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一鍋粥
    丹云帶著紅袖添香公會約莫00人的隊伍浩浩蕩蕩的進駐崆峒山,當然了老鄧三兄弟不在此列,他們三是團戰的參戰人選,此時正在狄飛驚和二哥那里準備著最后事宜。

    丹云剛來到崆峒山就遭遇了突發事件,在距離崆峒山山門不到00米的距離他們被魔劍道公會的大部隊給攔了下來,而攔住他們的人恰好就是流云。

    “兄弟們,又來了一鍋粥!”

    流云看著丹云大笑道,身后的狂人們也跟著各種喧嘩了起來,丹云眉頭一皺,但很快就舒展了開來,他知道這一戰在所難免。

    “丹云,別說哥不給你面子,今兒你是我遇到的第二群‘怪’,先讓你們綁定復活點,然后我們再干,你看我多體貼,兄弟們說對不?”

    又是一片喧嘩,不過紅袖添香公會這邊自然也不示弱,兩邊頓時就對噴了起來,不過明顯紅袖添香公會這邊就不是對面各種職業噴子的對手,很快就被對面的聲音給完敗了,當即就有人要動手,不過丹云很清楚,此時不能動手,要打也得等到綁定了復活點再說。

    好在丹云在紅袖添香公會的威望十足,他在工會頻道一發話,紅袖添香公會的玩家們這才暫時壓住了火氣,從魔劍道公會的身邊進入了崆峒山。

    剛進入崆峒山,還沒來得及打開地圖看一看復活點在哪邊,很快他們就遭遇了襲擊,攻城戰時期,就算魔劍道公會的人給面子,但本地玩家卻不會管你是誰,不過紅袖添香公會的整體實力也明顯不是蓋的,很快就殺出了一條血路,直通往復活點去了。

    而在他們的背后,還有另外一撥人此時也在等著入場。

    圣光榮耀公會的人并沒有一同前往,因為他們沒有主帥,他們的主帥除了柳隨風外都在崆峒山中,所以當他們來到崆峒山后還沒來得及跟無花和白玉京見面,就在崆峒山的野外三三兩兩跟人干了起來,只不過結果輸贏參半,而當無花和色龍得知他們的人竟然有差不多一半都在路上被人陰了結果回到太湖去復活了,頓時就讓這兩人暴跳如雷,當即就要去接應兄弟們并且殺回來。

    崆峒山好久沒有這么熱鬧了,如今六大派來到崆峒山的消息已經在網上傳的沸沸揚揚了,很多人都戲稱六大派不應該來崆峒山,應該去光明頂的,就是不知道現如今的明教是誰,而張無忌又該由誰來扮演。

    張無忌自然也在豪俠,只不過陰差陽錯成為不了明教教主了。

    無花跟色龍趕到的時候,戰斗已經結束了一多半,他們雖然整合了不少人,但卻也和多數人失去了聯系,在公會頻道發了消息也沒人回應,看來都還在苦戰當中,而這時正當他們想要再度把人手給鋪展開來,去找尋其他兄弟們的時候,卻見到不遠處浩浩蕩蕩的來了約莫一百多人的隊伍,等走得近了,無花定睛一看,帶頭之人不是別人,正是白玉京。

    無花跟色龍在崆峒山和白玉京之間也鬧的很不愉快,圣光榮耀公會駐地曾經兩次被人圍堵,一次是狄飛驚,一次是魔劍道公會的流云和紅月,前一次狄飛驚時在懟白玉京的,而后一次也正是因為白玉京不在場,差點搞的無花跟色龍顏面盡失。

    而今天,當他們再度看到白玉京的時候,突然間內心中那種一直以來的不滿卻又消失了,他們兩帶著人快步跑了過去,在看到白玉京的那一刻,只有色龍還板著臉,但無花卻笑了起來。

    “小白,好多天都沒見了,最近在忙啥?”

    他們的確已經很長時間沒見了,白玉京在圣光榮耀公會的時候彼此之間還沒覺得有啥,但是當白玉京和他們都來到崆峒山后,各種微妙的立場關系就出現了,連原本那些不會輕易暴露出來的隱患也都有破冰的痕跡。

    不過無花跟色龍也知道,其背后的原因還是在于他們的實力沒有白玉京強,如果他們有白玉京的實力又何須斤斤計較呢?

