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第一章駕考
    公元2099年,夏。五月17日上午。

    亞洲聯盟的發起國、成員國中國。

    大西北,某自治區轄下某縣小石城。

    在小鎮東面約五公里外的一條環形路上,三三兩兩的聚集著二十多人。這是一群準備參加機動車駕駛證考試的考生。考生們一面和身邊相熟的人討論著機動車駕駛證路考的種種規則和“竅門”,一面不時的向西方眺望,等候著考官的到來。

    這一群人多為男性,只有四位女性如晨星般散落在近二十個男人中間。其中年紀最小的姑娘穿著一身牛仔服,扎著兩條馬尾辮,一身的學生打扮吸引著眾人的目光。除了這個姑娘,這群人同時以一個體格魁梧,頭發微禿,穿一件褐色夾克的中年人為中心,圍成了一個扁圓群體鑲嵌在馬路一側。

    此時,魁梧的中年人正滔滔不絕的向身邊的數名學員口授自己的駕考經驗,把稍遠的學員逐漸吸引到自己的身邊:“你們的技術都沒什么問題,關鍵在于自己的臨場發揮。自己砸鍋,別人是幫不上什么忙的!我強調幾點,絕對會對你們有所幫助!第一,要冷靜!除了考官的要求和指令,你的眼中只有路面情況,心里只有車輛現狀!第二,對考官要保持尊敬,把他當成你二大爺就行!”

    眾人頓時發出一陣哄笑:“張教練,我們平時都是把你當二大爺的!”

    張教練面上露出一絲得色:“二大爺,就是一個普通的長輩。尊敬他,但是你絕不會怕他!對別人保持禮貌,也能使自己心態更加平和不是?”

    他還沒有說出第三,一個瘦高的男學員突然喊道:“來了來了!有車來了,應該是考官吧?”

    張教練抬眼望去,就見一輛白色的無牌皮卡自西面馬路上馳來。他頭也不回的罵道:“高佬,你家的警車是皮卡啊?連個車牌都沒有!”

    說話間,那白色匹卡開到眾人面前,左轉向一打,在馬路上輕輕轉出一個半圓,停在眾人西側的路邊。

    張教練收回目光,輕蔑的環視自己的一眾徒弟:“你們誰能轉出這樣的一個彎來,我保證你能輕松考過!誰看出什么門道沒有?”

    高佬瞟了一眼停穩的皮卡,疑惑道:“教練,這個彎兒拐的是挺順的,可也沒您說的那么牛×吧?”

    “你們誰看出什么門道沒有?”教練再次問道。

    一個戴著白色圓帽兒的小伙兒遲疑道:“彎兒拐的很順,但是方向好像還沒打死!”

    “停車位置很標準,車子和路沿石簡直就是兩條平行線!”

    “彎兒拐完就停車了,一步都沒有多開。”

    張教練打斷眾人的評價:“都只看到一部分。還有什么?”

    女學生裝扮的學員舉了一下手,立刻訕笑著放下手:“教練,這車的駕駛臺上好像放了個橙子。一個這么大的彎兒拐過來,橙子都沒動!”

    “這么牛×!”眾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沒那么邪乎。小曼你沒看清,那是半個橙子,而且是倒著放的。”教練又環視了一次自己的學徒“不過,就算是半個橙子,你們師傅我,想拐出這么一個彎兒來,也只有一兩成的把握!這輛車拐的很順,除了你們前面說的那幾個條件,還有一個關鍵,就是車輛在整個彎道過程中,方向的調整是一氣呵成的;同時車輛也在不間斷但是很平順的減速,在車輛到位的瞬間,速度也幾乎歸零。這個動作最難的就是轉彎和減速既是同時開展,也是互相配合。比什么一把輪停車之類的絕活高級的多!”

    這邊說的熱鬧,那邊皮卡車已經打開車門,下來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那男人近一米八的身高,短發,戴著一副運動型墨鏡。上身穿半新的黑色軍版短風衣,下身一條已經泛白的淺藍色牛仔褲,足踏一雙土黃色翻毛硬底兒工作靴。“老張——”隔著眾人一聲招呼,那人摘下墨鏡,圓臉上漾出一絲笑意“考官來了喊我一聲!我看會兒書。”不待老張回話,他打開車門又鉆了回去!

    “你小子就是不來,哪個考官敢不讓你過?”老張憋著氣回了一聲,轉過頭看看自己的學員“方圓五百里,哦,五百公里!唯一的車神!你們別學他,他的執照是四大洲都認可的頂級執照,大客、帶掛、履帶、摩托四項全能!”

