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沒空
    “老大,我……那個我公會出了點事,我要回去一趟。”

    浮云看著眼前的茅十八猶豫了很久這才說出了這句話,而他的話剛一說完立刻就感受到了來自茅十八眼神的強大壓力,他其實很清楚,這種時候撂挑子已經等同于是背叛了。

    “這么急?”

    茅十八仍舊是用很平靜的口吻問道,言語中甚至有一種對自己的好徒兒的關切之意。

    “是……,有人想要搞事。”

    茅十八越是這般平靜,浮云的心中就越發的害怕,他其實并沒有任何理由害怕茅十八,即便他不打招呼就離開了又能如何呢,但此時此刻他就是如此的害怕,以至于就連抬起頭來面對茅十八都做不到,當然了他怕的并不是茅十八,而是一切都會因為他這一走而前功盡棄。

    但是呢,問題顯然也是出在這里,究竟是前途重要,還是已經擁有的實際利益重要,如果有一天領導跑來找你,問你愿不愿意放棄已經擁有的幾百萬身價跟著老大到海外去打拼,盡管你知道成功率很高,畢竟老大比你坐擁幾百倍以上的身家,但你總還是會很猶豫的,畢竟在沒有看到實際利益之前,你并不清楚當你真的放棄一切的時候,領導是否也已經放棄了一切,又或者只不過是純粹只是打算把你當做是炮灰。

    浮云對茅十八并不信任,應該說是一點都不信任,但盡管是在這種不信任的基礎上,浮云仍舊和茅十八精誠合作了一年多的時間,而且在這個合作的基礎上,浮云獲取的利益從表面上來看要遠多于茅十八自己。

    但遺憾的是,無論從茅十八身上得到的東西再多,但這種不信任的基礎仍舊沒有半點被撫平的跡象,只不過是又一樁隱患被深藏了起來,沒有暴露出來的痕跡罷了。

    “很嚴重嗎?”

    茅十八又追問了一句,而這一次浮云終于是開始真正害怕了,而且無形中壓力也更增大了一分,因為他想起了前天兩人說過的那些話。

    白玉京被打敗之后,老王也離開了,留下了茅十八和浮云兩人,那時候的浮云心中可是還揣著萬分的激動,他多少也能夠感受的出茅十八礙于形勢會對他予以重任了,而這種重任恰恰是他一直都夢寐以求的話語權。

    “浮云,如果我失敗了,仇烈香、柴玉關他們就麻煩你來照顧了。”

    茅十八的話盡管完全說中了浮云的心事,但是聽到這話從茅十八的口中親口說出卻還是讓浮云感到萬分驚訝,此時的他倒是的確懷揣著一種真情流露的說道。

    “老大,你怎么可能會輸?”

    茅十八微笑著搖搖頭,似乎并沒有意識到浮云臉上那假大空的表情,而是繼續說道。

    “輸贏本就是一對孿生兄弟,輸不起的人也不會有多高的成就。”

    茅十八的話讓浮云的心中細細的揣摩著茅十八的這句話,雖然聽上去這像是一句至理名言,就如同兵法上說的勝敗乃兵家常事,但是作為玩家而言,卻沒幾個人愿意接受失敗的,輸不起乃至輸了報復才是常態,哪怕什么想法也沒有但至少也會在輸了后推卸責任的。

    所以,在浮云聽來,茅十八的這句有感而發到更像是對自己的一種試探,他想說什么,跟自己有關嗎,還是別的什么意思?

    浮云沒說話,似乎仍舊還是細細的回味著這句話,但茅十八卻不會等他回過神來,又繼續說道。

    “前不久我才跟狄飛驚見過面,他是一個很厲害的對手,對上他我沒有十足的勝算,不過我相信他也是同樣的,如果有可能我不想和他做敵人,但遺憾的是,我們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茅十八似乎是在回憶著過去,又好像是在循循善誘般的在帶領著浮云的思緒,隨著浮云的思考從之前的輸贏問題轉到了狄飛驚如何了得的問題上來的時候,他的心也從之前的假大空漸漸的有了一點實際的意義。

