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第398章 真正的圣戰
    這一場血腥戰斗,段偉居功至偉,他再次升級達到四十六級。阿米爾則提高到四十五級。這種情況下,即便海東青的十人隊殺過來,七劍其實也有一戰之力!此時全隊的等級都已超過四十五級。更讓蘇老大驚喜的是,小曼并沒有掛掉,她只是被一箭射出了一個擊退效果!剩余的人員抓緊時間嗑藥恢復,誰知道剩下的十一名會不會趁機撿漏殺過來?

    海東青單獨出列“我們遵守諾言,不打。可是我們要收斂戰友的骨殖。幾年來一個鍋里攪馬勺,多少還是有點情分。”

    蘇老大站在矮墻中部,一揮手把一個高手招到身邊“我們能贏,是因為我們也能利用亡靈的力量。你要不要試試?我需要時間讓所有人都恢復實力。還有,這些死者的武器要作為勝利者的繳獲!”

    “能不能保留他們的衣甲?死都死了,留下一點最后的體面給他們?”

    “我答應你!”

    四十多名騎兵,共計爆出二十五塊馬牌!五份騎士轉職證明、一面三角旗,一顆標注著‘任務物品’的朱馬汗頭顱。至于那些藍色、金色品質的馬刀、弓箭,還不足以進入七劍核心的法眼。

    等付諸東流、三七開門、少年阿飛歸隊,戰場形勢已經逆轉,七劍具備了團滅對面卡勒瑪克騎兵的實力。但是隊長不想打“我們走!這種開闊地帶,想要全殲對手幾乎不可能,何況我們還有承諾?”

    付諸東流心有不甘“聽你的。我們去哪里?”

    “我們去拿下特克斯!那里現在只有二十名守軍!”

    “我知道了,老大不打這個十人隊,是怕跑掉的人回城報信吧?留著他們收斂尸骨耽誤時間,我們才能從容攻打特克斯?”

    特克斯鎮的規模比玉其塔石小,比卡依大,鎮上基本都是卡勒瑪克人。由于主力和最高官員的離開,特克斯鎮的警戒得到臨時增強,大門值守變成整個十人隊的任務,兩個十人隊輪流當班。十一個人,當然不是十四人七劍團隊的對手,何況七劍中還有四名超過四十五級的?一戰而決,十人長再次曝出一張馬牌,等七劍掃光窩在營房中的最后十一人,才發現自己發財了空蕩蕩的百人長居所里,居然放著一個巨大的金色寶箱。打開寶箱,光錢袋就有兩個,一個是百人隊當月的軍餉;一個是百人長朱馬汗的私藏,共計一千三百枚金幣。一張黑龍卷軸。這個該是朱馬汗能夠節制卡爾巴彥的利器。十一塊初級火系魔晶、兩塊中級火系魔晶。奇怪的是,居然沒有其它品種的魔晶。

    最奇怪的是一封信。

    信封上沒有任何字跡,只有一團談談的黑色氣息繚繞其上。暮光橙語拿起信封,黑氣便沿著他的手指、手臂纏繞攀援,猶如一株黑色的女蘿或者爬山虎。蘇老大運起朱雀之炎,但見蒼白的火焰和黑氣相遇,燃燒出橘紅的光芒。朱雀之炎迅速消耗,黑氣也逐漸變淡,很快消耗殆盡。打開信封,信紙上連個抬頭都沒有

    馬爾克斯閣下,請原諒我作為生者對于亡靈無理由的厭惡。這是本能。我不認為你的到來會給卡勒瑪克人帶來什么好處。除了亡靈天災,你不會帶來其它任何的最終結果。萬幸的是,你可以給昆吾爾家族帶來好處。就像你的預言,我向黑龍禱告,時而靈驗,時而沒有絲毫的回報。黑龍靠不住。但是你也一樣不靠譜——除了你留下的信封,我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聯系你。

