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第317章 閑著也是閑著
    沒辦法好好聊天了。也不能開打,掛一個人少一個人啊!再加狂戰士這個職業,在等級不高的時候,打群架的能力是不弱于法師的。所以橫絕大漠真要打,不但他的手下人聽不聽兩說,就連關飛渡也不答應“你和原生冒險者打架,有什么好處嗎?你說說看,要是值得打,我就陪你打一架!”

    橫絕大漠語塞。網游就是個打架的地方,可你也看看自己的身份和目前的任務啊!

    原生冒險者在這個當口是有競爭的,可打歸打,人家平時的交情還在,好友欄也沒空著。狂戰士把自己的遭遇給好友們一說,大家一邊笑一邊決定,寧可不出去,也不和縱橫‘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結盟。

    縱橫的十二個人在不大一片區域待了近兩天,打了半背包的皮毛、采了半背包的草藥,撿了不少的各色寶石玉石,就是沒找到一個結盟對象!別個公會的隊伍遇到這幫人,都打聽他們為毛耽誤了,關飛渡是有苦說不出。

    縱橫的人還在‘找盟友’的坑里趴著呢,七劍麗人已經正式踏足神山雪線之上。

    拿著望遠鏡的一見飆血道“前方有個小院子,要不要去看看?”

    院子不大,門前立著一塊一人高的方尖碑,四面都有碑文。正對眾人的一面刻著句唐詩造化鐘神秀。左方刻著禁止放寵物。金剛貓繞到方尖碑右側“不得動武器,我看看后邊啊——陰陽割昏曉!前后兩句是杜甫《望岳》中的名句,左右不是東西!”

    付諸東流和一見飆血正在他的左右,聞言一人給了他一個脖兒拐。

    眾人圍觀方尖碑,不知道為何,都有一點詭異的感覺。拋開碑文文白交錯的寫法不提,灰色的石碑上鐫刻紅底的大字兒,本該是肅穆的事情,可石碑字體透著一股冷、瘦、硬的風格,尤其是最后一句‘陰陽割昏曉’,紅色中透出微黑的血腥殺伐之意,‘割’字兒的最后一個立刀,正如一把巨大的死神鐮刀一般兀立。看到這一句,幾個女孩子都有種毛骨悚然、脊梁發冷的感覺。金剛貓有毛筆書法的底子,感覺比女孩子還來得強烈“看字體,該是一人書寫,可我心里總覺這最后一句是另外一人寫的!你們覺得呢?”

    蘇橙也有同感“純屬直覺。我也覺得這句話和其它三句不是一個人的寫法。可是看字形如出一轍。這種情況怎么解釋?”

    “還是一個人寫的。要我解釋,那就是題字兒的人這句話寫的時候,心境和寫其它三句話的心境完全不同,才能出現這種效果。這也不對啊,難道這句話和‘造化鐘神秀’不是一起寫上去的?”

    粉紅太狼也湊著看了一遍,聞言道“會不會是個神經病寫的?寫這三句的時候,精神正常,寫第四句呢,就腦子發燒!”

    金剛芭比和金剛貓異口同聲“病的不輕!”

    鳳舞九天笑著看三人鬧完,這才說道“方尖碑文應該是前后對應的。禁止放寵物、不得動武器,是這個小院的規矩。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該是啞謎,對我們進入小院后的行為存在提示或規范。”

    一刀兩斷道“我還不信!我試試啊!”抬手放出一只白板獵狗。寵物人人都有,但是像白板獵狗這樣的東西,還真沒幾個人好意思拿出來顯擺,當做試驗小白鼠剛好。白板也有白板的好處——越傻的狗,忠誠度越容易培養。傻大膽和愚忠這兩種性格就很容易出現在一個人身上。一刀兩斷一揮手,白板獵狗向前跑,開始它的探索任務。這狗剛跑到小院兒門口,院子里就跑出一頭比牛犢子還大的老虎,只一口就咬死獵狗,沖著七劍齜齜牙,擺著尾巴回去了。

    “寒冰!把你的白尾鷹放出去試試!老虎不會飛的!”金剛貓竄掇。

    寒冰看他一眼“你白癡啊?要是人家還有巨鷹作為寵物呢?”

