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第568章 永夜的手段
    此時眾人談話的氣氛變得無比輕松,老王的問題出口后誰也沒有對此有過疑慮,就像是本該有此一問的樣子,狄飛驚此時心中的想法也已經印證了一多半,到了這會他已經可以確定,茅十八的確是想要干一件大事了,他聚集這么多的高手,絕對不會是單純的想要結交天下強者那么簡單。

    但是呢,狄飛驚的心中還有幾個問題,但這幾個問題卻是不方便說出口的,而且一旦問出還很容易打破眼下的氣氛,讓老王等人生疑,于是他就換了一種方式問道。

    “你們這群高手,要是放在原著中,我估計天都被你們拆了,小小的崆峒山還真留不住你們!”

    狄飛驚的話說的讓老王等人心情大好,眾高手都哈哈大笑,連連說是,很快就有幾個高手開始說起各自扮演角色在原著中的風云故事,漸漸的又開始往武力值對比的方向進行了。

    老王、小米等人倒是沒有參與進去,畢竟狄飛驚還在呢,他們對于狄飛驚的話只是微微一笑,心中很是受用,不過倒是并沒有忘記狄飛驚還沒有問問題呢。

    “我想,茅哥讓你們來崆峒山,不會是想要讓你們這群高手來搞風搞雨的吧,而且我覺得你們也未必就會甘心的屈居于快活林公會的門下吧,既然如此,你們何必要針對無名公會那些人呢,他們并不值得你們去針對吧?”

    狄飛驚話的前半段讓場面上的氣氛稍微的有了一些凝固的,但是后半段話卻是讓老王等人都心領神會的笑了起來,原來狄飛驚說了這么多就是想說這個呀,你早說不就結了?

    老王等人之前也都在猜測白玉京回到崆峒山是想干嘛,這里雖說是他曾經的成名之地,但畢竟已經年代久遠,就算要衣錦還鄉也該去大理城才對,跑到崆峒山來做什么。

    老王等人當然不會知道白玉京和鐵子以及十二樓五城的典故,所以他們對白玉京的行為很不理解,而且從表面上看來倒更像是專程沖著他們這些人來的。

    而如今狄飛驚這樣一說,老王等人又何嘗不明白呢,當下就紛紛拍胸脯向狄飛驚做了保證,說他們從今往后不會專門去找無名公會的麻煩,當然了表面上的工作還是要做一做的,畢竟他們仍舊還是隸屬于快活林公會,也同樣是崆峒山攻城戰的主力。

    狄飛驚回去后很快就把跟老王見面的事情對白玉京說了,不過永夜并不在場,看樣子他獨自出門了。

    白玉京聽了狄飛驚的訴說后,眉頭頓時就是一挑,此時的他心中也已經有了一些想法,不過在說出自己想法之前,他還是打算聽一聽狄飛驚的發言。

    白玉京和狄飛驚從認識以來,兩人之間的關系就一直很微妙,一開始似乎是狄飛驚借著“抱大腿”的心思來高攀白玉京的,而后因為永夜的緣故,兩人開始有了那么一點交情,但也多半是貌合神離,狄飛驚很不適應白玉京的真誠,而白玉京也對狄飛驚不時發出的虛偽之情而頗為不爽。

    但是隨著后來發生的一些事,以及狄飛驚漸漸表現出來的個人能力,逐漸的讓白玉京對其產生了另眼相看的心思,而且在白玉京的心中,狄飛驚縱使不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的朋友,因為狄飛驚說話做事都很不爽快,并且實力也不怎么好,如果不是永夜的一番推崇,他的確不會跟狄飛驚這樣的人走的太近。

    但是,白玉京漸漸的從狄飛驚對待他的委托當中發覺了一些東西,那便是狄飛驚盡管為人并不真誠,但是他卻是一個能夠堅持真理的人。

    現在有很多網上的人,總是抱著憂國憂民的批判精神,對各種時事大加褒貶,不時還能夠口若懸河的評論上一番,乍看上去,他們就像是林語堂、魯迅之流,渾身上下都充滿了一種使命感、正義感,但實際上也只是說說而已,真要讓他們堅持自己的真理為天下開太平,他們也只能退縮到人群當中。

