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火眼金睛
    老王今天帶了六個人前來,盡管并不是此番入駐崆峒山的高手總量,但是這個陣仗也不算低檔次了,用來對付白玉京一個人可以說也是取舍之后的決定,畢竟他們的身份背景非同一般,加上白玉京的背景身份也非同一般,所以他們還算是遵循了一些江湖規矩。

    白玉京沒有回答,之前一戰他完全是以秒殺的形式完敗了對方兩大高手,就連碾壓的可能性都不存在,而這次對方來了七個人,不過并沒有立刻出手,而是以一個“白兄弟”作為開場白的稱呼,這倒是讓白玉京好生費解。

    狄飛驚此時也察覺出了一些問題,而且在他的心中,多少也產生了與之相關的一系列聯想,可以說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怎么,還不動手?”

    眼見對方似乎一直在等著自己的回答,白玉京于是就反問了一句,不過這話落下,對面的老王倒是笑了笑,回答道。

    “白兄弟可是如今威震豪俠的頂尖高手,我們這些當后輩的自當禮遇強者,如果白兄弟不介意賜教一兩招的話,我們兄弟幾個自然舍命相陪。”

    老王的這番話看樣子也是挖空心思才說出來的,在狄飛驚聽來感到頗為別扭,但是白玉京卻是好奇心頓起,因為他明顯感覺對方是故意這么說的,而且這話語中投其所好的成分很多,顯然也是了解過自己并且知道他是個江湖人的身份。

    白玉京好奇的同時,對方的目光隨即又轉向了一旁的狄飛驚,笑道。

    “這位應該就是前不久大鬧襄陽城的一夢孤城公會副會長了吧,久仰久仰。”

    狄飛驚一怔,昨天和無名公會待在一起的時候,無名公會壓根就不鳥他,后來那兩名高手出手也同樣視他如無物,但今天這七個人一同前來,先是仗著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既沒有偷襲也沒有搶先手,而這會竟然還在一番恭維了白玉京之后又再度恭維了一下自己。

    狄飛驚在腦袋中搜索了好一陣子,卻始終沒有找尋出熟悉的模子來,很快他的心中一動,頓時就有了主見。

    “我們……認識?”

    狄飛驚的話讓白玉京側目看了他一眼,隨即轉頭重新注視著老王這群人,而這會老王的表情也是比較吃驚,他之前那句話純粹就是一種禮貌的開場白,并沒有攜帶任何感情成分在內,可以說任何陌生人第一次打交道都是這么說話的,那么狄飛驚究竟是從這句話中看出了什么嗎?

    “這……”

    老王一時口吃,顯然是沒有想過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要說他的心中其實是心知肚明的,畢竟他是茅十八的人,白玉京和狄飛驚究竟是什么身份他當然很清楚,正是因為他清楚,所以今天他才打算先禮后兵的。

    沒有想到的是,他這種“人之常情”卻恰恰在狄飛驚這個豪俠版孟嘗君的跟前露出了破綻。

    狄飛驚此時正在想著對方是不是自己認識的人,狄飛驚認識的人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但是凌霄城做委托那一年中所認識的人就算有他們這樣一群實力高超的民間高手也絕對不會這么久了還會來找自己,那離開凌霄城之后自己又認識了誰呢?

    此時此刻,在老王那邊的狀況也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老王,你搞什么?”

    一個高手一臉狐疑的在語音里問道,眼前的狀況分外詭異,不像是要開打的樣子,也不像是要坐下來聊天交朋友的樣子,要說他們這群人盡管對白玉京的實力很是敬畏,對白玉京和茅十八的關系也多少有些顧慮,對跟白玉京動手有些蠢蠢欲動,但這么多的感覺充斥其中,反而是阻礙了他們下定決心的勇氣。

    “他們可能認出我們了。”

    另一個聲音響起,頓時就讓老王和其他人神色一變,老王的心中更是感到驚訝,他不覺得自己之前的話露出了破綻啊,對方到底是如何從幾句很平淡的話語中找出破綻的呢?

