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現代言情 > 良夫晚成 > 第374章:久來的查明
    冷風猛烈地刮著地面,卷起一大片的落葉,熟悉的路但卻是不同的景色,杜澤明又帶上助理開車往秀山市開去。

    杜澤明還不太了解今年的競標規則是怎樣的,便打算向秀山市那邊打聽打聽,這么一打聽竟然助理打聽到了管理部門一部長竟是他的高中同學,雖然他對這人不太了解也記不住這人的名字,抱著內部打聽的念頭,杜澤明硬著頭皮打電話聯絡了這位老同學,想不到人家還記得他,大大方方應了下來,沒有推脫他的邀約。

    杜澤明約他在一家茶餐廳見面,下午三時他如約推開了包廂的門,一進門就略顯激動對著他說“我很高興,老同學現在在高陽市里混得不錯,能到我這看看我,真讓我有點受寵若驚。”

    見到人來了,杜澤明立刻揚起他那公事專用的淺笑“許久未見,不知道你跑去了秀山市去了個,我們班的同學貌似很多在本市工作。”≈1t;i>≈1t;/i>

    男同學說“原來在高陽市的,不過后來調去了這里。”

    杜澤明和他談了許多以前在學校里的事,有趣的事,面對老同學的一些往事感慨,杜澤明其實大多數記不住了,只能附和著他假裝一同回憶往事。談到某些男女生隱秘的趣事,杜澤明也感染到了,房間傳來一陣陣開心的笑。

    杜澤明見敘舊也敘舊得差不多了,便提起“老同學,我這次來是想來向你打聽打聽,今年房地產競標的程序有沒有什么改變?”

    老同學“今年大體沒什么改變的,就是上面下來了文件,今年嚴格了一些。”說著他拿出手機翻出保存下來的資料放到杜澤明面前“老同學,這是最新的規則,我偷偷給你看一下。”

    “一、招標計劃階段1、進行考察,確定入圍單位;2、確定合同形式,編制招標文件;3、審批入圍單位,審批招標文件;二、招標實施階段;三、合同簽訂階段。”≈1t;i>≈1t;/i>

    杜澤明快預覽著手機上的最新文件,一目十行,在腦子里原封不動的記錄下來,才看了幾分鐘便把手機遞還給了他。

    老同學“咦”了一聲“老同學,你那么快就看好了?”

    杜澤明笑了笑了,對他說“我大概看了一下,大致和往常一樣,我就沒有接著看下去。既然還是這樣我就放寬心了。”

    杜澤明陪著他喝了一會兒茶,又不露聲色地向他探去這次競標還有那些競爭對手“老同學問下你,你在秀山呆了這么久,秀山最大的房地產開商是哪一家公司,我想打聽打聽。”

    老同學“哦,你說這個啊,秀山最大的房地產集團是xxx集團,他家的信譽最好,小區選址也很好,秀山最好的地段都被他們競標去了,秀山人都喜歡買他們家的房子。”≈1t;i>≈1t;/i>

    他想了想有接著說“他們每一年都會來參與競標,不管得不得他們都會來摻一腳,我貌似記得上次投標文件也有他們的。”

    兩人隨后又客套了一會兒,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相互拜去。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杜澤明叫助理把車開回高陽市,好布置接下來的事情,他躺在后座開始閉目養神,把今天的消息在心里慢慢消化起來。

    到了公司,杜澤明羅列了一些注意事項便把資料交給了助理,繼續低頭處理今天早上落下來的公務,見助理久久不離開,杜澤明抬起頭,挑了挑眉問道“你還有事情嗎?”

    助理拿著平板上下滑動,才抬起頭看向杜澤明“老板,剛剛傳來了消息,上次動了你車手腳害你出車禍的人找到了,此刻被他們關在郊外倉庫里。”≈1t;i>≈1t;/i>

    杜澤明聽聞人已經找到了,抬起頭看著助理冷冷地說“走!我要去見見他們,到底是誰這么大膽對我下手。”

    說完話,杜澤明帶上助理驅車趕往倉庫,杜澤明看了看手表,皺了皺眉,對著助理說“等等開到前方無攝像頭,開快點兒。”

    到了倉庫,在門口守著的人前來迎接他們,其中一小弟對著杜澤明討好說“杜總,這幾個人嘴嚴得很,我們幾個剛剛已經教訓了他,就等您親自來了。”

    這五個人臉上掛滿了傷,此刻正躺在地上抱著身上的傷處叫喚,杜澤明看見這幾個剛剛被水澆過此刻還濕著的罪犯,不自覺掏出口袋里的汗巾捂住了嘴,一臉嫌棄,這幾個人也太經不起折磨了,想不到他居然是被這幾個小蝦米動了手腳。≈1t;i>≈1t;/i>

    杜澤明走過去,用腳踩住其中一個看起來像老大的人的手臂“說,是誰派你們幾個來動我車的?”

    悄無聲息,杜澤明翹起嘴角,嘴巴這么結實的嗎?

