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放水
    出了沼澤地圖,一個胖胖的雄壯黑人走上前來:“恩尼古鎮長湯生見過男爵!”

    男爵沒見過這個人。但他對這個鎮長沒一點好印象:他早已把小鎮轉了個遍,知道這位鎮長大人把鎮公所修建的富麗堂皇,而鎮上連個傭兵公會都沒有,獵人之家還只有一個頭發都白了的老獵人在苦苦支撐!這個小鎮,正在走向沒落,你個鎮長吃的腦滿腸肥,我怎么攤上你這么個屬官?好像本爵爺有權利任免小鎮的官員!“傳我的令,著小鎮所有成年人都到鎮公所開會。沒遲到的一人十個銀幣,不來的,腿腳不便的老人和孩子也有,其他人,今天不來,以后都不用來了!鎮公所的衛兵也全部參加!”

    “大人,衛兵撤掉,這鎮上的治安怎么辦?”

    “我的人負責!”

    預感到男爵會對恩尼古小鎮大動手腳,湯生不敢怠慢。他明白自己的處境,形勢比人強,面對新的領主,自己好好配合或有一線生機,膽敢怠慢,撤職查辦也只是人家一句話的事情!

    “報爵爺,恩尼古鎮除了孩子和無法行動的老人、出門在外的,已經全員到齊。計有鎮長一名、鄉兵五人加鄉兵十人長一名、鎮公所賬房一名、鐵匠一人、木雕大師一人,獵人三名、牧人十五人、農夫六人,共計三十四人。出門在外未歸十人。請大人訓示。”

    “沒什么可訓示的。作為剛剛獲封恩尼古男爵的領主,我覺得我對恩尼古未來的發展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同樣,在座的各位也有這個責任。我有四個任務交給大家,由鎮長帶領大家來完成。完不成,鎮長撤職!這個任務的參與者也將得不到一個銅板的報酬!”

    任務一:修建旅館。鎮民有多余房屋的,可以用房屋入股開展民宿商業,但房屋必須進行修整,達到能讓冒險者迅速恢復體力的水準。

    任務二:開設藥劑店。“原有的藥劑店不知道被誰占用擋住庫房。我不予追究,但該間房屋必須在一天內搬空,所有貨物全部交給鄉兵看守。房屋由以前占用房屋的人出資修整,三天內修整完畢。經土門醫生認可維修質量,簽字確認,方可發還被扣留的貨物。”

    任務三:重建獵人工會。男爵承諾會和獵人工會的格拉斯會長溝通,至少為恩尼古補充兩名年富力強的獵人。重建資金由男爵墊付,在今后的獵人工會運作中逐步償還。

    任務四:開設養老院,把小鎮所有老人集中敬養。這件事兒,資金由恩尼古男爵負責,具體事務請土門醫生負責。

    以上任務,由鎮長湯生率領全體鎮民共同完成。除了籌建養老院的所需金幣,其它資金由現場所有人商議之后共同墊付。

    “我會在普拉維大師手中留下五千金幣。所有的工程、任務需要的開銷,全部由普拉維認可之后才能領取金幣抵消賬目。大家還有什么疑問?”

    眾人面面相覷,最后都把目光轉向湯生。

    湯生只好上前一步:“大人,籌措這樣一筆巨資,對于恩尼古來說,著實有些吃力。還有,您的男爵府也必須同時開工。”

    “那你說說,你們能籌措多少金幣?”

    湯生左右看看:“大人,我們最多能抽出五百金幣!”

    鎮民中頓時響起大群蒼蠅般的嗡嗡聲:“誰能拿出這么多的金幣?”

    “除了湯生這個榨干全鎮的家伙,誰家里還能拿出一個銀幣?”

    “都能!湯生不是說今天來開會的人都有五個銀幣的獎勵嗎?”