    “那個狄飛驚不簡單啊。”

    另一人也隨聲附和,很顯然,老王現在有些不識廬山真面目的感覺,正是由于各種不同的感情充斥其中,讓他在為人處世間猶豫不決,反倒是讓露出了馬腳。

    “老王,別想了,打不打,不打就趕緊走!”

    老王此時也意識到了,再拖下去只會露出更大的馬腳,于是他當機立斷,出口說道。

    “今天白兄弟只來了兩個人,我們還是下次再約吧。”

    他這話一出口,白玉京微微一怔,不過狄飛驚的心中倒是一片雪亮,盡管他并沒有從熟悉的記憶中找尋出相似的模子,但是他卻已經猜到了答案。

    這群人絕對認識自己,也認識白玉京,而這種認識并不是因為他二人如今名滿天下的緣故,而是另外一種更為熟悉的認識,這種認識關系是相互的,且相關的,而唯一能夠被狄飛驚聯想到的一個關鍵人就是永夜了。

    “你們是永夜派來的人吧?”

    狄飛驚的這句話說出口后,老王等人就一臉煞白了,就連白玉京此時也不禁流露出驚愕的神態,他盡管也察覺到對方幾人的神情變化有些奇怪,不太符合打架或者交朋友的方式,要說對方畏懼自己的實力不敢動手也不可能,畢竟豪俠中死亡不會有任何損失,而身為高手,奮斗和挑戰天下英雄的心態都是不會有差別的。

    這種時候,老王知道自己不能不說話了,但是他同樣卻又有些害怕和狄飛驚這樣的人說話,直到這會他仍舊還在驚訝之中,不知道狄飛驚是如何發現他們這伙人的身份的。被狄飛驚戳穿身份的老王等人此時走也不是,打也不是,楞在當場分外尷尬,特別是他們和白玉京、狄飛驚兩人的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而并非只是因為他們都有著茅十八這個朋友這么簡單。

    “兄弟你真是說笑了,我們跟永夜大神可沒任何關系。”

    就在老王不知道該如何說話的時候,他身旁的另外一人開口了,但是他的話剛說完后,老王盡管還沒有太多的聯想,卻是本能的心中一動,隨即就暗道不妙,此時的他已經認定了狄飛驚是個非常厲害的角色,他不僅眼光毒辣,而且身為一夢孤城公會副會長,還和紅袖添香公會會長傳出不清不楚的關系,這么一個人非同小可,某種意義上甚至要比白玉京還要難纏。

    果不其然,這個高手的話音剛落,立刻就看到了狄飛驚臉上不懷好意的笑容,他之前隨口說出永夜的名字不過就是投石問路罷了,因此此時立刻就改口說道。

    “哦,這么說那就不是永夜,是茅十八吧!”

    狄飛驚沒有見過茅十八,此次他和白玉京約定出行的目的地才是去七寒谷見茅十八等人,不過狄飛驚這會倒是已經認定了這伙人絕對跟茅十八等人有關,所以他們找上自己,既不痛快的打,也不敢輕易的交朋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因為茅十八那伙人的存在。

    要說狄飛驚這已經是純粹的先入為主的想法了,不過他本就不是做委托的,不用去搞那套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的事,又或者他有著某種邏輯自洽的能力,能夠憑借自己的想象就編織出事件的始末,就好像是那些年流行的日式推理小說一樣,幾個名偵探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把案子給偵破了。

    不過,狄飛驚可絕對不是悶著頭皮一想就能夠想出奇謀妙計的人,就算他如今的見識仍舊還很淺薄,但只要不離開網游,在這個幾乎不存在“智者”的國度里,狄飛驚的腦袋可是很靈光的。

    茅十八這個名字一出口,白玉京已經是心中雪亮,觀對方的神情,已經預示著狄飛驚的猜測準確了,不過這會他心中想的卻是另外的一個問題。

    老王和之前說話那人的心中已經是糟糕透了,這個狄飛驚真是太可怕了,僅僅只是幾句話而已啊,他到底是怎么聽出來這些要命的東西的,此時此刻,老王已經知道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必須得趕緊走,要不然就要壞菜了。

    然而正當老王要走,白玉京卻搶先一步看穿了他的意圖,淡淡的說道。

    “就這么走了,不把話說清楚了?”

