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游戲小說 > 網游之成為BOSS > 第605章 我相信你
    要說這種意念攻擊手段,其實放在網游中就等同于是點對點施法的硬控技能,按照網游中對技能的歸納,絕大多數的魔法技能都是指向型技能,就是有彈道判定的,就像是子彈射擊的過程一樣,但硬控技能是直接作用于對手身上的,沒有這種彈道判定,就相當于是在對手身上開啟一道傳送門,將魔法技能的效果直接作用于對手身上,而這種點對點攻擊手段就相當于是意念攻擊,如果按照玄幻的說法,就相當于是剝離了軀體直接攻擊靈魂的手段。

    但豪俠中沒有這種意念攻擊手段,至少白玉京沒有,即便是九陰真經也沒有類似于移魂**之類的技能,所以現如今白玉京的一招零式就是最頂尖精髓的戰斗技巧,而不會有人能夠創造出更加精妙的意念攻擊**。

    可惜的是,就如同之前所說的那樣,白玉京盡管實力已經登峰造極了,但他仍舊無法脫離網游的限制,白玉京就算能夠秒天秒地秒空氣,但他仍舊需要以攻擊對手造成傷害為媒介,而一個不可能被攻擊成功的對象,那就意味著白玉京將不可能將他造成傷害的方式作用于對手的身上,所以白玉京這一戰輸定了。“老大,我們贏了!”

    當老虎激動的將消息發到茅十八那里的時候,茅十八只是簡單的瀏覽了一番后就關閉了消息,隨后就看向了他眼前的這幾個人。

    除了他的兄弟小刀外,其余的三個人都只是耳聞而已,當然了銀翼山莊公會的人要大名鼎鼎許多,茅十八這一年多以來和豪門公會多有打過交道,自然不會不認識十八大以及雪兒。

    不過茅十八的目光更多的還是停留在狄飛驚的臉上,畢竟這才是他真正需要在意的人。

    狄飛驚“不遠萬里”大老遠從崆峒山跑過來,而此時也同樣已經得知了圣光榮耀公會據點被老王等人攻擊,白玉京掛掉的消息,而這個消息自然是十八大從駐扎在崆峒山的銀翼山莊公會眼線那里得知的,不用說也知道,狄飛驚現在的臉色很不好看。

    狄飛驚自從開始調查崆峒山一系列亂象開始都想幫茅十八,而原因僅僅只是他覺得茅十八在永夜的事情上并沒有做錯什么,但拋開這個導線,在狄飛驚更深一層的心思里,他還有另外一個想法,那便是狄飛驚對茅十八行為的一種認同感。

    茅十八到底在崆峒山搞什么,狄飛驚至今不知道,但并不妨礙他所作出的那些猜測,包括最初打響攻城戰的并非快活林公會這一點,以及老王等人的進駐,可以說這是一個圈套,而圈套中想要捕獲的對象很有可能就是茅十八。

    而事實上狄飛驚也調查過老王等人進駐的時間,當他發現茅十八并不具備啟動崆峒山第二次攻城戰的動機和時間后,他便有理由相信,老王等人也和快活林公會的律香川等人一樣,是被動的迎接了這場攻城戰。

    不過呢,這其中也有著諸多的嫌疑,因為所有事情發生的都太過湊巧,再說了,律香川未必就沒有欺騙他的可能,而老王等人對他的好感也未必就不是茅十八的授意,要說狄飛驚輕信于人倒也是很有可能的。

    不過,這些看似很重要的可能性在狄飛驚那里卻顯得并不重要,畢竟他第一不是在做真正的委托,第二不是當警察在查案子,第三不是當律師在幫茅十八打官司,而是想要的公平正義的憑借自己的力量解決崆峒山的事件,乃至茅十八和永夜的問題,不管他有什么資格來管這些事,又是以什么樣的立場牽涉其中,這一切對狄飛驚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經開始做,并且做了很久了。

    但如今當他得知茅十八在他前腳剛離開崆峒山,后腳去動員老王等人去抄了圣光榮耀公會的老巢,而且還把白玉京給殺了,這下子狄飛驚的心中就涌出了一股怨言,要知道他原本還打算舉辦一場團戰的,而這場團戰的己方成員是茅十八和白玉京站在同一陣營當中。

    狄飛驚很想質問茅十八為何要這么做,但這會他倒是意識到自己根本就沒這個資格和立場去質問茅十八任何事,難道茅十八做什么事還需要來向他狄飛驚匯報不成?

