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第587章 六年
    “六年零四個月。”

    永夜清楚的記得這個時間,之所以如此清楚,是因為在當時發生了一件事,一件讓永夜畢生都難忘的事情,也讓他真正第一次認識到折戟沉沙是怎樣一個人。

    永夜很早以前就在網游中聲名鵲起了,他確實是一個擁有超高天賦的玩家,無論玩什么游戲,只要這款游戲中有刺客職業,那永夜都能夠玩出神韻來。

    久而久之,隨著永夜在網游中的名氣越來越大,就有人開始鼓動永夜去開設直播間,一開始的時候,永夜還是打著收徒的想法傳授他的殺人技巧,不過很快永夜就被當時就已經烏煙瘴氣的直播環境給搞的很是頭大。

    永夜盡管在網游中是個名人,但是在直播平臺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卻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屁孩,而在永夜的直播間里,只要他一出現,立刻就會有三教九流的人出現,有人打著他的名氣大廣告,有人惡意的攻擊他、詆毀他,有人在他的視頻中刷屏、挑刺,還有的人會去處心積慮的找尋他說話時不經意說出的一兩個臟字,然后匿名投訴他的視頻違禁。

    可以說,永夜很有一段時間無論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他畢竟還小,就算是六年后的今天也才不到歲,可想而知當初的他面對這樣的一種環境又能有怎樣的應對方式和心態。

    不過永夜還是堅持了下來,就因為他的技術的確很牛逼,而真心喜歡他的粉絲也的確非常的多,而且當初的永夜沒什么大神脾性,可以說幾乎能夠做到不恥下問,只要是粉絲的問題他都會回答,久而久之,永夜的名氣就越來越大了。

    但是名氣越大,麻煩事也就越多,如果只是有人跑到他的直播間里來搞事,那自然還有房管可以幫他維護秩序,但當現實中也有人來找他,打著幫他進一步提升名氣并且幫他賺更多錢的幌子的時候,永夜卻不知道該怎么應對了。

    永夜的家庭幾乎就和所有普通家庭一樣,對網絡游戲這種東西都會產生不務正業的想法,覺得玩游戲是沒有前途和出路的,永夜也是一樣,所以當他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從來不會和家里人說,當然了這種事也瞞不了多久,遲早還是會曝光的。

    而就在曝光前夕,有一個人找到了永夜,這個人開出的價碼讓永夜很是動心,這段時間永夜也算是經歷了形形澀澀的騷擾,剛開始永夜還能打著學業為重的借口拒絕,但隨著開出的價碼不斷提升,永夜對誘惑的免疫力也在不斷降低,終于是在這一天到達了極限。

    這個人開出的價碼的確不是永夜能夠拒絕的,至于價碼的內容是什么,到今天為止除了永夜和折戟沉沙已經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了,至于當初那人后來如何了,那更是除了折戟沉沙就連永夜都不會知道。

    永夜被騙了,而且一下子就輸的傾家蕩產,事情也終于是在這時候曝光了,當父母知道永夜早在兩年前就瞞著他們休了學并且開直播間玩游戲,除了毒打他一頓還能有什么法子。

    永夜欠下了一屁股債,如果按照當初永夜父母的工資來算,可能兩輩子也還不完,而且白紙黑字,無論如何也說不清楚,更要命的是,紙上面的簽名并不是永夜當年那個小屁孩寫的,畢竟永夜的簽字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所以白紙上的簽字是永夜模仿自己老媽寫的,外加一份身份證明。

    就當兩老絕望了,包括所有的途徑都無法解決這件事的同時,折戟沉沙出現了,他直接找上了永夜,跟他說,你要他活還是要他死?

    永夜當時一點猶豫都沒有,直接說我要他死,折戟沉沙點點頭,然后就走了,過不了幾天就傳來了那個當事人住宅失火、神秘失蹤的新聞,這件事也因此而不了了之了。

    當折戟沉沙第二次出現在永夜跟前的時候,永夜毅然決然的跟折戟沉沙走了。

    每當回憶起這件事,永夜的心中也只存快意,而沒有后悔,隨著年齡的增長,永夜如今的名氣已經達到了他在網游中的至尊水平,而這背后也都有折戟沉沙的功勞,可以說折戟沉沙就像是永夜的繼父一樣,是他走出童年陰影唯一的一線曙光。

    而在今天,當折戟沉沙問永夜我們認識多久的時候,永夜就知道,老大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要交給自己,而這個任務或許也唯有自己能做,這是永夜報恩的機會,永夜盡管現在沒心情做事情,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拒絕。

    “老大,你說!”

