找到杜霖,已經沒事了。”杜澤明特意注意了自己的語氣,非常平和地對電話那頭說道。

    劉安霏也出了松了一口氣的聲音,這對她來說無異于是天大的好消息,就像是受到了幸運女神的眷顧一樣,她那顆被無數螞蟻所不停撕咬的心臟,這個時候也終于得救了。

    這個時候浴室的門終于被打開,杜霖歡快地從里面跑了出來,在他身后是林清柔追出來的身影。

    “霖霖,別跑了,快過來讓媽媽把頭吹干!”林清柔語氣有些嚴肅地說道。

    杜霖乖乖地走了回去,還沖著杜澤明扮了一個鬼臉。這小子折騰了他們那么久,現在卻是又喜笑顏開了起來。不過看著他現在快樂的樣子,杜澤明也覺得心里涌起一股暖意。

    這樣的場景仿佛又回到了曾經的生活,那個時候林清柔也會這樣帶著杜霖去洗澡,而杜澤明自己則會選擇坐在沙上看看電視,或者只是喝著咖啡享受工作一天后的休息時光。

    這一切都是如此的相像,只不過之前的林清柔并不能夠像現在一樣大聲呼喚杜霖,這一點讓杜澤明情不自禁地在嘴角浮起了笑意。

    “不,沒什么,晚點我就會帶霖霖回家去。”杜澤明略顯敷衍著掛斷了劉安霏的電話,但顯然電話那頭的劉安霏似乎還沒有把什么話給說完。

    林清柔帶著杜霖從浴室里重新走了出來,這個時候杜澤明注意到杜霖身上穿著一件很合身的兒童浴衣,他知道杜霖上次就來過這里了,在這座房子里林清柔早就為他準備好了一切所需要的生活用品。

    “爸爸,爸爸,你看媽媽給我穿的小拖鞋,是不是很好看。”杜霖一臉稚氣地跑到杜澤明身邊,抬起腳給他看上面穿著的一雙兔子拖鞋。

    孩子總是天真爛漫,他還沒有意識到今天自己到底闖了多么大的禍。杜澤明知道這個時候應該是他這個做父親的有所表態的時候了,于是嚴肅地板起臉來看向杜霖。

    杜霖一見杜澤明的臉色并不好看,于是便有些害怕起來,今天自己偷偷跑掉的事情肯定是要挨罵的,想到這里他就默默地低下了頭,兩只小手也不知所措地交錯比劃著。

    林清柔這個時候是不會上去阻止的,因為杜霖需要意識到他今天所做的事情到底是多么嚴重,而杜澤明會負責教導他以防止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重復生。

    這是林清柔和杜澤明結婚多年以來所養成的為數不多的默契之一,兩個人也只有在類似這樣的情況下,才會達成統一的思想與行動,因為這都是以為了杜霖著想來做前提的。

    “霖霖,知道為什么爸爸會生氣嗎?今天為什么要自己一個人偷偷逃跑?”杜澤明沉著聲音質問道。

    杜霖害怕地不敢抬起頭來,不停用腳尖點著地板,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媽媽,還有還有你菲菲阿姨到處找你,我們心里有多著急!”杜澤明很自然地提到了自己和林清柔,而說起劉安霏的時候,他顯得有些舌頭打結起來。

    在林清柔面前提起劉安霏,杜澤明總是會感到一些不自然,就好像自己心中有些愧疚和心虛一般,但他如果仔細一想,又會覺得明明他自己不應該有這種感覺才對。

    在杜澤明的質問下,杜霖終于支支吾吾地開口了。

    “霖霖想媽媽,想要跟媽媽在一起。”杜霖可憐巴巴地說道。

    杜澤明語氣緩和了一些,說道“你想媽媽可以跟我或者菲菲阿姨說,我們會帶你來見媽媽,但你不可以自己一個人就跑來這里,這種事情以后不許再做了,明不明白!”

    杜霖重重地點了點頭,說道“可是,可是,學校里的同學都在笑話我,說我有兩個媽媽,一個真媽媽和一個假媽媽。他們說要是菲菲阿姨做了我的新媽媽,我的媽媽就不會再要我了。”

    聽到年紀還這么小的杜霖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林清柔站在一旁用手捂住臉,眼淚已經快要止不住地掉落下來。杜澤明愣住了,他不知道杜霖在學校里竟是受到了這樣的欺負和取笑,這種壓根根本不應該讓他來承受。

    杜澤明和林清柔的心中都感到了非常強烈的內疚感,因為他們的事情讓杜霖在外面受到這樣的委屈,那就是身為父母的過錯和責任,這個時候他們還有什么怒氣,什么理由去責怪杜霖呢?

