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來了個悍妞
    見聲聲曼和斑比跑來,男爵伸手阻擋她們靠近“沒事兒,等我緩緩!虧得我有生命之火,要不然這一次非掛在這里不可!”

    小回復術、中級回復術、群體回復術,一連三刷,聲聲曼將男爵所剩無幾的生命值拉高到半數以上“太冒險了你!”

    “呵呵,自從上次鍛造出雷霆守護,我就斷定一般的雷電要不了我的命,這才敢于這樣嘗試的。我們回去吧!”

    七劍其他的八名隊員和三位npc傭兵團長此時也已趕到,眼看著男爵換下一身新裝備“幸虧我提前準備了一身白板裝,要是真把斥候皮甲套裝給毀掉,我自己就會心疼的要死!”

    三七開門的看點與眾不同“老大,被雷劈了還能變帥,下次帶我一起試試好不好?”

    “不怕死你就跟上!”蘇老大笑道。他的相貌并不是隨機生成,而是掃描本人臉部,稍微將面色調黑了一點,此時經歷雷劫,眉心白色小鳥的形象愈加生動,兩道細小的閃電標志在眉心交叉,仿佛變成了小鳥落腳的樹枝,整個人物的面部形象倒是更加威武帥氣。

    穆萬佳到“恭喜男爵!我聽說雷電系的法師提升魔能儲備和等級都是非常艱難的,尤其是從初級法師升級二級法師,意味著具備使用閃電攻擊敵人的能力。您成功了嗎?”

    中級雷系法師的標志是能夠利用法杖釋放閃電霹靂攻擊敵人。男爵看過自己的技能樹面露異色“我現在可以通過武器和身體接觸對敵人釋放麻痹閃電,可以通過空手釋放雷珠對敵人進行雷電攻擊。不是閃電霹靂,這個技能叫做!”

    天山奇俠醒悟道“會不會……”

    “會什么?”南飛燕打斷老公“就是技能變異嘛!老大的技能,產生變異的還少嗎?就連獅子吼也是三級的,沒啥奇怪的!”

    蘇老大密聊本部人馬“事關雷霆毀滅者的傳承,所以暫時采用飛燕的說法最為妥當!”

    “好了!本人已經掌握了一招雷系技能,誰愿意試試威力?讓我打一下!”

    愿意挨揍不少,現場的男人都愿意,包括三位npc傭兵團長。

    冷卻時間十秒的,第一擊送給天山奇俠,這貨皮粗肉糙,絕對扛得住。暮光男爵揚手撒出一道烏光,打在天山奇俠身上散做一片滋滋亂響的電火,將半個人都電的焦黑一片。

    “一百二十五點生命。五下就能打死我!關鍵是這個技能冷卻時間不長。厲害厲害。”天山奇俠大贊。

    穆萬佳不同意他的觀點“你這是站著挨打,要是在戰斗中拿著你的精鋼大盾,我敢打賭你受到的傷害會更高!”

    祿來加入分析“說的沒錯。不過現在是在雨中,對雷電攻擊也有加成。所以我認為男爵的威力就在一百二十點左右。威力不俗,不知道麻痹幾率是多少?”

    的麻痹幾率為百分之四十。現場分析看似大家說的都有理,只是這些npc還沒注意到天山奇俠土系魔法師的第二職業該職業對雷電法術的抗性是所有魔法元素中最高的,所以,男爵對同級角色的傷害其實是在一百五十點上下!