    納尼?老子給出十個銀幣讓大家來開會,一轉眼就被湯生‘截留’了一半!男爵瞅瞅湯生,湯生毫無懼意:“大人,這一點截留是給鎮上治安隊的薪水。這筆錢,以前是王國撥付,現在你是領主,自然該您出錢!”

    “你說的好有道理!來來,你們六個,都是四十五級的實力吧?你們說說,你們平日的任務,是守護恩尼古小鎮的安全,還是拿了銀幣去給出錢的人干活?”

    五個鄉兵都在隊長的帶領下走到男爵面前。

    隊長非常滿意手下的表現:“大人,我等是王城守備將軍麾下多利男爵派駐在此的。以前是由鎮上從居民賦稅之中抽頭養活。因為薪水不多,不值班的時候也會給愿意出資的人做做幫工,偶爾和鎮長大人一起出獵。”這個老兵油子,幾句話就把自己的‘關系’和難處解說清楚。

    “嗯,一個月的薪水是多少?”

    “小的八十個銀幣。其他人五十個。”

    “這點薪水,恐怕招不到什么好兵!”男爵絲毫不留情面:“就在這里,擋得住我三招的,留下!薪水提高到一個金幣。擋不住我三招的,哪里來的回哪里去!憑本事拿錢,誰有意見?”

    湯生一急之下開始磕巴:“大大,大人,這樣多利男爵的面子會很不好看!”

    “多利男爵?他的面子?我的封地要他的士兵來保護,我的面子放在哪里?還想問我要錢!”

    小隊長咬牙:“好,我來領教一下爵爺的威風!要到外面嗎?”

    “就在這里!打爛了東西我來陪,打傷了人員我來養!插旗,你只要有一個金幣就行!”

    啪嗒,男爵自己的戰旗已插在地面,一千個金幣的數量閃閃發光。

    “你小看我?”小隊長也不斟酌一下,直接把自己的戰旗拋下,兩面戰旗同時飛起交叉在半空。

    男爵抬頭一看:“居然有一百多金幣?你八十個銀幣的薪水,看來在恩尼古過的非常滋潤啊!”

    湯生掩面低頭:你妹的傻不拉幾的大頭兵!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底牌全亮出來,不但會激怒男爵,你自己的五個手下恐怕也會一肚子氣吧?

    小隊長回頭看看自己的五名手下,人人臉上都有不忿。也是,自己一個月也就是比別人多拿三十個銀幣,憑什么現在能一把掏出上百枚金幣?小隊長的臉色青紅不定,終于拔出一把藍色的彎刀:“那我就來領教一下領主大人的戰力!”

    暮光男爵已經五十級,收拾個四十五級的npc當然手拿把掐,但是有了‘三招’和場地狹小的限制,這樣的比斗已經具有很高的挑戰。圍觀群眾也不是傻子,紛紛向后挪動。大家知道,這要是萬一傷到自己,就算是男爵會履約養活自己,受傷也絕不是什么好事!

    小隊長本已打定主意,若是實在扛不住男爵三招,就要向鎮民中間逃,看你如何下手!他剛剛擺好架勢,準備用全力防守的態度抗住第一擊,就見男爵的長槍抖出三團殘影分別扎向自己的咽喉、胸膛、小腹,自己竟然分辨不出哪一槍是先發、哪一槍會先至!橫刀格擋,總會擋住一下吧?他下意識的向上抬刀,卻沒想到這樣的格擋毫無力道,彎刀被男爵一槍擊落,噗噗噗連響三聲,三槍齊中。小隊長的血量已經降到百分之二十以下的紅線。

    暮光男爵收起長槍:“還有兩招,我覺得沒必要再試了。”

    “是你停手不打的,我不會認輸。我要我的金幣!”

    現在還在想著自己的錢?男爵心里是又好氣又好笑,隨手拔劍一道流炎將小隊長劈的跪倒在地,這是保留最后一點生命的強制動作。男爵不再理睬這個隊長:“你們五個人如何打算?”

