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總指揮
    在今天這個場合當中,盡管狄飛驚的地位才是最高的,畢竟是總副會長,足以凌駕于豪門公會所有人之上了,但是呢,今天的這場聚會又更像是狄飛驚“私人武裝力量”的一次小型內部會議,而在這個會議中,丹云的資格才是最大的。

    “今天還有人會來嗎?”

    丹云問道,聽到這個問題老鄧三兄弟都是一怔,但唯有狄飛驚的心中很是佩服,但也很是納悶,不知道丹云是如何看出來的,今天他們選擇在名劍風流公會里開會,而不是在競技場開個房間,畢竟競技場開房間其實并不私密,就算設置了密碼別的玩家進不來,但是還是能夠看到加密房間里有多少玩家,而玩家的編號id又是多少,畢竟這也是為了防止玩家進錯房間而設定的。

    因此,選擇在名劍風流公會就是為了保密,玩家通過公會傳送npc那里可以通往本地任意一家公會,而其他人絕不會知道你的去向,而今天狄飛驚召集他們前來,要商量的事就無比重要了,而這個重要的場合必然是想要達成一系列的目的和計劃,但這些計劃能夠推行可不是光靠狄飛驚的嘴皮子說說那么簡單,必須要得到幾個重要人物的支持,丹云是一個,湮滅、十八大、流云、白玉京乃至最近才被狄飛驚召集的尤利西斯都在其列。

    正當丹云問完,現場突然就多了一個人出來,大家定睛一看頓時就笑了。

    “裘千仞,你鐵掌多少級了?”

    流云很少會獨自一個人出席這樣的場合,跟紅袖添香公會的這幾個人更是不可能有任何交道,今天的這個場合極為特殊,但無論是對老鄧三兄弟和丹云來說,還是對流云來說,都無比看重,過去因為絕對對立的關系而無法在一起聊一聊,但今天怎么也該有新的認識和出路了。

    想到這里,流云不禁又悄悄的看了狄飛驚一眼,雖然說狄飛驚是為了自己的計劃和他信守的所謂公平正義,但他的一些不經意之間的舉動卻還是造福了很多人。

    “哼,早就滿級了,而且我這一掌我敢說,就算是白玉京也未必能夠接得住!”

    流云扮演的自然就是裘千仞了,這一點在豪門公會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不過流云的話倒是讓胡子等人一點都不信,狄飛驚也不太敢信,很快當下一個人進來之后,大家的表情雖然有所收斂,但胡子還是一個人大笑了起來。

    “白玉京,剛才有人說你接不下他一掌,要不你讓我們開開眼界?”

    白玉京也來了,他能來自然也是給了圣光救贖一個交代后才暫時退出圣光榮耀公會的,他剛入場就聽到胡子這么說,頓時就有些遲疑,不過很快,白玉京就笑道。

    “真有人敢這么說,那我還真就接了,不過前提是得有賭注,少于兩百萬的賭我可不接!”

    白玉京一開口胡子就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就連狄飛驚此時也是驚訝萬分,他何時曾見過白玉京用這樣的語氣口吻跟人說話,在過去他都是最真實的一個,連同說話的語氣也有那種仙意盎然的味道在里面,也無形中抬高了他的身價。

    但今天,他突然用這種市井小民一般的嘴臉出現,竟然還賭起了錢來,這是狄飛驚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的,白玉京的身上竟然發生了這么大的改變。

    要說白玉京今天的改變是他更換了一種騙子的偽裝還是他原本性格就是如此,狄飛驚并不知道,也不敢下定論,但是呢,今天的這個白玉京可要好玩多了,至少要比過去那個臭屁的拿著真實當擋箭牌的白玉京更加的親和。

    流云也愣了半晌,但很快就笑了起來,他也非常欣賞白玉京,只不過過去的白玉京一方面是圣光榮耀公會的頭號高手,一方面又是江湖劍仙,跟他這個俗氣的就如同豪俠版的沈萬三一點可比性都沒有,雙方是誰也不想跟對方結交,但心中的羨慕佩服卻也是不少的。