    “那他還用考試?”圓帽男子張大嘴夸張的問道。

    “他執照早就過期了。估計是要出門一陣兒,沒執照不方便,就來考個復牌,就是交份兒體檢證明,預約一下路考,完了拿回自己的頂級執照。”

    “那他現在不是在無照駕駛?”

    張教練掏出一根煙,就著高佬趕緊遞上的火機點上深吸一口,面上帶出幾分唏噓:“無照?他又不出鎮兒,誰會抓他的無照?你們不知道,前兩年,一幫木市的飆車黨,瞧上了這條環形路,想在這里設一個不定期的黑賽。啥是黑賽?就是飆車黨聚眾賽車賭博!這玩意兒不但危險,還對賽車路段的居民安全有很大的威脅。這不是給鎮子添堵嗎?可是鎮上只有幾個警察,兩輛破警車,根本管不了這事兒。”

    “擦,一個車王和我一起參加駕考?這感覺怎么有點玄幻?”一個胖胖的男學員接口道:“這么大的事兒,難道叫他給平了?”

    “黑賽當天,這哥們一個人開著那輛皮卡——”老張指了下停在路邊的車:“把百十號飆車黨堵在這里,就是咱們站的地方!一個人和一群人、一輛皮卡和幾十輛寶馬奔馳瑪莎拉蒂開賭。賭注就是這條路!誰輸了,一年內途徑此路,限速25碼!”

    “教練,就算他技術好,一輛皮卡怎么和世界級的豪車競速?這也太夸張了!”

    張教練鄙視道:“皮卡?他那輛皮卡是改裝的你知道嗎?光改裝用的零部件就能換兩輛新皮卡!改裝的手工費也能換一輛!那一天,這皮卡車先跑了一圈。百十號飆車黨卡著秒表拿著望遠鏡盯著他跑。一圈下來,飆車黨的大哥,親自開車頭前壓陣,就用25碼的速度開出這條環形路,再也沒回來!”

    眾人一陣艷慕的嗡嗡!

    圓帽男這時候接口:“這樣的話,那些警察也得把他當大哥供著了!多大的一份人情啊!”

    一個上了年紀的學員感嘆道:“這小子行事老道啊!約期一年,給飆車黨留了余地。給警察留下一個只有靠著他才能趟過去的坎兒!不簡單,不簡單!”

    張教練也笑了:“是啊!本來,鎮上的警察已經準備拿他開刀抓交通違法了,這一下,只能把他當二大爺供著了。”

    圓帽男又問道:“這樣警察不是拿其它的交通違法也沒辦法了?”

    教練呸了一聲,又看了看不遠處的白色皮卡:“人家警察會沒辦法?逮住其他人的交通違法,有不服氣拿他說事兒的,警察就會說‘你要是能把車開成人家那樣兒,咱也不管你!’,這一下,全服了!”

    一個高鼻深目的,膚色黧黑的民族漢子插嘴道:“不但車開得好,還會裝的很呢!你看他穿的半新不舊,腳上的工裝鞋也和我這雙差不多,可那是高檔工裝鞋啊,一雙頂我腳上這鞋的兩倍加錢!”

    “切!”張教練不屑的道:“鞋?結實舒適就好。他的墨鏡是美國貨——美軍標配十字弓!要一千漢圓左右!”

    “你們這一批學員,多數都不是小石城的人,不認識蘇橙也就罷了,小曼可要上點心!那是小石城的鉆石王老五!”這時候,一位四十出頭的大嬸調侃著學生妹插話了:“兩年前,他還是小石城鉆石礦連續三屆的鉆石礦工——就是礦上最好的工人啦。年終獎是可以在礦上任一作業面獨自人工采礦一個小時,得到的鉆石全部歸個人所有!據說,光是這些鉆石,蘇橙就有好幾百萬的身價啦!”

    “什么幾百萬!那幾年,蘇橙不光要照顧他那個腦死亡的兄弟,還幫他們同居室的幾位病友承擔了很多醫藥費。從兩年前礦脈枯竭,礦場逐步停產,他現在最多幾十萬身價!”

    “嘿嘿,就算這樣,估計叫他拿出一塊幾克拉的大鉆石打個婚戒也沒問題!”

