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覺醒
    今天在場的人很多,各方勢力都來了人,就算還沒來的,但狄飛驚也絕對有資格“代表”他們,即便被代表的人自個兒不承認,但只要他們背后的老大承認就行了。

    所以,當狄飛驚這樣說的時候,他身后的二哥、老鄧三兄弟都不覺得有什么奇怪的,反而覺得就該當如此,也唯有同樣聽到這話的永夜臉上卻流露出了幾分古怪的神色來。

    折戟沉沙看著眼前這個豪門公會的總副會長,盡管自古以來,“副”這個字通常聽來都不怎么光彩,所以在平日里,哪怕明知道你只不過是副廠長,副書記,副總經理,但大家在稱呼的時候,都還是會被那個“副”字給去掉,就好似你真的成為了總經理、廠長、書記一樣。

    但這個時候,當狄飛驚站在折戟沉沙這位豪門公會“正”會長的跟前,他無論在平日里別人是如何稱呼他的,但在折戟沉沙跟前他只能當副的,但是他的這個副字在這個時候卻無人敢鄙視他,就連折戟沉沙也不敢,因為他能夠成為這個副會長就是名至實歸的。

    狄飛驚此時的突然開竅讓折戟沉沙呵呵的笑了起來,用一副很有深意的眼光看著他,片刻后,折戟沉沙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后說道。

    “那么然后呢,你這位來自其他四家的總副會長,今天又想到我這里來討要最后一個職位了嗎?”

    折戟沉沙的話讓狄飛驚一愣,心中思量著他這是什么意思,難道說在豪門公會里通用的職位在你這里就不行了嗎,又或者說你是想要以你會長之名來對我這個副會長進行管轄了嗎?

    狄飛驚撓了撓頭,做出了一副聽不懂的表情,他的這副表情還沒有讓折戟沉沙有所表示,倒是他身后的二哥率先笑了起來,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折戟沉沙沒有去看二哥,就和之前茅十八和永夜的談話一樣,除了狄飛驚外每一個在場之人都很清楚折戟沉沙之前的話是怎么個意思,也唯有狄飛驚自己因為沒這方面的經驗所以他才會聽不明白對方到底在說啥。

    折戟沉沙就像是那些做領導的一樣,絕不會當著下屬的面明著把許給你的職位說出來的,不管這是一種上下級的交流方式也罷,是官場上那一套也罷,而如今折戟沉沙這樣像是打啞謎的說了,其實就等同于是認可了狄飛驚豪門公會總副會長的權力。

    看著狄飛驚還是一個頭兩個大的樣子,折戟沉沙又呵呵的笑了起來,似乎是覺得這樣的一個豪門公會總副會長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有不少人汲汲營營的想要爬到這個位置上去,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想過要當一個兩袖清風、為民請命的好官,更不會把為人民服務當成是他們信奉的座右銘。

    但就好似老子的無為之說一樣,什么叫無為,簡單來說就是一種水到渠成,不刻意作為的意思,而如今的狄飛驚就貌似有了一點這樣的感覺。

    要說他這樣的人好不好,又或者說放在網游中搞這套所謂的無為而治好不好,折戟沉沙不知道,誰也不知道,是否會和玩家們的無所不為發生沖突,同樣沒人知道。

    “行了,你可以走了。”

    折戟沉沙突然站起身來,下達了逐客令,他的話一出口,二哥、老鄧三兄弟包括茅十八、老王等人都紛紛打算離開,卻也只有狄飛驚一個人愕然的站在當場,他心想自己還什么話都沒說呢,崆峒山的戰事,他的團戰構思,這些都一個字還沒說,怎么能就這樣走了呢?

    不過最后他還是被茅十八給拉走了,離開后,狄飛驚仍舊還是一臉茫然的樣子,不過這會由于已經是離開了魔劍道公會,所以當他們這群人在一起的時候,也就沒有了什么顧慮。

    “媽的,說個話都不說清楚,真他么蛋疼。”

    這話是有為說的,他和狄飛驚差不多,也是半句話沒聽懂,不過此時一旁的老鄧倒是呵呵笑著,順便看了一眼一旁的狄飛驚,隨即說道。

    “有這樣的老大,算得上是魔劍道公會的福氣了。”

    這話讓胡子認可的點了點頭,不怕貪官就怕不作為,更怕洗劫一空然后拍拍屁股走人的強盜,不管折戟沉沙做過什么讓人痛恨的事,也不管他今天的下場如何,至少他算是一個不錯的領導了,當然了,能夠明白這一點的人太少了。

    “崆峒山的事情咋辦?”

