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玄幻小說 > 萬古最強宗 > 第76章 江湖中人,何必藏頭露尾?
    系統如果有裝逼值的話,君常笑剛才那番話說出口,肯定能加不少。

    可惜,沒有。

    坐在旁邊的大紅門長老,聽到他那句‘真讓本座失望’之話,嘴角抽搐起來。

    雖然在裝逼,但弟子包攬四強,人家有裝逼資本。

    尤其想到自己剛坐在高臺,還認為鐵骨派弟子是自家弟子晉級墊腳石,老臉頓時一陣火辣辣。

    抱歉。

    凡參加門派比武的參賽者,全是鐵骨派弟子墊腳石。

    這時候要說最悲劇的,自然是蕭家長老和蕭家嫡系們,因為視為廢物的蕭罪己,奪得了門派比武的冠軍!

    “被驅逐去的嫡系,奪得此屆門派比武冠軍,蕭家怕是做夢都想不到吧。”

    “這時候,腸子應該都悔青了。”

    “蕭罪己的事情,告訴我們,天才縱然隕落,還會有東山再起的可能!”

    “這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

    ……

    眾人的議論,蕭家大長老聽得清清楚楚,體內血液翻滾,雙手在劇烈顫抖。

    如果不是君常笑舉著槍,他可能真沖下去,將蕭罪己當場擊殺。

    “咳咳!”

    歷陽城城主出現在中央比斗臺上,朗聲宣布道:“此屆門派比武結束,冠軍是鐵骨錚錚派蕭罪己!”

    然后,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一本凡品高階武技和十顆類似晶核之物交給蕭罪己。

    “靈石么?”君常笑呢喃道。

    在原主人記憶中,他獲知星隕大陸有一種石頭,蘊含磅礴靈力,可以直接拿來修煉,被稱之為靈石。

    靈石可以從礦脈開采,也可由靈師依靠晶核進行提煉,用銀兩來算,一萬兩才能買到一顆,可謂彌足珍貴。

    “嘖嘖。”

    君常笑道:“沒想到,奪得門派比武冠軍,還有武技靈石做獎勵。”

    系統道:“不然,誰參加呢?”

    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

    在諸多武者羨慕之下,蕭罪己拿著秘籍和靈石,隨師兄們返回會場內部。

    君常笑先一步趕來,笑道:“寶貝們,辛苦了。”

    眾人嘴角抽搐,雞皮疙瘩暴起。

    君常笑搭在蕭罪己肩膀上,一邊將秘籍和靈石拿來,一邊道:“為慶祝我派勇奪門派比武冠軍,本座決定帶你們去最好的酒樓吃一頓!”

    “我要喝酒!”田七道。

    “走,走。”

    很多觀戰武者陸續退場,看到君常笑帶著弟子走出來,目光中的藐視已被敬畏取代。

    以武為尊的世界,靠拳頭說話。

    五名弟子直接包攬四強,已經用拳頭告訴他們,不要小看只有九流的鐵骨錚錚派!

    “可惡!”

    從另一個入口走出的蕭家長老們,看著大搖大擺離去的鐵骨派弟子,目光無不閃爍怒火。

    恰在這時,某家族長老路過,拱手笑道:“恭喜蕭家嫡系奪得門派比武的冠軍。”

    “哎呀!”

    他拍拍腦門道:“忘了,忘了,蕭罪己已經被你們驅逐,五年前就不是蕭家嫡系了。”

    一名蕭家長老怒道:“宋史真,你這般陰陽怪氣,是不是想打一架!”

    其他幾名長老橫眉怒目。

    本來就煩躁,這貨故意刺激大家,肯定受不了啊。

    “我就隨口一說,各位別介意,別介意。”宋史真目的達到,拱拱手告辭。

    當他來到前面人群中,有人打趣道:“宋長老,人家蕭家現在很煩,你說那句話不是往傷口上撒鹽嗎?”

