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現代言情 > 良夫晚成 > 第381章:泰國之旅
    坐飛機到達素萬那普國際機場后,已經是晚上七八點的時間了。

    杜澤明掏出手機給預定的酒店人員打給個電話,林清柔聽見他轉變了泰語與對方交談,便放棄了偷聽。杜澤明掛了電話對林清柔說“酒店安排來接我們的人已經在外面等著了,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杜澤明牽過拉著媽媽的手在打瞌睡的杜霖,把他抱在懷里“來,霖霖,爸爸抱著你。”只見他一手抱著杜霖一手拉著行李箱,充滿了男人味的舉動還有他那高大的身軀,在機場看起來格外顯眼。

    看著不遠處的幾個歐美女性投過來的熾烈眼神,林清柔快步走上去拿過了行李箱,對杜澤明解釋到“我拉兩個箱子可以的,你好好抱著霖霖就好。”

    兩人出了機場大樓,早早在機場里等待的司機小哥立馬迎接了上來,用英語問道“請問是杜澤明先生嗎?我是曼谷文華東方酒店的員工,請幾位隨我來。”≈1t;i>≈1t;/i>

    杜澤明用英語回復“是的。”

    見對方確認了,小哥打開了后座的門,轉回來接過林清柔手中的箱子把它們放在車尾箱里,繞到駕駛座等待著客人的命令。

    車輛往酒店的方向開去。

    林清柔貼在車窗前看著夜晚的湄南河,這一片她向往了許久的泰國母親河,只見湄南河縱貫整個市區,各色酒店寺廟的燈火閃閃光,浪漫不已。湄南河就像一條彩帶,給這座城市增添了不少的色彩。

    大約過了四十分鐘,車輛到達了酒店,立刻有幾名員工跑上前來,接過東西往樓上送去,杜澤明抱著杜霖不急不緩地邁著步子走去前臺,林清柔安靜地跟在他身后,看著他的背影深思不語,剛剛好形成了一段合適的距離。≈1t;i>≈1t;/i>

    三人進了一間總統套房,林清柔進了房間才知道杜澤明定了一間總統套房,不知他究竟抱了什么意思,但轉頭一想有杜霖在他也做不出什么越距的事情,便挑了最里面的那間房,把行李箱的分揀放置好。

    杜澤明見林清柔選了最里面的主臥,不由得一笑,她這么怕他?他又不能對她做什么,笑著搖搖頭,抱著杜霖跟在林清柔身后進了臥室。

    林清柔從杜澤明手中接過杜霖,對著他說“你叫客房服務員給霖霖送一份粥上來,他在飛機上沒吃多少東西。”說完抱著杜霖坐在床上,慢慢哄著杜霖醒過來。

    這一夜在兩人一里一外地睡眠中流逝,窗外的湄南河在不息的燈光中靜靜流淌。

    林清柔正在給杜霖穿著衣服,外面響起了杜澤明的敲門聲,她只好讓杜霖自己先穿著,走過去給他開門。≈1t;i>≈1t;/i>

    “你有什么事情?”林清柔的語氣略顯生硬,她有些起床氣,此時還沒有恢復過來語氣有些不太好。

    杜澤明把門完全拉開,露出了他身后的餐車,笑意吟吟地看著林清柔說“我叫了一些餐點過來,你先去洗漱吧,我去餐廳布置好早餐,你等下帶霖霖過來直接用餐就好。”

    三人坐在外面的餐廳里吃早餐,按照杜澤明大總裁本子上作的計劃,第二天的計劃是坐船游覽湄南河的風情,一覽曼谷風情,下到了酒店一樓,便看見昨晚的小哥迎了上來,三人坐著酒店的接送車去了最近的一個碼頭。

    小哥此刻在用泰語和杜澤明分享著曼谷的熱門景點以及特色小吃,杜澤明操著一口生硬卻讓人聽得懂的泰語在回復著,你一言我一語,情到深處時,小哥為了表達自己對他的佩服,認真夸獎起杜澤明,努力憋了老久說出了一句“你很厲害。”≈1t;i>≈1t;/i>

    唔,他還會中文。不止是他們兩個被驚訝到了,連窩在林清柔胸前的杜霖都驚訝到了,說了一句“這個叔叔還會說中文耶!好厲害。”

    到了湄南河的一個簡易碼頭,只見一條寬闊的大河呈現在眼前,略顯渾黃的河水浩浩蕩蕩地流淌著,兩岸綠樹濃蔭下,掩映著一座座破舊的高腳木屋。

    登船的時間還早,林清柔見碼頭附近有個市場,就拉著杜霖往那邊走去,里面大多是賣水果和旅游紀念品的攤位,林清柔見一家買芒果糯米飯的攤位上有許多人排隊,想著泰國的芒果糯米飯不錯,正好可以買一個給杜霖試試。

    從市場走到碼頭上繼續等待,不一會兒,酒店在網上幫預定的也就是他們即將乘坐的昭帕雅公主號游船駛進了碼頭,這是一艘非常著名的兩層游船,曼谷兩大游船之一。≈1t;i>≈1t;/i>