    對浮云來說,狄飛驚牛逼又能如何呢,甚至于就算茅十八牛逼又能如何呢,這一切都不如他現在實際掌握的金錢權力來的更加真實,浮云其實并沒有什么遠大的志向,即使有那也是他在坐擁了今天的一切,在這個基礎上而萌生的,卻并非他從一開始就想過要做大做強到何種地步。

    人都向往越來越好的生活,一年比一年過的更好,但這個好也永遠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除非是有遠大志向或者是“石樂志”的人才會一開始就有著一個當國家元首的夢想。

    浮云也是同樣,如果他沒有今天的一切,或者說當初他沒能成功拉攏茅十八去對抗金獅,那今天的浮云也將永遠活在金獅的陰影之下,繼續做金獅虛情假意的兄弟,而絕不會去反抗這個沒什么志向的人。

    因此,茅十八的游戲體驗或者說他的心路歷程對浮云來說一文不值,如果茅十八輸了真的能夠讓他成為柴玉關、仇烈香等人心目中第二個神,那才是浮云看重的東西。

    “浮云,在我認識的所有人里面你是最有心計的,光憑這一點就足夠了,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失敗了,我希望你能繼續帶領你的兄弟們和狄飛驚再戰。”

    茅十八的話終于是讓浮云逐漸冰冷的心再次火熱了起來,他火熱不是因為再戰五百年的口號,而是他真的有機會成為所有茅十八徒子徒孫的第二個領袖。

    “老大,這仗還沒打呢,怎能輕言失敗,就算狄飛驚牛逼,但我想豪門公會未必就能容得下這個人。”

    浮云能夠說出這番話明顯是思考過的,但對此茅十八卻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說道。

    “容得下容不下那也是將來的事情了,如果真有這一天,那將是你們最好的翻盤時機,但今天這一戰已經在所難免,不是嗎?”

    茅十八的話再度讓浮云心中沸騰起來的希望被撲滅了,這種大起大落的感覺還真是讓人刺激,浮云此時倒是有些不太愿意和狄飛驚硬拼了,甚至有些希望茅十八能夠就此跟狄飛驚握手言和,然后轉頭就將一切話語權都轉交給自己。

    當然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人都要懷揣夢想不是嗎?

    然而讓浮云沒想到的是,之前一直都輕言細語說話的茅十八突然間在下一刻用很嚴厲的口吻說道。

    “浮云,如果小王有向狄飛驚通風報信的跡象,解決他,你知道該怎么做!”

    聽著茅十八斬釘截鐵的一番話,浮云感覺自己的心也大力的跳動了一下,盡管虛擬網游中玩家并不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而這個時候浮云盡管耳中聽著茅十八在訴說另一個人的背叛,但正因為是當著自己面說的,聽上去更像是茅十八在說自己一樣。

    因為浮云的心中確實也藏著背叛的想法。“你走吧,走了就別回來了。”

    茅十八的話字字敲打在浮云的心頭,如果是在古代,當人面對忠孝不能兩全的時候,說不定會下跪用堅毅的目光和信念求的一個心中的兩全其美。

    但此時此刻的浮云卻并沒有猶豫多久,他的心態現實了,甚至要比所有豪俠的玩家都更加的現實,而這種現實的表現就在于他無法放棄自己今天所擁有的一切,而且他今天所擁有的這一切已經凌駕于了很多人之上。

    “抱歉,老大,我真的要回去。”

    浮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選擇一走了之,盡管他知道這聽上去更像是一句廢話,但他還是說了,而他此時的心思和古代人最后還想要求得兩全其美的心思沒什么區別,甚至就連堅毅的眼神和信念都是一模一樣的,唯一的區別只是在于他并沒有朝著茅十八下跪而已。

    茅十八沒有再說任何話,浮云走了。

    此時的茅十八并沒有去多想這件事,他也不覺得浮云離開是因為心虛害怕,可能他真的有急事,可能金獅王朝公會此時真的已經天翻地覆了,但他此時一走了之就等同于是一種背叛,而且這種背叛將不會有任何洗清的可能性。