    宋史真嘆息道:“哎,我真忘了。”

    “話說,蕭罪己這五年,將肉身塑造的如此恐怖,蕭家把他驅逐出去,可真是一招臭棋啊。”

    “依我看,等蕭罪己奪冠的消息傳出去,蕭家怕又要被當作笑柄來議論了。”

    各家族高層完全不顧及蕭家的感受,一邊走一邊議論著。

    “可惡!”

    蕭家長老們怒不可遏。

    始終沒說話的蕭家大長老,看向蕭罪己離開的方位,目光陰沉不定,最后閃爍出瘆人的殺機來。

    五年前,那女人來悔婚,蕭家淪為笑柄。

    五年后,他奪得門派比武冠軍,蕭家勢必又要被貽笑大方。

    這不能忍,絕不能忍!

    ……

    “來!”

    歷陽城最高級的酒樓雅間內,君常笑端著碗,道:“我們干了!”

    說著,一仰脖將碗中酒喝了個干凈。

    李青陽、蘇小沫、田七和蕭罪己紛紛將一碗酒喝個底朝天。

    陸芊芊沒喝酒,而是靜靜地吃菜。

    “我去!”

    “這是什么菜啊,這么難吃!”

    “和嘟嘟做的,根本就沒比啊!”

    吃慣柳婉詩做過的飯菜后,再吃這些凡夫廚子做的飯菜,就感覺像在吃粗糧,難以吞咽。

    哎。

    嘴都養刁了。

    田七舉起碗道:“如果沒掌門,我田七在他們眼里不過是個藥材,這碗酒,弟子先干為敬!”

    說著,一碗酒喝干。

    弟子拿到冠軍,為鐵骨派揚眉吐氣,又完成史詩任務,君常笑心情愉快,所以也舉起碗喝光了。

    蘇小沫緊接著舉碗,咧嘴笑道:“如果沒掌門,我蘇小沫恐怕還在其他門派做外門弟子呢,這碗酒,弟子敬你!”

    君常笑撇撇嘴道:“你們這是要把本座灌醉啊。”

    剛和蘇小沫喝完一碗酒,李青陽起身道:“我很慶幸遇到掌門,加入鐵骨派,和你們成為同門,這碗酒敬掌門,也敬師姐和師弟。”

    不愧是從家族出來,說話一套一套的。

    “喝!”

    君常笑舉起酒,一副來者不拒的架勢。

    師兄們都敬過酒了,蕭罪己也站了起來道:“掌門,我嘴笨,不知道說什么,這碗酒敬你!”

    “咕嘟,咕嘟!”

    仰起脖子將碗中的酒喝光,整張臉頓時紅了起來,看來不勝酒力啊。

    “一群白癡。”陸芊芊淡淡道。

    眾人在酒樓喝了一個多時辰,喝掉了兩壇酒,五人也是伶仃大醉。

    也許長久以來的壓抑,在門派比武得到釋放,醉醺醺的蕭罪己摟著空酒壇哭了起來,哭的就像一個孩子。

    ……

    君常笑在歷陽城住了一夜。

    第二天酒醒后,帶五名弟子啟程返回,走在街道上,先前嘲笑和鄙夷的武者,早就換了一副嘴臉。

    廢物?垃圾門派?

    在包攬門派比武四強后,已不復存在。

    君常笑昂首挺胸的行在街道上,最后在眾人注目帶弟子出了城。

    只是。

    行至幾十里,行出歷陽城地界,暗處草叢有人影聳動。

    陸芊芊和李青陽發現了,兩人同一時間將手搭在劍柄上,做到隨時出鞘。

    “呵。”

    君常笑背手,淡淡道:“江湖中人,何必藏頭露尾?”

    “刷!刷!”

    頃刻間,數十名黑衣人從草叢竄出,將他們團團包圍起來,目光閃爍怒意殺機。

    君常笑無語道:“家族嫡系被虐,這么快就來報仇,反派做到你們這份上也是夠蠢的,我這要是小說主角,讀者肯定以為我有降智光環,把你們智商都拉低了。”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