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第二十四章:第一滴血
    蘇橙并不急著給小阿凡提打造刀具。這個任務,只能留到二十級以后才能開始。而且收集符合等級的材料也不是一兩天就能完成。打造刀具最好的辦法,是在二十五、六級的時候一次打成,用到三十多級再換。玉雕則不同,只要有足夠高級的采礦技能就可能在人物級別不高時得到高品質玉石,雕刻出恒久使用的玉器。這就是蘇橙“挖坑”想法的由來。

    掛了電話,蘇橙到秦小曼門前敲了幾下:“我去一趟木市,你去不?”

    秦小曼大聲回道:“沒錢,你去吧!”

    “想買點什么,我給你帶回來啊!”

    “我想換成游戲倉!能帶嗎?”

    游戲倉比普通汽車還貴!叫我帶這個,你怎么不問問我有沒有錢?

    這次去木市,蘇橙搭乘的是駕校張教練的“桑塔納2080”純電動轎車。充滿電能跑木市兩個來回。

    “老張,你去木市干嘛?昨天電話里沒說清!”

    “呵呵,老夫準備去買個游戲倉!年紀大了,老是戴著頭盔玩游戲太累。換成游戲倉,頭盔還能折成兩千五,不算吃虧!”

    “你也在玩《圣途》?”

    “鎮上很多人都在玩啊!李小良前兩天玩的忘了買菜,耽誤酒席,被她老婆罵的那個慘!你知道不?”

    “不知道。我最近除了跑步、買菜,基本不出門,玩《圣途》,我準備當職業玩家!對了老張,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說游戲名兒!”

    “老趙家的!”

    蘇橙正喝水呢,差點兒嗆著,一口水全噴在車窗外。他定定的看了老張三秒:“你祖上姓趙還是你媽姓趙?”

    “你祖上才姓趙呢!我打字打錯了,本來想改過來,后來發現降生在一戶姓趙的鐵匠家里。錯有錯著,鐵匠對我可好了!”

    老司機的開車技能不消多說,全程陪送,幫蘇橙提了一輛進口的福特猛禽suv,直接在銷售店掛牌上戶。然后是蘇橙陪同老張買了游戲倉,放到猛禽上固定好,雙車回程。

    “游戲倉體驗感覺怎么樣?”秦小曼還沒睡。

    “我決定了,下一筆錢就換成游戲倉!三萬漢圓,關鍵是舒適度高啊!左右副屏還可以在不中斷游戲的情況下查詢和記錄!你別瞪我啊,你的紡織廠只要建成,兩三個月你就能換倉買車!”

    秦小曼喝了口水:“我從來沒想到。這么簡單我就有機會變成中產人物。好像做夢一樣!”

    “你覺得沒挑戰?我想想啊,我覺得我花了十幾年學會了打刀、挖鉆石、開車,練成拳手,保持巔峰的體脂率和體能,好像這游戲是為我度身定制!要不然,我絕沒有可能在游戲中短時間就達到一個普通人無法企及的高度!我覺得非常艱難!你能放棄你的角色重新開始嗎?要是不能,就不要矯情,不要放松!”

    兩個人,兩間房,這一晚上都睡得很不踏實。

    一大早上線,發現院子里可熱鬧了。

    老杜鵑飛進飛出,把天敵閃電耍的團團轉。十一郎對自己抓不住的飛禽不敢興趣,但是和閃電同仇敵愾,也在地面跑來跑去,亂跳亂抓,把小院弄得雞飛狗跳一塌糊涂。

    簡媽媽坐在廊下笑瞇瞇的看著,并不阻攔。

    “十一郎,過來!坐下!干娘,你也不管管!看這亂七八糟的!”蘇橙喝住十一郎,對簡媽媽抱怨。

    簡媽媽笑道:“由著他們吧。你沒發現這只杜鵑不同尋常?”

    “我知道。弄亂了院子,還不是您收拾?怕您累著!”說著話,蘇橙開始收拾院子。

    看見杜鵑帶著閃電飛回來,簡媽媽喚回了閃電,初雪峨眉不在,她有指揮閃電的權利:“人老成精,這鳥兒也是一樣。干娘看它毛色,竟看不出它的大概年紀。估摸它能開心玩會兒,也不容易!”

    簡媽媽的等級,蘇橙看不出來,估摸著最少也在三十五上下。簡媽媽看不出等級,說明這杜鵑最少在四十級往上——這是新手村啊,四十級可以說是超級boss了!