    “稟大人,小人等五個,原本是在羅城車馬行扛包的力夫,見的人多了,也稍稍有些見識。跟著隊長來此,也不過是混口飯吃,若是就這樣回去,怕是在羅城已經無法立足,還盼大人可憐。小人等情愿在此地打工做活,依舊憑力氣吃飯。”

    “這么說你們是不是在籍的軍人還不一定?”

    “一定在的。要不然小人的軍餉誰發?還不知道是誰領的!”

    這就不必多說,肯定是多利男爵在吃空餉了。趕走這幾個人簡單,留下則會有手尾要和多利交道。至于這些人的軍籍轉換,也肯定是個麻煩事。

    這時候就需要湯生來當個惡人了。見男爵瞅了自己一眼,湯生趕緊上前:“爵爺要整頓恩尼古,提振經濟必定是需要人手的。但是留下你們會有麻煩,你們自己可有解決的辦法?”

    “若是爵爺真的要落實剛才說的舉措,小人等也不要那幾個軍餉,情愿只打工,全憑力氣賺錢養家!”

    這時候小隊長已經回過神來,認輸站起:“大人,這是多利爵爺手下的鄉兵,軍籍在冊,只能受我管轄!還望您三思!”

    五個鄉兵同時發難:“你還想盤剝我們?是不是想讓我等到羅城守備將軍那里告多利一狀,撕破臉讓他把吃下的空餉全部吐出來?他多利資格老、關系多,我們這些大頭兵得罪他不起,現在我們要投效恩尼古男爵,你以為他多利會為了你一個小小的十人長得罪我們的男爵?你可是忘了,男爵是憑著擊殺阿明這個食人惡魔的軍功才獲封的實力男爵!多利,在我家爵爺面前,還不夠看!”

    自己憑著斬殺阿明的功勞剛剛在肯尼揚名立萬,多利想來不會因為這幾個鄉兵和自己翻臉。蘇老大略作斟酌:“你回去告訴多利男爵,這幾個人我留下了。但不是留作鄉兵使用,而是先做苦力,參加恩尼古的建設。請他消了這幾人的軍籍。等我覺得這幾個人可以使用,可以重新將他們招入鄉兵序列。這件事兒,你若是辦成了,回來拿你的一百金幣。辦不成,我也不要,就給這幾位當做安家費用。去吧!”竟是絲毫沒有商量的余地。

    土門上前拍拍小隊長的肩膀:“小子,男爵既然獲封恩尼古,多利要是還想保留他貴族的臉面,就該自己把你幾個軍籍上報,修改過后交割清楚,對暮光男爵表示善意。這件事很容易辦成的!你去吧,要是他還想盯著這幾個空餉的小錢,你告訴他,我土門和普拉維都不會支持他。讓他自己考慮清楚!”

    土門和普拉維,都是本地的知名人士,雖然沒有爵位,但根基并不比多利淺薄,而且看男爵先前的布置,這兩個老頭都會在以后恩尼古的建設中撈到大把好處,是一定會幫著暮光男爵站臺的!再加上多利原本理虧,真的懟起來,十有九八會吃虧。小隊長也想明白了,轉身給暮光男爵、普拉維挨個兒行個禮,這才告辭而去。

    發錢,把普通村民打發回去,暮光男爵把土門、普拉維和湯生三人留下:“我本人另有任務,所以恩尼古的建設,我將交給三位。這是三千金幣,由普拉維大師掌管,除了人工工錢,隨用隨領,其它開支,一律在積累到三百金幣上下之后由你們三位共同確認、核銷。湯生鎮長,我擺明話題,我對于恩尼古的現狀并不滿意。這種消沉、破敗的景象使我懷疑你的管理能力。如果在我交給諸位的四項任務中,誰的表現依舊不能讓我滿意,我會考慮讓他去職或者中斷我和他的合作。我知道恩尼古貧窮已久,這三千金幣,既是建設費用,也是我向恩尼古這個即將干涸的水潭注入的一道清泉。不包括我的府邸建設,利用好原有的房屋設施,三千金幣重振恩尼古應該綽綽有余。三位還有什么問題?”

