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舊聞
    狄飛驚也跟兄弟們問好后,這才和砍二聊了起來。

    “說了,不過我原本是打算至少離開懸空寺之后再說的,我怕老大不答應啊,但沒想到老大對飛飛兄弟你真是沒的說,聽說你要用人,當即就讓我把兄弟們都給拉來了。”

    砍二說完后想了一想,繼而又補充說道。

    “另外,老大讓我給兄弟你帶了句話來,他說已經跟玄武侯那小子商量過了,玄武侯同意了陪老大演這場戲。”

    砍二說完后,狄飛驚就點了點頭,不過心說玄武侯“那小子”多半是你加上去的吧,老大怎么可能會稱呼玄武侯為“那小子”呢?

    “好好好,既然你們來了,那我也可以做點正事了。”

    狄飛驚和夢孤城的聯系是在他從七寒谷回來之后決定的,那時候狄飛驚剛剛回到崆峒山,由于要收拾自己離開崆峒山之后的各種爛攤子,所以忙的焦頭爛額,這讓他明顯感覺到有些有心無力。

    直到今天,狄飛驚仍舊不愿意夢孤城插手崆峒山這邊的事,不過他想了想,最后還是決定讓砍二過來幫他,畢竟一夢孤城和仁義天下已經在名義上停戰了,玄武侯已經同意了夢孤城的停戰協議,并且也已經在前些時候答應了派人參與狄飛驚發起的這場團戰,至于原因以前已經說過了。

    砍二在收到狄飛驚發來的求援信息時,他對此表現出了極大的激情,而且當初狄飛驚也已經親口讓他成為團戰一方的隊長,而這個職位是湮滅在拒絕之后才讓給他的,不過砍二對此一點都不在意,相反他非常的感激狄飛驚能夠給他這樣一個機會,可以說砍二是在一夢孤城公會中第一個徹底倒向狄飛驚的人。

    “飛飛兄弟你就下命令吧,打算讓我們做什么?”

    砍二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不管狄飛驚讓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甚至可以不聞不問,砍二過去在一夢孤城公會的地位高低起伏,一方面他是夢孤城心目中最佳的團戰統帥,畢竟夢孤城還是需要提防著湮滅,不希望看到因為湮滅的影響力而導致一夢孤城公會上下只服湮滅而不服夢孤城自己的事情發生,這種事古往今來發生的概率太高了,夢孤城會做提防也不足為奇。

    另一方面,砍二雖然有資格,但卻并無實權,況且在湮滅和小泉暗地里的斗爭當中,砍二根本就插不進去手,不管他是否有心無力,又或者很想因此而搞個大新聞出來,但湮滅、小泉乃至夢孤城都沒有給過他任何機會。

    所以這一次砍二可以說是徹底豁出去了,這個機會對他而言實在是太難得了,他幾乎已經等了幾年的時間,畢竟如果他只是一個網游中的高手,那他現在其實已經很有名了,但既然他加入到了豪門公會當中,自然也就身處于豪門公會這個圈子里,而這個圈子里有什么樣的行為準則,以及有什么樣的為人處世的原則,砍二非常清楚,所以即便他本身并沒有那種好高騖遠的心思,也不是一個想要擁有權力的人,但事實上就跟在學校里一樣,如果大家都在看海賊王、火影忍者,但你卻非要鶴立雞群,去看什么巴金、矛盾,到頭來只能淪為所有人調侃的對象。

    “呵呵,先別急,還有兩個朋友沒來呢,等到大家聚到一起后,我再跟兄弟們說。”

    狄飛驚暫時壓下了砍二的激情,過不多時,十八大和雪兒就來了,當兩人看到狄飛驚身旁這一大群的一夢孤城公會成員時,他兩本能的就臉色一變,隨即就意識到狄飛驚這是打算有所行動了。

    而且狄飛驚這次拉來了這么多人,單就人數而言已經超過了圣光榮耀以及老鄧那邊的人手,算是現如今崆峒山外來勢力中最強大的一方失利了。

    “砍二,好久不見了。”

    “十八大,幸會幸會!”