    浮云離開的消息很快就被柴玉關、仇烈香等人知曉了,幾乎每個茅十八的徒子徒孫們都義憤填膺的討論著這件事,他們都給茅十八發消息詢問這件事的緣由以及痛斥浮云的背叛。

    但在每一個討論這件事的人的心中卻又都裝著幾乎相似的心思,似乎他們也都想要為自己找尋一個更合理的開脫的借口,前些年才因為想要幫茅十八討一個公道而凝聚起來的信念在這一刻又再度被冷卻了下來。

    畢竟他們要是真的跟著茅十八干了,那可是要拼上全身家當的,eve的奧德賽黃昏雖然并非一場信仰之戰,畢竟就沒有信仰的成分在內,但這次2000人的大型會戰之所以能夠被載入網游歷史,就在于所有參戰的玩家,無論來自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公會,都是抱著破釜沉舟的信念而去的,說一句信念之爭并不為過。

    或許也是正因為eve這款游戲的真實性,2000名玩家經此一役,幾乎是損耗了過去八年積累的總和,要知道這可是真實損耗,是失去了就永遠沒有了,想要再現今日的輝煌,對很多玩家來說甚至需要又一個八年的積累。

    能夠擁有這樣的決心和魄力,是很多玩家都難以做出抉擇的,如果把同樣的真實損耗的系統設定換在其他游戲當中,哪怕是魔獸世界,也很難想象是否有人真的愿意為了一個“為了部落”或者是“為了聯盟”這樣的口號就敢拿著全身家當都會永歸塵埃的代價和另一個族群的玩家死戰到底。

    經典永遠是不可復制的,同樣的能夠堪稱經典的戰役或者比賽鏡頭也都是偶然間的思維靈感匯聚所形成的,沒有任何一個大神會在平日里練習那種精彩瞬間的技巧,也沒有任何一個玩家打一開始玩游戲就帶著要和一切敵人死戰到底甚至同歸于盡的信念去玩游戲的。

    不僅僅是柴玉關等人,就連茅十八的死忠仇烈香、老虎也都打了退堂鼓,這一戰其實在很多人看來都是毫無勝算的,和一家豪門公會作對都很難有勝算了,何況是六大派合而為一。

    一開始的激情乃至同仇敵愾隨著慢慢的降溫而逐漸轉向了冰點,又伴隨著浮云這種有心人想要在內部奪權但突然間不知道是因為真的背叛而是被茅十八清算的緣故而突然退出,似乎所有的事情再一次印證了那個農民起義的歷史規律,他們不是被對手擊敗的,而是輸給了自己。

    這一天下來,丹云那邊還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但茅十八團隊中卻已經是人心惶惶了,每個人似乎都在為自己思考著一條退路,如果說這種時候丹云真的有心前去和茅十八的徒子徒孫們接觸,試圖用金錢利誘他們背叛茅十八,成功的幾率會增加50%。

    但是茅十八沒有想到,丹云沒有想到,任何人也都沒有想到的是,戲劇性的一幕在此時突然間出現了。

    身處萬松山莊的鍋蓋突然間發動了對金獅王朝公會的進攻。

    當消息傳到丹云那里的時候,丹云剛開始愣住了,但隨后整個人就變得非常陰冷了起來,他立刻就給鍋蓋發去了消息,質問他為何不聽命令擅自行動。

    “丹云,這不怪我,是他們先挑釁的,我艸,不跟你說了,我得去殺人了!”

    鍋蓋這一鬧騰,直接讓所有還在猶豫不決的,還在為自己思考退路的,還在想著坐收漁人之利的,還在猶豫不決的,甚至連那個還陷入兒女私情不能自拔的人都通通被席卷了進來。。

    豪門公會的聯合相比起茅十八想要擊敗豪門公會更像是一個偽命題。

    鍋蓋這邊一行動,很快消息就傳到了正在打團戰的十八大那里,團戰進行到第四天,現場依舊很火爆,玩家們的討論也早已飄到了團戰以外,已經上升到了幾個不同圈子之間的“黨爭”的地步,據說單就是這幾個圈子就話題討論的總人數就高達十幾萬,不論是跨星系的武力值對比,還是別的什么和武俠有關的話題,都是爭奪的高地之一。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