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超大方的雷神
    托爾哈哈笑道“好辦法!反正這小子已經有了一份雷電傳承,我把這一份傳承任務也交給他,人員限定在黑暗黎明,也可以當一回甩手掌柜!小子,把我雷錘浮雕的碎片拿來!”

    你想得美!暮光子爵知道對方準備給自己任務,求著我沒點好處怎么能行“尊貴的雷神,在我的眼里,公正和公平并不是一回事兒!我不知道您的想法,所以我不能提前交出自己的戰利品!”恩蓋的形象,是一位面容嚴肅略顯消瘦的壯年男子,此時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托爾,這是我的代言人,是恩尼古子爵!你可不能把他當做一個路邊的流浪漢!想讓他接受你的任務,不付出公平的代價,你想都別想!我走了,你們自己談吧!哈哈哈……”

    以托爾的實力,看到恩蓋和他的大象如煙散去,他也忍不住咳嗽起來“啊哼——我倒是沒想到,凡人也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本。現在,黑老頭走了,這個任務我不給你反而會被他恥笑!我另外給你獎勵吧,你也說說,為什么會對浮雕碎片這樣看重?”

    子爵伸手一抹換上自己大師級鐵匠的名頭“這些都是最好的鍛造材料!我要是輕松放過,怕是以后會被摩拉丁恥笑!”

    “你別告訴我你已經得到雷霆毀滅者的傳承了!”

    “天山,上盾牌!”

    雷霆守護,一道錚明瓦亮的雷霆標志昭示著暮光子爵已經具備成為雷霆毀滅者的資格,欠缺的,只是經驗!

    托爾收起笑容。子爵身份、雷電法師傳承,都不在他的眼中,但是雷霆毀滅者不同。這是單一傳承,意味著所有的雷電法師都有可能會在今后的某一天央求這位鐵匠幫助自己鍛造武器。托爾拿出一個小型的雷錘交給暮光子爵“這里面儲存著我的一道雷霆力量,但這道力量無法傷人,使用它攻擊別人,只會送給對方一份我的傳承。能將對方直接提升到可以使用低級閃電魔法的程度。你可以憑此在黑暗黎明為我尋找一位傳人。如果這位傳人能在日后得到我的認可,你就可以使用這把錘子——沒錯,這把雷錘的仿制品就是我給你的獎勵,使用此錘鍛造,可以將鍛造出雷電屬性武器的幾率提高到八成以上!”

    這倒是個好東西。男爵接過小號的雷錘“如果我明天就把傳承確認下來,你不會要等到一年半載后才給我解封這把錘子的使用權吧?”

    “不用那么久。我會通過雷電表記主動關注這位傳人。我將在他提升力量的過程中觀察他,時間不會超過他本人力量提升的十分之一。”

    這個人選蘇老大早就心里有數了。他撫胸行禮“我知道了。感謝你的信任!這個人選我已經有了。他也參與了這次剿殺蒙博托的行動。你可以提前通過恩蓋提供的信息來判斷此人是否合適。您已經知道,我也具備了雷電系法師的傳承。您能為我解答一些雷電法術的問題嗎?”

    這是舉手之勞。托爾點頭同意,然后他看見暮光子爵的手心凝聚起一顆黝黑深黯的雷霆之珠。

    托爾面色凝重“雷電法術的具現,一為熾白的閃電,一為深黯的雷霆。但這只是雷電餛飩屬性的表象。雷電同源,閃電和驚雷的威力相當。雷霆的表象偏向于黑暗,閃電偏向于光明。其實二者是混一的、統一的。當你成長到雷電系的師等級時,你自然能將這兩種表象混同;當你能從心所欲,想用閃電就用閃電,想用雷霆就用雷霆的時候,你就已經具備雷系魔導士的資格。人類的魔法師已經在整體上偏向于閃電,這是出于他們認為閃電威力更強的誤會。放心,不會對你的陣營屬性產生任何影響。”