    可是狄飛驚不甘心,因為他自認自己是在幫助茅十八,不管這個行為茅十八知情還是不知情,但他這樣做,明顯也是一種背叛,就算退一步來講,以茅十八和白玉京的淵源,茅十八對白玉京所作出的圍剿命令,又是以何種理由來進行的呢?

    所以,歸根結底,狄飛驚所知道的太少了,不管是在崆峒山的事件中,還是在茅十八和永夜乃至白玉京的事件中,他根本就站不住腳,根本就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這會,同樣得知白玉京被殺消息的十八大和雪兒也同樣感到納悶,這一會他們同樣也鬧不清楚茅十八為何要這么做,而他這么做究竟是沖著圣光榮耀公會去的,還是單純只是沖著白玉京一個人去的。

    但在場這么多人當中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小刀。

    當小刀得知自己的好徒弟白玉京被茅十八派去的人殺了之后,他卻并沒有暴跳如雷,更沒有扯著嗓子去質問他的八哥為何要這么做,反倒是出奇的鎮定。

    這種鎮定不該出現在小刀的臉上,同樣也不該就前因后果以及事情發展到現在為止能以一個合適的理由來一概而論,作為小刀而言,一邊是他的八哥,一邊是他的好徒兒,還有另外一邊的那個據說背叛了團隊的夜哥,這三個人都是他的好朋友好兄弟,當他處在這樣的境況當中時,他首先能夠想到的絕不是對錯問題,而是為什么,但是很顯然,這個為什么便是現如今最令人費解的懸念了,小刀處在這種糾葛當中注定他無法想個明白。

    但是小刀卻表現的要比狄飛驚等人要鎮定的多,這種鎮定就如同在崆峒山的時候他對狄飛驚所說的那句“我相信你”是一個道理,現在的他除了能夠相信狄飛驚,以及相信他的八哥,難道還能依靠自己來查清整件事的始末嗎?

    說的更具體一點,小刀不去相信他的八哥是對的,難道也要像永夜那樣背叛茅十八嗎,他敢于踏出這一步嗎?

    氣氛很壓抑,但這種壓抑的情緒卻并不存在于茅十八的心中,因為在場這些人當中,乃至外面很多當事人都想不通的問題,只有茅十八自己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不說話?”

    茅十八微笑著問道,這句話打破了沉默,也讓思緒在這一刻被暫停,狄飛驚被喚醒之后,很快就說道。

    “茅哥,我想搞一場團戰,現在已經有五家公會給予了我回復,這次來七寒谷,就是想要問一問你的想法。”

    狄飛驚沒有費心思去猜測茅十八為什么要去殺白玉京,也沒有蠢到當面去質問茅十八這么做的原因,因為不可能會有答案,除了發泄以外只會讓場面更加僵持,所以狄飛驚直接就提到了他這次來的正事上。

    狄飛驚的話讓茅十八臉上的笑容又濃厚了幾分,看著眼前的狄飛驚,盡管茅十八過去也從未遇到過他這樣的人,不管茅十八的追求有多么高大上,但他首先還仍舊是一個玩家,所以他的行為也不可能脫離玩家的標準。

    但狄飛驚顯然不同,相比起游戲白癡玄武侯而言,狄飛驚更加不像是一個玩家,茅十八從不少人那里聽說過的一些關于狄飛驚的故事中可以感覺的出,狄飛驚是來網游中實踐另一段人生的,這乍聽上去有點匪夷所思,還有一些荒唐可笑,就好像古時候的文官帶兵打仗,武將開堂斷案一樣,哪有這種本末倒置的人?