    蘇橙走近去觀察杜鵑,杜鵑也不避他,顧自站在房檐上梳理羽毛。翅膀展開,幾根粗大的飛羽根部隱隱閃動血光。蘇橙:“你能聽懂我說話?你的智力不低!可是你怎么不自己照顧孩子呢?”

    紅色的對話框閃動:“我還有事要做,有點危險呢。帶著孩子不方便的!”一個金色的名字浮現在杜鵑頭頂“鳳頭鵑”,果然是一只高階npc!

    “你會飛啊,你比獵鷹都飛得快!能有什么危險?”

    “那只白板獵鷹?我要不是收斂了氣息,它敢待在這院子里嗎?再說,會飛的不止鳥兒,還有蝙蝠,還有一些超階魔獸!”

    “你安心的去吧!我會照顧好小鵑,等他長大就叫他自己去闖蕩。”

    鳳頭鵑翅膀扇動,一股子灰塵落得蘇橙滿頭滿臉:“什么叫安心的去吧?我老人家,就算是遇到巨龍,也有脫身的手段!對了,就弄一只巨龍過來讓你瞧瞧!”

    蘇橙躲開灰塵,院子里又飛來一只小鳥,是那只藍色的知更鳥。

    知更鳥撲閃翅膀落在蘇橙的肩頭,口中銜著一顆朱紅的果子。

    蘇橙下意識的伸出手去,那鳥兒口一松,把果子丟進蘇橙手中,飛起一個盤旋就不見了蹤影。

    “送獎品的來了,又走了……”杜鵑叫道:“知更你個口角還沒長硬的家伙,居然敢無視我!小家伙,把果子拿來我瞧瞧!”

    蘇橙把果子遞過去:“你就是一個謀殺了人家孩子的謀殺犯。要不是實力不如你,人家早就飛過來啄你了!還會正眼看你?”

    “咕……這是老子的生命果!居然偷來送人!我饒不了它!”鳳頭鵑扇翅膀大叫一聲。

    “你好意思嗎?這是送給我的!我救了你的孩子,你送我什么?一塊石頭!”鄙視是必須的!

    “那是普通的石頭嗎?那是……”眼珠一轉,鳳頭鵑換了個話頭:“這果子只能增加一點生命力。我也不要了。還有兩顆,你要不?”

    蘇橙故意扳著指頭:“我一顆,干娘一顆,義父一顆。剛剛好。你有那么大方嗎?”

    “沒有老夫看護,肯定有很多賊子想偷。我先過去,你跟上!”

    見鳳頭鵑飛走,蘇橙趕緊回屋抓起幾根投槍,一路奔行追了上去。

    生命果長在一處隱秘而又陡峭的山頭。蘇橙趕到時,很多平時難得一見的飛禽走獸已經聚在山下。風頭鵑落在山頂,放開氣勢,壓得群獸不敢上山。

    一些實力弱小的禽獸見沒了希望,逐步星散。實力強大的卻依舊對山頂的生命果虎視眈眈。

    蘇橙也不客氣,直接用投槍驅趕那些食草的山羊、麋鹿,想打出一條路上山,卻被三條毛色相似大小不同的狼阻住去路。

    “這是三十級的土狼。小狼二十五級。你要戰勝它們才有機會得到生命果!”山頂的風頭鵑發聲。

    蘇橙心中暗暗叫苦。在《圣途》中,等級超過三級便有等級壓制。超過五級就連看到對方基本資料的資格都沒有!超過自己十八級,還特么是一家三口齊上陣,這可怎么打?先占據地利再說!投槍掄圓了把三狼逼退幾步,他快速側移到一塊巨石邊,背靠巨石以免腹背受敵。

    狼群逼近,蘇橙迅速盤點自己的屬性:生命:155。力量:35。智慧:37。體質:32。精神:33。攻擊距離3.

    哦,還有一顆生命果在兜里,趕緊吃了!生命加五!

    假設野獸加點方式和自己一樣,算上各種獎勵加成,自己的屬性比大狼高出將近三級,折算掉等級壓制,自己頂多就是一頭大狼的實力。還有自己的攻擊距離是三到四十,狼的攻擊距離最多是一點,這是一個明顯的優勢。蘇橙把投槍交到左手,右手把剩下的兩只“粗制濫造的固魔投槍”扎在地上,方便隨時取用。

    “你設置了障礙,狼群可攻擊范圍變小。”好消息啊!