    砍二和十八大兩人寒暄過后,各自對對方都不陌生,畢竟他兩才是過去經常在各種戰場上遭遇之人,而湮滅只不過是一夢孤城公會名義上的統帥,是領軍的靈魂人物。

    狄飛驚看著這兩人一見面就味十足的樣子,心中倒是暗笑不已,心說你兩要是真的臨陣倒戈相互打起來了,那可就真的有意思多了。砍二為狄飛驚帶來了一條情報,但卻并非新聞,而是舊聞,是一件已經發生多日的事情,而事件的主角是白玉京。

    “你是說,白玉京是被茅十八派去的人殺掉的?”

    狄飛驚聽到砍二轉述老大的這個消息后很是疑惑,他當然知道自己前腳剛離開崆峒山,茅十八就授意老虎、老王等人找上了圣光榮耀公會的人,并且擊殺了白玉京。

    但是他并沒有想到的是,白玉京竟然是在單挑中被單一敵人給擊殺掉的。

    不過狄飛驚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如果是在團戰中白玉京寡不敵眾被擊殺掉了其實并沒有什么好奇怪的,畢竟白玉京參團的立場是圣光榮耀公會的一份子,要是他在這種以公會為單位的團戰中當了逃兵,那肯定是于他的聲譽大有損害,所以即便白玉京明知道繼續打團下去不理智,但也絕不會逃跑,死了也就是死了。

    但是如果說白玉京是被另外一個比他更強的高手所擊殺掉的,那就絕對是足以轟動豪俠的大新聞了,圣光榮耀公會瞞著此事秘而不宣也在情理之中了。

    不過狄飛驚并不是疑惑白玉京是被誰人所殺,畢竟他不是技術型人才,對于實力高低不感興趣,而他真正在意的是老大為何會想到要去探聽這樣一條消息,又為何要將這條消息到今天才讓砍二轉述給自己。

    砍二看著狄飛驚一臉茫然的表情,其實他的心中絕對要比狄飛驚更加的好奇,畢竟他的技術放在豪俠中絕對也能進前五十強,而諸如白玉京、茅十八、永夜這樣的頂尖高手,在砍二心中的分量占比定然要大的多。

    “飛飛兄弟,你是覺得白玉京不會單挑敗給任何人嗎?”

    砍二知道狄飛驚和白玉京有過一段交情,所以他以為狄飛驚或許是覺得這是一條假消息,但很顯然砍二猜錯了狄飛驚的心思,而這會狄飛驚想了想,隨即說道。

    “我覺得吧,如果豪俠中有一個能夠單挑擊敗白玉京的人,那必然就是茅十八了,這應該是所有人都能夠想到的一個結果,但怪就怪在這里,因為茅十八并沒有來過崆峒山。”

    狄飛驚的話也讓砍二一怔,隨即就脫口而出道。

    “飛飛你是說這個殺了白玉京的人想要嫁禍給茅十八?”

    在砍二看來,如果真有一個人擁有比白玉京更強大的實力,他絕對不會把這種足以揚名豪俠的壯舉嫁禍給某個人,而絕對會借此出名的。

    狄飛驚聽了砍二的話后,很快就搖了搖頭,說道。

    “不是,我只是覺得如果說茅十八隨意培養的一個徒弟就能夠做到單挑擊敗白玉京,那茅十八的實力真的是太可怕了。”

    狄飛驚的話正中砍二下懷,他的心中也不禁默念了一句“茅十八太可怕了”,當然了,畢竟他當時不在場,所以并沒有那種強烈的既視感,而這個消息也是夢孤城讓他轉述給狄飛驚的,因而砍二只是在心中想了想,并沒有放在心上。

    但是狄飛驚可不會這么簡單的就把這條情報給忽略過去,他回憶起昨天和白玉京見面的時候,以及前些日子因為要陪小刀玩耍也和白玉京結伴同行的日子里,白玉京并沒有在自己的跟前露出些許的風聲,或許是他根本就不在意輸贏,但也有可能……

