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玄幻小說 > 萬古最強宗 > 第863章 將計就計
    “你在說謊。”

    夏水蕓四個字說出,語氣非常肯定。

    蘇小沫心頓時懸了起來。

    難道這冰冷女人發現了什么?不應該啊,自己隱藏那么好!

    “從你被狼獸追殺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那絕非跑得快,而是修煉了某種身法。”夏水蕓以狐疑的眼神盯著他。

    越是如此,越讓蘇小沫忐忑起來。

    “出身貧寒的我,怎么可能會修煉身法,夏師姐可別開玩笑。”

    “出身貧寒?”

    夏水蕓淡淡道:“這種鬼話,也只能騙騙招募的長老。”

    我去!

    這女人一定發現了什么!

    難道……對自己的身份起疑心了?

    怎么辦?

    殺人滅口?還是毀尸滅跡?

    夏水蕓淡淡道:“你用低等身份來讓自己看上去卑微,無非是不想引起同門注意,然后依靠阿諛奉承、溜須拍馬一步步升上去。”

    說的不錯。

    混入太玄圣宗就是將自己渺小化,然后利用關系一步步升遷。

    本來還有點猶豫的蘇小沫,心中有了決斷。

    “而且。”

    夏水蕓道:“在云嶺山脈遭靈獸攻擊,對方雖然沒下重手,但以你武師修為,絕不可能硬撐那么久。”

    蘇小沫皺起眉頭。

    本來想靠近你,成為我升遷工具,現在看來只能辣手摧花了。

    可是,自己和她來做任務,宗門是知道的,如果一去不復返,又該如何解釋?

    蘇小沫思考起來。

    夏水蕓道:“你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外門弟子絕難滿足你,但也要明白成為內門弟子靠的不是走捷徑,而是自身的實力。”

    呃?

    蘇小沫心里一怔。

    她是不是認為自己是個為了野心,故意放低身段,故意左右逢源的人?

    “哎。”

    蘇小沫聳聳肩,無奈道:“還是被發現了。”

    夏水蕓嘴角微微上揚,浮現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似乎對自己能看破對方野心而感到自豪。

    善于察言觀色的蘇小沫捕捉到了,于是暗道:“她應該沒想過自己會是臥底,倒也可以趁機忽悠忽悠。”

    “本來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相處,可換來的卻是質疑。”

    “不裝了,我攤牌。”

    蘇小沫坐下來,臉上那份略顯憨厚的樣子消失:“我是修煉過身法,我是故意在巴結孫師兄和夏師姐。”

    “云嶺山脈也是故意的?”夏水蕓道。

    “不錯。”

    蘇小沫低下頭,佯裝沮喪道:“我蘇錦堂出身不好,不像夏師姐那樣有冰系體質,還有一個做長老的爺爺,在太玄圣宗立足難如登天,所以只能找貴人來幫襯。”

    “暫時走對了。”

    夏水蕓道:“云嶺山脈后,長老層對你很滿意。”

    蘇小沫苦澀一笑道:“夏師姐可知道這個滿意,是我用命換來的!”

    “你很聰明。”

    夏水蕓道:“在那種情況下橫豎都是死,不如賭一把,以自己的命拖延時間,成功了被看重,失敗仍免不了一死。”

    這女人真不簡單!

    不過。

    好像猜跑題了!

    蘇小沫將計就計的咧嘴笑道:“我賭對了!”

    他現在已經能夠肯定,這女人只是認為自己一心往上爬,并沒想到還有更深層次用意。

    “你這無非是運氣,想在太玄圣宗立足,靠的還是實力。”夏水蕓道。

    蘇小沫道:“實力也要建立在資源上,如果我蘇錦堂能得到高層重視,哪怕有夏師姐和孫師兄十分之一的武道資源補給,未必就弱于他人!”