    當然了,如果流云的這種心思被紅月知道了,那估計不知道會被紅月給鄙視和嫌棄到什么樣子呢!今天所有與會的人當中,最活潑的莫過于胡子了,畢竟他本來就是個極度外向之人,跟三教九流都有打過交道,哪怕是面對過去的死對頭流云也能掰上個兩三句。

    不過從開始到現在,狄飛驚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微笑著看著在座的各位,聽著他們侃著大山,似乎全然忘記了今天聚會的目的。

    不過狄飛驚似乎忘了,但現場的人都沒忘,湮滅、丹云、十八大就不說了,絕世、無花等人也都是心中裝著明白,不時的瞥眼看向狄飛驚想要等著他發言,但郁悶的是,狄飛驚好似就真的忘了一樣。

    當話題逐漸升溫,畢竟今天這樣的聚會在豪門公會的圈子里可謂少之又少,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就算身處同一家豪門公會也存在競爭關系,而像今天這樣大家完全都是一家人的情況一次都沒有過。

    今天他們能夠聚到一起全是因為狄飛驚的緣故,就算在座的每一個人過去對狄飛驚都或多或少的有各種猜忌和不屑甚至是敵意,但今天這樣的看法全部都消失了,單純就他們眼中所看見的那些“絕無僅有”就已經在這個人的身上見證過無數次了。

    “飛飛,怎么就我們在說話,你也說兩句呀?”

    大家話題說的正火熱,有為的一句話瞬間就讓與會的氣氛冷卻了下來,搞的有為還以為自己說錯話了一樣,不過這個時候有為的話倒是不外乎對錯,當眾人也意識到該停下來讓正主說話的時候,狄飛驚此時也適時的開口說道。

    “其實也沒啥好說的,本來我還想等一個人來的,但看樣子他并沒有來的意思。”

    狄飛驚的話讓在座的各位都是一愣,不過很快丹云、湮滅等人就意識到狄飛驚說的人是二哥,畢竟就崆峒山如今的各路人馬來說,就只有二哥的身份地位和狄飛驚最為接近,也更為超然。文學網

    二哥沒來自然有他沒來的道理,可能這個道理在座的每一個人都能說出個一二三來,但他們不會說,因為他們很清楚,今天這場聚會的主角只有一個,那就是狄飛驚,而他們都是陪襯,如果今天二哥也來了,那二哥也只能紅花配綠葉。

    狄飛驚起了這個話題卻無人接應下來,畢竟這個話題并不方便由他們來談,不管是圈子規矩也好,還是單純不方便在別人背后說閑話也好,狄飛驚也只能繼續把這個話題給圓下去。

    眼見大家都不說話,狄飛驚也只能繼續說道。

    “眼下豪門公會的三千人已經進駐了崆峒山,但我想這三千人是不會聽從我的命令的,而是只會聽從在座各位的命令,在這種時候,我的話不作數,所以我想的是,既然要跟茅十八開戰,那么我們這邊必然也要推舉一位盟主出來。”

    眾人聽到這話,更是以丹云對此的感觸是最為強烈的,幾天前狄飛驚找上他的時候就曾經提到過這個問題,狄飛驚以茅十八有永夜監督為名,訴說茅十八不會親自去參與計劃,而是只會派遣他的那些門徒們去開展計劃,而后狄飛驚還特意的提到了盟主這個稱謂。

    在狄飛驚想來,盟主一職必然只有茅十八才能夠勝任,但茅十八被永夜給監督起來了,他沒辦法也沒機會去接任這個盟主職位,而要讓茅十八把自己一年的心血拱手讓給他人,哪怕這個他人是茅十八最信任的一位門徒,比如說老王或者老虎,想必茅十八也不會甘愿的。

    因此,茅十八那邊陣營當中,除了茅十八這個當之無愧的盟主外,必然還會有一個牽頭之人,而這個牽頭之人便是豪門公會如今進駐崆峒山的三千多人的打擊目標。

    丹云不知道同樣的這番話狄飛驚對誰說過,但今天這個場合狄飛驚突然又再度把話題給提出來,這讓丹云的心中一動。

    果不其然,狄飛驚的目光此時突然投向到了丹云的身上,然后說道。

    “我想的是,讓丹云來充當我方的總指揮。”