    最后一句話,的確是蘇老大最想聽到的。深黯雷霆,以他的理解,貌似偏向于黑暗陣營,這萬一要是對朱雀之火的傳承產生不利,自己將陷入難以取舍的困境。

    “這其實也和你這份傳承的來歷、其它職業產生的所影響也有關系。掌中雷的形式更有利于你的鍛造行為。另外,你可能在得到這份傳承之前剛好遇到了非常古老的雷電能力。該是恩尼古沼澤的泰坦蟒吧?這條巨蟒不但具備天生的雷電屬性,還具備水元素能力,更容易產生雷珠這種黑暗表現形式。我不能理解的是,你眉心的小鳥標志,明明是一種非常古老的火系生物,怎么沒和雷珠中的水元素產生抗衡?”

    水元素的雜質都被我用錘煉雷珠的方式剔除了。看來,自己要是沒有高級鐵匠職業,目前的傳承能力就可能出現內訌這種讓人尷尬的局面。暮光子爵把其中的原因說了“我不太確定。但是想不出還有其他的原因。”

    這樣的職業搭配、好巧的鍛造時間!假如當時暮光子爵鍛造的是一把分量輕、耗時短、不需要全力鍛造的小型武器,都無法帶來這樣的效果。托爾搖搖頭,自己都覺得這位子爵的運氣非同一般“泰坦蟒的骨骼也是非常稀有的鍛造材料,而且有可能鍛造出彩虹級的雷電系武器、法杖,你有沒有想過將它獵殺取得材料?”

    知道托爾還不太了解恩尼古沼澤的情況,子爵又把自己在恩尼古沼澤借助泰坦蟒的幫助擊殺阿明一事說了一遍“呵呵,這個雷霆之鞭,現在已經得到了一份安全穩定的工作。它眼下是食人魔阿明封印空間的鎮守,誰也別想打它的注意啦!”

    你大爺的——這樣我也不能打它的主意了!托爾略顯尷尬的拿出自己的雷錘“我倒是想過,誰要是辦成了這件事兒,我去要一塊蛇皮更換雷錘包柄的皮子!”

    既不想自己的手上沾血,又想要好處,說的就是托爾這種人吧?神也一樣!暮光子爵盯著托爾看了一會兒,盯得托爾有點納悶“看我干嗎?雷錘是無法損壞的。但是包柄的皮子會磨損,只要我還會戰斗,這就無可避免!唉,有時候,就算是神明,家里也沒有余糧啊!你不知道,泰坦蟒的蛇皮,是雷錘最好的包柄皮革。”

    “難道沒有雷電系的巨龍嗎?”

    普通的巨龍,托爾不怕。可是雷電系的巨龍,托爾一個人是絕不敢奢望對方的龍皮的!這和普通人想與虎謀皮同樣危險。托爾用看見白癡的眼神看著子爵“你覺得雷電系的巨龍很容易殺嗎?那是和我一樣等級的存在!”

    “那,你看這個東西行不行!”子爵拿出一塊巨大的蛇皮“咱們換點東西!”

    雷霆之鞭的蛇蛻,看樣子還比較新。

    “你到底是個蒙都木古還是個商人?”托爾皺眉“我覺得你是個比神明還富有的商人!”

    “換不換?”

    高級材料交換,一向是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的。換!

    托爾給出的東西是四片顏色不同的龍鱗和一塊天鐵“都是成年巨龍的麟甲,分別是水火風土四系,如果都鍛造成盾牌給一個人用,那么這位盾戰士就會無懼任何禁忌以下的元素魔法!天鐵具備雷電屬性,看你的鐵匠技能,最低也能鍛造出紫色武器。”言下之意,這塊天鐵是可能鍛造出彩虹武裝的材料。

    子爵用手在泰坦蛇蛻的中間位置一筆劃,又向前移動丈許尺寸“你以為我看不出來?龍鱗盾牌當然好用!可是誰也沒辦法修理,是一次性的!只能換這么多!同意不?”

