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我允許了嗎
    團戰進行到第七天已經幾乎到了殘局的局面,也可以說,場上的十個人能夠堅持七天的時間是他們能夠成為豪俠最強者的證明,以及他們背后各自豪門公會為他們提供了一年的綜合實力的積攢。

    此時場上對決的兩人是紅方砍二的劉獨峰和藍方胡子的孫駝子。

    同樣經過了七天的戰斗,兩人的血量已經都不足五分之一了,砍二還算稍微好一點,畢竟他在一夢孤城公會非常受夢孤城重用,加上一直以來各種活動實際上都是由砍二帶隊的緣故,所以砍二的綜合實力要比胡子更強一些。

    但也正因為砍二扮演的是劉獨峰這個還算有頭有臉的人物,因為個人天賦等等因素而讓砍二從扮演劉獨峰的第一天就已經正式走上了最終想要成為百分百劉獨峰的道路,今天的砍二雖然還沒有集齊劉獨峰的六件超級法寶,但對于看過逆水寒或者電視劇讀者和玩家來說,他們其實都應該很清楚劉獨峰在原著中的不足之處。

    但是反觀胡子扮演的孫駝子,除了在武林外史中因為王憐花的緣故而和沈浪有一段斗智斗勇的經歷外,并沒有過多的描述,加上古龍對武功體系的不重視,更是導致了孫駝子除了恩仇外,連他會不會武功都不知道。

    但也正因為如此,反倒是給予了胡子扮演的孫駝子無限的后天發展空間。

    胡子的武功路數很雜,基本上屬于什么武功絕學都有,加上曾經和茅十八有過一段組隊的關系,所以胡子使用的武器同樣很雜,而且多少也有點當初茅十八精通諸般武器的特點。

    胡子和砍二打打的很油滑,砍二的特長是輕功暗器、劍法,這倒是和永夜扮演的司空摘星有點相似,不過永夜最擅長的還是速度,如果今天有人出一個各種功法的排名,那永夜絕對是豪俠中速度第一人。

    胡子對砍二很了解,應該說他還專門去查找過劉獨峰的那些武戲,無論是讀者點評的還是溫瑞安自己說的,可以說這些原著角色的人物形象刻畫或多或少都對制作豪俠這款虛擬武俠網游的制作者得到了一定的啟發。

    砍二每次想要用輕功近身用劍法主攻然后再劍法出招的攻擊間隔輔助暗器攻擊的套路都被胡子給識破,胡子雖然綜合實力不如砍二,但胡子也是紅袖添香公會的精英主力,加上有前六天的實戰經驗,對砍二的套路也是掌握的純熟。

    但砍二就沒那么好運了,胡子的打法基本沒啥套路,就像是a那樣,王八拳才是打架的真諦,誰在真實格斗中玩鞭腿、回旋踢那就是找死,所以砍二進一步,胡子就退一步順便退一步然后用相同的暗器手法還擊,砍二躲避或者防御的時候,胡子就用棍法一類帶有定身效果的技能去進行壓制,當一旦發現砍二有后手的時候,胡子也依靠輕功退開。

    而且胡子打法的邪乎還在于胡子有很多身體上的小動作,而這些小動作并不屬于豪俠中招式系統中的任何一種設定,屬于胡子別出心裁自己造成出來的“王八”打法,而這種打法夾雜在胡子的攻擊套路中,更容易迷惑砍二的攻防轉換節奏。

    戰斗進行的很焦灼,但卻誰也沒有因為這種始終分不出勝負的戰斗而出言抱怨,對于觀眾們來說,這場戰斗已經上升到了“溫派”和“古派”的戰斗,如果溫瑞安筆下的劉獨峰連古龍筆下的孫駝子都打不過,那估計諸葛正我根本就連給沈浪提鞋都不配了。

    場上有著競爭關系,場下同樣也有著不同派別的競爭關系,矛盾激烈化后必然會出現轉折點,而這個轉折點就是各大豪門公會會長們看重的那個利益所在。

    狄飛驚來場擂臺已經很久了,他的目光也在專注著戰斗,雖然他看的不是太懂,不過他也知道,這種時候團戰是不會輕易分出勝負的,除非他也能等到一個轉折點的到來。“怎么,想換人?”