    這時候,張教練發話了:“你們少在這兒胡咧咧!那是蘇橙的兄弟啊。人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何況兄弟?能幾年如一日的照顧,那真是重情重義的好漢子啊!你們自己想想,你自己要是腦癱了,能不能遇到一個愿意幾年如一日精心照顧你的兄弟?說不定早就被家人申請安樂死了!”

    高佬不由睜大了眼睛:“這人耐心真好。換了我,怕是做不到呢!”

    張教練接著道:“去年,他那個植物人兄弟死了,同居室的三位病友也死的死,走的走,估計這小子在小石城也呆夠了。他今天拿了執照,說不定明天就回離開了!對了,這兩幅墨鏡,一副男款,一副女款,待會兒考試時沒有的人都給我戴上——每一圈都有五公里左右的逆光路段。”

    “嗚——”一聲突兀的警笛長鳴將眾人嚇了跳了起來,齊齊轉頭望去,車管所駕考官員的車輛終于出現。

    警車靠邊停下,三名警察接踵而下,不約而同的向停在路邊的皮卡看了一眼,這才轉向一眾駕考學員走來。

    帶頭的是一位四十余歲的男警察,他略向老張點了點頭:“人都來齊了吧?”不待老張答復,他眼光從學員們身上一掃而過:“大家好!我是小石城駕考服務點警官元戎,大家可以叫我元警官。這次考試,是小石城駕考服務點最后一次在小石城開展駕考業務,希望大家都能考過。但是開車上路事關安全,如果誰的駕駛技能和安全意識不過關,我也不能把執照發給他。”

    “考點確定要撤了嗎?”張教練捋了一把頭發“那我們駕校也得散伙嘍!”

    元戎眨了下眼睛:“這兩年本地礦產資源萎縮,遠方礦業都已經撤的七七八八了。考點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這次考試,大家是沒有補考的機會的。希望大家認真點!”

    張教練笑道:“放心。考點要撤,大家也都知道,只是不確定啥時候撤。要不這次也沒有這么多人來考。大家的技術我也摸過底了,不出意外的話,都沒問題!練習時間最短的小曼,那也是‘老司機’,以前開過車的!”

    “秦小曼,你是木市人,怎么跑小石城來參加駕考?”元戎的眼睛在人群中找到那個穿著牛仔服的姑娘問道。

    “報告警察菽粟,我來小石城是想拿個礦工資格證,需要十來天的時間。聽說這里還能考駕駛資格,就報名參加了!”

    元戎的額角冒出幾根黑線:“你是傳說的考證狂人吧?”

    秦小曼的眼睛彎了起來:“差不多吧。拿到C照,等我玩《圣途》的時候,就能少花一個技能點學習初級運輸技能,初始背包也能多一格!”

    旁邊的眼鏡插嘴了:“你考礦工資格也是為了玩《圣途》?”

    “是啊!普通礦工資格只能在游戲里節約一個技能點,自動成為礦工學徒。寶石礦工資格就能直接成為初級礦工!比起沒有礦工資格的人,能節約三個技能點。加上學習初級運輸技能的時間,我在游戲里能節約大概一周的時間呢!”

    “這你都知道?你是《圣途》的內測玩家吧?”

    “是啊!這款游戲從我們大學招了幾十個內測玩家呢!”

    “小曼姐!”聽說秦小曼是《圣途》的內測玩家,眼鏡立刻把她從“小曼”升級為“小曼姐”了,“我也打算玩《圣途》的,據說《圣途》得到了各國征服的支持,預計全球玩家將超過十億。職業玩家有機會大賺一把呢!”

    “不是征服吧?我聽說由于游戲中關于職業的設定能促進民眾對于工作職業的認知所以得到了各國工會的支持。”

    “那也了不得啊。工會啊,很多國家工會比黨派還牛叉的!工會支持,征服能不支持嗎?征服支持,游戲不賺錢都難!玩家發達的機會——我一定要玩!小曼姐,留個ID好不?到時候加個好友,幫襯一下!咱們也是同學不是?”

    圓帽的民族人士:“眼鏡你真沒出息!駕校同學也是同學?小曼姐姐,留個ID吧!”

    警官額角的黑線不由多了幾條:“我不管你為了什么來考駕照,也不管你以后開不開車,考試,只看成績!張杰,馬思遠——”

    身后兩名小警察正捂著嘴偷笑呢,聽見招呼連忙答到:“有!”

    “你們倆負責監考,不得徇私舞弊!”