    托爾眼睛一瞪“你以為我的雷錘把柄就這么短?最少也要一半!你的材料是蛇蛻,你不曉得蛇蛻和蛇皮的質量差的太遠嗎?最少一半,做成雙層才能將就使用!”

    泰坦蟒的蛇蛻長度超過五丈。子爵仔細看看,覺得剩下的還能還能勉強作出三套皮甲套裝“成交。您能不能在附送一點加工泰坦蟒皮具的手藝?”

    “這是小事。不過你可要注意,這門手藝也是龍皮的加工方法。所以掌握這門手藝的人最好不要出現巨龍面前。他會遭到巨龍莫名的厭惡,很危險。唉,你這樣的人,不認識赫爾墨斯就太可惜了,你完全有資格成為他的門徒!”

    “唔,我和他見過幾次,他沒提這事兒啊!不過我想,就算是他提了,我也不會答應。我的職業已經不少了,不想再學一個注定會勞心費神的職業。”

    托爾堅決不信“我知道東方人喜歡吹牛!可你不要動不動就把牛吹到神明身上。如果我告訴他這件事,他會非常不爽!”

    子爵繼續‘吹牛’“我見過的神明多了!而且吧,和我關系最差的就是你!換點東西還扣扣索索,張嘴閉嘴沒有余糧!”

    聲聲曼跟著擠兌托爾“橙哥別這樣說,神也要面子的好不好?”

    托爾想發火,看看小牧師“你是特蕾莎嬤嬤的弟子?算了,我不和你計較!你們要是真能證明自己認識赫爾墨斯,我倒是不介意另外送你們一點好處——再窮的神明,他手里的財富也不是你們這些冒險者所能想象的!”

    貧窮會限制我的想象,但不會影響我的記憶。子爵把半截蛇皮收好“你自己說的啊。我要是能拿出來證明,而你不認識又怎么說?”

    “沒可能!除非是異界的神明!”托爾很篤定。

    子爵拿出一個小小的錢袋“這個東西你認識嗎?”這是赫爾墨斯交給暮光橙語的獻祭布袋只要把獻祭給他的東西裝進去,赫爾墨斯就能收到。

    托爾不用細看就知道子爵所言非虛,赫爾墨斯的錢袋畢竟是他最歡送人的東西!這也是一個神使隨身必備的物品。

    戰神很爽快的掏出一把東西“你行!選一件吧。還好,我剛剛從異域戰場回來,帶了不少可以送人的小禮物!”

    《超階魔獸皮具加工秘訣》。“這是你剛才答應給我的!”

    虛空獨角犀的尾巴。“這件東西算是剛才你輸給我的賭注!”

    巨蟹座食腐蟹的鉗肢。“這是鍛造材料吧?算了……”

    巨蟹座寄居蟹曾經居留的螺殼。(空間屬性)“這個東西,算是你給我的賠償!”

    托爾的眉毛樹立起來“泰坦蟒皮革加工只是《超階魔獸皮具加工秘訣》中間的一小部分!牛尾巴可以當賭注給你。我需要給你賠償嗎?我怎么不知道?”

    “你把我的傀儡替身打的灰飛煙滅。這東西可以救我的命你知道不?還能用五次!五次!五條命啊,你不給點賠償,良心會不會痛?難道你根本沒良心?”

    嘴上說話,子爵的手還在繼續翻看托爾擺出的材料。

    托爾大手一揮,將剩余的東西都收了起來“夠了!你比赫爾墨斯還難纏。這些東西的珍貴程度,別人是愿意用十條命來換的!”

    聲聲曼幫腔暮光子爵“別人?那個人有子爵爵位嗎?有雷霆毀滅者的傳承嗎?有遠古傳承嗎?”