    “死了!”一刀兩斷道“我獵狗不但死了,還收不回來了!大家還是別試的好。”

    還是有人想試試。這次,不開眼的是蘇橙,抬手放出了十一郎“到門口試探一下!”

    十一郎左嗅嗅,右聞聞,溜溜達達跑到院門處抬腿就是一泡尿。

    這次老虎沒出來,隔著院門的門檻和十一郎對著叫!乖乖,十一郎好猛,面對老虎一點兒不怵!十一郎還很聰明,叫了幾聲就溜達回來了。眾人還不明所以,一頭巨鷹落在院門上,正側頭盯著十一郎。

    收起十一郎,這一頭老虎一只巨鷹才沒了敵對架勢,各自回去。

    門內走出一個干廋老頭兒“不想要寵物了就放生,別拿來逗弄我的虎頭和鷹頭!”這老頭兒的身高和別克有得一拼,只是瘦的如風中枯竹,走路打晃仿佛隨時會倒,一把蓬松濃密的胡子足有尺長,隨風飄動。老頭兒雖瘦,兩只眼睛倒是精光四射“誰的寵物?品相不錯!你們是山外來的冒險者吧?”

    蘇橙上前“護林員大爺,我們是斗膽想要攀登大山的冒險者。看到這里有人居,想到此休整一番。”

    這老頭頭頂的名字就是‘護林員’,他對暮光橙語逗弄自己的寵物好似很不滿意“修整是必須的,不過你們最好看住自己的寵物,包括馬匹。萬一被虎頭、鷹頭撕成碎片,可不要怪我!”

    眾人隨老人進入院內,只見院內寬敞,一處半敞的廊房下支著鍋灶,墻邊有堆積如山的木材,一頭老虎臥在柴堆下,巨鷹則在小山一般的柴堆上方打窩。柴堆邊的墻上還貼著一張不知何年何月張貼上去的告示入山須知。這個東西大家都該瞅瞅啊。

    入山須知嚴禁在院子以外的地方放火和生火做飯。如有違背,后果自負。嚴禁在雪山的山腳、山腰、山峰大聲喧嘩。后果自負。嚴禁在護林員居所違反護林員的各種指令,后果自負。

    一共三條,兩眼掃完,金剛貓眼睛余光一瞟,卻見廂房內走出幾個人來。都是冒險者,一共六人,當先一人飛龍在天,對七劍一幫人張口就道“大家好!我們是蒼龍傭兵團的。今天相遇,還請各位多多關照!”

    蘇橙接口“沒啥關照的。這里不許,只要大家到了能打架的地方,想打架的時候提前知會一聲,就算是朋友了!”

    飛龍在天哈哈大笑“說的是!神山秘境,可是鼓勵競爭的。聽說越能打的隊伍獲得的獎勵越好。”

    護林員已經坐在門口的一方石頭上看著眾人,聽了飛龍的話道“能打的不一定是好人;能活到最后的卻一定是好人!你們自己生火做飯吧。這里的木材、米糧肉食,盡管取用,走的時候留下一樣數量的吃食或足額的金幣就行!”

    安琪拉躬躬身“老爺爺,我們幾時能開始登山?”

    面對一個俏生生的小姑娘,老頭兒面色稍霽“等吧。等經過了我老人家的考驗,你們才能繼續前行!”

    飛龍在天道“我們已經問過了。也是這樣回答。大家照顧好自己吧。”

    蒼龍傭兵團的盟友叫做如花,看頭像卻是一個胡子拉渣的大男人。他和寒冰是好友關系,此時給她發來密聊“咱們聊天用密聊,別叫隊友知道我們認識。我怕他們懷疑我。”

    “什么隊友啊!我這邊的就完全不管我!不聊他們的事情不就完了?你的東西都準備的咋樣了?”