    看著永夜重新振作起來的表情,折戟沉沙就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你不是說想到國外看看嗎,等這件事結束,你想去哪國我送你出去,順便還可以留個學什么的,要是你不想上學,就帶著你的技術走出國門,讓國外玩家也見識見識。”

    折戟沉沙的話讓永夜很是憨厚的笑了。

    離開的時候,折戟沉沙的臉色是陰沉的,雖然說任務交代過程很順利,但是折戟沉沙的心思卻并不順利,相反還有一種賣兒賣女的感覺,要說他為何會有這樣的一種感覺,或者說這也不過就是一款游戲罷了,游戲而已,何必當真?

    但是只有折戟沉沙自己才清楚,其實相比起紅袖添香和銀翼山莊兩大豪門公會而言,他的魔劍道公會更是今非昔比,已經遠遠不如十年前那么牛逼了,甚至可以說,他如今的每一天都在賭,賭的正是他和公會的將來。

    或許只有玄武侯的那一套才是現如今網游真正的出路,而當今的世道也早已不是過去拿著鋼管、刀片去喊打喊殺的年代了,折戟沉沙老了,魔劍道公會也老了,但是人都不是不服老的,就和湮滅一樣,每個人都想要在垂暮之年煥發人生的第二春。

    永夜離開后,折戟沉沙并沒有閑下來,他知道所有的麻煩在下一個麻煩的跟前或許都不能稱之為麻煩,而他即將面對的這個麻煩才是真正的麻煩,也唯有這個麻煩才需要他用盡所有心力來認真對待。

    而這個麻煩就是茅十八。

    折戟沉沙現如今所掌握的所有秘密武器都是永夜從茅十八那里得來的,也就是說能夠想到或者挖掘出這些秘密武器的茅十八,自然也有著能夠應對甚至是破解這些秘密的法子,折戟沉沙并不擔心他的對手是銀狐、小蝶、夢孤城、圣光榮耀這些人,如果拋開茅十八不計,他唯一需要擔心的就只有玄武侯了,但如今玄武侯既然對他沒興趣,也無意去吞并自己的魔劍道公會,那折戟沉沙最大的對手和敵人就只有茅十八了。

    可是想要對付茅十八并不容易,至少在豪俠中對付茅十八那可是千難萬難,折戟沉沙心知這不是實力的問題,而是網游根本性的問題,畢竟他沒辦法將茅十八趕盡殺絕,因此他唯一能夠排除掉這個隱患的方式,就是重拾他的老本行。

    盡管折戟沉沙知道,在當下想要這樣做,不僅難度,而且風險巨大。

    十八大回來的時候,同時也帶回了白玉京,當狄飛驚看到白玉京的時候很激動,不過當他看到白玉京臉上的神態時,激動的心情就瞬間平息了下來,而一旁的十八大扯了扯雪兒,兩人悄悄的走開了。

    “你不想跟我走一路了?”

    狄飛驚看著白玉京問道,其實他兩當朋友做兄弟并不合適,不過因為各種機緣巧合和一些人際關系上的緣故走到了一塊倒也還湊合,不過這種湊合顯然都不是他們兩人所想要的。

    白玉京也在看著狄飛驚,說實話他很欣賞狄飛驚,拋開認同感不論,至少狄飛驚敢作敢當的性格著實讓他喜歡,而且狄飛驚有自己當年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心氣,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哪怕結局不完美也愿意繼續做下去。

    不過白玉京畢竟也算是成名江湖的前輩了,他自然有他做事的那一套方式原則,這種原則不會被狄飛驚給束縛住,退一步來說,即使白玉京仍舊和過去一樣當狄飛驚的保鏢,但他也是一個自由自在的保鏢,而不是事事依從狄飛驚想法去做事的聽話筒。

    因此,欣賞狄飛驚是一回事,但是兩人的這一段江湖旅途到今天也算是走到了盡頭,特別眼下崆峒山的事件還關乎到了茅十八、永夜乃至魔劍道、圣光榮耀等工會,以白玉京的立場來說,就更不能僅僅只當自己是一個保鏢了。

    “好聚好散,緣分才不會就此終結,你說呢?”