    很多東西說出來容易,做起來很難,但狄飛驚卻是反過來的,他總是在做,作那些他自認為正確的事,不管這些事是他自己所堅持的正義,還是公認的正義,但他的心態和信念永遠都是向前看的,這就非常不容易,且非常讓白玉京佩服了。

    公平這兩個字不僅做起來很難,說出口同樣也需要勇氣,而且還要承受著世人不屑的目光去做,那更是要勇者才能為之。

    狄飛驚不是勇者,甚至他連人物都算不上,充其量不過就是個草民罷了,不管他有沒有權,他都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在做,而且把事情做的很漂亮。

    聽的白玉京的話,狄飛驚就有些遲疑,他做委托倒不是全然的出于想要得到公平的理念,還是興趣更多一些,因此當他沒做委托的時候,和白玉京面對面交流,他還是感到有些難以應對,畢竟正常生活中他也只是個俗人,陽奉陰違的事情肯定沒少干,在當下的社會風氣里,陽奉陰違盡管還是個貶義詞,但卻早已沒人將之當成是不好的評價了,畢竟這就是一種常態。

    “其實我倒是比較認同師伯之前的那句話。”

    眼見狄飛驚不說話,白玉京立刻就接過了話題說道,他口中所指的師伯的話便是之前永夜說的茅十八組建的是殺手組織的這件事。

    然而,狄飛驚卻是搖了搖頭,對此有著不同的看法,白玉京當下也不吭聲,等著狄飛驚的說辭。

    “我倒是覺得,你之前有句話說的很對,如果拿來用來茅哥身上或許也順理成章。”

    聽的狄飛驚的回答,白玉京倒是一怔,想不起到底是自己說過的那句話了,很快狄飛驚就給出了回答。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聽到這句話,白玉京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其實白玉京也跟很多玩家一樣,他們都覺得憑借今天茅十八在豪俠中的江湖地位,又有什么樣的事情能夠難得到他呢,他應該比任何人都混的風生水起,如果說白玉京自己還有一點自由上的約束力的話,那茅十八真可謂是無事一身輕,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憑借他的實力和他淵博的游戲知識,由他來引領豪俠風騷的日子還會繼續持續下去。

    但是這會,白玉京卻隱約中察覺到了一些問題,畢竟是圣光榮耀公會的一份子,當初二哥的事情白玉京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原委,茅十八過去一年多以來混的其實并不怎么好,可能他在人前的確是意氣風發,但實際上又有誰人能真正自由自在不受到任何約束呢?

    “飛飛你是說,師祖想要組建自己的江湖組織完全是出于自保的想法?”

    白玉京說出這話的同時,就連自己都感到很不可思議,茅十八今天的江湖地位讓其成為了至高無上的王者,哪怕迄今為止茅十八沒有加入過任何一家公會,但其在豪俠中的影響力和創造力卻是無論哪一家豪門公會都不容小覷的。

    不說因為茅十八和永夜的關系而讓今天的魔劍道公會儼然有成為豪俠第一公會的潛力,就說因為茅十八所觸發的那些隱藏劇情任務豐富了無數玩家平日里的游戲生活,如果有人想要跟茅十八作對,怕是會有很多人都不會答應吧。

    “我可沒這么說,我只是覺得,茅哥培養這些人不太像是想要為禍武林,想要搞的江湖上腥風血雨,如果他真有這樣的想法,我覺得今天的豪俠應該遍地都是攻城戰了。”

    狄飛驚的話讓白玉京微微的點了點頭,對此他倒是不好作評,如今豪門公會四下開辟分舵,盡管沒有打響攻城戰,但實際上因為利益之爭而打響的戰爭早已在豪俠遍地開花,或許也就只有豪門公會沒有涉足的這大理城附近才算是一片樂土了。

    就在兩人討論的時候,永夜走了過來,他并沒有隱藏身形悄然而至,而是堂而皇之的出現在了當場,當狄飛驚和白玉京回頭的時候,發現永夜的血量不滿,明顯是動了手。

    “師伯,怎么回事?”