    杜澤明將一雙溫暖的大手輕輕放到杜霖的肩膀上,鼓勵著他說道“霖霖,不要怕那些同學再說些什么,你要記住你永遠都不會失去爸爸媽媽。以后爸爸自己送你去學校,要是有人再敢這么說,爸爸就去教訓他,讓他們跟你道歉,這樣好不好?”

    杜霖聽了總算破涕為笑,止住了已經流了一臉的眼淚。林清柔走上前來,拿紙巾給他輕輕擦去臉上的淚水,無比疼愛地撫摸著他的小腦袋。

    雖然林清柔并不贊同杜澤明說要教訓人家孩子的言論,但這個時候只要能安撫好杜霖那也就不必再計較那么多了。只是可別因為這樣而教壞了杜霖,讓他以為用暴力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那才好。

    “媽媽,我肚子餓餓。”杜霖折騰了這一晚,到現在都還沒有吃過晚飯,劉安霏之前倒是給他買了愛吃的漢堡包和很多小零食,可惜他那個時候一心只想要找媽媽,所以錯過了這頓大餐。

    不光是杜霖,林清柔和杜澤明知道杜霖走丟之后,還哪顧得上吃飯,其實這個時候他們也早已經饑腸轆轆了。外面傳來一陣陣地打雷聲,似乎雨下得越來越大了,玻璃窗戶被落下來的雨滴砸的劈啪作響。

    但這時待在屋子里的一家三口,卻享受著難得的溫馨場面。林清柔找遍了家里的廚房,并沒有什么可以拿來做菜的材料,所以只好跟父子兩說可能只有蛋炒飯可以吃了。

    杜霖拍著小手說道,只要是媽媽做的都要吃。這小子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嘴巴變得越來越甜。而杜澤明則是更加沒有關系,原本他就顯得像是這間屋子里最多余的那個人,總感覺破壞了林清柔和杜霖母子之間獨處的時光。

    因為杜澤明也知道,自己留在這里林清柔便會覺得很不自在,氣氛也總是怪怪的。要不是杜霖時不時的嬉戲玩鬧打破了沉默的氣氛,恐怕兩個人彼此都會覺得非常尷尬。

    杜澤明也想過自己先行回去,讓杜霖留在這里跟林清柔好好相處一個晚上,對于這個孩子來說,他太需要林清柔的母愛了,這種情感的缺失,是只有林清柔才可以彌補給他的。

    但是看著杜霖一會兒跑去廚房看看林清柔,一會兒又跑回來客廳跟自己打鬧一會兒,杜澤明不忍心破壞杜霖難得的享受這父母都在身邊的珍貴時光。

    隨著廚房里一陣香噴噴地味道傳來,杜霖歡呼著交道“可以吃飯飯啦。”

    林清柔帶著笑臉從廚房走出來,三碗噴香金黃的蛋炒飯被端到了餐桌上。杜澤明看著林清柔臉上的笑容,一時間竟有些看癡了,他可能真的沒有見到過林清柔這樣明媚輕松的笑容。

    三個人在餐桌上坐下,杜霖坐在杜澤明和林清柔的身邊,就仿佛回到了之前在家里的那些日子。林清柔想要伸手去給杜霖喂飯,杜霖卻有些小倔強地說現在他自己可以吃。

    林清柔笑了笑,看著自己的心肝寶貝確實在一點點的長大,特別是這次她回國以后,就覺得杜霖不僅長高了個子,也變得比以前更加懂事,更加貼心,他開始懂得為大人們著想起來,這樣的改變林清柔在心里是欣喜的。

    杜澤明坐在另一側,并沒有說話,與其說他不想破壞身邊林清柔和杜霖之間的相處,倒不如他自己也在享受這樣一份平靜與安心。這種家的感覺,他杜澤明又何嘗不是很久都沒有體會到過了呢?

    在現在的那個家里,只有他和杜霖才是家人。劉安霏算是嗎?杜澤明其實并沒有這樣的感覺,他承認自己是喜歡劉安霏的,但這種喜歡究竟是源于對這個女人的欣賞,還是處于自己的愛意呢?

    這一點杜澤明始終都沒有搞明白過,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他一直都回避著劉安霏想要結婚的想法。杜澤明覺得自己并不是一定需要用這樣一段婚姻來取代自己上一段婚姻所留下的印記。

    何況,他在心底里真的希望抹去之前跟林清柔之間,那些婚姻生活中所留下的點滴回憶嗎?他沒有敢去正視這個問題,他知道自己心里有一個不敢去求證的疑問在時時困擾著他。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