    怎么可能?暮光子爵現在就是《圣途》中爵位最高的冒險者、雷霆毀滅者唯一的傳承人!他的命的確比一般的冒險者更有價值。“小丫頭,你師父知不知道她收了一個牙尖嘴利的徒弟?”

    “師父就是看中我這一點才收我為徒的。她老人家就因為性子溫和,吃了很多這方面的虧!”

    這倒是真的。托爾也知道特蕾莎嬤嬤因為性格原因被一些層次格局不夠高的神明‘坑’過,可那些事兒又不是我干的,你不能從我身上找補啊!算了,就當是給特蕾莎一個面子“我可沒干過這種事!不過,你也算是老朋友的徒弟,給你點見面禮吧。”他又把攤子鋪開“隨便挑一件!”

    聲聲曼沒動,子爵又撲了上來“我來看看。你這神怎么這樣?這些東西比剛才給我看的要好很多!你格局層次不太高啊!”

    “你夠了!”托爾光火,一把將東西全部收起“就這一件,愛要不要!”

    托爾的避雷針(簡配)副手武器。定向防具。紫色品階。

    特效一、無物攻能力,可以免疫低級雷電攻擊。

    特效二、可儲存部分雷電之力,蓄滿之后可點擊釋放閃電,相當于同級雷電法師的全力一擊。

    特效三、可引發已經存在于自然中的雷電之力。

    這就是我想要的!小曼有墨矩劍在手,不怕普通的物攻對手;生命值不低還能自我治療,也不怕普通的魔法攻擊。五十級到六十級之間,大概只有雷電系的法師能對她形成較大的威脅。

    小曼拿了避雷針嘆氣“我原來以為還能給你用,怎么綁定了?”

    還用問?只能是托爾干的!

    “尊敬的雷神,我必須要揭發一件事情,免得您被這兩個人欺騙!”天山奇俠大義凜然站出來“這兩個人是完完全全的一伙兒!您給他們誰一件東西,都和給了另外一人沒啥兩樣!還不如給我!”

    “我是雷神,給你一個土系法師裝備材料算什么?你就別想了!”

    冒著被眾人鄙視的危險抱大腿、要好處,就差跪下叫‘粑粑’了,天山奇俠不愿放棄“可是我也有一件雷電系的裝備啊。這面雷霆守護,您看看……何況我對您仰慕已久!我們東方人有句話,相遇即是有緣,您好歹給我一點紀念啊!您就是拔根汗毛也比我的大腿粗啊!”

    蘇老大斜著眼睛“天山你要是要不到好處,我可會扣你的公會貢獻!”

    “天山奇俠,你的臉皮倒是很對得起你防御戰士的身份!汗毛沒有,我給你們每人一根頭發吧!”托爾也被纏的沒脾氣,伸手在自己的金色長發上一捋,交易給天山奇俠七根金閃閃的長發“不許給暮光子爵!”

    雷神金發彩虹級材料。集齊百根可以制作雷電防御性能極佳的罩帽。單獨使用可以抗擊一次三級雷電法術的攻擊。

    暮光子爵心里嫌少,面上堆起贊美的微笑“您真是慷慨。我們華夏古語有這樣一句話拔一毛而利天下,吾不為也!我們用這句話來形容一個人的吝嗇。您真的很大方,一下子就拔了七根頭發!”

    托爾向遠方凝目眺望“比這種人大方了七倍。可我怎么感覺不出你是在贊美我?我問你,蒙博托被殺,有沒有掉落藏寶圖什么的?”

    “這個真的沒有!他的一些技能我的兄弟已經開始參悟。物品還都在身上帶著。您要不要看看?”這件事兒,子爵本人想想也覺得不對蒙博托這樣的暴君,怎么可能沒有藏匿下巨額的財富作為后路?

    托爾收回目光“我想當一回看客,不許暴露我的身份!”把手在臉上一抹,金發金須變成了黑色,火紅的斗篷也變成黑色,名字前面加了個浩克“浩克托爾,很古老的名字,該沒人能認出我了!”