    玩家經常冒雨趕路,和日常趕路相比,除了效率下降沒什么不同。npc則不同,他們多半會扎營等候直到雨停。眾人商量了一下決定下線休息,反正npc會等到眾人重新上線再一同出發。

    “老大,兒!”對講機里有人吵吵。

    工作室有兩個老大,一個是蘇橙,一個是保安隊的老大付濤,保安隊的十二人、兩條狗都是付濤的屬下。不知道對講機里是喊自己還是喊‘付老大’,蘇橙沒答話,而是跑到窗戶邊向下望去。

    作為工作室的老大,蘇橙也有一個專門的房間,但他一向不在自己的辦公室辦公,想找誰的‘麻煩’就直接跑去人家的辦公室或者游戲機房。實際上,整個七劍,也只有分管財務工作的李元寶、主管人事合同待遇福利資料的薔薇姐姐、白依依和主管安保的付濤有單獨的辦公室。三個女人的辦公室都在九樓。付濤的在一樓,隔壁就是監控機房,所以他不出辦公室就能從二十多塊監控屏幕上看到院子里的大部分場景同樣的設施,在十樓也有一套。

    此時蘇橙已經轉到監控室,通過屏幕觀察大院里的動靜。點擊回放,他看到一個短發女孩從院門外進入。門衛室沒人當值保安正在幾十米外鏟狗屎,沒有看到她。按照七劍的安保要求,入夜后會放開十一郎和十三妹。這兩條黑背現在長成足有半米高的大型猛犬,在付濤的下,這兩條狗除了接受保安隊幾名保安的飼喂,不會接受任何其他人的食物。兩條‘夜班保安’入夜放開、早上回籠,早班保安就承擔起‘鏟屎官’的職責。

    今天,這兩位保安的工作疏漏不止一處十一郎被收籠之后,籠門居然沒有插上插銷,看見有陌生人進入大院,這大狗推開籠門就沖了上去。

    短發妹子上身穿一件連帽衛衣,身背黑色雙肩包,下身一條寬松的牛仔褲,顯得相當干練。見一條黑背從籠子里跑出來撲向自己,她也猜到這是工作人員的疏忽。她順手一拉身邊門衛室的房門,居然沒打開!妹子也不多想,肩膀一抖,雙肩包一側的一個圓筒落在手中,翻手摘下筒蓋就砸向十一郎,回手時握住圓筒中的物件,左手向下一帶,一柄連鞘劍已如烏梢出洞,橫抽在十一郎的嘴上這一下,以蘇老大的見識,知道對方留下了大半的力量出手雖然快如星火,但劍鞘擊中目標時,手腕已經卸力放松,要不然單憑這個速度,就能打掉十一郎的半邊牙齒!

    十一郎吃了虧反而被激發兇性,人立而起就向短發妹沖過去。短發妹長劍也不出鞘,人隨劍走,斜向進步身體半轉劍鞘尖部猶在十一郎的頸下。她半轉身體之后,劍身已經處在十一郎的頸部靠上位置。妹子虛步盤身,長劍向下發力,借著十一郎前撲之勢把十一郎壓在地面。十一郎后抓亂刨,哪里能脫出身來?

    說的慢,也不過一兩秒鐘。此時保安老劉已經反應過來,見十一郎受制,趕緊拿來狗繩將十一郎套住“小伙子你沒事兒吧?”

    你什么眼神?短發妹杏眼圓睜“誰是小伙子?”

    老劉抱著亂跳的十一郎,還有點手忙腳亂,瞟一眼短發妹趕緊道歉“對不住菇涼。您看我這眼神,都是玩游戲玩的!您這身手,就是小伙子也比不了啊!一看就是練過的!十一郎!老實點!姑娘你有什么事兒?來七劍找誰?”

    短發妹看看十一郎“你先把狗拴好行不?”

    老劉這才騰出手來按住對講機“馬合薩提!死哪兒去了?狗沒圈好,差點咬著人你知道不?”

    “我上廁所呢!行行行,馬上到!”

    馬合薩提沒到,付濤先到了“呦呵,有兩下子!這把劍有些年頭了吧?”

    劍鞘是新的,但付濤眼毒啊,早就看出這柄劍劍柄造型古雅,摩挲的異常光滑,絕不是一件新東西。

    短發妹不理會付濤,走去將圓筒蓋子撿回來蓋好才道“你是蘇橙?”