    “能不聊嗎?你想想,要是我對這幫盟友滿意,我還用得著這樣和你聊天?我能帶的東西全在身上呢。不過這次只能是給自己準備后事了。我對這幾個人沒信心……你就說說你跟著隊友有什么好處吧!”

    飛龍在天、暮光橙語、付諸東流、秦小曼都已知道對方的身份,但都不確定對方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份。兩幫人都是滿懷疑慮的觀察對方,搜索對方的資料,以備不時之需。

    蒼龍傭兵團加一個原生冒險者如花,共是六人,包括如花都是男性角色。這幾人居然有兩個已經就職流氓飛龍在天、我也曾露宿街頭都是三十三級。一個盜賊職業張小煩三十四級,加三十四級的如花也是兩個盜賊職業。余下兩人一個三十五級拿把鋼叉作獵人打扮,一個三十四級頂著個黑沉沉的白板鐵盔,貌似防御不錯。

    不放行,也不給發布任務,十幾個人都有點百無聊賴。蒼龍的人就在小院里分作兩撥。這種行為別人本來是發現不了的,是如花和寒冰聊天的時候叫了一聲“三帶一!”才被大家知道。

    蘇酥酥擠眼睛“大家看到護林員的臉色了嗎?好像不太好!”

    金剛貓笑道“跑到人家家里打牌,也不喊人家一塊兒打!換了你你高興嗎?”

    聲聲曼道“換了貓貓,他肯定不高興。換成我,我是不喜歡打牌的!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咱們給護林員大爺干點活怎么樣?”

    這個主意不錯。蘇橙決定大伙兒輪流上去摸摸護林員的嗜好。對付老頭子,最好就是派小女生上。

    幾個人女孩子搖點。

    粉紅太狼第一個上陣“老爺爺,您喝水不?我給您倒一杯!”

    “不用不用!謝謝啊閨女!”

    “哦,那您餓不餓?我去給您做飯好不?”

    “不用不用!”

    金剛芭比覺得丟人“一頭傻狼!你給我回來——人家都說謝謝了!你卻不知道去倒水!你在家里就是這么待客的啊?”在家待客都是我老爹的事情!粉紅太狼“那我該怎么做?”

    “倒茶是必須的!還用問嗎?你看看小曼!”

    聲聲曼已經開始燒水了。

    夜羅察性子冷淡點,但是好像家里也有尊老的習慣。主動跑到柴房拿出一個碗來,從自己的背包中取出酥油,就著聲聲曼燒好的熱水,給老頭端上去一杯熱騰騰的酥油茶。

    老頭笑的皺紋都把眼睛擠沒了“呵呵呵,閨女奏是好,爹的小棉襖!我的閨女以前也是這樣的,特孝順!”

    夜羅察翻白眼“您的閨女?我該叫大媽了吧?”

    “一樣兒的!不過你說的是啊,她現在天天圍著自己的兒子閨女轉,早就把我這個老爹忘到一邊兒了!就是我孫子、外孫每年都會來幾趟,給我這個老骨頭送點茶米!”

    蘇橙也來湊趣兒“他們上山,怕是拿走的東西比送來的還多吧?”

    “咦?誰說不是呢?你個小貴族居然也知道小門小戶的過法兒!”

    “您老瞅瞅這個!”蘇橙掏出一把金色的剝皮刀遞給老頭。

    “好東西!有了這個,老頭子剝皮的時候,也能留下幾張更好的送給娃娃們!送給我如何?”

    “拿出來就是想送給您!老爺子,您看看,我是個鐵匠,這玩意兒就是一塊鐵、一把火幾錘子的事情。談不到送。您這里的鐵器,有什么需要修理的,我給您打打!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好!年輕人就是該多做點事情!”老頭兒起身,從廚房、貯藏室丟出幾件鐵器堆在院里,把蘇橙看傻眼了全是金色的!雖然有的明顯生銹了,有的破損了,但是金色品階就是金色品階!你說我是修呢還是不修?別幾錘子下去,給人修理成藍色甚至白板,那丟臉就丟大發了!何況這些東西還不是蘇橙經常打造的短兵刃——要是短兵刃,保留金色品質還容易點,畢竟自己擅長。眼巴前這些,可都是自己沒打造過的啊!