    狼群的陣勢果然開始向左偏移,不帶思考,蘇橙拔出一只劣質投槍就向個頭最大的頭狼擲去,扎的頭狼發出“嗷”的一聲長嚎,后腿一坐就要撲上。

    蘇橙標槍一擺,對準頭狼將它逼退。卻見頭狼的血條刷的一下降下接近半數,還不時的冒出一個“-5”的提示。出血特效果然被激發!秒殺頭狼雖然不能,再來一標槍,然后強攻則必定建功。問題是自己只剩兩根標槍了。大的沒法子秒殺,小的呢?心生計行,蘇橙端起標槍,不在關注兩只大狼,只是槍尖兒對準小狼,不斷做出突刺動作。

    大狼明顯緊張了,從兩側靠近小狼以期保護。蘇橙卻不為所動,槍尖始終跟著小狼轉悠。

    狼群具備天生的戰術技能,小狼在大狼的指揮下開始后退,蘇橙立即向頭狼展開強攻。一槍換一口,以被母狼咬中的代價再次扎了頭狼一槍!持槍攻擊的傷害不如投擲,頭狼的血線只降到了百分之十以下,即便出血效果再次激發,也必須再來一槍!

    蘇橙被一口咬下六十余點的血量,心中反而鎮定下來,槍交左手,給自己打上一個繃帶。右手拔起第二根“粗制濫造的固魔投槍”對準了頭狼。

    母狼口中發出“嗚嗚”的哀鳴,咬住頭狼的頸毛向后退去。

    狼群遁走,剩余的禽獸再沒有膽氣挑戰蘇橙的勇武,自動分出一條道路,任由蘇橙登頂摘走了兩顆生命果。

    “你戰勝了不可能戰勝的對手。我從你身上看到勇敢、果斷和智慧!”風頭鵑評價。

    “你沒看到我被咬了一口嗎?嗯,勇敢和果斷都有。智慧在哪里?我只有37點智力!”

    風頭鵑道:“你要是敢于離開巨石追擊,就會落入包圍而輸掉戰斗!你的智力?我老人家早就不看這些了。實力來自于更高貴的品質!”

    “整天‘我老人家’,你有多老啊?”

    “我老人家……”

    “連孩子都不會帶!活那么久有什么用?”

    “你給我滾下去!”大翅膀扇過來!我去,這翅膀怎么變這么大了?

    蘇橙連滾帶爬的下了山,居然掉血幾十滴,走路都慢了。

    簡青山夫婦堅持不收蘇橙的生命果。

    蘇橙看看四個小伙伴紅著眼睛盯著他,放出大招,一個紅色對話框出現了,這是加密通話的技能,他剛剛了解:“義父,干娘,你們不收,這就讓孩兒沒辦法了!我怎么給四個兄妹分兩個果子?肯定會傷了我們的感情!”

    這是實話。逼著老兩口兒當面吃了,蘇橙滿意而去。他心里清楚,這樣分果子,安琪拉和阿飛絕對是支持的,但初雪峨眉和縛虎手兩人未必高興。他也實在做不出一人獨吞三顆生命果的事情。

    固魔標槍損壞了一只,蘇橙想起自己對秦小曼入股木匠作坊的交待,對自己十分不滿。他盤點自己剩下的金幣,居然還有四個。當即決定投資趙記鐵匠鋪。

    來到趙記鐵匠鋪子,趙鐵錘正在發愁。

    看見蘇橙,老趙眉開眼笑的過來:“橙語啊,趙叔叔正在發愁呢!”

    我看見了,咋地?蘇橙絕不搭話。

    趙鐵錘搓搓手:“橙語啊,趙叔叔想升級鐵匠鋪子!可是錢不夠。你看看,能不能給叔借點?”

    你既然能先開口,那就好說!“趙叔叔,我們家鄉有句俗話——想和一個人結仇,就借給他金幣!您說這話有道理嗎?”

    “老話當然在理,可是現在鋪子只有一個鍛造臺,光打剝皮刀都來不及!鋪子小,只能多招一個初級的鐵匠或者學徒,產量實在跟不上!你的專利錢也來得慢不是?”

    蘇橙嚴肅:“那么趙叔叔你說說看,升級鋪子需要多少金幣?能達到多大規模?招募幾個鐵匠?你現在的鋪子,值不了幾個金幣吧?”