    知道對方有功夫,付濤有心找茬“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短發妹子重新打量付濤一眼“那就不是嘍?麻煩跟他說一聲,有人找!”

    付濤掏出對講機“老大,!”

    大院里來了個漂亮妹紙。這消息吸引了工作室一大幫牲口圍觀。

    大院里來了個拿著把長劍的妹子,一劍就把十一郎壓在地上動彈不得。這消息也把三七開門、元寶姑娘等好幾個愛看熱鬧的女生吸引下來。

    二十來個排成兩排,就差搖著小旗高喊‘歡迎領導蒞臨檢查、參觀指導’了。

    短發妹也是見過世面的,對夾道歡迎視而不見,目光直落在大樓的正門臺階上。

    蘇老大穿一件圓領衫、一條寬松的牛仔褲正站在臺階上招手“美女,這邊!進來說話……”

    從兩排人中間穿過,前面居然有幾個顏值不低的妹子。更好的是,這幾個美女一看都是屬于活潑健康類型,很合短發妹的口味,于是她微微一笑向幾人點頭示意。

    等短發妹走上臺階,站在蘇老大跟前,蘇老大這才一擺手“石萌、元寶、桃子,一起來幫我接待客人。其他人該干嘛干嘛去。”

    七劍一樓的大堂是原來礦業公司辦公住宿一體樓的接待廳,布置相當寬敞。烏日敦負責裝修,基本保留原來的樣子,只在礦業公司簡介公司情況的壁畫上重新粉刷,貼上了一張巨大的七劍宣傳畫,附帶七劍工作室的簡介。

    短發妹的眼光就落在這張宣傳畫上航拍的天山主峰博格達,巍峨雄壯橫亙一方;近景是一片褐色巖石,上面錯落插放著七把長劍。這七把長劍的造型都是取自傳奇導演徐老怪的電影,設計或新奇或古拙,不一而足。這幅畫和七劍大樓外墻上懸掛的巨幅七劍宣傳畫,都是烏日敦的手筆。他有舞臺美工的底子,進了七劍,不但是主力團成員,還負擔起七劍物業管理的工作。

    蘇橙坐在沙發上,等短發妹看完七劍宣傳畫才用手指敲敲茶幾“坐吧。天熱,喝口茶。”

    短發妹在茶幾另一側坐下,雙手接過李元寶遞上的雪菊紅茶“謝謝。”輕抿一口,放下茶杯,這才向蘇老大伸出手右手“你好!顧劍影。”

    蘇橙微微一愕,伸手握住,但覺對方手掌不大,但極為有力。他左手一擺“付濤、李元寶、石萌。不知道顧小姐千里而來,找我有什么事?”

    顧劍影將背包、圓筒略作整理,順手從中拿出一張名片“我有兩件事要找你查證。你怎么知道我是遠道而來?”

    名片設計簡潔大氣行楷字體的‘劍影私人調查’,印刷字體‘顧劍影’,下方是英文簡介、電話、伊妹兒。最下方則是一排小字說明只接明活。蘇橙把名片收了“你帶著戈壁玉的小型掛件。東西很新。不是遠道而來的客人,一般不會購買這種品質一般的戈壁玉掛件。”

    顧劍影笑道“你不干私家偵探真是浪費材料。我知道你是在木市新市區孤兒福利院長大的。這個孤兒院,在你和你走后的幾年時間里的眾多孤兒中,倒是有不少人在社會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我走訪過幾位,他們都對你有很高的評價。有人甚至說你要不是因為經常保護一起長大的兄弟姐妹打架斗毆,在警方手里留下案底、花光積儲,一定已經成為地方上的知名人士了。”

    蘇老大淡然道“我現在就是。你調查這些為了誰?”

    “一個孤兒。放心,不是你。”顧劍影又從包里拿出一張a4紙“你離開孤兒院后,經常回去探望,應該對后面好幾期的孤兒都有印象吧?”

