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現代言情 > 良夫晚成 > 正文 第840章:計謀
    “剛才嗎?剛才我好像也沒有聽到什么,就只是聽到了老師你說什么明天什么什么東西的。”杜霖迷迷糊糊的說道,他也實在是沒有意識到現在自己所處的境地有多么的危險,也實在是對眼前的這個人一點防備都沒有。

    于漾聽著眼里的顏色又深了幾分,隨即她只能繼續試探,“那霖霖除了這些之外還聽到什么了嗎?”她必須得判斷眼前這個人所聽到的消息不會影響到自己的計劃才肯善罷甘休,這就是于漾,謹慎到了極致的于漾。

    即使面對著自己的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但是她也依舊沒有打算放棄警惕,或許也是因為從小到大環境的逼迫之下養成的這些吧,于漾現在整個人的行為處事都有了一套自己的習慣。

    這個習慣上他不管對待身邊的任何東西,任何事物都保持著一顆警惕的內心,也從來沒有被身邊的人表現出自己最原本的樣子。這種極致缺乏安全感的表現,一定是因為童年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吧。

    “也沒有聽清楚其他的什么了呀?老師你為什么忽然這么問呢,是因為剛才說了什么悄悄話是不愿意讓我聽到的嗎?”杜霖說著一臉天真爛漫的看著于漾,也是絲毫沒有把這個人的話想到別的方面上去。

    于漾微微笑了一下,很顯然聽到這個話語的她心情還算不錯,她甚至還伸出手來摸了摸杜霖的頭,“沒什么,只不過是老師剛剛在跟老師的好朋友說說悄悄話而已,畢竟是人家的秘密,所以你也不能聽了去哦。”

    “是嗎?原來是這個樣子啊,那還好,我剛才什么都沒有聽見呢,不然的話我可就聽見了別人的秘密了,這就不好了。”杜霖在自己真正相信的人面前是真的沒有什么防備的姿態的。

    即使杜澤明之前跟他說過好多次,讓他多多提防身邊的人,但是很顯然他并沒有做到。至少在于漾面前他一直都是放下了心中所有的防備,一點戒心都沒有的。

    “霖霖,現在的時間也不早了,快點回去睡覺吧,不然明天可就很難起來了哦。”杜霖其實和林清柔一樣,不愧是母子倆,他們兩個賴床的本事都是以一模一樣的,沒有半點的變化。

    林清柔在以前還生活在小公主的氛圍里的時候,起床氣那可是難倒了一眾的傭人們呢,而現在,林清柔好不容易改過了他的這個壞毛病,而這個習慣呢就要順理成章的轉移到了她兒子的身上。

    “老師,我忽然又有些睡不著了,不如我們聊聊天,你陪我說說話吧,好不好?”杜霖說說一直都沒有跟別人坦白過,但是他知道他自己其實是有些怕黑的,每一次他都想要讓自己很快的入睡,也想要讓自己不要在在黑暗之中醒來。

    而現在杜霖既然已經被吵醒了,他也就沒有多少心思想要立馬就回

    去睡覺了,不過于漾這個時候可沒有太多的功夫來應付一個小孩子,所以他的回答也自然是要婉拒杜霖的意思的,“不行哦,明天你可是要早起的,水果,今天晚上晚睡的話,你明天就一定起不來了。”

    “不會的,不會的,我明天肯定在老師那一進我房間門的時候就自己蹦起來。”杜霖信誓旦旦的說道,就差拍著胸脯保證了。

    但是于漾也自然不會去相信他說的這些話,“你可別說這些話來騙我,之前的那幾次你都忘了嗎?每一次你都是用這個理由來跟我保證的,但是哪一次你不是在我讓你晚睡之后第二天就賴賬了呢?”

    杜霖聽著嘿嘿笑了兩聲,“那是以前了嘛,之前是之前現在是現在啊,我真的可以保證我明天能夠起得來的,那就跟我聊聊天嘛,我現在也睡不著了呀,老師你讓我回去睡,我也真的事睡不著的。”

    杜霖直接開始耍起了無賴,這一點倒是跟他那個爸爸有點像,杜澤明每一次有目的沒有能夠達成的時候,都會被林清柔使用這一招,所以杜霖這些年來耳濡目染的倒是將杜澤明的這些行為姿態全部都學了去。