    但是很快,狄飛驚出了名,也漸漸地有了一些聲譽,加上他是一夢孤城公會的副會長,即便他的行為怪異,很多人都不理解,還有很多人將他當成是青陽之后的又一個笑話,但他還是一路走到了今天。

    要說狄飛驚純粹是愛管閑事倒也不至于,畢竟狄飛驚所管的事無一不是大事,至少在豪俠這個小圈子里屬于重大事件了,而狄飛驚能夠把這些事管起來,同樣還能夠讓不少人圍在他身邊轉悠,這也算是狄飛驚的一種本事了。狄飛驚的團戰建議并沒有吸引住茅十八,畢竟茅十八已經舉辦過很多場這樣的盛會了,而且茅十八的發家史也正是從一場盛會開始的,而那場盛會絕對算得上是豪俠中最成功的也是影響最深遠的一場盛會了。

    雖然到了今天,除了官方推出的活動外,玩家自己也通過論壇等形式搞了很多場只屬于玩家自己的盛會,但大多都不圓滿,畢竟很多花樣玩多了就不稀奇了,而且其中可能還會涉及到一些**和秘密,總的來說就是讓人很為難,而這種不純粹是為了愉快,還會讓人為難甚至是需要下功夫才能舉辦起來的盛會當然就成功不了了。

    就比如說曾經有人在論壇發帖想要舉辦一個全真七子打武當七俠的所謂道家第一武斗會,一開始玩家們還興致勃勃,特別是對那些喜歡跨界討論武力值的武俠愛好者們來說,更是非常期待。

    但遺憾的是,帖子發出了十多天只有一兩個人問津,而且這一兩個人還是匿名留言,誰也無從查證他們到底是七子還是七俠,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畢竟如果公開的話會暴露玩家扮演角色的身份,這個禁忌一直到今天豪俠玩家們也一直未能免俗,大家都對此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但是真要他們對此說出個所以然來,為何不能公開玩家的姓名,很多人可能都說不到點子上。

    不過也有舉辦成功了的,那是在半年之前的一場評選豪俠十大美女的投票貼,帖子中的美女大多都是玩家們自己在豪俠中偷偷給某個自己感覺“正點”的妹子的截圖,這場選美的活動就非常的引人入勝,參與者之多最后還鬧出了不少分支,畢竟誰才是最美肯定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沒有一個定論,而且這場豪俠選美根本就不知道美女們扮演角色是誰,而更像是在選哪個妹子在游戲中的貼圖質量更佳一般。

    所以,不管是什么樣的盛會,要想舉辦成功首先就要符合一定的規矩,其次還要不難為人,然后就是吸引力了,因此,狄飛驚口中的這場團戰在茅十八的心中,想要舉辦成功的可能性很低,就算有他茅十八和白玉京的加入,也未必能夠取得很好的效果。

    首先觀眾就是一個問題,豪俠的玩家分布在百來個城市當中,各自為陣互不往來干涉,狄飛驚要舉辦一場團戰也就只能在一個城市引起轟動,如果說狄飛驚是想要舉辦一場武林大會,那么這場武林大會要是沒有各門各派的參與,而只有獨門獨派,那還是武林大會嗎?

    所以,茅十八并不看好狄飛驚的這場團戰構想。

    但是,茅十八也沒有流露出拒絕的態度來,狄飛驚剛提到團戰,以及五大公會,茅十八就已經猜到了狄飛驚想要說什么,那五大公會肯定是豪門公會,而團戰的正反兩方肯定也是將五大豪門公會劃分成兩個陣營來戰斗。

    “你現在還想搞這場團戰嗎?”

    茅十八笑著出言反問,聽到這話,狄飛驚也是心頭一陣火起,不過他知道自己沒資格對茅十八發火,所以他也只能按捺下內心的躁動說道。

    “為什么不搞,當然要搞!”狄飛驚本來是想讓茅十八和白玉京組隊的,但這么一來茅十八即使愿意參與也絕不可能和白玉京在同一戰線,這倒是讓狄飛驚的計劃產生了巨大的變動,不過計劃變動并不重要,人選必須要先確定下來,茅十八和白玉京不能組隊那就不能組隊吧,相反他們兩個要是分成不同陣營也有好處,畢竟要真是這兩個人組隊,那跟他們為敵的另一個陣營還能有贏的希望嗎?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