    近距離戰斗中,胡子突然用傳音入密的聊天方式往砍二那里發了條消息過去,這條消息自然是沒人能看到的,砍二雖然看到了,不過他倒是很了解胡子,知道這也是個喜歡戰斗時沒事就說垃圾話的行家。

    砍二的確想換人,他對上胡子打的很不適應,倒不是因為胡子所學很雜,沒有一個固定套路,而是按照紅方的計劃,砍二扮演的劉獨峰并不應該對上胡子扮演的孫駝子,而是應該對上紅月扮演的萬里平原。

    萬里平原在原著中雖然是個肥頭大耳的蒙古人模樣,但卻是以輕功見長的塞外第一輕功高手,而且很多時候塞外三冠王是一起上的,在沒有百里寒亭和千里孤梅助陣的前提下,萬里平原的輕功發揮不了多大的用場。

    劉獨峰和萬里平原打,最有利的因素就是地形,或者也可以說,砍二想跟永夜打,最有力的因素仍舊還是地形。

    如果劉獨峰、萬里平原、司空摘星三個人跑一萬米馬拉松,那估計最后贏的是萬里平原,畢竟萬里平原內功同樣牛逼,而司空摘星沒那么牛逼的內功也就沒那么牛逼的耐力,說不定最后連劉獨峰都比不過,但是要比一百米的話,司空摘星應該是毫無懸念的。

    這種類似的對比方式不僅僅在出戰十人的計算當中,同樣也存在于擂臺下方各位精通武俠的行家當中,可以說,在戰斗剛剛進行了一天左右的時間里,就已經有好事之人把最有針對性的對決方案給提了出來。

    劉獨峰對萬里平原,陳玄風對郭嵩陽,慕容世情對裘千仞,唐堯舜對蕭遠山,最后湮滅扮演的上官金虹可以說是萬金油類型的,畢竟第一天湮滅的發揮實在是太搶眼了,也是如今場上唯一一個讓玩家們記住的是湮滅永生這個游戲id,而不是上官金虹這個原著名字的扮演者。

    在胡子的心中,一直都記得之前狄飛驚讓十八大給他轉述的早點結束團戰的想法,對此胡子雖然并不情愿,但是也不能推脫,況且戰斗打到這個份上,對胡子個人來說,也是應該到了結束的時候了。

    “好,你不換我換!”

    胡子說完后,立刻就看到藍方陣營中站起了一個人來,便是老鄧,而藍方此舉立刻就引發了一陣竊竊私語。

    戰斗到了這種時候,可以說擂臺上無論是誰都很難再承受對方單方面一套組合拳了,要是胡子真的此時下場,那估計等不到老鄧登場胡子就會被砍二掛掉。

    然而讓全場都沒有想到的是,砍二竟然沒有去攻擊胡子,而是有些發啥般的愣在了當場,他的目光注意到了擂臺下方圍觀群眾中的一人,臉上展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此時在人群中的狄飛驚也注意到了砍二向自己投來的目光,盡管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不過看樣子因為是胡子對他說了什么,才讓砍二錯過了擊殺對手最佳的機會。

    老鄧登場后,很快就迎上了砍二的攻擊,砍二不得不回轉心神重新放在了戰斗當中,他和老鄧扮演的郭嵩陽都用劍,同兵器的對決更加比的兩人的綜合實力,而老鄧的郭嵩陽至少在實力定位上遠不及劉獨峰。

    “砍二,你搞什么?”

    此時在紅方等待席上,湮滅很不給面子的直接就當面斥責起了砍二,錯過了這樣一個機會,這讓勝利的希望又降低了一些,原本紅方對上藍方的劣勢就很大,紅方除了湮滅自己,其他四個人在各自豪門公會都不是最強者,更別說藍方還有兩個讓自己都十分頭疼的神壕了。

    戰斗堅持到這一刻,湮滅的心中仍舊還想著勝利,還想著他重新站在世界舞臺上那個遙遙無期的夢,因此當砍二的失誤再度讓這個夢想越來越遙遠的時候,湮滅終于是有些坐不住了。

    砍二此時仍舊還在戰斗,對上老鄧扮演的郭嵩陽,砍二仍舊有很大的優勢,而面對湮滅的質問,砍二不能不做出回應。

    “是飛飛會長不讓我動手。”

    砍二的回答頓時就讓紅方的另外三人都愣住了,無花、絕世、尤利西斯三人在各自公會都只是第二把交椅的核心成員,和十八大、湮滅等人差了好些距離,因此他們倒是能夠全身心放在戰斗中的人,也想要借此一戰成名。

    砍二的話頓時就讓湮滅皺起了眉頭,他的目光在人群中開始搜索,很快就發現了狄飛驚的身影,此時的湮滅不悅的哼了一聲,剛想要說點什么,但卻又就此打住了。

    此時在藍方一邊。

    “胡子你搞什么?”