    狄飛驚此時終于是回過神來,問出了自己心中的問題,而這個問題頓時就讓茅十八等人都笑了起來,也唯有胡子此時心情不錯,給了他一個回答。

    “你現在都是豪門公會總副會長了,你說你想咋辦?”

    狄飛驚聞言一愣,但很快就驚訝的脫口而出。

    “你是說,折戟沉沙同意我當他公會的副會長了?”

    狄飛驚的后知后覺讓老鄧、胡子二人十分的鄙夷,他們兩跟折戟沉沙都算是打過幾年的交道了,很多時候,與其說他們是在打公會戰pk,倒不如說他們是在學習如何跟人打交道。

    “是了,如今就算是流云跟紅月這兩貨色都歸你管了!”

    二哥此時也拍了拍狄飛驚的肩膀,把話說到了明面上來,不過狄飛驚卻還是一臉的匪夷所思,追問道。

    “他兩歸我管,我怎么可能管得了他們?”

    “管不管得了他們我不知道,不過如果他們不服你管的話,那你無論對他們做什么不是更加名正言順了嗎?”

    老鄧說完這最后一句話后,就不再去理狄飛驚了,當下老鄧三兄弟就打算拉茅十八去敘舊了,雖然他們到今天為止已經沒什么關系了,說不得如果算上當初在無爭山莊的事情還會有很深的矛盾,但是在這樣的一個場合該如何跟人打交道,也就除了狄飛驚外沒人不知道。

    看著眾人一個接一個的都走了,最后剩下了狄飛驚、永夜以及老王,而這個時候狄飛驚才略微有那么一丁點回過神來,不過當他抬頭看向永夜的時候,卻立刻又感到了一陣尷尬,畢竟當初永夜來崆峒山跟他可算是不歡而散,這件事不說錯在誰,但至少招待不周要歸罪在狄飛驚和白玉京的頭上。

    “你看我干嘛,怎么,想跟我干架?”

    永夜被狄飛驚看的有些發毛,懟了一句回去,狄飛驚趕緊連連擺手,片刻后說道。

    “夜哥,你跟茅哥是咋回事啊?”

    聽到狄飛驚提到這個問題,一旁的老王頓時也豎起了耳朵,這里面藏著的秘密如果揭露開來絕對又是一件轟動豪俠的大新聞,當然了,目前豪俠中也沒有幾個人知道這兩兄弟背叛到和解的全過程。

    “小孩子家家的,你打聽這個做什么?”

    永夜說完,也不理狄飛驚的尷尬,隨即就揚長而去,留下狄飛驚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眾人從神侯府一路離開,逐漸來到了和襄陽城的交界處,這時候,胡子憋得難受,終于是忍不住出言打趣道。

    “飛飛,你不去看看會長嗎?”

    胡子說出這話,一旁的老鄧先是一皺眉頭,但隨即也流露出了幾分期待的神態,而其他人就更是如此了,包括二哥在內,顯然都對狄飛驚和小蝶乃至青陽如今的關系充滿了好奇。崆峒山的連番大戰逐漸的有愈演愈烈的跡象,特別是從狄飛驚走后,剩下來的砍二、鍋蓋、絕世等人更像是逮到了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跟流云、紅月的魔劍道公會狠狠的干了起來。

    要知道,豪門公會之間很少會有如此大陣仗的交火,通常都會打著打著就突然間不打了,那是各自的老大們已經達成了私底下的利益交換,而臺面上的戰事無非就為了那么幾個目的,比如裝備競賽,比如爭奪重要boss領地,又比如拿下了哪個交易所,當目的達到了,臺面上自然也就沒的打了。

    而如今這種大規模沖突的機會可是極其少有了,對砍二、鍋蓋、絕世等人來說,他們首先是一名玩家,其次才是他們在各自公會中所占有的一席之地,而如今狄飛驚這一走,連同二哥這種身份超然的人也走了,加上各自背后的老大也都沒表示什么,他們就更是無所顧慮了。

