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 第136章 潛入繼續
    慘叫和哀嚎聲足足持續了五分鐘之久,

    這五分鐘里,韋恩眼睜睜的看著病人化身成復仇的惡鬼,趴在已經喪失行動能力的醫生的身上,一下一下的將醫生活活咬死。

    由于大量的失血和長年累月的折磨,病人的身體早已虛弱不堪,就算是回光返照后,病人無力的手腳也無法對醫生造成嚴重的傷害。

    所以后來,病人干脆放棄了拳打腳踢,而是用雙手和自己的身體按住了身下的醫生,張開了自己的嘴,一口,一口的發泄著自己的憤怒。

    醫生的呼吸逐漸消失,顫抖的身體也漸漸安靜下來,臉上的肌肉已經扭曲成了一種常人無法想象的形狀。

    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他終于對自己最愛的娛樂游戲有了更加深層次的了解,并且成功的扮演了這場游戲里的另一個角色。

    醫生時候,病人也沒有重新站起來,他拖著自己傷痕累累的身體倒在了房間的另一邊,伸出自己血淋淋的手推開了韋恩的攙扶

    似乎怕自己身上的骯臟的血液弄臟了韋恩的衣服,又或者是憤怒發泄完之后,他已經沒有再生存下去的欲望。

    靠著冰冷的墻壁,病人心滿意足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看著滿地的鮮血和散落在地面的碎肉,韋恩活動了一下有些發白的手指,默不作聲的推開門,走了出去。

    重新帶起口罩,韋恩并沒有忘記自己的目的以及剛剛的承諾。

    現在還不是感嘆和矯情的時候,

    接下來,他還有更加艱巨的任務以及使命需要完成。

    繼續向前走著,

    剛剛的動靜似乎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也許就像剛剛的醫生所說,這里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時候他在干什么,所以下意識的遠離了這塊區域。

    這剛好方便了韋恩。

    兩邊的環境就像是無盡的循環,一間又一間相同的房間,里面放置著足以讓人眼花繚亂的折磨工具。

    到了后面,有些工具讓韋恩看了都覺得有些心驚膽戰。

    走著走著,環境終于有了變化。

    韋恩默默止步,在他的右邊,窗戶的面積陡然增大,這是一間小廣場似的房間。

    透過巨大的透明玻璃,里面全是一具具赤裸裸的尸體。

    男人、女人、老人、小孩....

    一具具尸體像是垃圾一樣被隨意的堆積在一起,共同組成了一座小山坡。

    雖然膚色、相貌、性別、年齡各不相同,但是所有的尸體都有同樣的一個表情。

    那就是,

    痛苦。

    里面的場景就像是一座真實存在與人間的地獄。

    看著里面的尸體,韋恩不由的覺得自己的頭皮有些發麻。

    向前走了幾步,韋恩終于在門口看到了進入基地以來的第一個標識。

    上面寫著垃圾房。

    “咯吱。”

    拳頭下意識的捏緊,

    韋恩的內心再一次被怒火填滿,

    從小在福利院長大的他,曾經自認為見識過人世間的丑惡。

    然而此時他才發現,他之前以為的丑惡和今天的所聞所見相比,簡直就是小孩子的惡作劇。

    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人會如此的漠視生命、漠視自己的同類。

    然而,

    今天讓他大開眼界。

    花了大概十幾分鐘,韋恩才再一次的抑制住自己內心的怒火和沖動。

    “冷靜,一定要冷靜。”

    韋恩對著空氣自言自語道。

    再一次邁開步伐,韋恩忽然覺得自己的腳步有些沉重。

    走了沒多久,周圍忽然開闊起來,前方出現了三條路線。

    繼續挑了中間那條通道,韋恩剛剛走進去,正好迎面碰見了一名巡視的士兵。

    兩人見面都是微微一愣。

    “你怎么到這里來了?”

    士兵快速的將槍口對準韋恩質問道。

    “我來清理垃圾。”

    厚厚的口罩將韋恩的臉以及表情完美的遮蓋,士兵似乎并沒有發現眼前這名清潔工的異常。

    “現在不是清理實驗室的時間,馬上離開。”

    由于韋恩穿著的確實是清潔部門的制服,所以士兵并沒有開槍,只是警告。

    “好的。”

    韋恩點了點頭,轉過身向著來時的方向走著。

    “等等。”

    士兵再一次叫住了韋恩。

    “怎么了?”

    韋恩轉過身,士兵的表情有了變化。

    “你衣服上的血跡是怎么回事?”

    士兵用手上的槍口指了指韋恩衣服下擺上的鮮紅。

    這是剛剛韋恩幫病人松綁時不小心沾染上的血漬。

    “清理垃圾時不小心沾了一點。”

    “垃圾”兩個字說出口,韋恩的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好在有口罩的存在,士兵并沒有看到韋恩的表情。

    “你知道的,那位最近脾氣不好。”

    韋恩伸手指了指上方。

    他并不知道那名醫生叫什么,所以只好用這種方式來誤導眼前的士兵。

    槍口再一次放下,似乎那名醫生的怪癖已經傳遍了這座基地,韋恩的話讓士兵放下了心中的懷疑。

    擺了擺手,士兵示意韋恩趕緊離開,隨后轉過身準備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然而剛剛回過頭,

    一陣風忽然朝著他的后頸吹來,

    士兵的腳步一頓,他已經在這里呆了很長時間,對這邊的布局都很了解。

    這里應該沒有空調的出風口,那么這陣風是哪里來的。

    士兵并沒有懷疑剛剛的那名清潔工,因為他已經認定了那是自己人。

    還沒等士兵想明白這個問題,他忽然感覺自己眼前一黑。

    士兵的頸椎直接斷成兩截,頭顱慫拉到了自己的胸前。

    時間剛剛過去了一秒不到,強大的力量讓士兵連疼痛都沒有感覺到就直接喪失了意識。

    擺平了士兵,韋恩剛準備繼續探險時,忽然靈機一動。

    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體,韋恩伸手在士兵的尸體上摸索了兩下,從士兵的胸前口袋里取出了一張黑色的卡。

    再次取出剛剛那張門禁卡,

    果然,不同身份的人的卡是不一樣的。

    清潔工的卡是綠色,而這名士兵的卡是黑色。

    錘了錘自己的腦袋,韋恩忽然有些后悔。

    如果早些發現這個問題,自己剛剛就應該搜一下那個醫生的身,以他的身份來說,這邊所有的位置應該都可以進去。

    將兩張卡片都收好,韋恩沒有清理士兵的尸體,直接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一路上他已經殺了不止一個人了,他需要盡快行動,在對方發現自己之前找到韋德。

    沒走幾步,韋恩眼前出現了一座全金屬的鐵門,鐵門旁有同樣有一個感應區。

    將士兵的黑色卡片放在感應區前方晃了晃。

    “咔。”

    厚重的金屬大門緩緩的打開。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