    “這么有自信?”夏水蕓道。

    “呼——————”

    倏然,蘇小沫將修為釋放到武宗層次,一汩汩厚重之勢彌漫山洞。

    他傲然道:“下山的時候,師尊曾常常教導我,別人可以看不起自己,但自己一定要看得起自己!”

    這應該是做臥底以來,唯一說過的真話了。

    因為從關系來講,他和君常笑是師徒,后者的確常用這句話來鼓勵弟子。

    “原來你隱藏了修為。”

    夏水蕓言語和眼神中并沒有絲毫意外。

    “夏師姐。”

    蘇小沫笑道:“明人不說暗話,你故意喊我來做任務,不就是想試探么?”

    夏水蕓看著他:“你的野心是什么?”

    蘇小沫將氣息收斂回來,目光銳利的道:“成為內門弟子,成為核心弟子,乃至成為長老,甚至是……一宗之主!”

    夏水蕓愕然。

    這家伙野心挺大,竟然想做宗主!

    一開始還沒呢,但事情到了這一步,蘇小沫索性往大里說吧。

    “當然。”

    “這并不是我的野心,而是我的夢想!”

    “你可以嘲笑我,你也可以認為我是在白日做夢,但我的夢想永遠不會改變,因為師尊曾說過,不想當將軍的廚子不是好裁縫!”

    君常笑:不錯,我真說過!

    “噗嗤!”

    夏水蕓被最后一句話逗笑了。

    不過意識到有失人設,于是急忙繃起小臉,道:“夢想不是靠嘴說,是靠行動和努力。”

    “我一直在努力!”

    “努力去奉承不學無術的孫英泉,白白浪費自己的時間?”

    “我倒想奉承夏師姐,可不也怕耽誤你修煉么。”

    反正自己也‘坦白’了,有些事情倒也不用刻意去遮遮掩掩了。

    “休息兩天。”

    夏水蕓道:“再去陰山嶺。”

    “那個……”蘇小沫話沒說完,便聽她道:“我會幫你保密的。”

    “多謝師姐!”

    “蘇錦堂是你真名?”

    “不錯。”

    “你說的師尊何方神圣?”

    “我師尊是君天老人,常年隱居在山野。”

    “君天老人?”

    夏水蕓暗道:“并沒聽說過這號人物,應該是個隱世武修吧。”

    “呼!”

    蘇小沫暗松一口氣。

    好在這女人猜跑題了,認為自己有野心,而不是來做臥底的,否則只能被迫殺人滅口了。

    ……

    幾天后。

    夏水蕓傷勢恢復,兩人又前往陰山嶺。

    “師姐。”

    蘇小沫停在外圍區域,低聲道:“我先負責去引誘狼群,然后把它們甩開后,一起動手除掉陰風狼王。”

    “可以。”

    夏水蕓道。

    “我先去了。”

    蘇小沫飛奔而入,沒一會兒就把狼群引了出來。

    這次引的還挺徹底,那幾頭堪比宗級的兇獸也在屁股后面窮追不舍。

    “刷!”

    沒多久,蘇小沫從草叢里跳過來,道:“時間不多,速戰速決!”

    夏水蕓愕然。

    這家伙跑的也太快了吧!

    時間容不得她去仔細思考,祭出三尺長劍與蘇小沫沖入林中。

    陰風狼王實力還行,但沒幫手情況下面對兩名宗級武者,注定是個大悲劇。

    “撲哧!”

    交戰稍許,頭顱便被砍下。

    “嗷嗚!”

    “嗷嗚!”

    恰在此時,被放風箏放走的狼群終于沖了回來。

    “走!”

    蘇小沫一把抱起將狼王首級收入空間戒指的夏水蕓,縱身起落幾次便已徹底消失在茂密山林內。

    “呼呼——————”

    冷風在耳邊亂吹,夏水蕓努力和他的胸膛保持距離,柳眉微皺著,心里暗道:“這家伙又占自己便宜!”

    :。: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