    而在崆峒山的很多時候,他們的確是非常需要白玉京的援手,但是白玉京卻總是因為自持劍仙的名聲地位而來去自如,要說白玉京來去自如無花跟色龍當然不好多說什么,畢竟就連他們的老大圣光救贖都整天把劍仙、劍神的掛在嘴邊,所以他們也只能忍著。

    但忍耐也是有極限的,對無花跟色龍來說,你白玉京首先是一名玩家,其次你身處豪門公會這個圈子,就必然是豪門公會的一員,最后你才是一名劍仙,而且從無花跟色龍的角度來看,白玉京之所以能夠成為劍仙,是他得到了豪門公會栽培的緣故,而并非他原本就擁有此名聲。

    實際上兩種說法都是成立的,只不過人的想法畢竟不同,導致了心態也發生了變化。

    白玉京此時也看著無花跟色龍,正當周圍兄弟們覺得有些奇怪的時候,白玉京這才流露出了一縷笑容,說道。

    “最近在找一種感覺。”

    無花和色龍聽了這話就有些別扭,聽聽,還找感覺,畢竟是劍仙啊,和普通玩家的追求就是不一樣,但是隨即白玉京就補充說道。

    “我不想當劍仙了,我覺得劍仙當著沒意思,我自己完全體會不到那種感覺,完全就是被其他人給捧起來的,花花,我想給自己多找幾個朋友,你愿意當我的朋友嗎?”懶人聽書

    白玉京的這番話讓在場眾人聽了都愣住了,從太湖來的玩家們對此表現的十分驚訝,他們并不知道白玉京為何會有此一說,但是這話在無花跟色龍的耳中聽來卻有一種宛如隔世一般的感覺。

    “小白,沒說的,你早就是我的好兄弟了,哈哈哈哈!”

    無花還沒開口,色龍已經笑了起來,而且笑的很開心,雖然他也不知道白玉京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變化,但是聽到他這樣一句話卻是讓色龍感到無限欣喜。

    白玉京也笑了,不過笑的似乎有些靦腆,當他帶著身后的兄弟們和無花、色龍身后的兄弟們合流之后,雙方計算了一下人數,發現在場的也才只有兩百多人,除了被殺的人外,至少還應該由一二百人分布在野外。

    “走吧,兄弟們,干架去!”

    無花一聲吆喝,圣光榮耀公會的兄弟們也都回過神來,紛紛喧嘩出聲,而且讓無花和色龍意外的是,白玉京雖然動作比較浮夸,當他終于還是融入到了歡呼的人群當中,也跟著叫囂了一聲,雖然怎么看怎么別扭。

    此時的狄飛驚也在二哥的陪同下計算著現如今來到崆峒山的人數。

    “飛飛,我可告訴你,如何來安排這些人你別管,只需要交給我來做就行了。”

    二哥先說斷后不亂,不過他的話也是狄飛驚的意思,他連流云的00億都沒要,更不會來操心如何安排三千人大部隊的這種事了,這種事交給二哥這種有能力的人來操持最好不過。

    “二哥,如何安排我沒意見,但是這場團戰何時開打,你要聽我的!”在二哥和狄飛驚見面之前,他就收到了圣光救贖發來的消息,消息上的意思雖然說的比較委婉,說不定換一個人聽就和當初二哥離開太湖之前所交到的是一個意思,但是二哥還是聽出了圣光救贖語氣中那種帶有偏向性的意思來。

    二哥在崆峒山“算計”狄飛驚的事圣光救贖自然是知道的,對此二哥不清楚,但柳隨風卻很清楚,圣光救贖對此表現的很憤怒,是的,是憤怒,還不僅僅只是單純的惱火。

    二哥是誰,他可是圣光榮耀公會的長老,豪門公會的長老一般是不管來玩游戲的,他們更像是制定政策和方針的人,而不是帶兵打仗的人,二哥因為他和圣光救贖的鐵關系,以及他本身就愛玩游戲的緣故,所以他可以說在公會里什么事都要管,而且只要是他喜歡的,往往事無巨細。

    當然了,二哥和丹云并不是同一種人,畢竟二哥的身份地位更加超然,可是二哥卻忘了一個東西,那就是如果他只要他在網游中,他就是公會結構當中的一員,只要他身處公會,他就必須要聽從會長的節制。

    哪怕就算是公會在網游中形同虛設,但會長的權力仍舊是實打實的,因為大多數網游只有會長才有人事任命的權力,哪怕只是看你不爽,把你踢了你又能如何呢?

