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 第463章 銷毀兇器
    “嗡。”

    足以融化鋼鐵的激光十分干凈利落的被美隊用小盾牌擋了下來,

    手中握著小盾牌的美隊,總有一種無所畏懼的氣勢。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托尼歷聲質問道:“難道你覺得我應該放過他?”

    “他..是我朋友!”

    美隊有些艱難地回應道。

    雖說利用振金堅不可摧的特性抵擋住了托尼發射的激光,但是強大的熱量仍然讓他有些吃力。

    他是超級士兵,

    但是他終究還是一個人類。

    “我曾經也是。”

    托尼低聲呢喃了一句,

    同時停下了激光發射,

    就在美隊松了一口氣,以為托尼愿意和他好好談談的時候,

    托尼兩只腳上的推進器猛地發動,“騰”地一下朝著美隊和冬兵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

    站在小窗附近暗中觀察的韋恩總算是理清楚了思緒,

    貌似,

    在他缺席的時間里,

    這邊又發生了一些了不得的事情。

    托尼的父母竟然并不是死于一場意外,而是被冬兵謀殺?

    韋恩下意識摸了摸下巴,

    一時間,

    甚至連自己最初過來這邊的目的都忘了個一干二凈。

    滿腦想的全是,

    該怎么辦?

    自己到底是過去阻止呢,還是阻止呢,還是阻止呢?

    作為一名三觀端正的優秀青年,

    韋恩并不認為冬兵在壞事做絕之后,僅憑一句自己并非自愿就能夠直接洗脫身上的罪孽,化身一朵純潔的白蓮花。

    相反,

    韋恩始終堅信,

    作案兇器理當和殺人兇手一樣,直接拿去銷毀,不然,你難道還想把殺過人的刀轉手拿出去賣錢?

    所以,

    就算當時的冬兵確實是在沒有自主思維的情況殺死了托尼的父母,

    就算他并不能被直接稱之為兇手,

    但將他歸類為兇器總不過分吧,

    既然是兇器,

    那當然要直接摧毀。

    瞳孔中藍光一閃,

    韋恩直接越過了身前的墻壁,出現在了托尼身邊。

    此時,

    三個人的戰斗已經進入了僵持階段,

    如果說是美國或者冬兵任意單獨一人,是絕對無法戰勝穿著改良過無數次的盔甲的托尼的。

    但是,

    兩名認識了幾十年的老基友,卻是硬生生憑借著彼此之間的默契,穩穩地將托尼壓著打。

    明明盔甲中裝載了無數種武器,

    但是此時的托尼卻只能像是一只擁有硬殼的烏龜一般,

    被按在地上摩擦。

    “我說,

    你們這樣做是不是有點不公平?”

    韋恩剎那間閃現到了托尼和美隊中間,一拳將即將砸到托尼身上的盾牌打飛。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見到韋恩出現,

    美隊眸子里閃過一絲慌亂,連飛到一邊的盾牌都沒來得及去撿,而是急急忙忙的解釋道。

    “我已經大致弄清楚了事情的經過。”韋恩的眸子有些發冷,掃了一眼瞬間朝后退了五米的冬兵一眼,

    繼續道:

    “你難道真的認為你的好朋友在犯下了那么多事情之后,簡簡單單的將鍋甩給九頭蛇就能高枕無憂?”

    此時,

    托尼也從地上蹣跚著站了起來,一直腿上的推進器似乎是在剛剛的戰斗當中被摧毀,所以一直閃爍著火花。

    “我不想為難你,斯蒂夫。”

    托尼一把將面罩扯開,露出了微紅的眼眶,眼角處似乎有一些濕潤。

    “我只是想讓他付出代價,我可以不計較你之前隱瞞的事情,但是我不能就這樣讓殺死我父母的兇手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

    你是認識我的父親的,你能夠有今天也離不開他的支持和幫助。

    我能夠接受他死于一場意外,但是不能接受他死在一場陰謀當中!”

    “我...”

    美隊張了張嘴,

    但是卻并沒有說出什么,而是再一次擺出作戰的姿態。

    “你們是想重演一次在機場的劇情嗎?”

    韋恩眉毛挑了挑,

    之前在機場的時候,自己只是抱著玩樂的心態就已經可以碾壓對面兩人。

    所以,

    韋恩并不認為美隊看不出彼此之間的懸殊。

    “不管能不能打過,總要試試,不是嗎?”

    美隊的身子微微下壓,

    似乎是已經準備好了應對韋恩的攻擊。

    “我覺得根本沒有嘗試的必要。”

    韋恩搖了搖頭,

    下一刻,

    他直接出現在了美隊身側,

    伸手閃電般的抓住了美隊的手腕,而后直接朝著旁邊的圍墻扔了過去。

    “砰。”

    美隊重重的撞在圍墻上,直接將堅硬的圍墻給砸出了一道凹痕。

    “嘶...”

    美隊艱難的抬起頭,一絲血跡順著他的嘴角滑落,

    隨手撿起正巧落在自己身邊的盾牌,強撐著準備站起來。

    韋恩剛剛的動作已經超出了他的反應極限,

    他甚至都沒有看清楚韋恩是如何來到自己身邊,什么時候抓住了自己的手腕,似乎就是眼前一花,自己就已經被扔到了空中。

    “繼續吧,我還能再來幾個回合..”

    用了將近兩分鐘的時間,

    美隊總算是從地上站了起來,強忍著全身上下傳來的疼痛,一瘸一拐的朝著韋恩走了過來。

    “呵,

    你們之間的感情還真是深。”

    韋恩嗤笑一聲,

    眼眸中閃過一絲不忍。

    畢竟是曾經并肩作戰過的戰友,彼此之間還是有感情的。

    曾經變種人最危難的關頭,美隊都毫不猶豫的選擇站在自己身邊,和自己一起反抗當時的九頭蛇。

    所以,

    雖說自己現在隨后就能將美隊殺死,但是韋恩還真下不去那個手。

    “你能攔住他嗎?”

    韋恩回過頭,

    看向了同樣凄慘的托尼。

    這倒霉孩子,

    在自己不在的時候估計是真被狠揍了一頓,就連亮騷的盔甲都變得滿是劃痕。

    托尼眼眸閃了閃,望了一眼美隊,道:

    “你需要多長時間?”

    “一分鐘?”

    韋恩想了想道。

    隨即,

    直接從原地消失,

    閃現到了冬兵的身后。

    “你看看..你的好基友為了你成這幅模樣了,你難道不該主動出來受死嗎?”

    韋恩一只手抓住了冬兵的肩膀。

    “或者,你認為憑借著他的嘴遁,真的能夠讓你獲得托尼的原諒?”

    冬兵臉上露出一絲驚駭,之前在旁邊看時不覺得,但是一旦自己真的對上火力全開的韋恩時,才能夠明白他的速度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沒有時間回答韋恩的問題,

    雖說肩膀被韋恩捏住,但是冬兵依舊揮起自己的機械手臂直接朝著韋恩打了過去。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