    湯生:“爵爺,我保證三千金幣能完成您交代的任務。可是這些錢花完之后,我該怎么辦?沒有行商、沒有獵人、沒有本地土地的出產……”

    這些問題,土門和普拉維都可以回答他。兩人搭伙兒,將阿明這個食人魔王被封印在恩尼古沼澤的情況告知湯生。

    普拉維:“會有無數的冒險者來到恩尼古報復阿明這個食人魔。他們需要補給、維修、休息,一切能保障或提高他們實力的事物都將在很短時間內被他們搶購一空!”

    土門接著:“我唯一擔心的事情,就是我在薩拉卡的藥劑店產能可能會跟不上。至于鎮子的,除了男爵安排的任務,我認為還有皮匠鋪子和裁縫鋪子必須盡早的建立,這才能為冒險者提供全方面的保障和服務。”

    普拉維看看湯生:“醫生不用擔心裁縫鋪子。這個胖嘟嘟的鎮長,就是一位中級裁縫。我會在裁縫鋪子的建設過程中盯緊他,不會多給他一個銅板的!”

    湯生已經高興的坐不住了,兩手互相搓搓:“房屋是現成的,可租可賃,技術在我身上,而且我自己有足夠的金幣把鋪子辦起來。爵爺,這個鋪子就全部交給我好吧?我全資,同時給您留一成的股份!”他顯然忽視了男爵的想法。

    暮光男爵笑道:“我不會要你的股份。我只希望你在鋪子成立后能生意紅火,按照主神的要求繳納足夠的賦稅。”

    湯生繼續搓手:“那您對皮匠鋪子可有什么想法?”

    “呵呵,這個你就別想了。我好歹是恩尼古的領主,不能在鎮子上一點產業都沒有啊!地址我都看好了,就在普拉維大師的木雕店左手!”

    湯生的兩條眉毛變成八字:“大人,那是小人的產業,小人想在那里開裁縫鋪子的!”

    我花了三千金幣來養魚,結果水塘邊能釣魚的位置全被你們占領了?

    老虎不發威,你還以為是病貓?“多少錢?我買了!”銅橙皮具,暮光之洲七劍公會和黑暗黎明察沃河圓桌會議公會聯合經營。七劍公會出房產、皮匠培訓,察沃河圓桌會議公會出人工和管理。七劍占股百分之五十一,但阿米爾教會徒弟之后就會變成甩手掌柜。另外,七劍還會通過皮克雇傭一位npc皮匠幫助察沃河圓桌會議打理這個皮匠鋪子。

    “我們有一天的時間等你派人來。”暮光男爵通知察沃酋長。

    “我會帶一個傭兵小隊過來的。除了皮匠學徒,我的人也想嘗試一下沼澤地食人魔副本。我說,單憑這個副本,恩尼古小鎮就會很快繁華起來,你為什么不在那里投入更多的金幣?”

    “擴張是需要金幣的。你以為我把皮匠鋪子的股份分給你接近一半為的什么?再說,小鎮繁華之后,我會有源源不斷的領地收入,干嘛非要自己占著地方勞心勞力?”

    “算你狠!皮匠學徒你準備給我培訓幾個?”

    “師傅等級資質才剛起步,一次只能培訓一個。第二個你別想!直接培訓nps,忠心耿耿,全自動運行。要不是咱們這關系,誰會把徒弟資格給你?”

    結束聊天通氣,察沃酋長才反應過來:你出皮匠師傅給我們帶一個皮匠,不是早就說好的條件嗎?幾句話弄得好像是我在求你!