    子爵知道事出有因“大家小心點,應該是有人來了!”

    遠方煙塵飛起,一支npc馬隊沖了出來。當先一人著一身烏黑的鋼鐵鎖甲,一頭烏黑的細辮,胯下黑馬也十分神駿。身后小兵高舉一面三角旗。這是百人長的派頭。這人看到前方有人,當即減速,馬到近前才使勁一帶馬韁,黑馬人立“暮光子爵?”

    “是我。閣下是什么人?”

    “我是扎葉男爵卡薩布爾。我在肯尼山地旅營打聽到你的行蹤,想來助你一臂之力。沒想到子爵已經完成了擊殺蒙博托的功勛!恭喜子爵!”

    卡薩布爾的手下此時也已收隊,鬧哄哄在他身后擠成一團。天山奇俠大概數了下“老大,可能不到七十人。不過都是五十五級。”

    暮光子爵笑道“我覺得更應該恭喜扎葉人民,他們推翻了蒙博托的統治卻沒能鏟除這個食人魔,現在我幫助他們拉開這件事情的序幕,希望他們能早日將此事進行到底!”

    “子爵大人所言極是。蒙博托當權之時,橫征暴斂巧取豪奪,積蓄了大量財富,這些都是扎葉人民的血汗。現金扎葉人民要重建家園,要打擊消滅蒙博托的殘余勢力——這些都需要金錢的支持。請子爵把蒙博托的藏匿財寶的圖紙交給我,好讓我把這些財富帶回扎葉,交給扎葉人民!”

    蘇老大明白了難怪托爾說要看戲,還問及蒙博托藏寶圖的事情。這個面豪心細的家伙,早就想到會有人來索要蒙博托的藏寶圖,行那過河拆橋摘取桃子的不義行徑!你妹的,一個男爵,爵位還沒有我高,你好好說話,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和作為,你這樣吃果果的索要藏寶圖,別說我沒拿到,就是看到了,我也不會給你!面色一寒,子爵斥道“男爵,你也是個貴族!你說這話,難道是認為我冒著生命危險擊殺蒙博托是為了得到他藏匿的寶藏嗎?我明白的告訴你,你說的藏寶圖,我沒看到。就是阿明的藏寶圖,我也早就計劃將之還給烏達人民!現在,請你讓開,我要前往肯尼山地旅營。你想干什么,從此與我無關!”

    卡薩布爾面色陰晴不定。對面的子爵隊伍雖然只有九人,但對方能擊殺六十級的王者蒙博托,顯然不能用人數和等級來衡量對方的戰斗力,自己人數眾多,也沒有全滅對方的把握。還有那個浩克托爾,自己居然看不到他的等級!強搶難度很高啊,要是放過對方,任由對方和肯尼山地旅營的人匯合,自己會更加無可奈何。他這里還在猶豫,子爵一伙人的等級忽然集體跳水,從原來的五十三到五十五級落到四十八級五十級。等級最高的暮光子爵,居然也只有五十級!一群雜魚,也敢在我面前囂張?搶!

    主意打定,卡薩爾布握拳舉手,拇指凸出向下一壓。這是動手的訊號!

    命令已下,一眾手下卻呆若木雞沒人動手。

    卡薩布爾回頭看看手下,見離自己最近的兩個十人長在翻著白眼對自己猛甩腦袋。這家伙一回頭,才看到暮光子爵的頭頂閃著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兒蒙都木古——這是肯尼山神、基庫尤人的天神恩蓋行走在人間的代言!

    為了幫助當時的男爵鏟除蒙博托,恩蓋將七劍傭兵團的八人整體提高了五個等級。此時時效已過,七劍的等級集體回落,卻有三人因為擊殺蒙博托獲得的經驗得到升級,所以并不是整齊的回落五個等級,而是有人回到四十八級,有人回到四十九級。最低等級三七開門,現在就是四十八級。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