    當白玉京這樣說的時候,狄飛驚才知道,原來這幾天來白玉京一直“躲著”自己不見,是他有了自己的想法,而且這件事還是關系到他的“師門”,白玉京當然不想假手于人,不過在狄飛驚看來,他調查這件事和白玉京處理師門糾紛并不沖突,于是他還是爭辯了一句。

    “那也可以你查你的,我查我的,我們雙管齊下,至少我不會對你有所隱瞞,更不會害你,對不對?”

    狄飛驚雖然也不是很喜歡白玉京這種人,說到底白玉京太真實了,自己在他跟前太渺小了,就如同邪惡的一面被某種神秘力量無限放大了一樣,無論狄飛驚做什么事都總是會感覺到自己的身后有一個道德模仿一樣的標桿隨時都在影響著自己的言行,這種感覺的確很不好,但是白玉京這種道德模仿偏巧又是“正義”的一方,所以即使狄飛驚心里有什么不爽和怨言,他也沒辦法對白玉京發泄出來,畢竟他的確在為人這方面做的不夠好,他待人也的確不夠真誠。

    白玉京盯著他看了半晌,隨即搖了搖頭,有些話是不用說出來的,他兩都是聰明人,更是清楚說多了傷感情,因此白玉京此時微微一笑,隨即說道。

    “你找上銀翼山莊公會的人幫你,就沒有想過這樣做會讓夢孤城那邊升起什么不快嗎?”

    聽得白玉京突然話鋒一轉,提到了這一茬,狄飛驚也是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他當即就是一愣,但隨后又有些不可思議,在他的印象中并不覺得白玉京是一個會被身份立場制約的人,畢竟他可是劍仙啊。

    不過很快狄飛驚就明白了,白玉京并不是真想說銀翼山莊和一夢孤城兩大公會之間有什么瓜葛,而是在隱晦的告訴自己,別把問題想的太簡單了,就算自己能夠做到自由自在,但身在江湖,總會有身不由己的時候。

    想到這一茬,狄飛驚的腦海中不禁又想起了曾經的黑金事件和小蝶、青陽的婚事,的確,這世上的事情總是不會完美的,正因為有缺陷所以才有發憤圖強的動力去彌補這些缺陷,哪能什么事都能一次性就做好呢,可是狄飛驚畢竟還年輕,所以他非常的希望能夠達成圓滿,不希望有缺陷,所以最終苦的只能是他自己。

    或許這就是狄飛驚和白玉京兩人性格上最大的不同,狄飛驚搞調查是為了公平為了正義,他從一開始就想要讓事情達成圓滿,但白玉京從來沒有這種想法,他和茅十八、永夜是一種類型的人,無論做什么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他們要的是自己活得快意,活得不留遺憾,而不是追求什么更高大上的理念。

    當狄飛驚意識到白玉京是的確不打算繼續跟自己作伴的時候,他還是感到很傷心很遺憾,不過就如同他過去從來沒有完美過的每一件事一樣,盡管他和白玉京的友情也不完美,也有很多的缺陷,不過今天這場分別卻還算是圓滿的,至少沒有走到段譽和楚留香的那一步。

    白玉京走后,十八大和雪兒很快就跳了出來,當他兩看到狄飛驚的時候,很快也就看到了狄飛驚那一臉落寞的表情,畢竟拋開一切不論,白玉京也是豪俠中最頂尖的高手,而他狄飛驚沒能留住白玉京,讓這樣一個大高手從自己眼皮子底下離開了,這對于初出茅廬并且想要做成一番大事的狄飛驚來說,不能不算是一個打擊。

    “飛飛,你知道白玉京為何要離開嗎?”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