    安排完有關恩尼古的發展事物,蘇老大點開背包,雷水明珠上繚繞的電火已經非常微弱,相鄰的置物格中,焦炭般的雷擊木消失不見,一根名為雷公藤的植物郁郁蔥蔥。

    雷公藤:紫色植物,可分解成雷公藤棒桿(一)、雷電種籽(三)、雷公藤葉子(七)。

    雷公藤棒桿:雷公藤主干,紫色材料,可加工成為雷系法師的魔杖或制作武器握把,可以無損傳遞雷系魔能。

    雷電種籽:紫色資源。可通過食用在體內生成雷電系魔能漩渦,存儲、釋放雷電魔能。可提高雷電系法師的等級資質。也可用來種植雷公藤,種植時請提供足夠的雷系魔能。

    雷公藤葉子:金色材料。可直接食用,可微量提高雷電系法師的魔能儲備。可提高食用者雷電系魔法抗性,每片一點。可制作雷系魔能抗性藥劑。需要大師以上級藥劑師資質。

    雷擊木七劍公會還有一塊,現在去拿來,恐怕是來不及了。再看看泰坦蟒的雷水明珠,原本密布在球體表面的雷電魔能現在稀稀疏疏,倒是原本被遮擋在雷電魔能下方水系魔能水光滟滟,別有精彩。蘇老大立刻召喚im寒冰:“寒冰,過來試試,看你能不能吸收這顆雷水明珠中的水系魔能!”

    可以嗎?

    確實可以。但是沒用。雷水明珠能用比法力藥劑更快的速度為im寒冰補充水系魔能,但小姑娘沒能發現其它的功效:“也就是比法力藥劑好用一點!”

    不該如此。蘇老大又召喚天山奇俠:“你過來,讓寒冰用冰系魔法攻擊你,盡快耗盡她的魔能再讓她吸收雷水明珠的魔力,重復幾次試試。”

    劉天山不干:“怎么試啊?我的進擊的壁壘都廢掉了,等著回收材料呢!用烏木盾牌?就怕我這點金幣不夠。”

    真有點時間緊、任務重的感覺:“先用烏木盾。你的盾牌我來試試看能不能修好!”

    “你可拉到吧。咱們誰還不知道你就是打把刀子的本事?給!”嘴上硬氣,這貨還是把盾牌交易給蘇老大:“用點心啊,要不明天副本你一個人抗怪可別怪我!”

    服下一顆雷公藤種籽,蘇老大打開角色內視圖,只見一團黑灰色的漩渦在小腹位置逐步生成,旋轉雖然緩慢,卻堅定無比,直逼停留在胸膛位置的朱雀之火。朱雀之火似乎發出一聲細弱的驚叫,幻化成一只模糊的小鳥形態一飛沖天,在角色的腦部停留,又發出數聲小雞一般的嘰喳聲,似乎對雷電魔能漩渦非常的不滿,卻又無可奈何。

    蘇老大知道,按照華夏氣功修煉的說法,人體都具備三個丹田:上丹田即印堂、中丹田檀中,下丹田在臍下三寸,雷系魔能漩渦出現在下丹田,居然能把原本位居中丹田的朱雀之火逼到上丹田,其霸氣無雙的姿態,真是令人嘆為觀止。讓它們轉吧,轉著轉著就會自行穩定。自己還是先去把劉天山的盾牌修好再說,要不然明天的副本真是難說。

    暮光男爵再次蒞臨恩尼古小鎮的鐵匠鋪子,可時移世易,人家現在是小鎮的領主,可把這個低級鐵匠緊張的不行:“大人,您到這兒來,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男爵感覺鐵匠的表情非常奇怪。

    “您不是看上小的這個鐵匠鋪子了吧?”

    “我有一家鐵廠、三個鐵匠作坊、兩個鐵匠鋪子,你這個,我還真沒看上!不過我需要修理一些裝備,只能在你這里進行。”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