    如你所言,我的子嗣都愚昧不堪,無法擔任我賦予的責任。我需要時間,重新生下一個兒子或者從侄、甥之中挑選一個來延續昆吾爾家族的榮耀,或者,給予我更長的生命,由我自己來對付這個已經纏繞了我數年之久的夢魘。

    我希望有機會和你詳談我們合作的可能和條件。

    沒有落款,只有一方紅色的印章蓋在原本該簽署名字的地方。

    蘇老大想把信紙遞給付諸東流,這張信紙離開他的手指,立刻開始燃燒,把付諸東流也嚇了一跳。

    “還好,我有截圖!”

    看完截圖,大多數人都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鳳舞九天嘗試解讀“昆吾爾汗和黑龍有勾連,這個我們以前已經有線索了。這位馬爾克斯又是什么東西?看著語氣,他是一個實力或者勢力不弱于黑龍和昆吾爾汗的。我不明白的是,這位馬爾克斯還是不是人類。昆吾爾汗厭惡他,甚至到了不加掩飾的地步!”

    大家都同意鳳舞的分析,也接受蘇老大回去找加克普汗尋找線索的建議。一行人離開特克斯,在鎮門口遇到了海東青的十人隊。

    這十一人呆呆的看著七劍傭兵團的冒險者從鎮里出來,心中都明白發生了什么,一時間五味雜陳打,打不過。不打,和敵人相遇的場景已經被鎮民們看見。擦肩而過的后果就是要面對昆吾爾的怒火。

    “大家跑起來!海東青,裝成追擊我們的樣子!”

    “啊?!好!竟敢跑到我們的鎮子來!給我殺!”海東青反應迅疾,抄刀就向勛爵砍來。

    “我去,你玩真的?”勛爵撥馬就跑,身后一隊騎兵逶迤相隨。

    待大家跑的看不見特克斯小鎮,勛爵才勒住戰馬,轉頭迎向追來的騎兵“該停下來了。你們打算怎么作?”

    海東青只覺得喉嚨發苦“我也不知道。大伙兒不想死啊!”

    要么掉頭回去,反正特克斯的牧民都已經看見卡勒瑪克騎兵“追擊”冒險者的行動,只要謊言編造得當,還是很可能瞞過昆吾爾汗的。當然這也是風險最大的方法。要么跟著眼前這位伯克——看起來是個守信仁慈的首領。

    見海東青神色變換,內心掙扎不休,暮光橙語添柴澆油“你以為我不知道?昆吾爾向一頭邪惡的黑龍獻祭,幻想獲得好處。他還和亡靈天災的使者媾和,來鞏固家族的權位。你們的家鄉,很快會變成一片死亡之地!”

    “汗王向黑龍獻祭的事情,我也知道。那是汗王無力抗衡的存在。你說汗王和亡靈天災勾結?你有什么證據?”

    這次暮光勛爵仔細思考了幾秒“我沒有任何證據。我覺得,除了亡靈天災,沒有更邪惡的東西能促使一個中級亡靈法師具備對抗一個百人隊騎兵的實力。朱馬汗要不是保有一張能夠召喚黑龍的卷軸,他豈能有實力和膽量來節制一個超越等級力量的亡靈法師?”

    海東青言簡意賅“你的證據不夠。”

    勛爵灑然“我知道。可你們也沒有別的去處。全軍覆沒,只有你們完好無損!誰會相信你們沒和反叛者勾結?我相信你們參與對那些孕婦的殺戮。你們可以跟著我,去參加加克普汗的軍隊。我可以說服他接納你們,你們也可以選擇之和野獸戰斗、負責柯爾克孜人治安安全的工作。等我所說的一切明了,再做決定!是走是留,我都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全。”