    白玉京趕緊問道,永夜看了他一眼,臉上滿是勝利后的喜悅,看的出之前的戰斗讓永夜的心情好了很多,大有一種積郁過后大肆發泄一通的感覺。

    “哼,老刀派來崆峒山的那批高手也不過如此,我剛才去把他們輪番殺了個遍!”

    永夜的話當即就讓狄飛驚心頭一震,和白玉京對視一眼,都可以看到對方眼睛里的無奈,或許這就是永夜的心性,又或者說這就是出身于魔劍道公會的玩家的性格。

    不過狄飛驚此時的心中卻是暗暗叫苦,永夜這一攪和,倒是把他之前的一番設想和計劃給搞砸了。

    不過永夜就是永夜,哪怕是茅十八都幾乎不可能忤逆他的想法,狄飛驚更是不可能讓永夜由著自己的意志來,所以永夜想做什么,狄飛驚和白玉京都阻止不了,盡管之前白玉京想過要讓永夜按照狄飛驚的打算來調查崆峒山的事情,但看樣子,狄飛驚尚且不夠資格約束永夜。

    “那師伯你之前可有探聽到什么消息嗎?”

    白玉京要比狄飛驚更加了解永夜,永夜在“逆徒”仇恕的事情之后,曾經荒漠過一段時間,而在那段時間里自然也免不了小刀的打趣。

    小刀畢竟是個小孩子,不太懂得大人們為人處世的道理,白玉京相比起仇恕來的天差地別,更是只會讓他覺得自己在永夜跟前勝出了一大截,卻從來不曾想過,永夜那會究竟是怎么想的。

    永夜礙著茅十八的關系,不好對小刀說什么,但他心中對白玉京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看法,那就不得而知了。“查什么查,有什么好查的,既然老刀覺得我阻止不了他,那我倒是非要讓他看看,我到底能不能阻止得了他!”

    永夜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雖然平靜,但平靜卻壓抑著一股火氣,這股火氣并不僅僅是沖著茅十八的怨氣而發泄,在白玉京聽來,更是有一種針對于自己的怒氣。

    在失去“逆徒”仇恕的那段日子里,小刀一有空就會來找白玉京,白玉京幫他在永夜的跟前掙足了臉面,他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要知道在平日里永夜可是出盡了風頭,他不僅實力比小刀高出太多,而且無論是比身份背景還是比人脈關系又或者是江湖上的名頭,無一不是完敗小刀。

    所以,很多時候其實就連茅十八都有點看不過去了,畢竟在那些永夜完敗小刀的領域當中,小刀總是被永夜調侃的差一點就要哭鼻子了,但永夜卻是渾不在意,如果不是茅十八借機用話題拉開兩人,怕是永夜和小刀今天早就已經分道揚鑣了。

    而小刀在不找永夜嘴炮的時候,就會來找白玉京,加上小刀很多時候口無遮攔,所以在跟白玉京說故事的時候,也會不經意間聊起他和永夜的那些“前仇舊怨”,而且每一次在白玉京聽來,都會有一種同仇敵愾的感覺。

    永夜的確有很多事都做的很過分,他畢竟是魔劍道公會的一員,沒遇到茅十八之前耳濡目染的都是社會人員的脾氣習性,動不動就要跟人真人,雖然永夜不大參與公會的事,但和折戟沉沙、流云、紅月等人相處久了,他說話做事也會有那種無法無天的混世魔王的感覺。

    同樣的,這些年來網絡上給永夜封了一個第一刺客的名號,更是助長了他的氣焰,雖然這個名號的確也是名副其實,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一旦占據高位久了,哪怕他向來不為名不為利,但俾睨天下的氣勢卻怎么也避免不了。

    最后,永夜沒幾個朋友,僅有的幾個朋友都是一個比一個更加的不是東西,所以,永夜其實也并沒有多少跟朋友打交道的經驗,可以說,如果不是有著茅十八的節制和壓制,怕是他今天早就已經惹下了很多的敵人了。&;&;&;&;網游之成為&;&;&;&;&;&;&;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