    趙鐵錘尷尬的笑笑:“這個鋪子,要是只算房產和最基本的工具,大約值一個半金幣。加上存下的原料和積累下的一些工具,勉強算兩個。升級成鐵匠作坊,需要五個金幣。鍛造臺能增加到三個。到時候能再招募一個中級鐵匠,三個初級鐵匠或者三個學徒。”

    “趙叔叔,貌似你得了三個金幣的獎勵吧?你以前就沒有一個兩個金幣的積蓄嗎?”

    “呵呵呵,倒是有個把金幣,這不是都給了孩子嗎?這孩子心大,他想等村子升級了在村里搞運輸,要錢買馬車!”

    蘇橙心里大罵:你個老張頭,看不出來你這么會敗家!開車上癮,到了游戲里也非弄輛馬車來趕!“趙叔你現在有幾個金幣?”

    “不到三個了!”

    “差一個也是不到三個,差九十個也是不到三個!”蘇橙一點都不客氣。

    “兩個金幣,五十個銀幣。總共二百五十個銀幣!二百五!”

    你就是個二百五!“老許叔呢?請他過來商量下好不?”

    老許來了,看得出他也不太滿意。可是鋪子是趙鐵錘的,孩子是老趙家的,他也沒什么脾氣。

    蘇橙還跑了趟村長家,把村長請來做公證。看看人齊了,蘇橙拿起一張契約:“上溪村趙記鐵匠鋪子重組方案,就是這個,我先念給大家聽聽,沒意見的話,就請村長做個公證——”

    方案如下:趙鐵錘以鐵匠鋪子作價一個半金幣,追加兩個半金幣投資。暮光.橙語出資三個金幣,同時以剝皮刀專利入股,折價一個金幣。雙方共同出資將趙記鐵匠鋪子升級為趙記鐵匠工坊。趙鐵錘和暮光.橙語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雙方共同委托許多金(老許)作為財務和銷售管理人員。許多金不拿薪水,由趙鐵錘和暮光.橙語各出百分之五的股紅作為聘金。

    老趙和村長都覺得這個協議不錯,只有老許不同意:“我老許對鐵錘不放心。他的金幣都讓他送給他兒子了,萬一哪一天他腦子發熱把股權送給兒子,我們怎么辦?必須讓橙語多拿一點股份,也就是五十一才行!還有,如果我們拿著剝皮刀的專利還不能順利發展,橙語應該有折價拿回專利的權利,就是百分之十二點五的股份!”

    都是智能npc,差距咋就這么大呢?這其實就是哥最初設想的方案啊!蘇橙差點跑過去握住老許的手表達感激了。

    老趙吭哧了半天才道:“這樣啊,我要去問下我那娃兒!”感情你想聯合蘇橙升級鐵匠鋪子是你娃娃的主意!

    村長也不愿意了:“老趙啊,你要是保證你的股權不做轉讓,我就同意你拿一半的股份。你要是保證不了,我得勸勸橙語不能給你投資!你不想想:橙語光拿著剝皮刀的專利就能隨便換到一個作坊一半的股份!你個鋪子頭,嘚瑟什么?你個老趙家的,是比橙語的金幣多還是手藝好?居然也敢打鋪子的主意?”

    “我還以為你開竅了,原來想動歪腦筋!”老許火了:“不能這樣!專利只給十二點五的股份,本來就不公平!我看,橙語不但要多拿一股,還要限制鐵錘的股權不得轉讓!鐵錘,你把老趙家的叫過來!都是一般大的孩子,放一起比一比,看看誰更叫人放心!”

    老趙家的過來了。鼻孔朝天,氣勢熏人:“你們不要欺人太甚!我爹的鋪子,想怎么算價錢、怎么分股份,只有股東說了算!”

    蘇橙心里這個火啊:“那你說說,這個鋪子能值幾個金幣?”

    “至少三個!不算已經存下的鐵礦石!”

    “這是三個金幣!老趙,鐵匠鋪子賣不?”蘇橙拿出三個金幣丟在桌上。

    這下趙鐵錘面子也掛不住了,一巴掌扇在老趙家的腦殼上(沒舍得打臉):“你給老子滾!好好地生意,莫要教你攪黃了!”

    老趙這是真急了!自己的家底自己清楚,鋪子算兩個金幣是少了點,可是剝皮刀專利只算十二點五,算的更少!

    蘇橙不想再拖拉,他招了招手:“老趙家的,你過來!”然后學著趙鐵錘樣子一巴掌扇在老趙家的腦門上:“你個不學好的,換了個游戲倉就想當大爺了啊?自己跟你爹說說,想要多少股份!說多了我就去砸了你的游戲倉!”