    話說到這里,已經無法多說。得益于加克普汗慷慨仁慈的名聲,這一隊卡勒瑪克人跟著冒險者的隊伍開始向玉其塔石進發。

    加克普汗在玉其塔石等候冒險者的消息,同時也完成了對本地柯爾克孜人的動員幾乎全部五十歲以下的人口,都愿跟隨汗王去尋找一塊水草豐茂的地方重新生活,積儲力量。這些人正在將無法離開的老人轉移到諾肉孜留下的山寨中。得知哲伯伯克暮光勛爵歸來,他立刻派人來請。來人差點和跟隨暮光勛爵的卡勒瑪克人動起刀子。

    看著和冒險者一同站在王宮院子里的卡勒瑪克人,加克普汗的眉心擰成一個疙瘩“你知道我們兩族之間的仇恨。現在請你給我一個理由,讓我的族人能夠和他們和平相處!”

    “我得到了亡靈天災的消息。這個消息如果不夠,我會帶著這些人離開另外安置。我會保證他們不再和柯爾克孜人為敵!”

    加克普汗的眉頭更加擰巴“這個消息非同小可。你進來和我細談。其他人不得輕舉妄動!”

    故老相傳,草原上的部落、家族擁有共同的祖先。后來人口漸多,人們開始分化,擁有實力和金賬的部落開始號稱黃金家族;實力稍弱的部落被稱為白銀家族。“其實不然!”加克普汗否定了這種說法“黃金家族,其實是在保護整個草原的戰斗中成長起來并獲得權位的。這并不是草原各族之間的內斗——和這些家族先人發起的抗爭相比,部落之間的戰爭,和狗咬狗沒什么區別。那些真正的戰斗,是發生在異族入侵、亡靈天災入侵的時刻!是所有人都必須無條件參加并犧牲的戰斗。這一類的戰爭,有人稱之為圣戰。”

    勛爵聽得半懂“能說一下您所說的異族是什么嗎?還有亡靈天災!”

    “異族入侵,是異空間非人類生物的入侵。亡靈天災,是和本空間相關聯的亡靈的入侵。這一類戰爭,是全人類的圣戰!”這下蘇老大聽懂了這該是《圣途》游戲的終極任務。人類,在亡靈和異空間生物之間求存開拓,還真是不容易!

    加克普汗繼續解說“這一類的戰爭,長則數萬年,短則數千年才會爆發一次。所以關于這些戰爭的秘幸,通常都只存在于神靈的傳說和各國王室之間最為隱秘的流傳中。流傳太過久遠,以至于到我們這些傳承人的口中,我們自己都已經不大相信了!而且,作為白銀家族的王者,我所掌握的資料并不多。我希望,你可以和那些金帳汗國的掌權者進行交流。獲得的資料越多,就能得到越有利的保證。”

    “這件事情刻不容緩。我會立刻展開調查。可是諾肉孜率領的柯爾克孜人還要面對五百個卡勒瑪克騎兵的追殺,他們怎么辦?”

    加克普撫著短須半晌才道“我看到,你的人實力參差不齊。這就給了你必須分兵的理由。我建議你集中手中的精銳跟隨你開展亡靈天災的調查。至于戰斗力一般的人員,可以暫時編入我的軍隊,通過戰斗提高他們的實力。”

    這樣分派,也是暮光勛爵希望看到的。

    “我還有一個任務交給你。這幾天,我更加了解到卡勒瑪克人在玉其塔石犯下的罪行,這也是我剛才幾乎壓不住心頭怒火的原因。我需要有人把主持殺戮的百人長朱馬汗和卡爾巴彥的人頭拿來,稍微平息一下我心頭的怒火,也給玉其塔石的居民一點點交待!”