    狄飛驚帶人回到崆峒山的時候,一場大型會戰才剛剛結束,當然局部戰爭還沒完,幾具剛剛掛掉的玩家尸體還沒有刷新正等著復活,狄飛驚的眉頭微微一皺,如今他眼前所見到的這一幕就跟他上一次從七寒谷回來時幾乎一模一樣。

    如果換在是上次七寒谷之行的時候,狄飛驚肯定是心中憋著一把火,心想我這邊在救火,那邊你們又在放火,怎么才是個頭?

    但今天重新回到崆峒山的狄飛驚已經完全不同了,如今的他可以說是真正的有了達摩克利斯之劍在手,已經不單純只是一把尚方寶劍了。

    “直接去找正主?”

    狄飛驚轉頭問了一下隊伍中的茅十八,不過茅十八壓根就沒搭理他,搞得狄飛驚很是尷尬,不過轉念一想,他如今雖然身份不同了,但也只不過是豪門公會總副會長而已,茅十八和已經脫離魔劍道公會的永夜自然不歸他管,因此他將目光投向了另一邊的二哥身上。

    “你看我干嘛,我都歸你管了,你還來問我,問問你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唄!”

    二哥的話讓狄飛驚終于是汗顏的笑了起來,不過這會他明顯自信心更多了幾分,當下就帶頭朝著魔劍道公會的領地而去,不過來到半途被一群人攔了下來。

    “飛飛……茅十八!”

    狄飛驚回到崆峒山的消息砍二已經知道了,所以他很快就帶人來了,不管怎么說,狄飛驚首先是一夢孤城公會的副會長,其次才是他別的什么名頭,但如今當他等到狄飛驚的人,卻立馬就看到狄飛驚身后幾個重量級的存在時,差點沒把他的眼珠子給嚇出來。

    茅十八、永夜、二哥,光是這幾個人就足以讓砍二保持敬畏了,而當他的目光再度轉向狄飛驚的時候,這時心中才升起一股濃濃的懊悔之情。

    是的,在崆峒山大戰之前,他已經鐵了心的要站在狄飛驚這一邊,已經迫不及待的向狄飛驚表示出了自己的忠誠,雖然說他來崆峒山還是夢孤城點頭同意了的,而狄飛驚向夢孤城求援只不過是導線罷了,但是如今的他,卻并沒有成為狄飛驚回歸崆峒山隊伍中的一份子。

    崆峒山大戰一觸即發的當天,砍二、鍋蓋、絕世三人是沖在最前面的,那個時候砍二根本就沒有去理會過狄飛驚的命令,畢竟敵人已經欺負到眼皮子底下來了,難不成還要讓他們繼續當縮頭烏龜不成?

    或許今天砍二重新見到狄飛驚時的確很后悔,他千不該萬不該在那時不聽狄飛驚的話,不該帶隊沖在最前面,但這幾天很爽的經歷卻還是多少沖淡了他此時的懊悔。

    畢竟對玩家而言,爽了就行了。

    “喲,砍二啊,你消息可真靈通呀。”

    看著眼前的砍二,狄飛驚那可是憋著一肚子火,就如同砍二所想到的那樣,狄飛驚對那時候砍二的不聽令行事可是非常憤怒的,他沒有想到老王等人背離茅十八命令的事情恰恰又再度發生在了自己身上,如果不是他已然有“王命”在手,怕是今天的他會和當初跟魔劍道公會乃至永夜決裂的茅十八一樣的悲劇。

    砍二聽著狄飛驚調侃的語氣,自己心中也非常郁悶,爽是一回事,但一想到從今往后能夠和湮滅、小泉在一夢孤城公會并駕齊驅的權力地位就這樣悄悄流失掉了,他怎么也不會甘心,而當他還想要努力一下,重新對狄飛驚表表忠心的時候,卻看到狄飛驚頭也不回的走了。狄飛驚當然沒有閑工夫跟砍二耍什么嘴皮子,今次他回到崆峒山可是為了計劃的最后一步而來的,而如今勝利果實就在眼前,他自然不會停步不前了。

    wangyouzhichengweiboss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