    “來人,把醫生叫過來,每人輪流一顆,把他們的蛀牙給我拔下來,沒有蛀牙的把門牙拔下來,記給他們打麻藥。我也算替他們解決了一個難題。”杜澤明走到一旁助理擦干凈的椅子上坐下,笑著對站在一邊的小弟說。

    “什么時候說了,什么時候停止。”

    “是,杜總。”一旁的小弟連忙應下,叫來幫里的醫生。這個醫生原本是第一醫院的醫生,后來受到同事排擠慘遭陷害,被迫找來人暗中報復,后加入了幫里一直替幫里效力。

    ≈1t;i>≈1t;/i>

    助理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這么殘忍的杜總裁了,偏偏他還笑得這么云淡風輕,真真可怕,寧得罪許多人也不愿得罪杜澤明。

    醫生麻利地打好了麻藥,敲敲打打動作迅地拔下了一顆牙,這群人吃喝不忌,牙哪有幾顆是好的,牙黃都算是輕的了,醫生見了連連搖頭,這群人一天里拔了他們這么多牙,有他們受的,杜總裁的懲戒方法果真與眾不同又無比殘忍。

    杜澤明雖然已經離了老遠,但他的鼻子靈,還是嗅到了一絲血腥味,不免有些難受,叫來助理讓他趕緊解決。助理接到指示后走到那邊對著醫生說了幾句

    “有點血腥,麻煩醫生你拉個簾子,免得污染了這邊的空氣。”

    “還有,杜總說你的度不如以前動刀的時候啊,讓你加快點度。”≈1t;i>≈1t;/i>

    五花大綁躺在地上的五只“……”

    醫生“……”

    那五只聽聞不覺搖頭,身子不停往后面的箱子挪去,害怕極了也后悔極了,當初就不該為了那十萬塊答應了劉志彬,現在被杜澤明查到了,等等還有命活著出去都不好說,這斯實在是太狠了……

    看著已經被拔了牙的老大,還有正在被拔牙的老二,老三見快要輪到他了,瑟瑟縮縮想了一下,留得青山在不怕以后抓不到這個小子,豁出去對著外面大喊“我說,我說,不要拔我牙。”

    老三害怕急了,豁了出去大聲喊出來“是劉志彬,他出了十萬塊錢叫我們干的。”

    劉志彬!這不是劉安霏的賭徒老爸嗎?那這件事情劉安霏知道嗎?杜澤明得到了答案之后面色更冷了,站起來拍拍外套上的灰塵,轉身離開。離開之前還吩咐了懲罰繼續,倉庫里的血腥味更濃了。≈1t;i>≈1t;/i>

    車輛行駛在去往市區的方向,助理看了眼后視鏡,總裁的臉色還是不見好轉,照樣烏云密布,大了膽子問了一句“總裁,我們什么時候去把劉志彬抓過來?”

    杜澤明此時還在思考著劉安霏對這件事情知不知情,不過看她當時在醫院對他一副關懷深切的樣子,還及時給他獻了血,不像是裝出來的,想到是這樣,杜澤明的臉色好看了許多。

    聽見助理在詢問他的打算,便沉聲道“不急,既然我已經知道了是他,他就算離開了高陽市我也能把他揪回來算賬。”

    聽到總裁不急,助理也不再操心起來,反正到時候他就接命令就好,像劉志彬這樣的無賴,劉安霏攤上他這樣的一個老爸也是夠拖后腿的,雖然她嫁我們總裁是無望的,但她這個人能力夠強心夠狠,他還是蠻欣賞她的。≈1t;i>≈1t;/i>

    此時的劉志彬還在館子里看著別人下注,上次被別人截到的時候,不懂是誰這么好心替他抱了警,讓他免去了一遭痛打,劉志彬一邊想一邊笑,或許是老天也在幫他,這次越大膽起來,什么也不偽裝,換了一個館子,繼續開始他日常必備的活動。

    劉志彬這次只揣了五百塊錢,這還是上次和劉安霏吃飯,她求他辦事時候給的,到現在已所剩無幾他不敢再拿那么多出來揮霍。他還欠了十萬塊錢,上次就是不小心在碧海被他們現了,逼問他還錢,才惹來了這一幕。

    他并未覺他之前做下的壞事已經被人現了,劉志彬看了眼前的盤,再看了看他旁邊的土豪,心中對此人嘲笑了一番,這么差的牌面他還去下大,真的人傻錢多。

    看了別人一會兒,看著身邊的人,有些贏錢了笑著繼續投下去,越投越大越投大最后把拿來的錢都輸沒了,只好黯然離去;有些贏了幾把就開始收手,笑著離開。

    劉志彬看著這些人生百態,笑得有些邪惡,轉身把目光聚集在牌局上,開始他今天的第一把。

    這里聚集了高陽市那些正深陷金錢誘惑中的人們,那些正在因為已有小贏而沾沾自喜;或是已輸光了家里存款而焦慮惶恐;或是為了扳本而四處舉債,挪用公款,蒙騙朋友的賭徒。每一天這里都有一場豪賭,贏了就金錢滿缽,輸了就傾家蕩產,但每一天還是有無數的人前來傾注,毫無懼怕。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良夫晚成》,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