    我就知道這兩個家伙會升級為,這不是任務來了?暮光勛爵呵呵一笑,先看了一下隊伍,十四個人都還在,嗯,還有四位追隨者,也召喚出來,說不定會有額外的好處!集中隊伍,把兩顆‘人頭’上繳,獲得的任務獎勵讓金色阿米爾、一個高手、少年阿飛當場升了一級。加克普汗也沒有虧待冒險者的四位追隨者,不但給予了相當的經驗獎勵,還拿出四副五十級的皮甲分贈四人“在我的眼里,其實是沒有民族之分的。仁者眼中,只有善良的人、自私的人。勇士眼中,只有勇敢者和怯懦者。而國王的眼中,只有有用的人才和沒用的廢物!真正的智者必定追隨真理和美好。普通人的才智,則需要尋找值得追隨的、擁有聰明才智并堅定追尋美好的智者。你們都很幸運,我祝福你們!跟隨暮光橙語,去創建不朽的功業吧!”

    巴拉巴拉一大通,大家聽到了,卻不知道加克普想干什么,直到三七開門點開呆子的屬性,才發現呆子得到了一個‘無限’持續的增益狀態汗王的祝福。得到這個增益的或者玩家,在賜福者的領地,將始終擁有生命五點、力量三點、智慧三點的增益。

    這幾乎就是提升了一級!為毛不給我們來個祝福?大家紛紛吐槽,加克普汗微笑解答“只有敵對勢力的人認同我們的理想并加入我們的隊伍才能得到這個祝福!”

    把蘇酥酥、一刀兩斷、木拉提木拉提、阿吉巴依、金剛貓、有勇無謀、別克是個老司機全部抽調回來,和三七開門、聲聲曼、安琪拉、付諸東流、鳳舞九天、少年阿飛、寒冰、天山奇俠、南飛燕、檐下浪子、糖果貴族、一見飆血、段偉、淘金小子、如花、錦江游龍等人重新編隊,加蘇老大本人,正好是兩個十二人標準傭兵小隊。

    “我們知道,目前的王墳副本主要是給大家提供經驗。但是噩夢難度至今沒有通關,我認為該副本的獎勵絕不止于此,所以我們要盡快打通,看獎勵再決定下一步動作。羊圈子亂葬坑副本,從我第一次交割兩個人頭給加克普汗之后,換了一個任務發布人,此人是玉其塔石王宮門口的一個老乞丐,卡勒瑪克人殺了他家三位懷孕的女人,差不多是被族滅了,所以加克普汗選擇他來代行自己的這個職責。這個任務目前的獎勵非常的豐富,包括暗黑系列裝備、各種魔晶、高額經驗和馬牌。雖然不知道副本確立后會不會有什么調整,但眼下的表現已經值得大家全力攻略了。我和付諸東流將各帶一隊,分頭、輪流攻略。”

    付諸東流“說具體點。”

    “你帶蘇酥酥、一刀兩斷、木拉提木拉提、阿吉巴依、金剛貓、有勇無謀、別克是個老司機、三七開門、安琪拉、鳳舞九天、段偉。剩下的人跟我。每天的任務就是刷這兩個副本。王墳刷兩遍噩夢,羊圈子從普通難度開始,也是兩遍,第三遍從兩隊之中挑選最佳組合嘗試紀錄或更高難度!這是固定任務,其他時間大家自行安排。這兩組人馬,需要使用單手具刃武器,也就是長短刀劍、匕首之類武器的人可以自己選擇選擇形制、想要的屬性傳給我——最好是有圖片,我會在最近兩天打造一批四十五級或五十級的武器給大家使用。你幾個別看我!已經有雙橙標志武器的人不在此列!”

    鍛造一批武器的行為勢在必行,一是鑄劍師任務已經拖得太久,蘇老大不敢再拖。二是他最近得到了百煉鋼的加工方法。這種鋼鐵總體品質不如天鐵,但鍛造出紫武的幾率也比普通精鐵礦高出百倍,目前七劍積存的數量,足夠支撐他完成鑄劍師任務。第三,也是為了給工作室的兄弟增加一點福利。

    作為工作室戰斗職業主力中的精英,這些人的任務基本就是設定一個短期目標、一個中、長期目標,大家奔著目標努力就是,一切看積分。蘇老大差不多就是個甩手掌柜,要說花費在管理上的精力,還不如薔薇姐姐和白依依多。見大家聽完安排都不動,蘇老大有點奇怪“怎么我說的還不夠明白?”