    白玉京的聲音送入到對方的耳中,老王剩下的就唯有苦笑了,他們這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還真是不把白玉京給放在眼中,如果要說他們和白玉京相互不認識,沒交情,那自然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但如今白玉京更他們可就不是路人那么單純了,就算不去提白玉京和茅十八、永夜等人的關系,單純就說白玉京的身份實力地位以及他和崆峒山、快活林公會的淵源,這事也絕不能簡單了事。

    所以,老王把臉又再度轉了過來,不過轉過來的這張臉可就是苦澀無比了,他盡管的不去拿眼睛看一旁的狄飛驚,也心底暗暗發誓不再跟狄飛驚說任何話,但是白玉京的話卻是不能不回的,因此老王也只能干笑了一聲,說道。

    “那請問白兄弟有什么指示?”

    老王這話盡量說的不溫不火,讓人聽不出他到底是種什么樣的心情,但是他不這樣說還好,一這樣說了之后,狄飛驚頓時就笑道。

    “原來茅十八讓你們來崆峒山不是為了針對我們啊?”

    狄飛驚的話讓老王嚇了一跳,差點就快要心驚膽戰了,他再次自問自己沒說什么呀,我什么也沒說啊,你怎么就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狄飛驚的話再次讓白玉京心中微微一怔,可以說,白玉京此時的想法也已經隨著狄飛驚的言行而成為了某種標準。

    “你們認識我師祖,卻并不認識我師伯,我知道你們是誰了!”

    白玉京的話讓場面上的氣氛徹底凝固了,狄飛驚之前的三言兩語你可以說他是憑空妄想,也可以說他猜得很準,但畢竟也只是猜測罷了,就算網絡上的事情很難找尋證據這種東西,但狄飛驚要說老王他們來崆峒山是茅十八所指使的,這種空口白話也是不行的。

    茅十八這一年多來盡管很風光,但其實質疑他的人同樣很多,畢竟名人大多都會如此,但是茅十八的行動總是能夠在不經意之間擊碎一切流言蜚語,他有這種能力,同樣的茅十八對豪俠的貢獻也讓他擁有了頗多的“信徒”。

    但是白玉京卻不同,老王很清楚,狄飛驚這個一夢孤城公會的副會長才當了沒有幾天,很多東西他并不知曉,但是白玉京加入圣光榮耀公會已經半年多了,這半年間圣光救贖已經在公開場合多次說明誰要是跟白玉京過不去那就是跟圣光榮耀公會過不去。

    白玉京和圣光救贖之間已經到了無話不談的地步,那么圣光救贖究竟又會對白玉京說些什么,誰也不知道,但是老王等人心中卻多少可以猜度的出來,圣光救贖未必不清楚茅十八在私底下的那些隱秘勾當,而圣光救贖知道的東西,或許也會對白玉京說起。

    老王這時才真的害怕了。

    “老王,事到如今必須要打了,再不打這事情就說不清楚了。”

    老王身后的隊友急了,到了這會他們如果還不知道雙方到底在爭論什么,那就是真傻比了,但是如今的事情已經到了萬分棘手的地步,這種時候打不打其實都是心虛的表現。

    老王咬咬牙,就算事后會讓老大失望,但也不能不打了,于是乎,老王就出手了。

    狄飛驚顯然也是沒想到對方竟然還真的動手了,他這個技術水的一逼的菜鳥當下趕緊退開到一旁,然而讓他驚訝的是,對面為首的那個人分明不是沖著白玉京去了,而是沖著自己來的。

    狄飛驚頓時就嚇的手忙腳亂,和他的頭腦以及口才相比,他的技術簡直就是不入流,不過還沒有等到對手欺近他的跟前,就被一旁的白玉京打出的技能給攔了下來。

    直到這一劍放倒了一個人之后,狄飛驚才看清楚,之前白玉京幾乎是在一瞬間丟出了至少七八個技能。

    ()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