    但很顯然,二哥并沒有這樣的自知之明,很多時候他都是在單干,或許正因為他跟圣光救贖關系鐵的緣故,所以他做了很多事并不會被怪罪而是都得到了容忍。

    但是在對待狄飛驚的問題上,圣光救贖卻是無法容忍二哥了,不是因為狄飛驚,而是因為二哥的思想和行為擋了圣光榮耀公會的財路。

    如今的崆峒山非常的火爆,但這種火爆只是對于玩家而言的,而對于圣光救贖這樣的人來說,他們看重的只有金錢,誰能夠讓他們賺錢誰就是他們的金主,就是他們簇擁的對象,而如今這個能夠讓他們賺錢的人就是狄飛驚,所以哪怕是二哥如果敢因為他和狄飛驚的那些過節而擋了圣光榮耀公會的財路,那圣光救贖一樣不會留情。

    當然了,之所以沒有一紙書信直接把二哥給召回太湖,純粹是因為狄飛驚的身邊需要有一個如二哥這種身份能夠鎮得住場子同時又能為其操辦那些繁復工作的高人。

    話說回頭,狄飛驚為圣光榮耀公會賺了什么錢,或許說狄飛驚是一個能夠賺錢甚至是帶來財路的人嗎?

    肯定不是的,但是狄飛驚帶不了財路,卻能夠帶來商機,如今崆峒山匯聚了來自豪俠各地約莫四五千人的玩家,盡管這四五千人于豪俠玩家總數不過只是個零頭中的零頭而已,但是因為這些來自不同城市的玩家匯聚到崆峒山,卻是在無形的沖擊著崆峒山的物價,同時也在為各自所在城市的物價進行著緩慢的變革。

    豪俠中總共有一百多個城市,全部都是來自于武俠中的地名,有虛構的也有真實存在的,但無論是什么城市或者城寨都是相對閉塞的,玩家們完全承襲了中國人的特點,對土地的依賴極大,這導致了豪俠中的物價幾乎是一個城市一個樣。

    豪門公會在剛剛決定開辟分舵的時候其實就面臨了這樣的一個問題,那就是該如何來統合兩個城市的物價,但很遺憾的是,他們雖然嘗試了但很快就失敗了,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很難戰勝玩家們長久以來形成的物價觀念,就算豪門公會把交易所里所有低價商品都收購了然后換上統一物價后的商品,也根本沒有玩家會買,畢竟豪俠雖然有交易所,但卻并沒有任何的條條款款來為作為物價標準和規矩。

    所以這就又引發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豪俠中幾乎每個城市的游戲幣兌換現實貨幣的比例都不一樣,這種感覺就好似大多數網游同一款游戲不同服務器的貨幣兌換比例也都不一樣。

    物價不統一,對于商人來說應該是好事,南貨北轉就是商業發展的原始狀態,但是對于擁有大宗商品和購買力的豪門公會來說,如果還是需要依靠“跑商”的方式來賺錢的話,那他們需要花費的人工費怕是都不夠跑商賺到的開銷,因此他們不需要把南邊便宜的貨賣到北邊去,他們需要的是一個統一的物價,一個統一的市場。而如今狄飛驚為他們帶來了這樣的一種希望。

    崆峒山的物價受到了來自不同城市玩家的沖擊,玩家們選擇商品或者說是出售商品完全憑借的是自己的習慣,比如說一本好的絕學技能書值000金幣,那么玩家們就會根據自己的習慣來進行橫向對比,把自己所在城市中對比物價的習慣帶到崆峒山來,他們甚至都不會去參照崆峒山本地技能書的價格,因為玩家們對此根本毫無概念。

    wangyouzhichengweiboss0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