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 第161章 吾好夢中殺人
    一個空曠的實驗室里,

    周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先進器材,一群帶著眼鏡留著胡子的科學家們正聚在一個厚厚的防彈玻璃后面熱烈的討論著。

    在防彈玻璃的另一邊,幾個表情懵懂的男人正對著躺在一張床上的少年發著呆,似乎有些手足無措。

    少年看起來年紀不大,頂多十八歲的樣子,長得很英俊,身上蓋著一層厚厚的白布。

    “別傻愣著,把旁邊那個白色儀器的管子放到他身上。”

    其中一名科學家對著幾個男人喊道。

    “按照我們先教你們的做,將這些儀器全都放到他身上!”

    另一名科學家接話道。

    “就當他是你們的親人或者朋友,千萬別動什么歪腦筋!”

    又一名科學家補充道,表情有些詭異,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記憶。

    躺在床上的少年正是韋恩,

    九頭蛇將他帶回另一處基地以后,立即確認了韋恩的身份,并且從各個基地調來了一批九頭蛇目前最優秀的科學家。

    一群為科學瘋魔的科學家蜂擁而至,好不容易等待自己的同行都到齊了,剛準備動刀子時,他們的噩夢發生了。

    第一名接觸到韋恩的科學家,刀子剛拿到手,還沒有碰到韋恩的皮膚,原本乖乖躺著的少年忽然一甩手。

    這名學識淵博的科學家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來就直接撞到了天花板被摔散了架。

    實驗室里的動靜瞬間驚動了外面的守衛,一群拿著槍的守衛如狼似虎的沖了進來。

    他們的任務是保護九頭蛇最珍貴的人才,所以毫不猶豫的對韋恩開了槍。

    結果依舊十分凄慘,

    在場的科學家第一次體會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人間煉獄。

    閉著眼睛的韋恩仿佛全身上下都成為了他的眼睛,精準的避開了每一發子彈的同時,像是打地鼠一般將所有的守衛一一錘爆。

    鮮血灑滿了研究室的地面,

    一群平日里趾高氣昂的科學家被韋恩殘忍的殺戮嚇成了軟腳蝦,一個個的跌坐在地面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還好,

    韋恩在擊殺完所有守衛后,再一次躺到了地上,均勻起伏的胸口證明著這個少年還在沉睡。

    于是,原本興致勃勃的科學家們瞬間萎了。

    雖然科研在他們心中占據著十分重要的位置,但和自己的小命比起來還是有一點差距的。

    一群科學家被韋恩忽然暴起殺人給嚇出了心里陰影,說什么也不愿意再靠近那個可怕的少年。

    一時間,

    有關于韋恩的研究就此告于段落。

    九頭蛇的高層雖然眼紅韋恩的基因以及他神奇的力量,但是苦于無人可用,只能花費更多的時間來安撫麾下的科學家們。

    時間一拖就是一個星期,

    韋恩的身體似乎在發生著什么改變,雖然滴水未沾,但從面容上來看還是保持著健康的。

    而科學家們這一個星期來就苦了,

    他們甚至連其他的研究都無心去做,只要一走進實驗室,腦海里都會浮現出那個閉著眼睛的身影。

    但是偏偏九頭蛇的高層又不讓他們離開,反而總是將他們聚在一起上課,美其名曰加深彼此之間的交流。

    于是這群不同派系、不同專業、不同意見的科學家們整天都只能呆在一個封閉的房間里大眼瞪小眼。

    時間久了,之前比較陌生的科學家之間也逐漸開始有了一些交流。

    雖然每個人都被嚇的夠嗆,但是在自己的同行面前當然不能表露出來。

    于是這些有著共同陰影的科學家們閑來無事就會聚在一起討論那場夢游般的屠殺。

    “變種人是個神奇的物種,他們的x基因會讓他們擁有各種各樣的神奇力量,我覺得這個變種人之前的舉動可能就是源自于基因的力量。”

    一名科學家打破了房間里的僵局,說出了自己的看法,他之前一直都是研究變種人領域的。

    “我覺得可能是我們的舉動讓他的身體產生了自主防御意識,有些士兵就算睡熟了,在遇到危險時身體都會自動的作出相應的反應。”

    另一個科學家跟著說出了自己的意見,他之前的研究更多的是普通士兵。

    “我覺得他可能是在夢游,有些人在夢游時會做出這種傷人行為。”

    又一名科學家發言道。

    隨即,似乎是覺得自己的觀點有些站不住腳,缺乏實際的支撐事例,這名科學家繼續說道:

    “比如中國古代歷史上的曹操曾說過,吾好夢中殺人。”

    冷不丁的,這名科學家嘴里忽然吐出一句中文。

    周圍的科學家一臉懵逼的望著他,他們都是生物學家,畢生的精力都放在了學術上。

    對于外語可以說是一竅不通,但是莫名的,大家都覺得聽起來似乎很厲害。

    “所以我們只要不含惡念的接近他就夠了?”

    終于,

    一名科學家提出了解決的辦法。

    要是他不來個總結,這群年過半百的老頭子們為了自己的面子不知道還要尬聊多久。

    “我看行。”

    “我覺得可以嘗試。”

    “可以試試。”

    ......

    提議全票通過,

    一群優秀的科學家在討論了一個星期之久后,終于得出了一個結果。

    然而這個結果終究只是猜測,有了想法之后下一步就是實踐。

    雖然這個辦法可能行得通,但是誰愿意當這個實踐的人呢?

    一時間房間里的氣氛有些安靜,

    五分鐘過后,

    房間里的氣氛由安靜轉為了尷尬。

    “要不,您來?我一直很佩服您在專業領域上的研究。”

    一名科學家看著他前面的一個大胡子說道。

    “....”

    大胡子一愣,

    差點一口唾沫噴在這名科學家的臉上。

    “我覺得可以。”

    “我也一直佩服您的研究。”

    “這個第一人當非您莫屬。”

    一個個科學家開始復議,

    反正只要不是他們上,其他人隨便誰上他們都一萬個支持。

    榮耀固然重要,

    但獲得這個重要的前提是自己取得榮耀后還能活著,

    說幾句違心的話捧個人,讓他替自己墊背這種事,這些科學家們做起來絲毫沒有心理負擔。

    大胡子一臉氣急的看著周遭的一個個科學家,一張老臉漲得通紅。

    面對著同行們的各種奉承,如果是平時,估計他一張臉都笑成了菊花。

    然而這時,他只想拿把刀砍死這群王八蛋。

    張了張嘴,

    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顯然在場的每個人心里明的都更鏡子似的,

    都在害怕自己會遇到危險,都想要別人替自己上。

    但是這種事誰好意思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來,

    以后自己在領域里還混不混了?

    終于,

    就在大胡子即將腦溢血的瞬間,有人替他解圍了。

    “我覺得我們可以找一些不知情的普通人來做這件事。”

    說話的人和大胡子來自一個研究基地,見自己的同僚要出事,十分講義氣的出來挺了一波。

    “對!”

    憋了半晌,大胡子終于吐出一個字。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