    流云問出了和紅方湮滅同樣的問題,不過胡子第一不是魔劍道公會的人,第二他也同樣是個無法無天的玩家,所以他的回答就要比砍二漫不經心的多了。

    “哦,沒什么,不想打了就換人唄。”

    胡子的回答讓流云一愣,但隨即就罵了一句粗口,戰斗打到今天,湮滅就是紅方的領袖,而藍方領袖自然就是流云了,所以很多時候,十八大等人都要看流云的意思行事,他說要怎么打就怎么打,其他人最多也就提提建議罷了。

    然而讓流云沒想到的是,胡子此時聽到流云罵自己的話,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指著流云的鼻子罵道。

    “他喵的你再說一遍?”

    看著胡子怒火上涌的樣子,流云也愣住了,雖然他之前的確罵了胡子,但他罵罵人難道不是很正常的嗎,大家平日里都在一個圈子里,怎么胡子還會因為有人罵他兩句就如此憤怒了呢?

    但是此時胡子當著所有人的面突然一下子就把事情給上綱上線了,這種時候幾千雙眼睛都盯著流云,在這樣的場合下,原本流云不該和胡子計較的,但神壕的面子卻不允許他在此時此地吃啞巴虧。

    “罵你怎么了,你他喵的換什么j8人,經過我允許了嗎?”

    流云也站了起來,紅月此時自然也站在流云的身旁幫腔做事,不過十八大卻沒動,因為他很清楚,胡子開始犯渾了。

    所有人此時都注意到了藍方等待席上正在上演的這一幕,不過很多人都帶著看好戲的心態在圍觀著,同時也在將這一幕上傳到網上,同樣也引發了大量的圍觀和評說。

    而這種時候,第三個圈子趁勢而起了。

    藍方的這五個人除了老鄧扮演的郭嵩陽還算正義的一方外,其他四個都是大反派,至少塑造出來就是反派,而且其中以萬里平原是最大的反派,畢竟被萬里平原x了的趙師容在原著中可還算是幫助了岳飛的大英雄,因而這種時候正義的第三方借著這個反派內部矛盾擴大的前提正式登場了。

    “他們那邊怎么了?”

    由于紅方和藍方是在對面,所以對紅方等待席上的四個人來說,他們對此時藍方胡子和流云的行為感到很費解,不知道這兩個人在吵啥。

    “誰知道呢,可能是新仇舊怨爆發了吧。”

    無花這樣認為,不過尤利西斯卻是搖了搖頭,有些不屑的說道。

    “就算新仇舊怨那也不該在這種時候鬧啊,丟不丟人?”

    他們兩人議論完后目光隨即轉向了湮滅,想等著湮滅發表些意見的時候卻發現,此時湮滅的目光正注視著觀眾席上的某個人,而臉色卻是陰沉的可怕。此時砍二的心中很凌亂,而他凌亂的原因是之前狄飛驚給他發的那條消息。

    其實這條消息幾天前狄飛驚就發了,狄飛驚想要盡快結束這場團戰好分出人手去對付茅十八,讓胡子和胡子去糊弄紅方的隊伍,至于藍方這邊的隊伍就只能交給砍二去搞了。

    可是幾天下來砍二卻遲遲沒有動靜,而之前狄飛驚又發去了一條消息,砍二知道自己必須要做出決定了,可是這個決定卻并非那么輕易能下的,至少要比老鄧和胡子困難的多。

    此時此刻,藍方的等待席上,流云和胡子正眼對眼劍拔弩張的對峙著,誰也沒有消停的意思,今天讓胡子上場是流云的安排,胡子的作用就是去消耗對面的有生力量的,如果能夠逼出湮滅那就是賺了,至于胡子贏不贏甚至是生是死根本就不在流云的考慮范圍之內。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