    別克是個老司機咧嘴笑笑“都明白。就是想等你打把武器給大伙兒瞧瞧!反正,刷本的時間足夠!”

    “行!先給你打一把。你想要什么樣的?”

    老司機早就就職狂戰士了。他和別人有點點不同他還是狼圖騰公會分會霜城狼山的核心團成員。七劍也沒人問過,完成柯爾克孜空間任務后他會不會回狼圖騰。這樣的人,蘇老大可不會大方的用天鐵給他鍛造武器!但看在他人在七劍倒也干得兢兢業業的份兒上,給他鍛造一把紫色武器還是理所應當。

    “我想要一個臂盾、一把熊掌刀、一把權杖!”這是突出物攻、保留相當防御力的精銳戰士配備。見大家都看自己,老司機解釋“我身高一米九二,體重一百公斤!問過很多人了,都說我最好是選擇攻防一體的步戰士職業。所以我選擇了狂戰士這一職業。”

    權杖這一類武器,蘇老大并擅長“這樣吧,權杖你去找……我去,我和你一塊兒去找紅胡子,讓他給你鍛造一把。這個東西,他絕對比我打得好。臂盾和熊掌刀我來。最少給你一件紫武。還有誰?今天打兩件再走!”

    蘇酥酥也是七劍的老兄弟,有資格問團長要東西“橙哥,咱們現在除了狂戰士職業,最多的就是弓箭手職業了。你會不會打扳指?”

    扳指?這東西蘇老大沒見過,只聽過“你是說套在拇指上用于控弦的環形指套?”

    “就是這個。我想,咱們的弓箭手配上這個東西,一定會提高攻擊效果。說不定還能增加魔法效果。另外,弓箭手也得配上短刀之類的武器啊,萬一箭支使用完畢,豈不是都成了廢人?”

    箭矢、弩矢,在《圣途》中屬于通用武器,是價格低廉的消耗品。當然,不缺金幣的玩家通常會給自己配上一些具備魔法效果的骨箭、角箭以備不時之需。不得不說,蘇酥酥這個提議非常中肯。

    “這個我會考慮。不過扳指這東西我還沒打過,需要做點準備,查查資料才好動手。你們幾位弓箭手得等上兩天!好了,大家散了吧。我要去拜會一位,一個小時后,摩拉丁使者見。”

    暮光橙語身具爵位,能讓他‘拜會’的,當然是青石城里官方人員。

    伯爵府,李定軍聽暮光勛爵講解了在柯爾克孜空間的一些任務經歷,和加克普汗一樣皺緊了眉頭“這是非常重要的消息。你可有什么證據證明此事?”

    證據一大把。最好的當然是段偉的四方同心白骨杖。只是段偉不在身邊,付諸東流只好掏出自己的暗影箭手鐲雙手奉上“這件裝備,就是取自卡爾巴彥,那個亡靈巫師的手中。我們……”

    蘇老大打斷付諸東流“大人,我們還有很多證據,刻下能拿出來的只此一件。若是您覺得證據不足,我再去調用。”

    李定軍仔細觀摩手中的裝備“實話告訴你們,這件事情的機密程度,以我目前的爵位還不足與聞!但既然發生在我的轄區,我必須立刻上報,以待上面裁決。你就在此地等候,不要走動……”

    陪著蘇老大坐在一邊的付諸東流差點笑出聲來“這話聽著耳熟!你沒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

    這一等,足足等候了一個小時!等到七劍的其他兄弟傳話催促,李定軍才從后堂匆匆走出。讓兩位冒險者驚訝的是,這位剛剛還是伯爵的駐軍首領,此刻居然換回了‘侯爵’的頭銜!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