    船上準備了自助餐和免費啤酒,游人可以一邊品嘗美食,暢飲啤酒,一邊欣賞湄南河兩岸秀麗的風光。

    不一會兒的工夫,船上的座位已經坐滿了來自不同旅游團隊的游客,其中絕大多數是我們的同胞,他們也在感嘆著冬天來泰國旅游真的是明智之選。

    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孔,聽著一聲聲熟悉的話語,讓林清柔以為自己還置身于國內的某個旅游景點,想到自己滑稽的想法,她不由得一笑。

    昭帕雅公主號不似單想象中那么豪華和尊貴。她的“神態”看上去有些木訥,因為這重復甚至有些無聊的流年和頻繁往返于碼頭的機械行為。林清柔在想,每天究竟有多少游客登上昭帕雅公主號?恐怕難以計其數。“公主號”這三個字早已經留在了她的璀璨歲月里。≈1t;i>≈1t;/i>

    在汽笛長鳴聲中游船駛出了碼頭,沿著滾滾的湄南河逆流而上。林清柔見其他游客們都選了一份看起來醬很足的美食,心想干脆也入鄉隨俗,也點了兩份,船上的服務生上菜度很快,不一會兒就端來了美食和兩杯加冰的啤酒。(泰國幾乎所有的飲料都加冰塊,這是他們的飲食習慣)。

    游船沿途經過了曼谷最繁華地段,朝霞照耀下,江面波光粼粼,流光溢彩,兩岸高樓林立,在霞光映照下的大皇宮格外美麗。

    林清柔把杜霖交給了杜澤明看著,走到了船頭倚靠在欄桿處,憑欄眺望,欣賞起湄南河的美景來。

    不遠處湄南河兩岸的高樓錯落有致,精致的別墅和泰式木屋看上去非常干凈和別致。房前房后的椰子樹和其他熱帶植物,色澤明亮純凈。遺憾的是,今日是晴天,看不見另一番美景,在雨天,從公主號上眺望,可以看見遠處掛在樹葉上的雨珠和水珠滑落椰樹葉的瞬間或者其他大自然賦予的更美更明亮的畫面。≈1t;i>≈1t;/i>

    船艙里傳來了陣陣歡呼聲,掌聲不斷,林清柔覺得好奇,便走進了里面。原來是舞臺上剛才還起勁吹著薩克斯的樂手,不知什么時候,換成了一個皮膚白皙、苗條卻凹凸有致、衣著暴露的長美女(據說是個越南人),在歡快動聽的音樂伴奏下,演唱起一優美的中國歌曲,船上的游客被這歡樂的氛圍感染著,跟著哼唱起來,相互之間舉杯暢飲。

    遠處的云層像百褶裙的裙邊,很有層次感。朝陽逐漸探出云層,天空開始明亮。杜霖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異域風情,一不小心迷了眼,有點害怕腳下的濤濤江水,只好端坐在椅子上左顧右看,欣賞曼谷的妙曼景色。

    他們下了船往tra1-ebassy的方向走去,上岸后,林清柔回頭看了一眼在陽光下的昭帕雅公主號,昭帕雅上的游客一批又一批輪流上船,歡聲笑語響徹湄南河,周邊的快艇活力四射,浪花一陣陣上來又退去,音樂還在繼續,和著浪花拍打昭帕雅的聲音。≈1t;i>≈1t;/i>

    tra1-ebassy位于泰國曼谷市區最中心,這片土地從前為英國大使館擁有,且從古至今一直都是曼谷最昂貴的黃金地段。這里有著曼谷最大的購物廣場,林清柔奔著它的豪華而來,杜澤明心隨妻便,便由著林清柔帶著杜霖一路閑逛來到此處。

    它就是今天林清柔等人的主要游覽地。

    三人來到了六樓的openhoe,據網上消息說這既是一家能吃飯的書店,也是一家能看書的餐廳。這里有著聯合辦公空間和兒童游樂園,僅僅天花板上的96oo片葉子就畫了六個星期……

    乍一看像是一間書店,然而細細逛來,它卻不僅僅如此。除了精致的食肆,還有充滿綠意的辦公休閑區間,從天花板的樹葉,到四處可現高低錯落的綠植,整個空間與自然的交互感頗強。加上整體的落地窗設計開闊明亮,行走其中,神清氣爽,連廁所,都讓人為之精神一震。

    這里坐落了14間餐廳及酒吧、一間書店、一個聯合辦公空間、一個兒童空間和各種各樣的公共區域展開。人們可以在這里閑逛、游樂、吃喝或者伏案工作。高峰時分,場內還有樂隊駐場演唱,坐下來欣賞一曲,好不愜意。

    杜霖小朋友找到了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拉著林清柔的手軟乎乎地說“媽媽,我下次還想來。”說完便跑到了書店里,認真挑選著自己想要的書籍,只見他在層層疊疊的書架中穿梭,東挑西選,玩得可開心了,最后拿過了一本漫畫書高高興興跑去書桌上坐下靜靜看起來。

    林清柔見他這么認真,不敢去打擾他,便拿著手機拍下了他看書的樣子。林清柔端詳著手機里的人兒,眼中柔情似水,紅唇不知覺彎了起來。

    第一天就這樣在踏著朝陽的霞光中和踩著夕陽的余暉里度過。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