    “這些都可以從當地民政部門和教育部門查到。你找我干嘛?”

    “民政部門資料過于泛泛,更缺少這些孩子上學后的資料。更難查的是有兩所附近的學校撤銷了,導致很多孩子上學后的資料根本沒地方找。你看看這張打印的照片有印象嗎?”

    蘇橙接過a4紙略掃一眼就放下“這是十幾二十年前的人物照片。你要找她的孩子?”

    付濤坐在一側,在蘇橙放下a4紙時一眼掃到,不由得心頭一跳這不是秦小曼嗎?再看蘇老大面無表情,他也不敢吱聲,只好端起身邊的茶杯喝了一口。

    “死桃子!干嘛喝我的水?”石萌的杯子和付濤的杯子擺的很近,見付濤拿起自己的杯子喝水,不由光火。

    顧劍影看在眼里“你沒說錯。你也看到了,我的名片上寫了只接明活意思就是只調查那些可以向社會公開的情況。這不會對被調查人產生不利。這一點,請你放心。我自己也會對這種情況負責。”

    蘇橙再看看顧劍影“直覺告訴我,你可以信任。可我怎么相信你的委托人?呵呵,我可以找到你要找的人。你怎么保證你的調查不會對她產生不利影響?”

    顧劍影眉毛一挑,整個人立添三分英氣“我的委托人不會對被調查人不利。我已經查過一些東西,足以證明這一點。另外,這把劍也是一個保證!”

    “那么你先說說你來這里的第二件事情。”

    “高手就是高手。要是我倆個共同負責這個孩子以后的安全,一般人就不可能對她產生什么威脅。”見蘇橙還是面沉如水,顧劍影環視幾人又拿出一張照片“幾位見過這人沒?”

    她說‘幾位’,自然是包括七劍工作室的其他人。

    付濤再一伸脖子,看到了,不認識“不認識。好像有點眼熟。”

    這次石萌也歪著腦袋看了一下“真的有點眼熟。”

    蘇橙閉眼,眉頭皺出一個川字兒,三秒后才睜眼“是個玩家。練拳的……名字叫……叫‘我不是葉問’。”

    顧劍影點頭贊道“好記性!在游戲里見過一面也能認出來。他是詠春傳人,也是個癌癥患者,叫做陳望山,對我有半師之誼。”

    蘇橙剛舒展的眉頭又皺了起來“他曾說想和我搭手。患癌癥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他患癌癥早了。到上個月才查出來,已經是晚期。”

    “看他年紀,差不多已經是知天命之年,怎會惦記和一個人在游戲里的約定?”

    顧劍影喝口茶才道“用他自己的話說,他不是沒輸過,但是沒有輸的這么利索過!要不是患癌,他一定會親自來找你較量一番。”

    “詠春拳以拳法名世,但其獨有的八斬刀、六點半棍法都具有不俗的實戰威力。不過,他五十上下了,即便他的拳法沒丟,也不會是我的對手。呵呵,老頭這么一把年紀還放不下?”

    顧劍影笑道“他自己也這么說的。至于放不下人活著,就會有執念!他的執念,倒不是什么輸贏,而是給自己找個滿意的傳人。”

    蘇老大奇怪了“傳人?你不行嗎?”

    顧劍影從身邊的圓筒中取出那把長劍“三杯吐然諾,五岳倒為輕。眼花耳熱后,意氣素霓生。”

    蘇橙明白了“你就只喜歡練劍?”