    想到這里,狄飛驚的心中頓時就有了主見,這件事與其自己在這里猜測,倒不如直接去問正主好了。

    本來狄飛驚是已經有了計劃,打算等到砍二一來就開始行動的,但如今砍二帶來了如此勁爆的消息,狄飛驚在好奇的同時,也不禁產生了一系列的聯想。

    狄飛驚暫時安排好砍二和一夢孤城公會的兄弟們后,十八大知道狄飛驚又有了新想法,當即就邀請砍二去打擂臺,砍二自然欣然前往,他在一夢孤城公會地位不高,長期被湮滅打壓,盡管也是身為豪門公會核心成員的一員,但實際上他這些年來的交際圈子并不怎么開闊,如今十八大就在眼前,砍二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大好機會。

    等到他們走后,狄飛驚這才打開好友欄,他先是看到了白玉京的好友,但很快視線就匆匆劃過、下移,隨后轉到了前不久才剛剛添加上的茅十八的編號id。

    “茅哥,你不會趁著我離開崆峒山的時候,跟白哥里應外合了吧?”

    狄飛驚根本就沒有循序漸進的意思,也不管茅十八看不看得懂,直接就把自己想問的問題給問了出來,而當茅十八在另外一頭看到狄飛驚發來的這條消息的時候,盡管他表面上不為所動,但實際上心底已經泛濫成災了。

    狄飛驚竟然能夠想到這一點,這是茅十八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要說他派人去殺了白玉京的這個消息,圣光榮耀公會想單方面捂住肯定是捂不住的,畢竟只要老王、老虎有那么點意思,白玉京被單挑擊敗的消息瞬間就會傳出去,繼而風靡整個豪俠,最后鬧到人盡皆知的地步。

    所以,在茅十八的腦海中,也的確存在著狄飛驚會因為白玉京被殺一事來質問自己的可能性,自然的,茅十八也同樣有著專屬于應付狄飛驚的一套說辭。

    但是,茅十八完全沒有想到,狄飛驚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一種猜測,要說狄飛驚猜得對嗎,這個答案除了茅十八自己外再無第二個人知道,但無論答案對與不對,對于茅十八自個兒而言,狄飛驚能夠開辟出這等新穎的論據,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你為何會這么想?”

    茅十八的反問讓狄飛驚有些失望,他原本以為茅十八會爽快承認下來的,如果他真的承認了,那其實就等同于是推翻了狄飛驚在崆峒山接下來的全盤計劃,甚至于還會讓狄飛驚產生一種是白玉京把自己“誘拐”到崆峒山來的想法。

    可惜的是,茅十八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個反問就把問題重新拋回給了自己,而茅十八既然不肯說出真相,狄飛驚自然也沒有法子,而如今擺在他跟前的頓時就出現了兩條岔路,一條是他早早就已經計劃好的康莊大道,而另一條卻是他在幾分鐘前才偶然升起的新想法。

    要說這兩條路對于狄飛驚而言有什么難以取舍的余地嗎?

    其實并沒有,狄飛驚最終都是想要解決崆峒山的亂象,順便幫助茅十八,盡管路不同,但結局卻是殊途同歸,不過狄飛驚此時的心中卻始終有一個藏得很深的疑問,那便是一直以來他所看到的東西都是真實的嗎?關閉了和茅十八的聊天后,狄飛驚一臉的無奈和沉悶,雖不說是一無所獲,但收獲的東西卻遠比什么都不知道還要糟糕。

    此時的狄飛驚心中充滿了懷疑,這種懷疑任何人都曾經有過,但如果一個人的志向不高,那么即便他會對一些人事物產生懷疑,他也不會有刨根問底的心思,說到底這樣的人自己就并沒有堅持到底的意志,談何還會去質疑他人呢?

    那些古代的帝王們沒有一個是不想做皇帝的,禪讓不過是傳說罷了,所有歷史上禪讓皇位于他人的人,都不過是好聽的說法罷了,實際上全部都是篡位而已。

    正因為每一個皇帝都丟不下自己的皇位,都有著想要長生不老永遠當皇帝的執著,所以他們才會對那些想要謀奪自己皇位的人如此的心狠手辣,哪怕那些所謂的亂臣賊子還并未作出謀朝篡位的實際舉動,但只要有那么點風聲,或者純粹只是小人佞臣的陷害,都有很大幾率讓皇帝下達必殺令。

    這種因執著導致猜疑的舉動就如同因恐懼而導致攻擊一樣,都是人之常情,也可以說是一種病態的行為心理學。

    wangyouzhichengweiboss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