    于漾原本應該是對這一些無賴耍潑的行為而感到很厭惡的,但是,眼下,在看著自己眼前的那個小孩子跟自己耍賴撒嬌的時候,她卻又覺得心中好像有一根柔軟的東西被觸動了一下。

    心中雖說閃過了一瞬間的異樣,但是由于速度太快,也并沒有被它的主人所捕捉到,自然而然的也就湮沒在了這黑夜之中,再也尋不著任何的蹤跡,就好像那瞬間的情緒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一樣。

    杜霖見于漾沒有什么反應,還以為她這是動搖了,所以也是撒嬌撒得更歡了,他伸出手來扯了扯眼前于漾衣角,而后用著稚嫩的童聲繼續說道“誒呀,老師你就陪我說說話嘛,或者你給我講講你以前的一些經歷呀什么的,我今天晚上是真的睡不著了,你就給我講一講嘛。”

    “真的嗎?”于漾顯然是不怎么相信眼前這個小屁孩所說的這些話的,“你以前哪一次不是這樣跟我說的這么多次了,我都把我以前所經歷過的那些事情都說過給你聽了,已經沒有什么新鮮事可以說了呢。”

    其實于漾也并沒有是真的把自己以前真實的經歷告訴杜霖,她之前的那些經歷也著實不適合拿出來放在臺面上說,杜霖所知道的那些事情,全部都是經過加工和改造過后的虛擬事件。

    于漾之前之所以跟他說這些寫不過只是為了在短時間內拉近自己和他之間的距離罷了,現在既然這個目的已經達成,于漾自然也就不會再因為這個而付出什么努力了,也懶得編造那些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于老師,我知道你肯定還有很多事情還沒有跟我說的,老師你這么優秀這么厲害,以前肯定經歷過很多很多很好玩的事情吧,你去過這么

    多地方,肯定還有很多很多很好玩的東西沒有跟我說過呢。”

    杜霖本來就是在樣貌上繼承了自己父母身上所有優益的點,所以長的那已經不能用一般的好看來形容了,而且再加上她的聲音,本來就是帶著兒童該有的稚嫩,所以她撒起嬌的時候也真的是讓人很難抵擋的。

    于漾也是產生了一瞬間的動容,或許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剛才看著杜霖眼神是那樣的溫柔,是那樣的自然,是那樣的出于真心。

    或許,這些感情如果早一些被她發現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之后的那些事情了,西克從童年開始就缺少愛意的人,效能做出多少溫暖的事情來呢?即使硬撐著自己的意識做出來了,也一樣不會是發自真心的。

    “聽話,現在已經很晚了,去睡覺吧,好不好?”于漾盡自己所能的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溫柔,變得恬靜,自從上一次見到了林清柔之后,她先有了一個習慣,就是在不經意間讓自己的眼神流露出來,和林清柔一樣的神色。

    或許杜霖自己也沒有發現自己之所以這么依賴眼前的這個錢,其實也是經過眼前這個人刻意的設計吧。于漾是心理學的博士,所以她自然能夠掌握到身為最基本的內心活動情況,對癥下藥之后,其實也不能達到她想要達到的目的。

    可是杜霖現在很明顯的,還不想要去睡覺,“不嘛不嘛,我現在真的還不想睡啦,于老師你就再給我講講你以前發生過的那些事情唄,就像上一次你說的那件事情,我回去跟爸爸說了之后,他也表現出了他的興趣呢。”

    杜霖說這些的時候,其實是沒有什么其他的心思的,他只是很單純的想要用自己的言語來讓眼前的這個人的內心產生些許的松動罷了,只是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言語在此刻這樣的氛圍之中出現是有多么的不合適。

    于漾聽著這句話,眼底忽然閃過一抹復雜的神色,不過這倒也是很快的,就被他掩飾下來了,也并沒有被任何的人發現,“你是說之前你跟你爸爸說起我的事情的時候,你爸爸表現出了他的興趣?”

    于漾也不知道自己是應該開心還是應該擔心,畢竟能夠讓那個人對自己產生興趣,是她從一開始就想要達成的目的。但是現在的她也不確定在這樣的時候讓那個人對自己產生興趣,到底是好還是壞了。

    杜澤明真的太讓人琢磨不透了,于漾就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看懂過他,而且她也很清楚的意識到,這個人或許是自己這一輩子都沒有辦法看懂也沒有辦法把握的,但是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無可救藥的陷入了這一段自己一個人的單戀感情里。

    于漾對于自己心里面對某種事物的向往和害怕這兩個矛盾的情緒產生了深深的疑惑,她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感覺,這樣即使是就讀于心理學的她,也產生了疑惑。

    (本章完)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