    顧劍影點頭“平生喜學劍,垂髫的青虹,一日凡三舞,素昔不離身。”

    這是喜歡到沒別的想法了。蘇橙微微搖頭“把你劍給我看下。”

    練劍之人,豈有輕易讓別人細觀自己武器的習慣?顧劍影杏眼一瞪,卻見蘇橙的眼睛只看著自己手中的長劍,根本沒留意自己殺氣滿滿的眼神。她心下一灑,將劍遞給蘇橙。

    一泓秋水憑空現,萬道寒芒映紫瞳。在蘇橙眼中,這該是一把傳自宋朝的古劍。此劍長度接近九十公分,以顧劍影的身材配上此劍是有點偏長了;劍鄂、劍首俱是云紋,劍根兩寸。劍根以上,寒光閃閃,打磨的十分光亮。

    蘇橙從腰間掏出一把小直刀,用刀背在長劍劍脊上輕輕敲打叮、叮、叮、叮……從劍根至劍尖連敲七下。猶如七個音符自弦上躍出,付濤聞之泠然,正想夸贊兩句,卻見顧劍影的臉色變了“不對!”

    蘇橙將劍還給顧劍影“壽命到了。這把劍恐怕用不了多久了,絕不能再用來對敵。”

    顧劍影的師傅曾對她說過這把青劍年代久遠,多歷殺伐,劍身已有不堪重負之虞。“劍影,若非必須,盡量勿用此劍,以期延長此劍壽命。唉,能重鑄最好。可是我思來想去,除了日本的幾個國寶級刀匠,誰又有資格有能力可以重鑄此劍?”

    “咱掏錢不行嗎?”

    “呵呵,這把劍是文物,出境必有波折。而且,當年的戰爭年代,這把劍也曾痛飲侵略者的鮮血。日本人知道了這一點,絕不會幫忙重鑄此劍的。唉,我華夏刀劍管制甚是嚴厲,鑄劍一道早已式微。再說了,我寧可毀了此劍,也不會巴巴的跑去求日本人修復此劍的。看它的機緣吧!”

    ……

    看到蘇橙的動作,顧劍影眼睛一亮“你懂得鑄劍?懂鑄劍的人不少,我也找過好幾位所謂的鑄劍大師,可是,沒人敢說自己有把握重鑄此劍。”

    蘇橙還在看劍“我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最少,我要做足一兩個月的準備工作才敢點火試煉。你跟我來!”蘇老大收起茶幾上的兩張照片“桃子,我們去去就回,你們就在此地等候,不要走動!”

    石萌大怒“你少來!別以為我讀書少就聽不懂這話出自哪里!”

    付濤也知道‘不要走動’的梗,伸手拉住石萌“坐坐坐,等他們走了,我來給你解釋,包你滿意這貨一句話,把我也繞進去了不是?”

    蘇橙帶著顧劍影驅車去了西街十五號。

    這里還是老樣子,蘇橙的所有鍛造設備依舊在位,各種鋼材、焦炭、黏土堆積在地。各色鍛造完成的刀具擺滿櫥窗、展柜。

    看著眼前琳瑯滿目的刀具,就近試探一把小刀的鋒銳程度,顧劍影放下心來“看來你的本尊的確是一名刀匠,高級刀匠!”

    “把劍拿來。”蘇橙站在自己的工作臺前伸出手。

    “干嘛?”遞上長劍,顧劍影心中疑惑,就見蘇橙抽出長劍,將劍鞘放在工作臺上,右手執一柄小鐵錘在劍脊上輕輕一擊叮……當當當當,這口傳承幾近千年的古劍,就斷成數截兒掉落在工作臺上。

    “你……”顧劍影就算心中瞬間想通了,也難消心頭的無明業火,幾乎要爆出粗口“你……提前說一聲會死啊!”

    “我不會死,但你不會生氣!”

    “你很喜歡惹人生氣?”

    蘇橙將斷劍一塊塊收好,放進一個安全帽的空殼中。他還特意跳出一塊綠豆大小的碎塊“我也很擅長。這一小塊,我要寄給美國的的朋友,做一下元素構成分析。重鑄青,最少也要一到兩個月的準備時間。不忙,但必須按部就班!我還需要造一個更大的烘爐。這段時間,你是回頭繼續你的調查還是留在這里?”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