    狄飛驚的話音剛落,現場一片鴉雀無聲,但是每個人的心中定然都充滿了各種疑問,而人群中對狄飛驚這個決定最為不解的莫過于老鄧三兄弟了。

    而除了老鄧三兄弟外,湮滅也是對這個決定同樣大感詫異的,雖然丹云的實力和領導能力已經得到了豪門公會圈子里的認可,但是相比起自己這個曾經的世界亞軍來說,就團戰的指揮能力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更別提狄飛驚和湮滅都來自一夢孤城公會,而狄飛驚不照顧自家公會的人反把名額給了丹云,這讓湮滅著實想不通。

    不過在場的對于這個總指揮的任命倒也只有他們四個人有疑義,而其他人都沒有放在心上。

    狄飛驚之前還說了一句話,他說自己人微言輕,不可能同時指揮三千人作戰,這話是絕對的,不說能力的問題,就說認同感,狄飛驚就不可能讓這三千人指哪打哪,所以誰家帶來的人就只能由誰家的老大來負責帶隊。

    但是,總指揮就算只是個虛銜還是很讓人心動的,不為別的,就為了豪門公會古往今來破天荒的頭一次六大派聯盟出擊就已經足以讓這個總指揮的頭銜名垂千古了,因此即便十八大等人都沒出聲,但他們的心中肯定也很在意,也同樣對丹云的任命感到有幾分不當。

    “飛飛,何必非要任命一個總指揮呢,再說了,就算臺面上擺個總指揮,但背地里實際上還不是由你來指揮,何必多此一舉?”

    湮滅發言了,狄飛驚看向了湮滅,他知道湮滅肯定會發言的,畢竟當初狄飛驚在設想團戰紅方隊長的時候心中想的就是由湮滅來擔任,雖然如今團戰已經從狄飛驚的核心計劃中分離了出去,但在狄飛驚的心中仍舊還是覺得湮滅的資格最大。

    不過很快狄飛驚就笑了笑說道。

    “湮滅老大,你難道忘了那邊還有一場團戰要打了?”

    狄飛驚的話頓時就讓在座的各位都愣住了,同時十幾雙眼睛再度匯聚到了丹云的身上,而這一刻在場眾人才猛地回想起來,今天他們在座的這些人全部都是已經入圍了團戰大名單的,只有丹云除外,畢竟在團戰選拔階段,丹云壓根就沒有來到崆峒山。

    此時眾人的眼神漸漸的從狐疑逐漸變得明亮了起來,倒不是說他們明白了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們才無法擔任總指揮的,而是他們此時才后知后覺的回過神來,團戰的發起者也是今天召集他們聚會的這位狄飛驚。

    狄飛驚做的很多事都非常的容易被人忽略,畢竟他這個很想依靠做委托來成名卻不知道在網游中依靠做委托根本就無法凝聚認同感,同樣也根本無法出名的玩家只不過是在獨自一人走一條看不到任何前景的羊腸小道。

    還是那句話,當所有人認為事物的發展理所當然不需要去思考的時候機遇就來了,當狄飛驚憑借著做委托查案子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時候,仍舊有無數人還活在睡夢當中,還沒有真正的清醒過來。狄飛驚找到二哥的時候,二哥眼神中似乎存有一種隱藏的極深的怨懟在注視著狄飛驚,如果不是他注視了良久怕是狄飛驚根本就不會察覺到,不過狄飛驚還是察覺出來了,這讓狄飛驚有些擔憂,因為他怕二哥突然撂挑子不干了,甚至是和他做起了敵人。

    “飛飛,這么重要的事情你沒第一個通知我?”

    二哥的問題剛問完,狄飛驚就明白了過來,二哥說的是昨天他聚會的事情,要說這種事鐵定是瞞不住的,就算是再機密的事情豪門公會的會長也必然有知情權,狄飛驚想要招募自己的私人武裝力量那是絕對不可能的,這種空子不會有機會讓他鉆。

    茅十八一直“臥薪嘗膽”到今天才下定決心開展他計劃的原因就在于他很清楚,憑借他現過去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豪門公會的對手,他只有等到差距無限拉大,大到甚至脫離了經緯線之后才能出現他所想要的那個機遇。

    wangyouzhichengweiboss0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