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玄幻小說 > 萬古最強宗 > 第310章 摧殘意志
    君常笑不會懷疑,如果沒護派大陣,叫江邪的家伙沖進來,自己和門派早就被滅了。

    所以在折磨上也沒任何手軟,各種酷刑輪番上陣。

    尤其以玲瓏火來進行焚燒,最為殘酷,燒的江邪痛苦慘叫,身上也遺留出一塊塊烤焦傷痕。

    武王也是人。

    當痛苦達到極致,也會忍不住慘叫起來。

    然而。

    武王的意志非常強!

    經過玲瓏火的焚燒后,江邪再次蘇醒,仍是臉色猙獰的笑道:“小……小子……這種手段,本王還……還能承受……”

    君常笑淡淡道:“只是第一天,接下來,本座會讓你一直爽下去。”

    說罷,帶著蘇小沫等人離開。

    人已經囚禁,有的是時間,所以慢慢玩就行了。

    于是乎。

    接下來三天,江邪每時每刻都要承受酷刑折磨,換做普通人,意志早就崩了!

    “掌門。”

    李青陽道:“何不給他一個痛快?”

    他并不是同情一個邪派武修,而是擔心就這么耗著,萬一發生什么意外,那就有點麻煩了。

    君常笑坐在書房里,手背拖著下巴,道:“這可是一名武王,殺掉有點可惜了。”

    “掌門的意思是?”李青陽道。

    君常笑道:“如果能把他的意志摧毀,掌控靈魂本源,留在門派做一個仆人,還是很不錯的。”

    武王還是很強的。

    如果可以收為己用,肯定比殺掉要好。

    李青陽道:“武王都有尊嚴,依靠酷刑來讓他屈服,恐怕有點困難。”

    “是啊。”

    君常笑靠在座椅上,道:“虐這么久,還是表現的很硬氣,想掌控他實在有點難度。”

    嗡!

    就在此時,外界隱于無形中的陣法,突然失顯現出來。

    ……

    山門口。

    十名武宗很郁悶。

    大人去趟后山,都三天了,怎么還沒回來?

    正思考著,魔煞宗分舵方面,派來兩名陣法師,他們也等不得江邪了,命其滲透防御陣法,從內部進行瓦解。

    “噗!”

    “噗!”

    然而,剛剛滲透其中,一股恐怖力量席卷而來,瞬間震得兩人靈魂恍惚,紛紛爆退數步,吐血而出。

    他們壓著翻滾氣血,目光泛起震驚。

    “這陣法太詭異!”

    “老夫鉆研數十年,從未見過如此復雜之極的陣法!”

    兩人都是老資格陣法師,布陣破陣無數次。

    但是,滲入護派大陣后,頓時被內部錯綜復雜的陣線和陣決給驚呆了!

    任何陣法,都有跡可循。

    但立在鐵骨派的陣法,卻無懈可擊!

    哪怕沒剛才的力量反噬,就憑兩人現在道行,研究一輩子都破不了陣!

    護派大陣是商城之物,不同于星隕大陸的陣法體系,想破掉那絕對癡人說夢。

    君常笑沒在意陣法顯現,也沒去理會外面的人,而是將心思放在如何降服江邪身上。

    依靠酷刑,雖然可以折磨他,但無法擊潰強大意志,所以還得另換方法。

    “嘎吱。”

    牢房房門被推開,柳婉詩端著飯盒走進來。

    看著被粗壯的鎖鏈束縛,又被虐遍體鱗傷的江邪,她頗為不忍道:“大哥哥,疼嗎?”

    “……”

    江邪低頭不語。

    柳婉詩將飯盒放下,然后打開蓋子,頓時傳來香氣撲鼻的菜肴味道。

    不錯。

    君常笑打算用美食進行誘惑!

    還別說,餓了幾天的江邪,嗅到讓人陶醉的香味,肚子頓時‘咕嚕咕嚕’響起來。

    “大哥哥,飯菜我放在這里了。”

    柳婉詩將飯菜擺在面前,收拾飯盒離開。

    嘩啦嘩啦!

    江邪拖著鎖鏈,艱難走過來,因為雙手被束縛,只能張開口去吃。

    他并不擔心飯菜里有毒,畢竟已經淪為階下囚,對方想讓自己死,絕不會這么麻煩。

    吧唧,吧唧!

    吃著柳婉詩做的飯菜,江邪好似置身春風沐浴的山野間,那種感覺實在太舒服,太美妙了!

    依稀間。

    他想起了小時候,想起在饑餓交集時,姐姐帶自己去鎮子上的酒樓偷剩飯剩菜一幕。

    “姐姐,有肉絲啊!”

    “姐姐,還有一條沒吃完的魚!”

    “姐姐,你怎么不吃呀?”

    “姐姐不餓。”

    幼年江邪不知道,姐姐不是不餓,而是將這些冒著危險偷來的食物讓給了自己。

    雖然吃的是剩菜剩飯,卻是他有生以來,吃的最美味,吃的最爽的一頓。

    后來,事情敗露,酒樓掌柜派人將姐姐帶走,江邪也被毒打一頓,躺在破房子里三天三夜。

    從那天起,他和相依為命的姐姐分開,再也沒見過。

    后來,江邪因為機緣修煉武道,將酒樓掌柜綁了,逼問之下得知,姐姐當年被賣了,賣到城內一家風月場所。

    那一天,酒樓燃燒的火焰,都比不過江邪心中的怒火。

    “姐姐,我一定會找到你!”

    他在山野間一番憤怒后,然后又去城里,但那家風月場所在數年前就已經關門了。

    姐姐的線索斷了。

    很長一段時間,江邪都在詢問和尋找中度過。

    但始終苦無進展,最后只能加入魔煞宗,甘愿成為一名邪派分子。

    為什么?

    因為這個組織,情報很強!

    然而。

    哪怕借助魔煞宗的強大情報機構,江邪還是沒找到姐姐,這讓他無比絕望,甚至想,姐姐是不是已經隕落。

    不!

    只要沒證據證明,姐姐就一定還活著,必須找下去,哪怕找一輩子!

    “小邪,我們的父母雖然沒了。”

    “但我們的家還在,無論未來多么艱難,也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這是姐姐當年說過的話,讓江邪深深記在心里。

    所以,在苦苦尋覓無果后,他住在江家鎮了,希望活在人世的姐姐,有一天能回來,回到這個破爛不堪的家里。

    只可惜。

    一年又一年等待,換來一年又一年的了無音訊。

    因為有姐姐的羈絆,本來可以更強的江邪,用了很久才突破到武王。

    武道對他來說,并不重要。

    如果能找到自己在這世上的唯一親人,哪怕永遠止步也無所謂。

    柳婉詩的飯菜勾起了江邪沉痛往事,讓他一邊的吃著,一邊的淚流滿面。

    “我去!”

    蘇小沫站在外面,嘴角抽搐道:“嘟嘟的飯菜,都把武王給吃哭了啊!”

    君常笑道:“民以食為天,哪怕是武王,也抵不過美食誘惑,再讓他吃幾天,肯定繳械投降。”

    兩人并不知道,這絕非被美食給征服,而是觸景生情!

    三天后。

    打開牢門進入,坐在弟子備好的椅子上。

    君常笑雙手抱在一起,言歸正傳道:“交出靈魂本源,成為本座的仆人,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江邪這幾天沒被折磨,又是飯菜供養,雖然還是沒任何力氣,但精神很好。

    “桀桀桀。”

    他怪笑一聲,道:“小子,你以為僅憑幾頓飯,就能讓本王屈服?”

    “不同意?”

    “我乃武道之王,豈會為五斗米折腰!”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