    還好,生火需要時間。蘇橙考慮再三,把老頭的菜刀、鋼叉、標槍先拿出來,把木柄卸掉。這幾件東西,他有把握。從一刀兩斷手里交易過來幾份優質無煙煤想添到木材里,被老頭一把搶走“這個留著我烤肉用!特別來賽!”

    “那我拿什么打鐵啊?”蘇橙這個無奈啊。

    老頭兒指指一圍爐的木材“就這個!你等等啊!”隨手掏出幾塊紅彤彤的魔晶,拿起榔頭一敲——蘇橙的心都碎了!尼瑪,火系魔晶你當劈柴燒啊!

    敲碎的火系魔晶被丟進圍爐,火焰即刻高漲!“我這些鐵器,全是天鐵打造!小伙子可勁造!你要是能把這些東西修理成白板,那才是你的本事!”

    你很囂張啊老頭!蘇橙默默的拿出塔爾留下的巨石當做砧板,開始修理。

    老頭覺得不對了,圍著巨石左三圈右三圈“這塊石頭,我記得是在后山的二道梁上啊!你們還沒進山,怎么會拿到這塊石頭?”

    “這是一位叫做塔爾的山民留給我們的。夜雨天氣,他曾經借我們的篝火熱酒。我們還送給他十袋好酒!”

    “難怪!能說說那個塔爾長什么樣子么?算了不說了。只能是那位了……你能搬動這塊石頭,也不容易!好好修理,等會兒老頭子也有獎勵給你!”

    你好像認識塔爾啊。你不問,我也不說!

    飛龍在天的人也不傻,看見七劍麗人團在給做事,擔心有好處自己拿不上,放棄牌局圍著老頭要任務。老頭也不客氣你們去給我砍點柴吧。出門左手,記著,只砍百步之內的枯死樹木!

    斧頭也在等待修理,不過是木柄有點松動。蘇橙隨手在把柄處鑲進去一個木楔子遞給飛龍“金斧子砍柴,沒試過吧?”

    飛龍在天拿過來一看,乖乖,加體力、加傷害,耐久八十八點,基礎傷害四十。你妹的,砍柴的東西都比勞資的武器好!心里有想法,這貨的眼神就不對,給蘇橙發來一個密聊“兄弟,待會兒我用自己備下的斧頭換下這把。你別做聲,我給你一百金幣!”

    “你腦子有病啊?別說一百金幣,給多少我都不能干這種事兒!奏凱!”

    從來都是我罵人,沒見誰敢罵過我!飛龍在天郁悶,又不敢發火“不同意就算了!別罵人啊!”

    蘇橙繼續罵賤人就是賤人!得罪的事情,你想干也別拉上我!仿佛是有人對蘇橙這句話點贊,叮的一聲輕響,手中剛剛修好的菜刀閃出紫色光芒,居然被修理者提高成為紫色品質的器具。

    “哎呀,怎么會這樣?”護林員一臉便秘的跑過來“打成紫色的了,我以后拿啥切菜?”

    蘇橙把菜刀一晃“這還是菜刀啊。誰說你不能用來切菜了?”

    老頭左右看看,小聲道“僭越你懂不?只能獻給山神了!”拿走菜刀“你再給打一把,金色的就行!省點心好不?能用就成!”

    這也是沒誰了。蘇橙“我也是第一次聽客戶說要把物件打造的差勁一點好不?”

    飛龍在天的思路蘇橙也有,但是絕不能像飛龍在天說的那樣去做!“寒冰啊,你看看你手里還有大砍刀之類的武器不。笨重一點、品質藍色白板都行,交易給我。”

    “白板武器誰還帶在身上?這把藍色的大彎刀行不?最差的啦!”