    “是!元頭你放心啦,就這條路,除了考試的,現在一輛車都沒有。這要考不過去,那是怨不得別人的。”

    “這都是什么事兒?車王來考試也就算了,還來個學習挖礦的小姑娘!小馬,把蘇橙的考試放到最后!”元警官拉開車門鉆了進去,留下兩個小警開始了考試。

    張教練看著一個個眉開眼笑的學員,覺得可以用一路順風來形容這次駕考了。除了最后一名秦小曼,正在路上考試,其他學員都已經考完下車。想想秦小曼熟練的駕駛技能,把一個“大滿貫”考試記錄收進囊中幾成定局。

    最后五十米,秦小曼的心中也略有緊張,還好,半開的車窗吹進一股股的涼風——

    確定考試通過的高佬站在張教練身邊習慣性的拍著馬屁:“教練,全過!這是大滿貫的節奏哩。你教了十幾年的車,這樣學員全過的情況也沒幾次吧?”

    “我艸!”教練的臉色突然變了,一把抓住高佬的領口向路邊跑去。兩人的耳中同時傳來馬達的轟鳴!

    兩人剛跑到路邊,就見秦小曼駕駛的考試車以最少八十公里的速度從兩人剛才站立的地方呼嘯而過,“咣”的一聲撞在蘇橙停在路邊的皮卡左前輪上,如同漂移一般轉了個頭,停在了路上。

    眾人齊齊發出“哇”的一聲大叫,紛紛向皮卡跑去準備實施救援。

    沒等大家跑到車前,皮卡又發出“咣”的一聲悶響,駕駛位的車門像是被人踹開一樣猛然打開,一只穿著黃色工作鞋的腳從車門深出。

    這次下車,蘇橙已經完全沒了剛來時的瀟灑從容。

    一群人不及詢問他有沒有受傷,七手八腳的打開考試車的車門,將仍在發呆的秦小曼和考官馬思遠拉了出來。

    撞車的巨響驚醒了正在車內迷糊的元戎,最后一個跑到現場:“怎么樣?人沒傷著吧?讓開讓開!”

    萬幸的是,經歷這樣的撞擊的三人均未受傷。秦小曼還在發呆,馬思遠對自己沒在第一時間踩下剎車感到自責。蘇橙第一個反應過來,不管幾乎被撞掉的左前輪,徑自從車里拿出一副車牌開始安裝——感情他的車不是無牌,只是一直沒裝。

    張教練一邊搖頭一邊拿出手機:“保險公司嗎——”

    秦小曼說不出話來,馬思遠對著元戎的質問垂下頭:“車窗飛進來一只麻雀,她被嚇著了——”

    “你在干嘛?”元戎大吼。

    馬思遠漲紅了臉:“我——就剩下十幾米了——她——一路上都開的很好。我——都給她打了及格的分數,正收拾東西呢!就沒來得及踩剎車。”

    “我——”元戎吐血了“及格了?撞車你怎么解釋?檔案你敢不敢改?保險公司你怎么答復?”

    馬思遠囁嚅:“領導,保險公司好說——”

    “好說?”元戎又吐了一口血:“對了,保險的小徐是你女友!我呢?我怎么寫這次駕考的報告?你說,我怎么寫!”

    “讓張杰寫。他舅舅在——”

    這下張杰也吐血了:“你妹啊!不下水你要搞翻船是不?”

    仨警察還在掰扯,蘇橙過來了:“嚇死寶寶了!說說吧,我的車怎么辦?小馬,保險公司的小徐,別說是你馬子,就算是你麻麻,也最多按照普通皮卡給我換配件。我車子可是按照賽車強度改裝的!”

    馬思遠伸手一指秦小曼:“她賠!”

    這下元戎和張杰的臉色都不好了:“你大爺的馬思遠!你當考官出事了,全是別人擔著,你自己屁事沒有不是?”

    “我,我也賠行不?就今晚,塞北春天烤全羊,外加——”馬思遠掰著指頭數了下:“咱們四個,加張教吧,烤全羊再加十個烤腰子,啤酒管夠!”

    張杰眼睛一瞪:“不行!還有小徐,還有——秦小曼,叫上她,商量下理賠的事兒!”

    “行行!你們咋說咱咋賠行不?蘇橙還沒考試。”

    蘇橙:“是啊,元頭兒,我還沒路考。這考試車撞車這樣,我怎么考啊?”

    “別叫我圓頭兒,再叫我不讓你考了!”

    “行,頭兒!您說話,我怎么考?”

    “你的皮卡是開不成了,要等拖車。你要能把考試車開回去,我就給你合格!”

    (本章完)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