    老趙家的挨打,老趙也是臉紅脖子粗,正想發火,可是看看老趙家的一下子蒙圈了:“你……你誰啊?你到底是誰?”

    “不服氣?要不要把你的桑塔納2080也砸掉?”又是一巴掌!

    趙鐵錘見兒子連續挨打,趕緊起身擋在中間:“橙語,你要是不想合作,我不強求。再打我娃娃,我可翻臉了!”

    蘇橙出了口惡氣,不急了,坐下道:“趙叔叔,您別急。現在讓你娃娃自己說,想要多少股份,我絕不二話!”

    老趙家的捋了捋頭發(老張的習慣動作),咳嗽一聲:“其實大家都是街坊鄰居,有話好好說嘛!橙哥你以德服人,我也不是不講理。我家的鐵匠鋪子,就算半個金幣吧!”

    “啊,被打了兩巴掌就懂事了!老趙,有的孩子不打不成器的,你學著點!”許多金感慨:“鋪子算半個金幣太少。這樣吧,我重新分下,大家看看”

    重分股份的方案如下:

    趙鐵錘出資:趙記鐵匠鋪子(含庫存原料),金幣兩個半。

    暮光.橙語出資:剝皮刀專利,金幣兩個半。

    王德勝(村長)出資一個金幣。

    股份分配:趙鐵錘占股百分之四十,暮光.橙語占股百分之五十一。王德勝占股百分之九。

    無論鋪子發展情況如何,暮光.橙語有權以百分之十五的股權收回專利,趙鐵錘和王德勝都應當配合,不得要求增減。

    暮光.橙語負責趙記鐵匠鋪的技術創新。不拿薪水,按年分紅。

    趙鐵錘負責趙記鐵匠鋪的生產。不拿薪水,按年分紅。

    王德勝負責趙記鐵匠鋪的原料收購。不拿薪水,按年分紅。

    許多金負責趙記的成品銷售,不拿薪水,由趙鐵錘和暮光.橙語各出百分之五的股紅作為年薪。只有在趙鐵錘和暮光.橙語兩個人當場同意的情況下,趙記鐵匠鋪才能解聘許多金。

    這是一份相當原始的股權協議。蘇橙心想。

    老趙家的不知從哪里翻出趙鐵錘藏下的一壇好酒,抱出來給大家一人倒了一碗:“爹、許叔叔、村長大人、橙語大哥,前面是我不懂事,給大家添亂了。現在我給諸位賠禮,還盼著大家和氣生財,把趙記鐵匠鋪子早日升級成趙記鐵匠作坊!”

    老趙當場流下了激動的淚水!果然是不打不成器啊,為了孩子你的將來,爹以后會經常打你,你不要怨爹!

    皆大歡喜的簽好新的協議,蘇橙跑進鐵匠鋪子開始打鐵。見識了三棱標槍的威力,他打定主意要備齊五把作為自己最基礎的武力儲備,不惜代價也要打出來!

    心情好就是效率高!兩把都是一次成功。正打算加工第三把,現實中隱約傳來“乓乓乓”的敲門聲。

    選擇短時間掛機,跑到院里一看,老張來了!

    蘇橙開門讓他進來,轉身走進客廳。老張“噯噯”兩聲,見蘇橙不搭理他,只好跟進去。

    “你是來算賬還是來賠禮?”蘇橙坐下問道。

    老張點頭哈腰的拿出一瓶紅酒:“哪里哪里,我哪里敢和你算什么賬!我就是想請你以后多關照關照!有句話說‘無兄弟,不網游’,你多個認識的人幫襯,也能放心不是?”

    蘇橙哈哈大笑:“你能幫我什么?你不是只想做個生活玩家嗎?不過,你放心,我不喜歡說什么閑話,也不喜歡聽人說我什么閑話!”

    “我能不放心你?你可是引起洲服轟動的人物!大家好歹認識,我不瞞你,我想試試在游戲里搞運輸,你要是用得到我,一定別客氣!”

    “酒我留下。大家互相幫助才是正途。你放心回去吧!”

    老張走了,秦小曼從屋里探出頭來:“我怎么覺得張教練今天特別的狗腿?”

    蘇橙笑道:“有把柄被我捉住了,不狗腿都不行!”

    ——有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兒,跑游戲里管npc叫爹,就為了撈幾個金幣。我要是說出去,這人在本地就沒法兒混了。話說回來,一個多金幣,現在全服也沒幾個人比他有錢吧除了我!蘇橙心想。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