    蘇橙接過,放在砧板上一錘子敲成兩段,剛好,可以打造成一大一小兩把菜刀。大菜刀被他打成白板,削菜的小菜刀打成了金色。交給護林員“大叔您看看,兩把!用途還不一樣!”

    老頭用大拇指試試刀鋒“不錯!那個女娃娃你過來,廢掉了你一把彎刀,老頭子我也沒東西賠給你,這根桃木你拿去,做法杖杠杠滴!你個法師,帶把彎刀干嘛?”

    “我怕我的朋友缺少武器使用啊!謝謝大爺!”小丫頭的假話也是張嘴就來,總不能說我全部家當都在身上吧?

    全員圍觀桃木圖片紫色品階。枯干的桃樹枝。可作為法杖材料。據說,這是一根西王母蟠桃園里的桃樹上掉落的枯枝。

    果斷的高大上,連蘇橙都差點流下口水!

    七劍要想開始‘換購’模式,還得蘇老大把剩下的鐵器提高到紫色。蘇橙拿出萬二分的精神,甚至趁著老頭不注意,給獵叉噴上一口生命之火,把自己拼命感應聚集的一點點雷電魔力注入標槍。

    看到暮光橙語硬生生把護林員的兩件武器提高成紫色品階,砍柴歸來的飛龍在天拿不住自己手里的斧頭,把腳面砸了“沒搞錯把你?就是宗師也沒本事連續修理提高兩件武器到紫色品質吧?”

    “你說的不對。是三件!還有啊,這件事是個宗師都能做到。我做到了,不過是運氣好而已!”不是謙虛,能連續修理提高出三件紫色裝備,除了技術、運氣,更主要的是原件的材質。鋼刀是注定比鐵刀銅劍鋒利的。

    老頭不知從哪里轉出來,看見鐵砧板上擺著的兩把紫武連連搖頭。這一次是金剛貓和蘇酥酥跑過來“老爺子別急。您看看啊,我這里有一把標槍。小蘇有一把金色的鋼叉。您拿去用!”

    “唉,想要老頭子的材料,你們就明說!我能不給嗎?別人一送就是辣么大一塊天鐵,我不送一點能行嗎?一人一塊!那鐵匠,斧頭不用修理了……”

    飛龍在天正把自己人帶進來的白板斧頭遞給蘇橙,聞言一哆嗦,斧頭落地,又把自己的腳面砸了。

    有了木柴、菜刀,大伙兒開始生火做飯。看著七劍麗人團的女孩子們忙活,蒼龍傭兵團的幾個人急得搓手,想打個下手都沒機會。

    金剛貓眼珠一瞪好狗不擋道。你幾個別妨礙人家做飯啊!做好了又不是不給你們吃,急什么?

    飛龍在天這個郁悶。按他的性格,要在秘境外面,早就喊人來砍蘇橙這幫子人了。現在要人沒人,講理……我沒那個習慣啊!忍吧!“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幫點忙!”

    金剛貓“我都幫不上忙!做飯啊,你會嗎?生火會不?吃飯會不?”

    飛龍在天連續說了三個‘不會’“你大爺的!嘴別那么毒好不?吃飯誰不會啊?”

    “會就等著!”護林員喝道。老頭看見柴房灶頭的煙火,就知道木柴中有濕木頭。濕木頭都是活樹啊!過來一看果不其然,也對蒼龍傭兵團生出一肚子氣。“看看這幾根木頭!都是活樹,要長幾年才能長這么粗啊!老頭護林一輩子也沒你們砍下的活枝條多!晚飯沒你們的份,想吃自己做!”

    啃干糧的不止蒼龍的幾個人。飯沒做好,狼圖騰的小白狼帶著彩虹戰狼傭兵團趕到。這幫人沒幫忙干活兒,也一樣沒飯吃,和蒼龍的六個人一起蹲在院子里看七劍麗人團和圍著熱騰騰的一桌子飯菜聚餐,十六個人的眼睛都是滿滿的羨慕妒忌恨,一股同仇敵愾的氣氛油然而生。

    (本章完)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